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要我管么?

作者:马甲可以随便穿
更新时间:2020-08-07 11:36
点击:330
章节字数:43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睡得不太安稳。


修仙之人睡得少,大部分的休息实质都是打坐修习。就算是闭目躺着,也有运灵通体、留一抹意识的习惯在。月白因为这身子原因变得爱睡了些,但其实都算是浅眠、深深睡过去的时候不多。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日受了伤、又或是她自己心绪有差、还有可能是因为月白给她的药有安神的作用,总之今日、被她搂在怀里的季无念居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是那种难查外界的睡眠,本应该是个可以让她好好休息的好事。


季无念也并没有显示出什么异常。呼吸算是平稳,表情也并未多变,周身只是有一些细小的紧绷,指尖会有微不可查的颤抖。


可就算月白探不进她的识海,这些时日的观察亲近、也总能让她察觉出一点点季无念的情绪。


她不安稳。


月白的右臂被她枕在颈下,左手被她在睡前硬拉着放到了她的腰间。季小狐狸鸡贼得很,知道月白喜欢侧睡,便挑了她面前的位置、结结实实得把自己塞进了对方怀里。


然而安眠不易得,温暖难入梦。


月白想稍稍将她搂紧些,可她这边身子刚动、那边季无念就自己贴了过来。


散着头发的季仙长还穿着那件宽松的白袍。她蹭过来抱住月白的时候,那件白袍被锦被磨住、不再能覆盖她肩颈后的一块皮肤,叫冷光渗了进去。


月白看着那块白皙,自己的颈窝也被另一人的气息吹拂。季无念的声音有点朦胧又有点慵懒,像是个有点睡意的人,“本说了今日要安分……大人要乱来么?”


说完她还模模糊糊得笑了两声,要清醒不清醒的。


月白以为她做了噩梦,可她表现得像是在等月白自投罗网。


月白顺势搂住,干脆拿她当个抱枕,算是报一下平日的仇。


“不乱来,休息。”


说完,继续闭目。


季无念倒也很乖,软软糯糯得笑了两句便不再多言,与她相拥而……


眠是说不上,月白知道她没再“睡着”过。而这份平静也并没有维系太多的时光。季无念毕竟是被许多人放在心上的人,关心她的、大有人在。


六离先来,还没进青临殿就已经被两人知道。季无念在月白怀里叹了口气,起身时伸展了一下身体,捏着自己的肩,语气颇为遗憾,“哎、想睡一会儿都不行……”


这话月白觉得不太对,但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她跟着季无念坐起来,双腿刚放在地上便被身前人的阴影笼罩,眼睛还没抬、双唇先被夺走了。


季无念只是轻轻得亲她,让柔软贴着,然后用弯起来的眉眼逗她。


“等我?”


等什么等。


月白轻轻推开她,起身时懒懒的,“师尊还是赶紧去吧,别让六离仙长久等……”说完,这人一步而虚,两步便又在季无念眼前化作了散落的星星点点。季无念伸手去碰,什么也没有接到。


她低头笑了笑,总觉得从月白那里品出了一点别扭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胡想、但就是令人愉悦。


还是第一次被月白抱了这么久……


季无念随手拿了一件外袍出来披上,大概理整齐了便去开正殿的门,再往外走几步、就在那棵四季树下寻见了自家师兄。


六离仙长看着就温和,也比季无念要怜香惜玉得多。他站在一条树枝前,细细看着上面新冒出来的花骨朵。


脚步声来,六离仙长转身迎了一步,“无念,伤怎么样?”


“小事,”季无念走到树下,往自己的躺椅上一坐,双手后撑,自下而上,“师兄怎么深夜来了?”


“忙了一下午,这才有空来看看你。”六离递出一个小瓶,“文正还在甘乾那儿,这个你先吃着、调养一下,晚点再让他给你看看。”


“……都说了是小伤,”这样说的季无念还是把药收下,毕竟师兄给的东西都不错、不要白不要。


“你要不是在门里,就不只是小伤了……”


……啊、要开始了,六离师兄的念叨叨。


跟薛师姐那种干脆利落不同,六离师兄温柔、但是容易絮叨,一开始婆婆妈妈、就能说上好久。


季无念低眉顺眼的,刚得到的药瓶被她握在手里,就等着师兄一开始、就借着它分散注意力。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六离说了几句就不再继续。她正打算抬头看看,一指手指就戳中了她的脑门。六离点的不算重,但季无念还是配合得往后倒了倒。


“……你啊,就不会听一听么?”


“听了听了,”季无念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站起来笑得讨好,“师兄你看,我这不没事么……”也就是硬接了薛师姐两支箭矢,又差点被人砍中了腰腹,月白都已经安抚过她、算不得什么了。她怕六离继续念叨,赶紧换个换题,“师兄,藏雪他们怎么样?”


“……”六离顿了一顿,吐了一口略长的气,“不太好。”


木长木辛身上的魔气诡异,文正用了许多办法都压不下去,寻常的清除之法也没有效用,只能将二人打昏。


“这魔气似是入了骨,侵染得很深……”六离说到这儿,稍稍顿了顿,“倒是与明云经历的、有些相似……”


他之前亲身去了明云,知道那边许多弟子也是这般,不明不白得被魔气激得没了理智、却找不着原因、也找不到方法根除。明云花了不少精力要将这些弟子控住,可那夜死伤惨重、被激的又多是精英子弟,明云人手不足,再加上这些弟子家人的诸多压力,也是焦头烂额。


“……魔气入骨,要除,说难也难,说容易却也容易……”季无念笑笑,伸了个懒腰,“多受些苦罢了……”


雷火焚身,剥皮拆骨。挺过去了、修为大损;挺不过去……


季无念心里笑了一下。


受些苦罢了。


“终究是无妄之灾,”六离脸上现出几分凝重,但又很快收起,他笑了笑说,“不过我午后询问了高人,说不定、能找到方法解决。”


“……嗯?”季无念一愣,想了想,“月白啊?”


六离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细节,“那位姑娘能力奇特,或有方法。”


“亲,我觉得你露馅了。”陪着月白一起偷听的九一凉凉说道。


“……”月白不理他,继续管自己打坐。


她只是神魂够强,季无念和六离又是在院子里说话,“偷听”这个罪名、怪不到她头上。“露馅”倒是真的……她也不太介意被季无念知道,或者说早有预期……但这么快被卖出去还是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午后她没去找季无念,除了是想让她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也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六离在她离开后不久就用传音符找了她,单刀直入,“月白姑娘、可是对那魔气有所了解?”


她对魔气了解不多,但对与那魔气伴生的气息非常了解。而那魔气的特别之处,便在于这神息的隐藏之能,相伴相生、令人难察。月白不知道季无念所求为何,并不想过多牵扯,免得兜兜转转、最后站到了季无念的对立面,反而麻烦。


但这事六离应该不知道,现在这个直接的问题、就显得有些奇怪。


“六离仙长,何有此问?”


他来找得太快,月白都还没探他识海。


“姑娘神通广大,六离也不再拐弯抹角,”六离仙长虽与季无念一般是个天资卓越的人,却比季仙长多了几分性子中的沉稳,让人感觉更能安下心来、听他说话。“当日月港之事,我已有些记不清了。但我确实记得,在与蛟龙相遇前,我有过一段气血翻涌之时……联系近日种种,六离自认、可能是有入魔之相……”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可我醒后,体内无半点魔气,也没有任何入魔征召……此事、可是与姑娘有关?”


月白确实收走了六离识海中的气息与魔气,但要告诉他么?


“为何觉得与我有关?”


六离一笑,似乎她问了个傻问题,“当日在场诸多弟子,除了姑娘你,又有谁有这个本事?”


九一表示同意,“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


本人都有怀疑,月白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直说,“当日你身上确实有魔气暴露,不过我收走了。”


“……果然,”那边听着有几分感叹,六离是想了想才继续问,“不知我当日、是不是也是如此魔气入骨之相……”


“……”月白回答,“不浅。”


反正不是那种碰到染到,跟木辛木长的一样、都埋得很深。


“……那姑娘对此魔气来处……”


“不知。”


明云的还好解释一些,六离和藏雪……也是让月白疑惑。更不要说还有季无念这么个宝贝,真是让她头大。


六离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也是在思考自己身上为何会有这魔气。而且他这魔气显现更在齐丰之前,若不是那魔修叛徒,他自己也想不出来是从何处沾染。但或许是这答案太缥缈,六离此时不纠结于此。


“恕六离冒昧,姑娘可是有牵引魔气之能?”文正拿着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魔气,这位姑娘就这么轻轻松松得说收走了,可见一般。


月白觉得他话里有话,不打算多绕,“仙长有何事,直说吧。”


“姑娘既然能收我魔气,那明云与藏雪门人……”


“六离仙长,”月白打断他,语气还算柔,话却不太好听,“我无意参与你仙魔之争,也没有时间精力、去一个个收你仙门魔气……”又不是收破烂的……


再说事情都是季无念搞的,她不动、月白也不会动。


“……”六离不知她真正原因,只以为是因为她在仙门露面后的体验太差。被处处针对不说、还被硬逼着留下,心有不快、也能理解。再说今日那魔气一现,这姑娘便走了,显然也是不想被牵扯进来。他知道所求不同,不可相逼,只能再柔和一些,“那不知月白姑娘可有什么清除魔气之法?能否告知?”


“……念静心咒?”


“……姑娘真会说笑。”


月白还真没在说笑。


“我的修行之法特殊,他人难学,所以也给不出什么建议来……”她想了想,“过段时日,若我得了空,就去明云看看吧……”


六离显然没想到会有这番转折,还有些被她噎住。分明是挺严肃的事情,牵扯了诸多人的修为前途,这姑娘却说得似是去串门一般轻便,叫人哭笑不得。他叹了口气,问道,“姑娘今日匆忙,可是要去追寻凌洲?”


“……只是想走了。”


月白也不多解释,随意又应了两句便断了联系。而后她去看了看藏雪诸人,顺道连那边围观的无极门人也扫了一圈,找出了几个身上带魔气的。打了印记回来,她便要准备秦霜的吃食,晚间又要梳理她身上的神息。诸多事宜,也算是忙了一天。


刚刚那番休息,也是让她缓了缓,觉得舒服了一些。


外面季无念与六离说的差不多了,目送他御剑离开。她进了月白的偏殿,这便把抱人的和被抱的换了回来。


六离没与她说自己身上魔气的事,只提到了月白可能有方法。但这事季无念早就知晓,此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抱着人、也就靠着她,任小徒弟还是一副端正打坐的样子,也不乱动。


季小狐狸修寒气,体温却总比月白高一些的样子,抱着挺暖的。


外面天快放亮,能开始听见早起的鸟叫,屋里的秦霜翻了个身。


月白慢慢睁开眼,拍了拍她环在自己身上的手臂。


“……藏雪无极,明云三清,”季无念笑了笑,埋在月白背后的声音里还带着点笑意,“几大仙门的精英子弟全部身染魔气,大人一个人、管得过来么?”


……管什么管?


“我就管你一个。”管一个就够烦了。


月白见她不动,干脆把她的手推开,动了动自己肩颈。她随后抛给季无念一个眼神,有些懒惰,眉间还有个微微皱起的小山包,“其他人……你要我管么?”


管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麻烦……


平日温顺的小徒弟突然像只有点暴躁的小动物,周身皮毛要竖不竖的,毛毛糙糙。这比月白的烦要少一点压迫感,还让总惹麻烦的师尊笑开了眉眼。季无念拉着小徒弟的腰又将她搂进怀里,亲了下她的嘴角。


月白往一旁侧了侧。毕竟不是自己本来样貌,季无念的这番亲近……让她有些许的别扭。


可季无念哪里管她,抱着人就开开心心的,看她躲闪还更高兴的样子。放在叶二腰间的手半点不松,落在她脸上的亲吻还要刻意弄出点声音来,几个大大的“木啊”让九一都看不太下去,一句“有完没完”就响在月白的识海里。


“……亲够了没?”月白有些嫌弃。


“当然没有。”季无念理直气壮,又亲了一下,眼里亮亮的,凑到了叶二耳边,“大人还记得、欠我一次么?”


……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点。


九一都懒得说月白,“啧”了两声、聊表同情。


作者君这段时间有点累,不能日更,但绝对不会坑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07 19:20 发表

本来以为六离憨憨的,竟然也这么聪明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