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想打就打。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27 10:44
点击:648
章节字数:41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是说了今日要走,六离来请她时,月白还想了一想。到底是觉得不告而别太不给面子,月白还是打算去,然后当众告辞。只是没想到这一拖延,竟又等来了变数。月白正听他们说着废话,明云慕天问门下二弟子薛轻突然拜帖到访,按时间算、自然也是来堵月白。


“……你还记得曾经想要低调么?”九一说着风凉话,“现在全泡汤。”


尤其是季无念当日明云一箭,可是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连明云都来找。


薛轻虽是女子,但一身英气,今日一身紫色衣袍,绣星宿梵天,后背一把逐日弓,手边一品青霜剑。她是慕天问的二弟子,与秦必楚一样、承了慕天问正经的性格,眉目间霜冷不留情,是个狠厉角色。


众人见她来,反应不一。甘乾携藏雪诸多门人向她一拱手。沉凝与长夏倒是起来向她打了招呼。表面都还是客客气气的。


月白向她点头致意,眼角却在看季无念。她见着薛轻时笑了一笑,似乎无什么特别,只是眼中还是流了一丝防备出来。


来者不善。


“听闻当日解我明云之危的姑娘在此,”薛轻进门与诸人打过招呼后便对月白行礼,“师尊特命薛轻前来道谢。”


“师尊?”九一一愣,“她师尊不是还在你房里玩儿魔方么?命什么命?”


“……可能是秦必楚。”月白不知道薛轻知不知道秦霜之事,但此时只能见招拆招,“小事。”


“魔修攻来一日,姑娘一箭碎了染音丹田,”她目色锐利,“想必神弓在手,不知薛轻可有幸一观。”


这是在怀疑月白身份。


毕竟明云一夜,无人真正见到射箭之人。不过是那寒冰箭惹众人联想,这才连到了“月港那姑娘”身上。


只是月白的止戈弓还在季无念身上,她听这问题顿觉不好,上前一步,“薛……”


“好啊。”


不仅季无念,薛轻也愣了一愣。


这……也太简单了吧?


众人看那女子站起,右手掌心向上。突然间殿中灵气狂涌而聚,皆往她手上走,卷起一阵小旋风。风中凝水、水凝成冰,她手中结出一段弓身,又向两边延展而去。弓干精萃、上有雪花纹,而弦如冰丝、似乎一碰就断。


弓现而寒气起,顿时蔓延而去。几位长老纷纷使出灵力、才将身后弟子护住,饶是如此、也有不少人被冻得瑟瑟发抖。


赵子琛一挥手,将殿中冰晶尽数散去,说道,“寒冰做的弓,难得一见。”


月白没回他,只是看薛轻,笑道,“要试试?”


薛轻也用弓箭,弓上灵力如何她自然知晓。如此之物摆在眼前,她有些兴奋又有些惊讶,兴奋冰弓神奇、又惊讶此人居然如此容易就让出神器。她有些怀疑,“姑娘当日月港用的弓,不是这把吧?”


角落里高云附和点头,那日用的、是一把朴素多了的弓。


“所用不同,便用了的不同的弓,”月白笑说,“你若是连这把都拉不开,止戈就更别想了。”

这便是挑衅。


薛轻自己提出来的,此时也不接不行。女子抱拳,眉眼坚毅,“那薛轻试试。”


“请,”长弓向前,月白笑意绵绵,“当心些,别伤着自己。”


她穿得颜色本就浅,在长弓散出的寒气中如仙子拂袖,更不要说嘴角笑意轻柔、当真抚慰人心。可她周身全是冷,又瞧不着温度。


季无念看薛轻伸手向那长弓,指尖触碰时似乎还有些退缩。然女子坚韧,就这么从月白手中握住弓把。寒冰自她左手而结,瞬时凝住手腕。薛轻眼中闪过惊讶,却立转坚定,灵气抵御寒芒,不让它再往上,另一手三指要碰弓弦、却又从指尖开始丧失知觉。


灵气狂泄,被神弓夺走。


“……都说了要小心。”月白上前一步,从她左手中接过弓把,“没事吧?”


顿时灵气回返,薛轻赶紧松了手。她深吸一口气,将体内寒气压住,拱手而言,“多谢月白姑娘。”


“怎么样?”月白左手持弓,任它源源不断散出寒雾,笑问薛轻,“你觉得这弓、射不射得出当日一箭?”


“是薛轻浅薄。”薛轻气息还凉,眼中震惊难止。


“姑娘神弓惊艳,甘乾大开眼界”甘乾此时又站起来,“甘乾听闻月港之时姑娘剑术也了得,可否也讨教一二?”


这大概也是要试探她。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冲着你来?”九一不明白了。


月白却早有预想,“这就是为何要低调。”不如说,他们前两日就这么信了、才叫月白惊讶。那本不过是个形象,如今成了真人,还被薛轻挑起怀疑,多疑之人要处处求证、找她麻烦,也不是不可想。


可她拿着弓吓人可以,真要打架……


“甘道友,我猜你此为也是想试探姑娘。”季无念向前一步,“月港一日,她从魔修手中救我、救我师兄、救月港百姓,于我于民皆有大恩。你如此作为,我可不能坐视不管。”她走到殿中,挡在月白身前,直面甘乾,“若你要打,无念奉陪。”


“哇哦,”九一啧啧两声,“还学会护着你了,不错不错。”


护是护着了,打得过么?


“季仙长,”甘乾站起,拱手向着赵子琛,“我看着三清面上也叫你一声‘仙长’,我不过是有所听闻,想请月白姑娘秀一秀剑术鞭法,让我们看看她如何一人战二婴,还救下六离仙长。有何过错?”他继续说道,“姑娘当日对战之人乃魔修中的刀枪好手,我藏雪也追捕他们多年,对他们枪法刀法多有研究。我藏雪愿派两人拟当日情景、请姑娘赐教。”


真是不要脸。


季无念心中叹气,刚要说话,却听后面月白开口,语气颇为遗憾。


“我又不是打架赢的,”月白举起手中冰弓,看他时还有些疑惑,歪了下头,听着还挺诚恳,“你要不、送两个人出去做靶子,看我射不射得下来?”


这话说得够狠,季无念先笑为敬。


连薛轻都承认拉不开的弓……真要两箭出去,那便是以弟子性命试探,不知甘乾要出谁?


赵子琛见季无念笑弯了眉眼,咳了一声。


“姑娘见谅,”甘乾不敢真的让人送死,拱手说道,“甘乾也只是想向姑娘学习请教。”


“学习请教?呵,”月白轻笑,其实已经没什么耐心,手中冰弓化雾、愈发多的寒气散出,“你若真想与我打,签好生死状来。”


神魂略展,月白向甘乾微笑。


这姑娘一身浅衣,脚下还有冰霜雪雾,她自己像是天山上盛开的雪莲,高洁而优雅。只是雪莲难遇,其中多少生死关。甘乾看她嘴角微提,突觉全身一紧、竟被直直压回座位,万钧之力压在他身体处处、让他动弹不得。


而那人依旧浅笑,话音悦耳而令人恐惧。


“也不必复刻当日,你藏雪可派上全员,我奉陪。”


来多少、杀多少。


“那也不至于此,”季无念背后一寒,赶紧拦住。她笑道,“当日我在,月白姑娘如何打退二魔、救下我师兄,我一清二楚。既然月白姑娘出手杀伤太大,我愿替月白姑娘出战,会会你藏雪刀枪。”说完她还转头问月白,“月白姑娘觉得如何?”


……杀人就不必了,我们就随便打打吧?


月白不知季无念想做什么,但她自己并不喜欢这安排,心情已然不佳,“你们想打便打,不必将我扯进。”


在场诸人都能看出这姑娘语气不善,也有些在心里暗笑季无念碰了冷钉子。


连季无念都被她噎住,眨了好几下眼睛,“那我想打、就打咯?”


“仙长请便。”月白不太想理她,“若无他事,月白就此告辞、诸位仙长可自行讨论……”


“叮。新任务触发。‘暴露藏雪魔气。’”


……什么跟什么?


“诶、等等,”季无念在月白怔愣间拉住了她的手腕,“好歹我也是为姑娘你打,至少留下看看吧?”


月白一把甩开,“我叫仙长为我打了么?”


“……刚不还说‘想打就打’?”


“你想打你打,”月白不喜欢当众争执,一双冷眸对她,“与我何干。”


“可……”


“无念。”到底是正殿议事,赵子琛不能放任季无念如此行事,但也亏她胡搅蛮缠、至少没让月白直接走掉或是真真动手。


刚刚那威压可怖,却精准得只对藏雪一行,可见这人深浅。


长夏此时上前,“甘乾道友既有此心,月白姑娘又不愿出手,季仙长代劳也不是不行。不如藏雪依旧两人,而月白姑娘指导季仙长相战,双方只看招式比划、克制修为,如何?”


甘乾本是想逼月白出手再看她虚实,然刚刚一下让他惊魂未定。到了此番地步也有些骑虎难下。季无念不过金丹修为,虽是天纵奇才,但要以一敌二还是必输。藏雪若是赢了、胜之不武,而对面则有各种借口。可不论是输是赢、也是给了一个台阶。


还没等他说话,季无念先声夺人,“好啊。你藏雪派一刀客、一枪手,我拿月白姑娘的长剑、长鞭,问她对敌之道,互为代表、也算切磋。”


“好。”甘乾此时也只能说,“我只派两名刚入金丹的弟子,月白姑娘随意。”


月白姑娘随意起来就走人了。


“你们……”一双冷眸扫过众人,月白对这种随意安排他人的做派十分不喜欢。


“月白姑娘。”六离此时站起,也恭敬说道,“仙门切磋、教学相长,还请月白姑娘多留一日。”


薛轻听出六离话中、月白真有离开之意,这也赶紧说道,“薛轻来迟,也想与月白姑娘聊一聊,还望姑娘再留一留。”


月白看了一圈,最后落到季无念的眼神里,真挚诚恳、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罢了、想打就打吧。


九一看月白又屈服于季无念淫威,凉凉一句,“月白姑娘你的长剑和长鞭又要被骗走了。”


月白姑娘还打算今日告辞,但他们居然又定了明日比试、逼得她只能再待一天。


烦。


一路沉默的月白在一身清冷中写满了这个字,让跟在她身后回到庚桑阁的季无念有些不敢说话。而进了阁中、到了无人的地方,识相的季仙长赶紧抱住大人的腰讨饶,“月白大人……”


她已经抓住了月白吃软不吃硬,该撒娇赶紧撒娇、免得让月白累积怒火。


“你……”


转身的月白被扑上来的人吻住,皱起的眉头被唇齿间的纠缠慢慢抚平,季无念吻得用心、分开时也装得无辜。她还伸手摘去月白面具,在看到大人精致面容时、又视线往下、细细亲吻她。


“……美人计。”九一下个结论,问月白,“你咋办?”


能咋办?顺着呗。


“月白……”季小狐狸红着一双唇,拉着月白衣角、可怜兮兮的。


月白并不生气,只是觉得烦躁,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按着季无念的想法继续。更不要说还有个暴露魔气的任务,让她摸不着头脑。月白坐到榻上,看那跟着过来的小狐狸,直问,“你想做什么?”


季无念眨眨眼睛,“想做坏事。”


第一次做坏事坑了明云,第二次做坏事惹了无极,这第三次……是要当众扯上藏雪?


月白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头疼,只是太阳穴处有些紧绷、胸口也有些淤堵,一口气终究是叹了出来。


季无念根本不懂什么叫“少惹麻烦”。就算不出去、这只小狐狸也能在自家山门弄出诸多事端……


“月白……”季无念坐她身边,晃了晃脚,又笑着往月白身上贴,“算我欠你一次,日后相报?”


一双冷目横来,月白都懒得跟她算她到底欠了自己多少东西。


季无念不怕月白眼中冷光,亲暖了便是。她笑意盈盈,并不将明日比试放在心上,“我也不喜欢他们这般态度、正好教训教训。”


月白觉得理由不会这么简单,但季无念这样说、她也就不会多问,凉凉一句,“需要我做些什么?”


“观战便好,”季无念轻笑,又靠在月白肩头,就这么看她眼睛,“或者、教我几招?”


当日她的剑法也是学了季无念的、实在没什么好教。


“……小霜还在殿里,”月白心情不佳,一根手指把这无赖的人推开,自己站起,“你自己琢磨个时间、把自己扔出去。”


说完,身形化虚影、留季无念一人在原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arkbazzl
darkbazzl 在 2020/07/27 13:11 发表

毛控烦到要炸毛了,狐狸你打完架该送尾巴了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27 11:12 发表

前面还有个杀掉藏雪满门的flag,这一下对面就差点全送上来了哈哈哈哈哈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