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作者:雨音的迷途之子
更新时间:2021-02-12 18:08
点击:672
章节字数:90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八章


“喂……不会吧……见崎是那样说的?”


“嗯…上次你们开会的时候她在教室里和我说的。”


第二天上午的课都结束后,赤泽把对策委员的成员都叫了过来,跟他们说了昨天下午鸣和她说的话题,这里面还包括赖使河原和望月…。


“她还真是能想出来呢…”


杉浦扶了扶眼睛说道。


“看来她也对榊原君的事情很困扰呢。”


“你们开会的结果是什么?”


赤泽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问道。


“大概就是在榊原和藤冈两人中选一个…”


“然后呢?”


“票数都差不多的…两人…”


“风见投的谁?”


赤泽问道。


“他投的是榊原…”


“是吗…”


“赤泽同学你的选择呢…大概是藤冈同学吧…毕竟你都答应见崎同学了。”


杉浦在旁边问道。


“嗯…后天一早就公布这条消息吧……”


“对了…榊原君的事情怎么办?”


中尾突然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啊…告诉他吧。”


赖使河原捂着脑袋无奈说道。


“没关系吗。”


“毕竟都答应了呢。”


赤泽平静的说。


“谁来?”


“……望月同学你知道榊原君家的位置吗。”


“是的…之前有看到过。”


“你去榊原君的家里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他。”


“诶?我吗?”


“是的呢…赖使河原君的话我不相信他。”


“喂…你什么意思啊…”


赖使河原向赤泽抱怨道。


“那个…我什么时候去呢?”


“……明天吧…明天休息的时候你去一趟榊原的家里…有劳了。”


“好的…”


望月犹豫的回答然后拿上书包走出了教室。


“喂…上学的时候也行吧…”


赖使河原不解的说道。


“这种事情越快越好…我不想有什么差错。”


“你办事的效率也挺快的呢…”


“过奖了。”


赤泽对着赖使河原的夸奖平静的回到。


“但是没想到见崎会那么的主动,以前她都是…”


“可能是因为藤冈同学的原因吧。”


“大概吧”


“……是吗…”


………………………


六月六日周六,学校休息,榊原恒一去了夕见丘市立医院……也就是夜见山医院…之前他有问过怜子阿姨为什么医院有两个名字,怜子阿姨说以前这所医院被叫做夜见山医院,但是后来由于夕见丘中学建立后就改名为夕见丘市立医院,叫哪一个都可以呢…


他走进了医院的大厅…现在,也许在城市的某处正在进行水野小姐的告别仪式吧…他一边想着,一边接受预约过的呼吸器科的外来诊察,老医生用一成不变可靠的声音说着,之后他一个人走出了病房。


榊原想看一次造成水野小姐丧命的事故现场。


如刑警说的那里,理所当然的,电梯禁止使用,前面挂着有很多的黄色胶带,封住了入口。


为什么平时连职员都很少使用的那个电梯,新人护士会去使用…她是否平时就习惯于坐这部电梯,或者说是哪天偶然的…现在都不知道了。


他使用了别的电梯,来到了屋顶。


天色昏暗…从早上就很闷热。


再没有人的屋顶上,他从一边走向另一边。‘怎么了?恐怖少年?’现在他也有被叫住的感觉,于是突然停下了脚步。用手帕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他想应该还有眼泪。


“为什么…水野小姐会…..”


不自觉的低喃。


“死亡”的现实感压了下来…胸口开始苦闷。


那件事情…外人还是不知道为好…


那件事情劝你还是不要再深入….要不然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也说不定…


过于强烈的好奇心…..会害了你自己和你身边的人….小心一点…


榊原想到了前几天和水野小姐谈话时听到的…水野小姐被见崎说了这样的话语…那时候他们都没有在意…水野小姐还说见崎很适合恐怖少女的外号……但是现在他不由得在意了起来…为什么…班里的大家究竟在瞒着什么…还有见崎鸣的存在……


他望着下面夜见山的街道,在远处连绵不觉的西山,经过城市正中间的是夜见山河,那对面就能看到夜见北的操场。


……昨天他去了学校,第一个和望月优矢说了话。


“第六节课的班会,大家去了哪里?”


他问了很在意的问题,但望月的回答模棱两可。


“就…去了下T栋。”


“T栋,是那个特殊教室?”


“也有学生可以使用的会议室,去了那里然后发生很多……”


“很多?”


“女班长,决定是赤泽同学了。”


“啊啊,嗯”


“我们投票了……”


“赤泽同学是候补,本来她就是决策组的。”


“决策组?”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词汇。


“那是什么?”


“啊….啊…就那个…”


“就是那个…要是班级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思考对策的相关小组,风见也担任那边的职务……”


“今天三神老师好像休息呢。”


“啊..是吗…”


榊原叹了一口气,不只是三神老师,昨天鸣直到最后都没有来学校,藤冈同学也是,三年三班的缺席人员,还有一名叫做高林郁夫的。记得第一天来学校的时候,除了赤泽泉美,这个高林郁夫也休息。


似乎是有些健康上的问题,即使来学校,体育课也是在一旁参观的学生,总而言之是第一印象就是他的身子很弱的感觉,虽然和他同为参观人士,但是几乎没有说过话呢。


回到位于古池町的祖父母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看着不远处的家门,有一个穿着夏装的初中生男孩在门口不停的转悠,不时地向里面看一看然后在看一看天空,一副无法冷静下来的样子,那家伙是……


“怎么了,在这地方…”


“啊…”


望月貌似被吓一跳。


“怎么了,你是有事才来的吧。”


他看着沉默的望月再一次问道:


“有什么事吗,望月君?”


“就是那个…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那个,就是…”


“要在这里站着说吗?可以进去的啊。”


他打断望月话,直接的说道。


“诶?啊…那我打扰一下。”


榊原恒一的祖母出门了…车库里没有车,榊原带着望月,来到了边上的里庭,他们在边上并排坐下,望月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开口道。


“榊原君自从转学到夜见北之后,有很多地方就觉得很奇怪吧。”


“你知道的话能告诉我吗?”


“……”


“你看吧…”


榊原叹了口气。


“到底大家是联合起来隐藏着什么恐怖的秘密呢”


“……榊原君你想知道吗?”


望月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问道。


“当然了。”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你。”


“真的?”


榊原惊讶的问道。


“嗯……但是我先问一下榊原君已经了解到哪里了?”


“嗯…就是二十六年前一个叫misaki的学生因为意外身亡,然后班级里的人认为他没有死…一直当他还活着的样子…最后照毕业相册的时候他出现在了照片上……”


“……没错…然后呢?”


“然后就不知道了……”


“是吗….”


望月犹豫了一下说道:


“榊原君其实那件事情还没有完……”


“没有完?”


“嗯…在那之后….”


就在望月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放在他膝盖上的他的书包里,传来了轻微的电子音。


“啊…”望月打开了包,立刻拿出了银色的手机。


“什么啊…你有手机的吗?”


“啊啊…差不多,虽然是PHS的。”


说着望月出去接了电话……


“咦咦咦!”


望月在榊原的眼前变了脸色,变得苍白…


“是风见君打来的。”


望月压抑着崩溃的声音说道:


“高林君死了…在自己家…由于心脏病发作……”


“啊….”


榊原呆滞了一会儿…


“……榊原君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望月像逃跑一样的向着正门跑去。


“喂…望月!”


榊原反应过来想叫住他……但已经太晚了…望月已经跑出去了。


榊原坐回了沙发上回顾着之前望月说过的话,高林郁夫从小心脏衰弱,学校总是休息,虽然从去年开始情况有所好转,但在这两三天里,情况急转直下,最后导致死亡。


…………………………


两天后…六月八日一周的开始。


一早的班会,赤泽作为新班长和风见站在了讲台上把之前的投票结果告知给了同学…结果是把藤冈未咲列为第二位不存在之人。


“那么,就是这样,还有……不…就这样吧。”


风见还要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榊原后就犹豫了一下放弃了。


风见和赤泽下了讲台,回了座位,然后班主任久保寺老师站到了中间。


“虽然只有两个月,但为了同在一间教室上课的高林同学祈祷冥福吧。”


“本日,上午十点进行告别仪式,风见君和赤泽同学将作为班级代表参加,我也会去,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请找三神老师商量,明白了吗?”


沉默,教室再一次回归寂静,班主任斜着身子看向天花板。、


“虽然悲伤仍将继续,但不要被打败,绝对不要放弃,大家齐心协力渡过难关吧,明白吗?”


“希望大家遵守班级决定的事情…就是这样。”


午休的时候对策组的人又一次聚在一起…


“望月君怎么样了?”


“那家伙还是很害怕…根本提不起劲…”


赖使河原挠着脑袋说道。


“说的也是呢…毕竟发生那样的事呢。”


“喂…这件事情说出去会有危险的吧。”


“我也不知道…但是那个时候高林君就去世了。”


“好像望月说就在他要告知榊原的时候接到的电话吧。”


“不会吧…我也有点害怕了…”


小椋恐惧的说道。


“那这件事谁负责说呢…”


“…”


沉默……


“虽然可能是偶然但是我可不想赌了…”


“我去说吧…”


赤泽平静的说道。


“别了…赤泽…太冒险了。”


赖使河原劝到。


“你现在是我们的班长…还有对策组的中心…万一你出事了呢?”


中尾也劝到。


“但是总得有人去告诉他吧。”


杉浦冷静的说道。


“……”


赤泽想了好一会儿说道。


“我知道了怎么办了…这件事情你们别管了…”


赤泽说完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了笔和纸在写着什么。


她写完后把望月叫了过来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第六节课结束的同时,榊原恒一默默的回到了教室。


他回到座位上去取书包,偶然的和准备回去的望月对上了视线。和往常一样望月慌慌张张的别开了视线。


榊原无奈的回到了座位,把教科书和笔记装进书包。然后为了以防万一扫了一眼书桌里面……


他发现有一件不是他的东西。


四分之一大小的A4纸。


是三年三班点名册的复印纸,纸的背面写着一些文字…写的非常乱…很潦草…但是大概榊原能读懂。


‘对不起…如果榊原君无论如何都想要了解真相的话,请去问见崎同学……’


下面还有一句话。


“这里还有一封信…请把它拿给见崎同学。-----望月优矢。”


榊原看了看四周,下意识的轻叹道


“啊…”


这里确实写着‘见崎同学’。班级内第三个人干脆的说着她的名字。积极的承认了‘见崎鸣’的存在,啊啊,这种事情好像是第一次呢。


鸣果然存在吧。存在于这世界。


榊原恒一松了一口气之后,不自觉的想要流泪…知道拼命忍住了。


还有这封信是怎么回事…是有什么要对她说的吗?果然她们在隐秘什么吧。


榊原把A4纸翻了过来,开始确认上面的学生的名字,然后立刻找到了。


两个名字……‘见崎鸣’和‘藤冈未咲’但是这名字旁边的住所和电话号码都被划掉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虽然被划掉了,但是还是能够看清楚住所和电话号码。


夜见山市御先町4 – 4


榊原恒一发现两人的住所是一样的,她们住在一起吗。


而且这个地点是之前的那个“黄昏的夜见下,空洞的苍之瞳”那个有着人偶长廊的建筑物果然是鸣的家。


榊原恒一惊讶的想着。


…………………………………..


…………………………………..


黑暗的…无尽的…空洞的…如同能把人吸入的无尽的黑洞一般……鸣看着镜子里的苍色的瞳孔……虽然这只眼睛已经看过无数次了…但是它就像有着魔力一般在周围的环境中显得那么特别……她摸了摸左边的眼睛…未咲一直都说这只眼睛在看她的时候很温柔…有着特别的光亮…就像只注视她一个人一样……真的是这样吗……鸣不知道...因为她看不见自己注视未咲时候的样子……她只是本能想要那样对待未咲……想要温柔的对待她…想要让她活下去……她看着镜子中自己冷淡的脸庞……自己再看着未咲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鸣…又在一个人想事情呢……”


听到了后面人的声音…鸣下意识的说道。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也是呢…”


鸣感觉到未咲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脑袋搭在她的肩上…


“鸣在想什么?”


“我再想这只眼睛看到未咲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


“嗯?左边的眼睛?”


“嗯。”


“嗯……呵呵…那看一下镜子不就行了…镜子里的我……”


“镜子里的?”


鸣把视线移到了镜子里的未咲……


“……”


“怎么样?”


“有未咲的身影……”


这只空洞的苍之瞳里倒映着未咲的身姿…瞳孔中散发着光泽…一般来说这只眼睛看人是不会有倒影的……鸣呆呆的看着她的左眼……


“嗯…所以我那时候说这只眼睛就像在温柔的注视着我一样…”


未咲的手轻轻的摸到了鸣的左眼……鸣的手抚在了未咲的手背上。


未咲轻笑了一声。


“怎么了?”


鸣不解的问道。


“我在想鸣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种气质很神秘…但是却能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怪不得榊原君会被鸣吸引呢……我应该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鸣吸引了吧……一直到现在…越来越感觉在鸣的身边真是太好了呢……”


“是吗…未咲那么说的话…或许我真的有吧…”


“未咲?”


“嗯?”


“刚才你去哪了?”


鸣回头看向未咲。


“我去买菜去了哦。”


“买菜?”


“嗯…因为家里的食材不够了哦…就去了…”


“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去呢…一个人很危险的……”


“没关系的….而且离得也不远…”


“……”


未咲看着鸣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有点委屈的微微低下了头问道。


“鸣…生气了?”


“我以后会告诉你的…所以鸣…别生气了…”


鸣看着未咲低下头一副委屈的模样笑了笑…


“我没有生气……就是感觉未咲真贤惠呢……”


“诶?贤惠?”


未咲听到这个词之后脸红了一会儿。


“嗯……就是怎么说呢……知道怎么买菜或是做饭…还很勤奋……”


“有点害羞了呢……大概是我以前的习惯吧…因为我们家的条件很普通…爸爸妈妈几乎很忙…有时还不回来……”


未咲红着脸小声说道。


“然后基本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做…买菜做饭什么…偶尔还会洗衣服……”


“是吗…”


“嗯……而且我还打工……鸣应该知道的…因为要和鸣一起出去…花销什么的…还有要和鸣一起买衣服……因为我知道鸣的家庭条件不错…所以觉得自己还是要努力一点才能和鸣站到一起……”


“未咲…真厉害呢……”


“诶…”


“嗯…厉害呢…因为这些事我都做不来……有点羡慕呢……”


鸣温柔的看着未咲的眼睛。


“呵呵…”


“怎么了,未咲?”


“要是鸣这么勤奋的话,就是不是鸣了呢……”


“也是呢…我的话光是出去就挺难的呢…更何况买菜了呢…”


“所以我就去买菜了呢…我要好好的照顾鸣呢……”


未咲上到了阁楼上坐在了床上…鸣跟着她过去。


“也有我能做的吧…未咲吩咐一点吗?”


“鸣可以和我一起洗碗什么的……一起打扫房间…”


“是吗……这些活我应该是能干的呢……”


鸣坐在未咲的旁边说道。


“鸣试过其他的吗?”


“嗯……买菜的话……我大概会把见一个买一个吧……因为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呢。”


“额呵呵….洗衣服呢?”


“那个姑且还是会一点的……”


“鸣校服前的铭牌好像都脏了哦……不洗吗?”


“当时不小心掉到洗衣机里了……貌似有点生锈了…然后就懒得管了。”


“真有鸣的风格呢…”


未咲双眼温柔的看着旁边的姐姐,对的呢…这就是她的姐姐…虽然和她的身子一样脆弱…却让她感到安全感…对待外人的时候冷漠但是对待她的时候会温柔如水…有时性格会像小孩子一样…让她感到很可爱……或许她就是被这样的鸣所吸引的吧……


…………………………


这几天两人一直都没有去学校……说白了也就是两人现在都是‘多余之人’所以更方便了……这也是鸣的计划……因为以前碍于她的身份在学校里不能一直和未咲在一起……现在的话能更好的保护她……虽然未咲刚开始会让她上学……但是由于她的小任性…未咲不得不在家里陪她……她们在家里也不知道学校的事情……学校里也没有人注意她们除了榊原恒一……鸣只知道赤泽泉美当上了新班长……


几天前雾果也回来了……雾果看见她们没有说什么……让两人不用在意她……但是总感觉雾果对未咲有着一些复杂的感觉……可能未咲也感觉到了…但是那种感觉绝不是讨厌什么的……偶尔雾果会对未咲说一会儿话询问她姐姐的事情……


傍晚黄昏的时候……两人吃完晚饭…在厨房洗盘子……


“未咲…”


“怎么了…鸣?”


“最近…妈妈有跟你说什么吗?”


“幸代伯母?之前问我关于妈妈的事情…”


“是吗…问你的事情了吗?”


“问了呢……关于我身体的情况什么的…鸣在担心什么?”


“感觉妈妈对你的感觉挺复杂的……”


“嗯…我也感觉到了呢…我也能理解呢……毕竟是那时候的事情呢。”


未咲慢慢的洗着盘子…出神的看着水槽说道。


“未咲…雾…妈妈要是为难你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的…”


“呵呵…不会的…幸代伯母对我挺好的…鸣放心吧…”


“那就好……”


两人洗完之后从厨房里出来回到了卧室里……


叩叩…


有人敲门…


两人看了一眼…鸣走到门旁边打开了门看见雾果站在门外…她指了指客厅说道:


“有你的同学电话找你……”


“同学?”


鸣歪着头问道。


“嗯…好像叫什么…榊原吧。”


“榊原……”


鸣皱了一下眉说道,这怎么还往她家打电话了呢……赤泽没告诉他吗?


“嗯…他好像挺着急的。”


“是吗…谢谢…现在就去..”


“是吗…那我回去了。”


雾果回到了楼下的人偶工坊。


未咲担忧的问道。


“鸣…没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呢…他是怎么得到我家的电话号码的呢?”


“总之还是问问吧…鸣。”


“嗯。”


鸣走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间是第六节课下课……他不知道榊原恒一有什么事……最好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两人走到了客厅……客厅的窗帘没有放下来…深红的夕阳照在了落地窗上…把客厅染成了一片赤红…由于没有开灯所以客厅是红色和黑色的颜色相连着,电话就放在了角落里的阴影中…由于家里用的是同一种座机所以是可以转接的……雾果楼层的座机可以转到鸣的楼层里,未咲跟在了鸣的身后看着鸣把听筒放在了耳边。


“喂…”


鸣用平淡的声音说道。


“啊…我是榊原…抱歉…突然给你打电话。”


里面传来榊原的声音,他的声音好像有一点激动…这是鸣的第一感觉。


“怎么了?”


她冷淡的问道。


“我想见见你。”


“诶?”


在旁边的未咲听见这直接的回答惊了一下,她贴近鸣的身子耳朵靠近听筒听着里面的声音。


“我有事情想问你。”


“问我?”


“嗯…”


鸣能感到未咲松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的笑了一下……未咲的这些小动作都挺有意思的呢…


“你家,是那里吧…御先町的那个人偶馆…也就是…”


榊原的声音再一次从听筒中传来。


“是啊…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多多少少有那种感觉…但是刚才看了班级名册才确定…望月帮我复印的…但是那家伙让我问你。”


“……嗯哼…”


鸣发现了里面的重点……望月君让榊原问她……不可能是望月君的意见……赤泽同学的吗?


“高林郁夫死了…你知道吗?”


“咦?”


鸣微微的吃惊了一下…未咲也吃惊的看着鸣…


高林郁夫她记得是那个身体有问题的男生吧……他死了的话……怪不得呢…鸣貌似知道了赤泽同学的意思了。


“上周周六的午后…心脏病发作猝死…好像以前心脏就不大好。”


“……是吗?”


她故意淡淡的回到。


“六月里第二个人是病死的吗”


“然后…今天…”


“今天去了学校…我想找望月继续前天的话题然而却受到他的回避…但是他递给我一个班级名册后面写着字,说是让我找你。”


“……”


“喂?”


“前天榊原君和望月君说的什么话题?”


“诶…就是关于二十六年前的事情……我感觉那时候望月是要告诉我的…然后他知道高林去世后就逃走了。”


“…是吗…”


她大概知道了……


“总而言之…所以我想见到你…然后问一下…‘详情’…”


“……”


“那个…现在方便见面吗?”


“……”


“那个…见崎……”


未咲看着鸣沉默着,有些担心…她轻轻的握住了鸣的手…小声说道


“鸣…我没事的…不用顾及我的…”


鸣看着未咲的脸庞…对着电话说道。


“可以的…”


她轻轻的回答。


“榊原君现在在哪?”


“还在学校,正要回去。”


“那来我家吧……你知道地方吧。”


“啊,嗯”


“那…对了…三十分钟后吧…在地下的那个房间…可以吧?”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我会和天根奶奶说一声的…..我在地下室等着你…”


电话挂断了…鸣叹了口气把电话放在了原位置。


“这大概是赤泽泉美的主意吧……由于高林同学的例子,她们怕说出去之后周围的人会有危险…所以她想到让我这个‘不存在之人’说出来…”


“鸣不会有危险吗?”


“我也不知道呢…但是没有办法呢…这种事情总会有一个人要说出来……”


“又是这样…鸣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总是鸣……”


“我没事的…未咲…谢谢你...那么为我担心…”


“而且未咲也知道我的性格吧…”


“知道哦…所以我在鸣的身边真是太好了呢…要不然的话鸣会很难受吧。”


“呵呵…是呢…未咲真是好妹妹…”


“那当然了……”


鸣想到刚才的事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了鸣?”


“未咲刚才在惊讶什么呢?”


“诶?”


“然后又松了口气的样子……”


“那个…我以为榊原君要约你出去…”


“然后…”


“然后……真是的…鸣!”


未咲红着脸捏了捏鸣的腰。


由于两人没有上学所以穿的是便服……未咲是暖色的露肩T恤和短裙…鸣是深色的长袖衬衫和黑色五分牛仔裤,以前两人由于上学是经常穿校服的。


鸣看了看时间马上到三十分钟了…她让未咲在二楼的卧室里等着…她自己下到了地下室去见榊原…


“鸣…小心点…”


“嗯…未咲先在楼上等一会儿…”


“我知道了。”


鸣下到了地下室…站到了比较显眼的中间地方…等着榊原过来……


不一会儿听到了楼上外厅的门铃声…来了呢…听见了榊原恒一的声音……然后听见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踩着楼梯下到了地下室……


“来了呢…榊原君…”


鸣等榊原过来时先说到。


“啊啊,嗯”


榊原有点不知所措。


鸣转头看向他…从上到下扫了一眼说到。


“没有什么给我的东西吗?”


“东西?”


“嗯…应该有给我的东西吧…或者带的话。”


她不相信赤泽泉美会什么都不说的让榊原来到这里呢。


“啊啊…这个?之前有一封信和点名册放一起了…应该是这个吧。”


“信?”


“啊…这个…”


鸣从榊原的手里接到了信封……看了看很普通的一封信…她慢慢的打开了信封看到里面的字迹…


…………致见崎同学….


在那之前我应该先给你道歉才是……非常抱歉…我没有遵守与你的约定……本来是由我们来告诉榊原君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由见崎同学来做吧……我知道这可能听起来会很荒唐……但是没办法呢……因为之前我已经让望月君来告诉他了,但是过程中却听到高林君去世的消息…这使得望月君非常的害怕……我们也想了很久…说出去的话会不会有危险什么的……最后我还是想让你来自己告诉榊原君吧…见崎同学现在是‘不存在之人’所以由见崎同学来的话会比我们更安全一些吧……这或许是我们的任性,但是还是要感谢你……为大家做的贡献。


最后还是想要再一次道歉……关于这件事请还有把你当做‘不存在之人’的事情,请你能原谅我们……


赤泽泉美。


鸣很平静的看完了信上的文字…老实说她已经猜到了赤泽泉美想要说什么……所以这些文字并没有给她带来惊讶的感觉……让她告诉吗……有点麻烦呢……她叹了口气…对这榊原说道:


“榊原君…你真的想要知道吗?班里的事情。”


“嗯…我想知道。”


“是吗……那跟我来吧……在这里也不适合说呢。”


“去哪里?”


“三楼。”


“三楼?”


“嗯…怎么了…榊原君想在这里说吗?难道想体验被吸走的感觉?”


鸣略微的作弄他。


“不是…”


鸣静静的转身,走向了房间的深处…走向了巨大的黑棺后面…榊原急忙追了上去…在黑棺的后面挂在墙上的暗红色窗帘,被空调的风吹得轻轻舞动。


鸣默默的拉开了窗帘,有一扇奶油色的铁门,门旁边的墙上,有一个四角形的塑料按钮。


“你很在意这个?”


“啊嗯。”


“因为上次来着这里的时候…你在这里消失了…”


铁质的大门,随着低沉的电动机的声音,左右打开。这是连接这里和上层的,电梯大门…她们家走的来说有四层…地下室是负一层……然后一层是婆婆在的店面…二层是雾果的房间放着工坊和人偶…三层则是她和未咲的房间配有客厅和厨房。


“请进…榊原君。”


“在上面慢慢的聊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