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平四海、踏九川。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6 13:23
点击:753
章节字数:38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昨夜被缠得不行的月白气呼呼得划空而走,季无念收拾了床铺和地上的衣服、再打坐了一个时辰便天亮。本来这个时候小徒弟该醒来给秦霜准备早食,但季无念换了衣服走出正殿时、院子里空无一人,连晚晚都不在。


想也知道她不会这么快醒,季无念轻手轻脚得打开了偏殿的门。


小秦霜自己占了半张床,雪白的发丝披在身后,精致的小脸满是沉静,嘴巴微张、有孩子特有的呼吸声。而小徒弟……


季无念摸了摸鼻子,好像知道了那些她留的痕迹去了哪里……


叶二侧躺蜷着睡,只穿了中衣,露出了颈部和一小片锁骨皮肤,上面斑斑点点一片,有红有紫。她睡得似乎有些不安稳,眉头蹙着。


季无念合衣躺在她身后,有些挤、但正好将她牢牢护在怀里,手中灵力细密、侵入对方身体,慢慢安抚。


月白没睡安稳,微微睁开了一下眼睛。


“早食我做,”季无念亲了一下她的侧脸,“你多睡会儿。”


月白听见了,但困得有点脑子不清醒,“多谢师尊。”


大概是季无念的缓解起了效用,怀里的人慢慢睡熟,呼吸也平稳起来。季无念亲了一下她脸颊,想了一下、还是抹去她一身痕迹。


有点可惜,但下次可以再留。


“唔……”小小呜咽传来,一旁安睡的小秦霜翻了个身,一只小手在身前摸索,却只摸到空荡的床板,“唔……”


小孩子白眉蹙起,睫毛颤动间有些不安。


季无念伸手跨过叶二,让秦霜握住自己的手。小孩子的手小,只能握住季无念的一个手指,却似乎这样就能让她安心下来,停止了眼眸的颤动。


再没过多久,秦霜慢慢睁开了那双银灰眼眸,眼前有光芒,“神上……”


小孩子的话像是呓语,季无念要很注意才听得见。她轻笑,“小霜,早哦。”


秦霜蒙蒙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有一片漆黑。眼里的光芒还躺着,可并没有延伸到手里的温度。眼睛眨了眨,秦霜还是小声,“无念……?”


“嗯。”季无念整个身子跨过叶二,小心得到了秦霜身边,对她说话很轻,“小霜睡醒了么?”


秦霜用另一只小手揉了揉眼睛,稍稍清醒了些,点了点头。


“神上还在睡觉,我们让她继续睡、不吵她,好不好?”


秦霜一震,小手往前伸了一伸,却立马被另一个温度接住,“小霜?”


小孩子低着头,很惶恐,“……神上……会醒么?”


季无念愣了一愣,将秦霜搂进怀里,语气轻轻,“会哦,她只是昨晚累了,等我们吃完午食,她就会醒了。”


“……真的么?”两只小手握成了拳,小孩子低着头似乎都有些发抖。


“真的……”背对着睡觉她们的人突然出声,月白翻过来、满脸疲倦但还是带笑。她摸了摸秦霜的头,“小霜乖,先跟师尊去吃饭。我可能要多睡会儿。”


手下的小脑袋上下点了点,秦霜轻松起来,“嗯,神上睡。”


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月白凉嗖嗖的眼神向着季无念,明显就是在控诉。


季无念却接过她从秦霜头上放下的手,浅浅得亲了一下她的手指。


刚从小黑屋里出来的九一打了个嗝。


啧,狗粮真管饱。


***


月白是真的睡到午后,起来时叹了口气,又被九一说了句“纵欲伤身”。


明明她是想有节制的,奈何对家体力太好。


“你不是说身体会慢慢好些的么,”九一讲真也很心疼她,“我看你还是每次被做到起不来啊……”


“已经好些了。”月白动了动脖子,其实她也有时候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累。按理来讲,她现在的身体素质、怎么也该能扛过一夜不睡,不至于要来补眠。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说,她还是打算全部推给季无念、都是她缠得太过。


不过虽然这人没有节制,良心到还有,知道过来替自己舒缓一下。


月白动了动肩,低头看见自己锁骨处雪白一片、也没说什么,换了身衣服、出了房门。


她这边门一开,那边“神上”就响了起来。


“小霜,”月白快步向前,让秦霜少走两步便能扑进她怀里。


小孩子抓住她衣襟,白发被扎了两个小丸子、特别可爱得向她眨眼,“神上,可爱?”


月白碰了碰那两个小丸子,笑道,“特别可爱。”


“小霜,”季无念走过来,也蹲下来,朝着月白笑,眼睛闪闪,“先放神上去吃点东西吧?都午后了,她该饿了。”


“嗯。”秦霜向声音来处点头,两只小手又去推前面的光,“神上、吃东西!”


“好哦,”月白亲了一下秦霜前额,又对季无念说,“多谢师尊。”


九一听见这声“师尊”就想吐槽,“你们这真的是……”两个戏精。


“徒儿不谢,”季无念向她笑,“快先去吃点东西,晚点答应了小霜去听戏。”


“听戏?”月白一愣,“在曲仁么?”


“是山里一处村子,”季无念说,“村里正好有位老人过百年大寿,要唱大戏的,我们可以远远得听。”


“……可师尊你……”禁闭呢?


“就在鹿邑,”季无念提醒她,“就是我们过年看长龙的地方。”


月白回忆了一下,“哦。”


“你赶紧先去吃东西垫一垫,”季无念催她,看她觉得可爱。叶二固然没有月白那么美貌无双,但在月白有时候犯傻的时候,就觉得这张脸特别适合她。


“神上,吃东西。”秦霜也推她。


“好。”月白起了身,将秦霜的两只手都送进季无念手中,“那师尊,我先去吃点东西。”


“去吧。”


季无念看她背影,心里不知怎么想笑。若是下次月白来找她,逼着她叫自己“师尊”……


“无念?”


啊、不好不好,可不能在小孩子面前想这些。


季无念亲一下秦霜眼睛,好好得陪她玩耍。


***


上次看长龙的时候季无念并未带月白真正下入村里,但这次是要带秦霜听戏,自然要离得近些。这村子离三清门算不上远,不过深入深山、一村不过三十几户,此次是因为村中长者百岁大寿,便要唱个村里的大戏、再摆一场大席,热闹热闹。


“难道三清门不来关照一下么?”九一问,“毕竟就在自己身边诶。”


仙山脚下,连曲仁都特别繁华,怎么还有人在山里这么冷清?


“听说是祖宗留了避世而居的组训,”季无念笑说,“倒是与我三清‘不落凡尘’的处事十分相符。”


……季无念?“不落凡尘”?


“……我都懒得吐槽了。”九一说。


三人御剑而行。秦霜总要跟着月白、便被她拢在身前,而她按住秦霜的双手又被秦霜抓住几根手指。小孩子觉得安心,又回头朝神上笑。


“小霜这么开心?”月白点了点她的额头。那人总对天问这样做,月白便也学一学。


“嗯。”秦霜点头,银灰眼眸并不能精准得与月白对视、但能找到声音来处,对她表示欢喜,“喜欢、故事。”


眉眼弯弯,孩子稚气。


秦霜慢慢开朗起来,倒是让月白觉得自己孩子没白养,摸了摸她的头。


视线延伸出已经能见那片山谷中一处空旷,缕缕炊烟飘。一场大席万家摆,各家都要拿出自己的好菜、让诸人分享。妇人们忙于庖厨,汉子们搭台摆桌,孩子们穿梭于人群,而那主角端坐在大席一首,笑看儿孙。


季无念一道结界护住三人,在这些凡夫俗子头顶上隐去身形,只看他们唱、只看他们笑。


台上中堂挂了个大大的“寿”字,前面老生扮仙、周游四海,路遇大浪滔天惊拍案、便化金龙平波澜;又遇无尽神火出地山、再成玄凤压火燃。北收神兽、南镇蛊毒,仙人终升天门成玄妙、万里人间不见闻。


秦霜听得开心,尤其是听得老仙那句“看我平四海、踏九川,要这一方平安”还开心得拍了拍手,拉着月白衣服,指着声音来处,“神上,听。”


“嗯。”月白坐在剑上,让秦霜坐她腿上。听秦霜觉得兴奋,蹭了蹭她的脸,“小霜喜欢?”


“喜欢。”秦霜没有转回来,手还抓着月白手指,话说得有些轻,“像神上……”


月白轻笑了一下,捏了捏她的脸。


“平四海、踏九川”,倒像是那个狂妄的人会说的话。


季无念站她们身边,却没在看戏。她的目光聚集在长席上诸多民众,一会儿是这边调皮孩子抢食、一会儿是那边汉子敬酒,欢欢乐乐、一副合家欢。而那最年长的老者,此时被另外两个老人照顾着,牙口掉的只剩一颗、脸上全是褶皱,眼睛也该有些花了、眯起来也不知道他还看不看得清眼前热闹。


只是长眉上扬而下垂,便是体弱、这老者也还有意识、该是愉快的。


“师尊?”月白注意到季无念沉默,轻轻唤她,“怎么了么?”


她没忘记这是百岁寿宴,而她自己、也还有个让季无念“长命百岁”的任务。然此处三人,月白自不必说,另外两人修仙之体,百岁不算坎。


“只是感慨,”季无念也干脆坐在剑上,便与月白的视线平一些,“你看一人百年,有些在这山中、千年百年如一日,却也儿孙满堂、和乐融融;可也有些要去天下、日日尝鲜,看尽人间繁华后却还是孑然一身。两两相比,挺有趣的。”


九一说:“……她肯定是第二种。”


月白自己算是两种配合,到不觉得她说的对,只问,“师尊喜欢哪种呢?”


“我们修仙的,”季无念点她额头,又一副不正经模样,“最多的便是千百年一日,最后还落个孑然一身,还没他们愉快。”


听着有点惨,月白问她,“……那师尊还要修仙?”


“我有一身疑问向神佛,”季无念朝她笑,眼底还有夕阳红光,“怎能不修?”


月白还记得她想问什么。


为何是我?


“神上?”


月白衣襟一紧,不再看季无念眼睛,转向秦霜笑。小孩子喜欢这个故事,要问龙要问凤,要问为何滔天波浪滚滚来、又问为何地下山火向上涌,被九一戏称“十万个为什么”。


九一还在月白识海里给她答,“有浪是因为潮汐作用,火山呢,大部分就是因为板块运动拉……”


说了一大堆,月白没太懂。虽然似乎有道理,但月白怕九一说的话对季无念而言太过奇怪,又给秦霜编了些个小故事,与她记忆里那人胡说的东西尽量相符。


银灰眼睛睁大,小孩子惊讶又好奇,又是更多的为什么。


一场戏堪堪过半,月白也不知秦霜听进去多少,但她与神上一定是进行了不少交流,说得月白口干,小孩子也很愉悦。愉悦着、愉悦着,便睡了过去。


明月已高悬,山间夜未眠。


季无念过来将秦霜抱进自己怀里,让月白能重新站起,笑着问她,“还听么?”


正主都睡了,月白也不想季无念抱着孩子陪自己看,便摇了摇头,“师尊,回去吧。”


二人御剑回了青临殿,季无念跟着月白回偏殿、将秦霜放在床上,给她盖了一层薄被。回身时小徒弟就在身旁站着,季无念笑道,“早些休息。”


昨日又胡闹,也不知道她白日睡好了没有。


“师尊也好好休息。”


月白被季无念摸了下脑袋,便目送她的背影离开。


待得听到门扉关起,她便坐到了床边,一手凌空于秦霜面上,探入神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