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作者:繁星溯夜
更新时间:2020-07-08 19:34
点击:1161
章节字数:20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要不是因为还有小岚和公主的侍卫在她身边,我可能只当是跟公主容貌相似的人而已。我不知所措地直直站在原地,思量着公主怎么会出现在此,难道是一路跟着我?不应该啊,我在公主心中也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就算我是在皇宫遇刺,也不太会在意我的生死。难道是为了那个女刺客?可是也更不应该啊,如果公主跟那个女刺客真的是是相熟之人,那个女刺客又怎么会行刺皇宫,而公主也不会以重兵围剿她。我左思右想,实在想不透这种种关系。然而我却想到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之前跟公主相遇时的伪装早已被那个女刺客清理得干干净净,此时我的容貌彻彻底底是我原本慕乔时的容颜,并非之前伪装的乔慕,而且此时早已换回女装,如果公主真的是一路跟着我来,那我女扮男装的事情也肯定已经败露!


我战战兢兢地悄悄看向公主,而公主却丝毫没有避讳,直勾勾地盯着我看,而且神色凝重,还夹带着一些复杂的情绪。我心想完了,自己的身份肯定已经被公主发现,搞不好我下一秒就会被公主押回大牢审问,定我一个图谋不轨欺上瞒下的罪名。


我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慢慢地走向公主身边准备请罪,只是我每走一步,脚步也变得越沉重,明明我跟公主此时只有十来步的距离,我却感觉自己走了很久。我颤抖地走到了公主身边,准备开口请罪,公主看了我一眼,邹了下眉头,随即叹了口气,跟小岚轻轻说了一句“回去吧。”,便踏上了马车,徐徐离去了。


我有点茫然地目送着公主离去,完全没料到会是现在这个情况,难道是公主真的没有发现?那公主很有可能只是刚好来到这里而已遇上我而已,而此时没有易容的我连公主也没有认出来,或者公主早就没把那个乔慕放在心上,想到这里,我顿时豁然开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中大大地舒了口气。


由于那个女刺客留给我这么一匹好马还有不少的盘缠,我回去的路上也异常顺利,只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中途因为天色已深,实在不方便赶路而住了一次客栈,第二天傍晚便回到了皇城,也很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家,我把那匹马安顿好,简单地布置一个临时马厩,安放了一些食物和水,便踏进屋里。看着屋里的木桌等家具已经起了一小层的灰尘,便花了一些时间都清理干净,顺便煮了个面条慰劳一下自己。吃饱喝足后,想到自己今天在烈日炎炎下骑了几个时辰的马,再加上刚才清理屋子也流了不少的汗,便仔细地沐浴了一番,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着边上挂着她所送给我的长剑,自己现在还真的有点侠客的感觉。我从怀里拿出了她送给我的玉佩,之前也没有仔细看,才发现居然是一块圆形的玉佩,上面有着一些雕刻,只是我也看不太懂。不过下方清晰地刻有两个字,冷月。而且居然还雕刻了一个璃月国的国印,看着这雕工,这东西肯定是很珍贵的,我随意把玩了一下后,便谨慎地把它收了起来,这可绝对不能弄丢,下次再遇见那个女刺客还得靠它呢。


鸡啼声起,我不情不愿地起了床,因为这些天可从来都没有这么早起过,反而有点不习惯,不得不说习惯还真可怕呀,只是想到这些天的缺席定会被夫子臭骂一顿,要是还敢迟到,那岂不是火上浇油,一想到这,我的身体就不禁颤抖起来。我强迫自己起来,拿了一盘水洗了下脸,这才清醒了不少。


我来到了学堂,大概是因为现在还尚早,只来了几个同桌,可能是因为我们并不太熟悉, 也就只是礼貌地点个头便各自回到了座位上,也没有过来问我这些天怎么没来学堂。而我便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整顿好,拿起了书好好补补这些天落下的课。


“小乔,你这些天到底去哪了!”


是夏黎和宁曦,我对着夏黎咬牙切齿地说:“你还好意思说!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没命了!你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想到要不是夏黎不断怂恿我去参加那个该死的选拔大会,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我怎么知道公主居然会看上你啊!我也无能为力啊!”夏黎有点自责地看着我说。


“小乔你这些天还好吗,你都去了哪里了,我和夏黎也一直在寻你,只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有你的消息。”宁曦有点担忧地问。


我想了一想,总不能说自己跟着公主来到皇宫,然后又刚好被行刺皇宫的女刺客掳走,还一路跟着走了一段时间吧。想了一想,“只是莫名其妙被一个女疯子掳走而已,不过幸亏本姑娘冰雪聪明,总算从她的魔掌中逃了出来,嘻嘻。”


她们听了以后,一副难以置信地模样,她们互相看了眼对方,最后宁曦不置可否地说:“算了,你没事就好。”


不过夏黎可没打算放过我,一路追问我说:“快诚实招来,是不是去了哪里玩不带上我们?!”


正在此时,夫子已经来到了课堂,“都给我回去坐好,要上课了。”众人听到以后,应了一声,便都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慕乔,你回来了?”夫子笑着问我,只是我怎么感觉这个笑容越看越瘆人。


“是...的。”我战战兢兢地应道,准备迎接夫子的一顿臭骂。


“回来就好,那就继续上课吧。”夫子和蔼地对我笑了一下,便开始讲课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夫子,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个尖酸刻薄的夫子居然奇迹地没有臭骂我一顿,我已经有点不太敢相信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难道自己还在做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