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窗户纸?保鲜膜!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21 17:49
点击:727
章节字数:33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一旦身体不舒服就会容易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容易发脾气,一发脾气、就像个孩子似的需要顺着哄。


季无念握住她的手,细细探查。倒也可以看出她应该一回来便吃了药,体质也比月港那时要好些。此时她身上诸多破裂没有当日那么严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吐血,应该休息一会儿就会好。


只是体内虚空、又有经脉破裂,身体不舒服是肯定的。此时小徒弟便是睡着也皱起的眉头诉说着这个事实,让季无念一阵心疼。右手指尖轻轻按压她眉间褶皱,季无念在自己灵力中掺入一丝寒气,镇压她的不适。这在平日替她洗涤经脉时用过,该会让她好受一些。


手下人的呼吸果然更加平缓轻盈,让季无念稍稍松了口气。


稍稍安心的季无念再仔细看叶二这张脸,又有点无奈起来。她刚刚肯定是不舒服到了某种地步,就连小徒弟的皮也不要了,软软糯糯得靠在自己怀里、应了自己的话。


月白与叶二之间这层薄纱,也算是就此捅了个通透。


“无念?”


季无念低头去看。一旁的小孩子早已放下了手中玩具,半跪在地毯上。她的眼睛就算无神,也能体现出心中忧虑。刚刚神上的语气秦霜懂,只是不想让神上担心。


“小霜,过来。”


季无念还按着月白的手不好动,只能让秦霜自己来到床边。


还好秦霜对此处布局已经十分熟识,跟随着无念的声音指引慢慢爬过去。小手在身前先拨开那些散落的玩具,摸到了地毯边缘便慢悠悠的站起来。


季无念伸出一只手去扶,也慢慢牵她走到自己身边,在她碰到脚踏时提醒,“小心,有台阶。”


“嗯。”秦霜奶声奶气,两只小手抓着季无念前臂衣袖。


待她近一些,季无念伸手将她捞进了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小脚搁在了床沿。


“小霜乖,神上要休息,我们不吵她、好么?”


秦霜放开她的衣袖又摸到了她的前襟,听着她轻声的话,小小点了点头,“嗯。”


小孩子很乖,季无念摸了摸她的头发。


太乖的小孩子在等待神上的时间里拉着季无念的衣服睡着了,而休息够了的神上在醒来想要揉揉眼睛的时候、却好像被压住了手。


她还有些迷糊,指尖按压着一片柔软、惊动了另外一个人。


“好些了么?”


跟她说话的人声音很轻,似乎都盖不过周边的风吹鸟鸣。月白慢悠悠得睁开眼,目及一张好看的脸。她总会被对方眼角泪痣吸引目光,而第一反应也是叫她,“师尊。”


对面轻笑,一直没被放开的手又被拉紧了些。月白在被亲吻额头的时候才意识到体内灵力流转和冰凉寒气,而对方叫的那句“大人”也同样在提醒她一个事实。


好像、一个不小心捅破了窗户纸。


“……你俩之间那叫窗户纸么?”九一忍不住,“明明就是层保鲜膜。”


不仅薄,还透明。


但系统还是担心自家宿主的,“你好些没啊?”


月白回了他“嗯”,也回了季无念一声“嗯”。


身旁还有一个热源,月白侧头去看,是秦霜睡在里侧,小手还拉着自己左臂衣袖。不知道小孩子刚刚有没有担心,虽然被拉着衣袖不宜起身,但月白还是尽量保持着左臂不动、想要撑起身体。


季无念用空着的手去扶她的背,也顺势在她坐起来时将人护在怀里。


“要起来?”


她的眼里是点点滴滴的无奈与温柔,手上握住她、一直没放开。


季无念练剑,但她的手很软、很暖,被她握住的时候、手背皮肤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掌纹,指节都会被痒痒得拂过。


月白微微避开了眼睛,看向身旁的秦霜,“嗯。”


这人别扭的地方有时会让季无念难以理解。明明两人都知道对方是谁,平日相处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她却在此时又有些扭捏起来。平日月白那张脸会将这份扭捏化得更冷一些,但叶二做出这种表情来、反而更有少女的可爱。


像是一种不敢面对现实的娇羞,于是就用冷淡来把自己隐藏起来。


脸还真是个大问题。便是同一个人、同一份反应,带来的观感却会如此不同。


季无念又嘲笑自己的肤浅,又有一些不可明说的悸动。反正人也在她怀里,轻轻松松得便能在她耳边相问,“大人,可以亲亲你么?”


月白眼神凉凉,一副“就知道会如此”的表情,“师尊自重。”


话是这么说,但季无念真要亲她的时候,也没见月白躲开。


九一 :“……口嫌体正直。”傲娇判定。


季无念的亲吻只落在她唇角,而后便是令月白想推开她的轻笑。师尊笑得有点太过愉悦,月白往后避了避。


可她的背还在师尊手里,避无可避。


“师尊不用去接待两派客人么?”身体避不开只能用言语推开她,月白不太喜欢她此刻笑容。


真的、去管别人吧,离她远点。


季无念笑够了,轻轻回她、不想吵到秦霜,“这种事都是六离师兄在做,我不必过多出场。”


她是三清门的天才,并不需要管事来维持自己的地位。


见小徒弟抿起了唇,季无念见好就收、不惹她太过,“说真的,身体好些么?”


她没有休息多久、但体内诸多细小伤口已被处理,可能是月白自己吃的药起了作用,季无念能感觉到她的伤好得快,至少此时不至于胸口积闷。


“好多了,”月白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也在此间缓解刚刚躁动,再出口时冷静得多,“多谢师尊。”


“不谢,”这“师尊”叫得让季无念想笑,但她也知道月白大人其实不经逗。正经起来了就该说正经事,季无念也是有要问月白的。她不想让月白觉得自己对她有所责备,问她时语气上扬、似乎只是好奇,“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便去找蒲时了?”


明明之前才说“若她所愿”,怎么突然又做了这个抉择?


那失败了的任务和季无念自己去偷掌门印的行径月白不乐意和她说。一边是难以解释、一边是跟踪行径,月白也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和动力去质疑季无念的行为。她只是看她,淡淡问道,“不行?”


……是不是还有哪里惹了她?怎么感觉她还是口气不善?


“……这不是怕你麻烦?”季无念不和她正面冲突、自己先软,换了个位置、从背后将她拢进怀里,一副为她好的语气,“明明平日半点关系不想扯,你现在这一露面,仙门妖界、可都看你了。”


本来只是个远远的形象,这下正主出现、诸人大概没那么容易再放她消失。


“低调作战基本化为泡影,”九一给她做个注脚,“你现在就是仙门最靓的崽。”


“也没这么严重。”月白心里知道她说的对,自己现在很难再完全置身事外,但诸事两面,“等这事过去,他们也寻不着我。”


其实若是季无念不惹事,她也不必露面。世间纷扰,一个孤零零的名字,很快就会被诸人遗忘。


季无念也不知该不该说她天真,但月白寻不到这件事、倒是确实。她有时也会怀疑此人真身为何,但想着想着又觉得没有所谓,反正、在自己身边就好。


只是在此之上,季无念确有一问。


她点点小徒弟嘴唇,笑问,“大人此为,可是为我?”


月白刚提出来时便是因她困扰,如今自作主张、大概也是同一缘由。


月白看她一眼、懒得答这话,只说,“师尊若是闲得没事,不如去看看两派是否会有其他作为,免得你诸多心思付诸东流、到头来全成白忙活。”


不正面回答便“是”了,季无念笑着亲她脸颊,“师出无名,他们掀不起什么了。”想到大殿上种种,她又笑道,“只是没想到黑蛟这么伶牙俐齿,看不出来。”


九一也说他“嘴炮小王子”,一句一句把对方说地无力反驳。


“……也是你给他们备得好。”证人、证据,季无念全都备齐,黑蛟言之有物、自然不怕。


月白目光向下,还是将自己衣袖从秦霜的手中收了回来,小心翼翼的、不扰孩子安眠。


“宋则一事是我刻意,”季无念笑着,“可江宁两家、不过是……”


月白眼神太凉,季无念“巧合”两字又说不出口。


“不想说就不说,没必要骗我。”


月白拉开她的手,下床动了动身子,拍了一下身前褶皱。她穿了一身弟子服,胸前还是有刚刚睡眠留下的折痕。于是她施了一个净身咒将自己收拾干净,这才抬头看向季无念,“你照顾一下小霜,我去见黑蛟。”


说完也不管对方面色复杂,转身欲走。然实体而存,月白被拉住手腕就走不掉,还是被人抱回了怀里。


“……月白……”


说不过就撒娇。


月白不太想看那双装起兔子的眼睛,“师尊自重。”


叶二的身子矮上月白不少,此时抱在怀里显得更为纤细。季无念靠在她颈窝,自重什么的、根本没放在心上。


肩颈处有些被气息扰动的痒,月白心中一叹,还是摸了摸她背后长发。墨丝铺白云,倾泻不留念。月白能感受到手下背脊纤瘦。她不愿去说什么季无念柔弱,只是看她如此步步为营、前后计算,不论她所求为何、至少这份作为还是值得人欣赏。


月白也不知道该不该为季无念心疼,只是一路走来、她没在季无念身边看到过别人。她似乎一人在策划着某种危险的事情,有时带来和平、有时带来混乱,却不知终点在哪里。


反正月白都得帮她,此时此刻、也可以分她一点点柔情。


双唇贴上季无念的头发,月白抱着她的头,说话轻轻的,“不着急。”


要听的人不着急,该说的人也不必着急。反正月白会去解她这个迷,让她静静得等在那里、也没关系。


月白大人总是冷淡却温柔,惹得季无念轻笑。


“大人,下次来找我时,叫我‘师尊’吧?”


……死性不改。


师尊总能用皮气得月白温柔不起来,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21 17:51 发表

皮是师尊的保护色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