第100章 所谓青梅竹马,就是知道你所有黑历史的那个人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7-15 14:17
点击:213
章节字数:34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第一百篇邦邦,有始有终,搞薰千圣。改了个和第一篇对应的标题wwww她们小时候真的好可爱!新剧情完全就是在谈恋爱的样子!




白鹭千圣有一桩羞于启齿的烦心事,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亲密的友人诉说。




是人际交往方面的烦恼,不过与她的同龄人无关,往小了说,是母女之间常见的矛盾,往大了说,是两个家庭不和的种子,在她小学时期就现出了端倪,她却时至今日才发觉不对劲。




尤其令她感到头痛的是,最适合做树洞听她倾诉,并且和她一起解决问题的人,是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濑田薰。假如实在万不得已,必须向濑田薰求助,她一定不会说实话,至少保留一半真相。她太了解濑田薰了,经历同样一件事情,在她看来是麻烦,在濑田薰却未必,况且目前她还不清楚濑田家的状况,不确定濑田薰是否会同意帮她的忙。




其实她一向很善解人意,只是不肯轻易表露出来。母亲在聚会上谈论儿女,她认为这是无可非议的。她自幼就是人群的焦点,每次跟随母亲去见友人,都是伯母们争相亲近的宠儿,虽然对于夸赞早已司空见惯,但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脸红,鼓起嘴巴把脸埋在母亲腰间,待到心情平复才会重新探头。




记得那时母亲会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任她随意摆弄名贵茶具,见她弄脏桌布也不气恼。母亲大概至今都不知道,她一直在聚精会神地听。因为濑田伯母言谈风趣幽默,而且会说许多濑田薰的轶事。幼年时濑田薰害羞怕生,总是远远地躲在角落里,从不关心大人们的话题,自顾自地和玩偶过家家,但又时不时眼巴巴地看着她,像Leo渴望得到她的爱抚。她显出了同龄人没有的耐心,甘愿把糖果留到最后再品尝,直至濑田伯母安静下来,她才会挣脱母亲的怀抱,钻进大人看不见的地方,和濑田薰做幼稚的游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她为数不多的消遣。




在茶会上听说的每一则趣闻她都记忆犹新。像是濑田薰在雨天踩水坑时不小心滑倒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又比如濑田薰给玩偶都起了名字,但不好意思当着外人的面叫出来,濑田伯母在不经意间听见过几次,似乎有一只和她家的金毛犬同名。再有之前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濑田薰为什么会参加鼓笛队,还故意在演出时扮鬼脸,以致被老师亲自揪下场,看得她心惊胆战又忍俊不禁。多亏了濑田伯母提供的情报。原来是濑田薰见她那段时间闷闷不乐,但只要一看鼓笛队演奏就会扬起嘴角——虽然她本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误以为那样做能够逗她开心。还有那支濑田薰受邀到她家中做客,在她的鼓励下开始接触演戏的插曲。如果不是濑田伯母喜欢拿女儿打趣,她就不会知道濑田薰到底有多开心,兴奋劲儿竟然持续了一整夜,连梦话都是听她念过的台词。哪怕已经时过境迁,她还是一想起就会发笑,不过当事人不知情,濑田伯母曾经和她约定:“这是我和小千的秘密哦,小薰知道了会害羞死的。”




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茶会发生在夏天。紫阳花盛开的季节。她被知名导演相中,以第一主演的身份参演了一出舞台剧,整个春天都忙于排练和演出,甚至请假一连半月不去学校。最终场在初夏完美落幕,她收到了数不清的花束。由母亲陪伴着走出剧院,她一眼就望见了濑田薰。濑田薰在父母的催促下,扭扭捏捏地走到她面前。还不等濑田薰开口祝贺她演出成功,她先把自己怀里的花塞给了濑田薰。




“这是……这是大家送给小千的花,我不可以……要的……”




濑田薰捧着花,不知所措地说。




她看见那双红宝石似的眼睛里闪着光,仿佛她送出的不是一束普通的紫阳花,而是一件稀世珍宝。看着濑田薰的表情,她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所有辛苦都是为了这个瞬间。




“我想和小薰分享我的喜悦嘛。你看,现在我把这束花送给你,以后你每次看见它,都会想到这时候的心情,跟我一样开心。”




感情被花具像化了,她真真切切地认为,她的快乐被分成了两份,濑田薰可以直接体会到。




“嗯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每天早晚都要看着它,想起小千开心的样子!”




想起当时的濑田薰,她总觉得不可思议,她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足以让濑田薰变得判若两人?但有一点她很清楚,不论是过去内向胆怯的小薰,还是如今积极自信的濑田薰,实质上都是一个人。




不久之后的茶会上,濑田薰哭着出现了,抽抽嗒嗒地向她道歉说:“没有……把小千的花照顾好……不论怎么浇水……都还是干掉了……”




母亲和濑田伯母只是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要插手她们对话的打算。她听见濑田伯母小声说:“我在家已经劝了好久啦,就是哭得停不下来,非要专门过来道歉,我想帮她拿花,还不让我碰呢。”又听见母亲说:“真是太可爱了。”




母亲道出了她的心声。她见到凋零萎谢的花,一点也不觉得难过,真正让她不舒服的,是濑田薰止不住的眼泪。她小心翼翼地接过花束,放在桌子上,又掏出手帕,替濑田薰擦去泪痕,咬着嘴唇想了两秒:“因为花就是会枯萎,所以我要继续努力,等收到了新的花束,我会再送给小薰的。”




“小千不生我的气吗?”濑田薰吸了吸鼻子。




“不生气哦。”她笑着说,“我家的也这样,不是小薰的错。”




“小千以后还会送花给我……是真的吗?”




“当然!以后每次我都会送给小薰的!”




那一天许下的承诺,她从来都不曾忘记,只是小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遵守,反正濑田薰也不敢和她斤斤计较。白鹭家迁入了新居,她们各自孤单长大。虽然茶会仍旧定期举行,但她找不到时间参加了。于是问题来了,趁她不在场时,母亲都对濑田伯母说了什么?濑田薰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




像是她去年接下了宫川导演的新戏,排练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打击,跟友人闹得相当不愉快,所幸最后顺利地和解了。又比如她新买的裙子不合身,却刚好符合妹妹的身材品位,被妹妹偷偷穿出门,两个人在街上遇见,她对着妹妹说教了半天,最后把裙子送给了妹妹。再有她每次经过商店街都会多瞥结婚礼堂两眼,因为濑田薰的巨幅海报实在让人难以转移视线。还有她只对母亲一人发出的感慨——“薰要排练我小时候的那部戏,感觉好像时空交错……不知道会被她演绎成什么样,我已经开始期待了”。虽然濑田薰没有逐字逐句引用,但她还是咀嚼出了背叛的味道。




必须减少母亲和濑田伯母见面的频率,否则她会感觉在濑田薰面前一丝不挂,但具体怎样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待考虑,如果可以找其他友人商量一下就好了。最温和的办法就是亲自到场监督,她决定抽空重新回到母亲的茶会。




“啊呀,今天小千竟然来了,可惜小薰不在,说是去练习吉他了,早知道就把她也叫来了。”濑田伯母面露遗憾地说。




她拘谨地摆了摆手:“不要紧的,伯母,我们平常见面的机会不少呢。”趁这个机会听听濑田薰不为人知的近况也不错。




“这倒也是。昨天她还提起你呢。”濑田伯母总是正中她的下怀。




“是吗?都说了什么呢?”她不动声色地揽起裙摆,紧挨着正在品茶的母亲落座。




“说你们在商店街碰见啦,你送了她一朵紫阳花嘛。她高兴得要命,在我面前不停地说。你真应该看看她当时的表情,太可爱了,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还嘀咕什么原来你没有忘记约定,这次一定会让花多开几天的。”濑田伯母说话时总是眉飞色舞的,她立刻就想象出了濑田薰的表情。




“真是,还像小孩子一样呢。”她强忍着笑意揪住桌布,暗自庆幸今天没有白来。下次见面她会还击。




“是呀,每次说到和小千有关的事情,她就这个样子,真的是非常喜欢小千呢,我都要吃醋了。”濑田伯母笑着啜了一口红茶。




“现在知道我当年是什么心情了吧。”母亲放下茶杯幽幽地说,“成天小薰小薰挂在嘴边,跟我出来也是为了和小薰玩。”




“等……等……我怎么不记得……”椅面上好像生出了尖刺,她几乎是跳着站起来的。按下想要捂住母亲嘴巴的冲动,她拼尽全力维持着乖巧的形象。




一阵铃声适时响起,拯救她于水深火热。濑田伯母笑说:“我接一下电话。”




她还以为就此躲过了这个尴尬的话题,谁知道紧接着陷入了更加不利的境地。




“小薰说练习结束了,问我们在哪里喝茶,现在正过来呢。她还不知道小千也在吧,等下肯定会好惊喜。”




“是吗……”




她急忙发短信给濑田薰。




“不许过来。”




“诶?来哪里?”




“茶会,不许过来。”




“哦呀?原来今天千圣也在?那我怎么可能不来。”




“你还记得昨天说过要送花给我吗?”




“当然。但不是在今天,不然母亲看到会笑我的,下次见面再送给你。”




她悄悄松了一口气,生怕濑田伯母到时候会吃醋,把话题引回去,但又莫名感觉失落,不知道和濑田薰何时会再见,希望期待即刻得到满足。




“今天送给我也不是不行,为什么怕伯母笑你?”




濑田薰没有再回复,不多久她就明白了。




“我真的吃醋了。”




这是濑田伯母。




“你们是不是在背着我们交往?”




这是她的母亲。




濑田薰手捧着一束玫瑰,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故作镇定地对她说。




“紫阳花的回礼。”




后来她再也没有去过母亲的茶会,还禁止女朋友出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