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篇END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04 17:18
点击:802
章节字数:66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钢铁会锈蚀,石头会风化,行星会爆炸,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艾莎心非铁石,如冰雪般寂静的心被炽热的温度融成春水,红粉佳人在怀,放纵一刻又如何。

两人相拥着跌跌撞撞翻进艾莎的敞篷跑车,艾莎懊恼地发觉自己连钥匙孔都对不准了。

红发少女捉住她的手腕低头在她手腕内侧响亮地亲了一下,车钥匙从艾莎手掌间滑落,安娜却不在乎,只是贴着艾莎的下巴一个劲地索吻。

艾莎清晰地听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断裂了,火热的浪潮从小腹蹿涌上来,艾莎咬牙低喘了一声,焦躁地俯下身去摸钥匙。

黏在她身上的红发少女却不放过她,在艾莎露出的后颈轻吻着,听到艾莎无法克制地漏出一点呻吟后,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下柔软的耳垂,蹭在她耳边含含糊糊问道。

“要去我公寓吗?”

安娜的公寓离这里只有两个街区,对两个欲念焚身的人来说就像千山万水那么长。

在安娜按下密码打开门,还来不及开灯便被按进阴暗中热烈拥吻。黏腻的喘息在交接的唇间反复呜咽着又吞咽下去。

安娜牵着艾莎走到客厅窗边的光亮处,将艾莎推到一张柔软的皮凳上坐下,自己跨坐在她腿上,如此稍微弥补了一点身高的差距,轻轻捧住艾莎的脑袋端详仰慕许久的女神。

冰蓝的月色淡淡地洒了进来,照得艾莎浅金的发色冰雪一般晶莹,如神祇般完美的面容禁欲得如冰块做成的冰雕,她低下头啄吻挑逗艾莎的嘴唇,用她的体温将女神周身的清冷一点点融化。

艾莎微微抬起头噙住少女湿热的嘴唇,看似冰冷的指挥动作间却带着一贯的精准与激情,如对待一道精美的甜品,火热而缠绵地品尝着少女的唇舌。

安娜被吻得全身无力,一被放开上身便不由自主地往后倒了一下,响亮的音符在炽热的空气中飘荡,一下子将两人从情迷中拉了回来。

两人喘息着相视一笑。

“你是学钢琴的?”

少女的手指修长有力,搂着她脖子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是弹琴的好料子。

安娜摇了摇头。

“你以前是弹钢琴的对吗?艾莎。”

那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小迷妹当得过于真情实感了。

“这你都知道?”

安娜回以一个狡黠的笑容,弯起的嘴角闪烁着湿润的碎光,诱惑着艾莎再度亲昵地凑了上去。

安娜抱着艾莎的腰温顺地接受着仰慕之人给予的热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为什么不弹了呢?”

艾莎耸了耸肩。

“音乐的世界很宽广,每一种乐器都自有它的魅力,每一个音符都是一块拼图,自有它们最合适的去处,我想知道世界上最美的音乐的那块拼图该放在哪里。指挥不正是将拼图放在正确的位置上的人吗?”

自小仰慕的女神毫无半点遗憾和伤痛地离开奔向广阔新天地的真相,真实地安慰了迷妹的心,红发少女握住艾莎的手,在那冰凉修长的指尖印下真诚的亲吻。

“我小时候,看过你钢琴独奏的影片。那个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我想亲眼看看你弹钢琴,亲耳听到你。”

她嘟了嘟嘴,又低头啄了下艾莎的手指。

“可还没等我长大了,你已经是指挥了。”

她牵着那双手,滑过被吻得敏感的嘴唇,舔得湿漉漉的锁骨,青涩却挺拔的峰峦,杨柳般纤细的腰肢,顺着臀部的线条落到黑白的琴键上。

少女一边细碎地啄吻着艾莎冰凉的嘴唇,胡言乱语般呢喃着。

“来...我想看你弹琴。看你手中的音符像跳出水面的鳟鱼,一群一群的...一下子从河底蹦出来...”

听着少女稚气的话语,艾莎失笑出声。

将少女圈在自己与钢琴间信手弹了一段活泼的曲调,正是舒伯特的《鳟鱼》。

Meist fehlt ihr nur aus Mangel

Der Klugheit, Maedchen,

Seht Verfuehrer mit der Angel!

Sonst blutet ihr zu spaet

(姑娘们啊,你们缺乏心眼,

你们常容易受骗上当。

看清引诱者拿着钓竿!

否则,受苦而后悔莫及。)

低声在少女耳旁问道。

“是这个鳟鱼吗?”

安娜笑嘻嘻地捧住艾莎的脸,献上热情的亲吻。

“被钓上来的是你吗?”

艾莎猛地一把抱起她,少女勾住指挥的脖子发出快乐的尖叫,一下被丢到床上,随即被妙曼的身姿柔柔压在身下,热情到窒息的亲吻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You set my soul alight

Glaciers melt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And the superstars sucked into the supermassive

Supermassive black hole

Supermassive black hole

Supermassive black hole



被刺耳的铃声吵醒,清晨的阳光刺得宿醉的脑袋生疼,艾莎迷迷糊糊伸手想挡,手臂却毫无知觉般完全动不了。

艾莎勉强偏过头去看,只看到一头棕红色的乱毛,压在手臂上的元凶翻了个身,呼哧呼哧地继续熟睡。

铃声仍然不依不饶地撞击着宿醉的脑袋。

艾莎头疼地看了一眼电话,看到上面的人名连忙点了接听。

“你好,我是阿伦戴尔。”

电话那边的美女小号独奏家愉快地同她打招呼。

“嗨,早上好,艾莎,抱歉这么早打扰你,希望我的这个好消息能弥补你的起床气,上午能来柏林艺术大学一趟吗,也许能找到你想要的人。”

艾莎猛地清醒,立刻坐起身来,眼睛不停搜寻昨夜随手丢掉的衣物。

“好的,我现在就赶过去。”

等艾莎从床底捞出皱得一塌糊涂的衬衫时,宿醉的脑袋根本承受不住为何衣服会出现在这里的思考。

床上的人顶着一头蓬乱的鬃毛迷迷糊糊坐起身来,睡意朦胧的眼眸与蹲在地上捞衬衫的艾莎对上后,呆呆地嘟囔。

“艾莎·阿伦戴尔...?”

两人尴尬地对视一会,昨夜疯狂的记忆才重新流回到安娜大脑。

红发少女一下用被子捂住脑袋,发出火鸡一样的怪叫。

艾莎也是第一次和陌生人过夜,碰到这种尴尬状况也是尴尬透顶,只得迅速将衣服套上,轻咳了一声。

“咳,…谢谢你,昨晚我过得...很愉快…那个...抱歉,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听到艾莎要走,少女同被子里探出头来,憋得通红的脸颊鼓得像丛林箭蛙,一幅仿佛随时都要哭表情看着艾莎。

艾莎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床头。

“的确有急事,我很抱歉。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联系我。”

红发少女扁了扁嘴,可看着艾莎揪起眉头为难的模样,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昨夜喊到沙哑的嗓子忍不住低低地叫了声她。

“艾莎...”

艾莎默默停住脚步。

“我真的可以再联系你吗?”

艾莎转过身来,从包里拿出钢笔,蹲在床头在名片背面写上了自己的私人号码,双手递给安娜。

“很抱歉这么匆忙告别,我们改日再联络好吗?”

安娜嗫嚅了一会,终究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目送淡金色长发指挥离开房间,安娜搁在床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赶回家洗了个澡,艾莎迅速收拾好心情和外表,恢复到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的体面模样,出门前往柏林艺术大学。

才路过后花园,隔壁树丛上冒出一个脑袋,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如发亮的黄金,看到艾莎早上匆忙回家,乐佩立刻露出促狭的笑容。

“嗨,艾莎,你夜不归宿了,看样子昨夜小可爱让你过得不错。”

艾莎皱了皱眉,摇了摇钥匙。

“抱歉,我得先去一趟柏林艺术大学,能转告一下我的助理更改上午的行程吗。”

“柏林艺术大学?”

乐佩略一思考,立刻兴冲冲穿过两家相邻的后门,自觉地坐进艾莎停在马路上的跑车里。

“我也去,我要见证奇迹的诞生。”

艾莎苦笑一声。

“Easy,那只是个学生,不用抱太大期望。”

乐佩歪头看了她一眼,刚想说话,突然在指挥雪白的颈间发现一点艳丽的痕迹,顿时暧昧地笑了笑。

“若是不抱期望,奇迹又怎么会降临,艾莎,我有预感,这次我们一定会有超棒的收获。你总能得到你想要的,不是吗?”

柏林艺术大学显然也极其重视艾莎这次莅临,特意派了一位和艾莎相熟的器乐系主任陪同。

主任对这位小号手显然也很是欣赏,一路都在为艾莎介绍她。

“这个孩子虽然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但我认为她非常有潜力,她很特别。”

有志于学音乐的学生,都是从小开始练习,想要在音乐界崭露头角,总需要积累一些奖项,要么是吹奏类的联赛金奖,或者更有含金量的个人比赛奖杯,如itg(国际小号协会)比赛,porica国际小号大赛,欧洲青年小号比赛等。

音乐没有高下,在大型交响乐团中也很难判断出个人水平高低,个人的履历便显得十分重要。

就算是乐佩,被艾莎邀请进入柏林爱乐乐团后也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团内风波与质疑,所幸,艾莎的眼光总是对的。

乐佩好奇地问道。

“那你们如何判断她优秀的呢?”

“我想,音乐是靠倾听的,而不是靠一座座奖杯,您已经证明了这点,不是吗,乐佩女士。”

主任轻松地说道。

乐佩赞同地点了点头,显然主任的话勾起了她高度的兴趣,这也相应地提高了招考的难度,坏心眼地开着玩笑。

“主任是希望这孩子不通过吗,这么说艾莎可是会很期待的。”

主任摇了摇头。

“起初我们也没有发现她有多特别,直到我们邀请艾丽森·巴尔松女士来学校演出,她发现了她。乐曲本身是什么呢?是声音,是画面,是一段段故事。拥有敏锐的洞察力是一种天赋,而她拥有这种天赋,她是个擅长倾听和讲故事的孩子。

巴尔松女士和我说您正在寻找小号手,如果您不想要巴尔松,或者别的小号手,那一定不是技术方面的问题。我想,也许您需要一个拥有着特别天赋的孩子。”

艾莎点了点头,冷静地说道。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偌大的音乐教室里,空气寂静地有些凝结,艾莎绞着双手略带紧张地等候着,她想嘲笑自己像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却又无法解释这令人心跳不已的兴奋。主任的话说得不错,她的确提高了期待,同时也在害怕自己再度失望而归。

只有乐佩全然不受气氛的影响,拿着学生资料随意地翻看着。她突然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她把目光转向艾莎,刚想得意地吹声口哨奚落还被蒙在鼓里的首席指挥。

叩叩轰隆~

原本紧闭的大门轰地被撞开了,一名少女抱着小号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火红的头发一瞬间让艾莎瞳孔地震。

“抱歉,我来晚了...!”

少女抓着后脑勺紧张地道歉,抬头同艾莎震惊的视线对上,虽然一瞬间有些震惊,但经过学校通知少女还是知道自己参加的是柏林爱乐乐团的考核,自然也有很高几率碰到这位早上睡完落跑的首席指挥。

不过...既然是为了来见自己的,就原谅她吧。

少女深呼吸一下,朝考官们露出年轻人活泼的笑容。

“早上好,我是安娜·玛格努斯(Anna Magnus),我要吹的是座上的艾莎·阿伦戴尔女士的Frozen组曲的第三首Ice Palace,可以开始了吗? ”

少女手中的黄铜小号没有镀金层显得有些黯淡,在场的专业人士却一眼就认出这是一支音质打磨得十分精细圆润的连体小号。

镀金层会细微地改变小号的音色,有些手工小号巨匠会选择不镀金来保证小号的音色不会改变,号嘴也是如此,打造这支小号的人定然是手艺非凡的工匠。

但这些思考,在听到安娜吹出第一个音符时消失了。

昨夜红发少女才同自己聊过这个故事,艾莎很确定,安娜早已敏锐地洞察了自己作曲时的想法和故事的真正视角,但真正听到时,听到冰雪皇后在空无一人的雪地里操纵冰雪的魔力,她如何用平滑的冰块打造镜子一样光滑的地面,如何用坚实闪亮的冰块造出透明的墙壁,如何用薄薄的冰片造出华丽的枝形吊灯时,依旧令人感动不已。

音乐是绘画,艾莎如何仔细地将冰宫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细节填入音符,少女就如何吹出冰雪皇后运用自己的力量筑造这座充满想象力的华美冰宫,甚至当冰雪皇后从最初的压抑力量到看到冰宫拔地而起时,内心怀着雀跃而隐隐自豪的感情勇敢无畏地面对外面的风霜刀剑,都一一在少女的小号激昂又不失细腻的音色中展现出来。

艾莎闭起眼睛静静地倾听着,浑然不觉乐佩正轻轻抵着她的手臂流泪。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my snow queen,你的内心是如此孤独却自豪着的吗?

一曲吹毕,少女放下小号,轻轻咬住被号嘴压得稍微有些发红的嘴唇等待着结果。

“Bravo!”

乐佩带头鼓掌,甚至起身给红发少女吹了记口哨。

这是她本就应得的。

艾莎也静静地鼓了会掌,拿起一旁的牛皮纸袋。

明白艾莎这是认同了安娜的小号水平,乐佩起身示意主任也离开,留给两人谈话的空间。

“你用的是C调小号,平时也是这支吗?”

“降B调小号我也有,我比较喜欢这支,听起来最让人感到明亮,快乐。”

艾莎头也不抬地问道,从牛皮纸袋中取出一页乐谱放到桌上。

“视奏呢?可以吗?”

红发少女显然感到了两人独处时首席指挥的冷淡,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鼓起勇气惴惴不安地走上来,拿过乐谱看了看。

“我可以试试看。”

艾莎正抱臂思索着,淡金色的脑袋只是微微点了下。

安娜背过身去迅速读谱,发现正好是C调的乐谱,不需要她转调,她轻轻哼唱着旋律,突然发现这段旋律颇有既视感。

“Frozen...”

虽然和frozen组曲的旋律并不相似,但安娜立刻感觉到了里面属于作曲者独特风格,这毫无疑问是艾莎作的曲子,是她没有公开的新曲。

安娜体内的肾上腺素一下子被调动起来,她拿起小号,开始试着以冰雪皇后的视角继续吹奏这段。冷静地,自豪地,广阔地...

艾莎听完,静静地拿过一旁搁置的学生资料看起来。

果然是挪威人。

在听到这个姓氏时,艾莎就感到了耳熟。

她抬起头朝不安到额头出汗的少女露出柔和的微笑。

“抱歉,我不想被认为是我们的...‘关系’影响到这次招考,你吹得很好,是我希望的小号手。”

艾莎的声音如同一阵清爽的风,一下子把少女满身的失落都吹拂而去,艾莎并没有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说她们之间有!关!系!

心中已经播了一整篇《1812序曲》终于迎来了凯旋时刻。红发少女在心中狂呼,YES!!她真的有机会!

“你今年读几年级?如果让你加入柏林爱乐乐团,你愿意在兼顾学业同时参加乐团的练习吗?”

“当然愿意!一百万个愿意!艾莎,我的梦想就是加入柏林爱乐!我想为你吹奏!”

安娜激动地冲上来握住艾莎的手信誓旦旦地宣誓,全然忘了前面还有个问题。

艾莎白皙的脸颊浮起淡淡的粉色,她垂下头避开少女热切的注视,看着资料。

才大一啊...

出生日期是2003年6月22日...你今年才17岁?!

艾莎的手再次颤抖起来,抬头震惊地瞪着瞬间变得心虚的少女,安娜支支吾吾一会,抓了抓耳朵小声辩解。

“我过了生日了,按照我们的传统我现在是18岁了...”

“我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决定自己去哪里,所以我才来到柏林,艾莎,我喜欢音乐,我想为你吹奏。”

安娜鼓起勇气抬起头热切地望着首席指挥,却看到首席指挥懊恼地抱着脑袋,喃喃自责。

“天哪,你才十七!....我居然让你喝了酒!我该被抓去坐牢...”

吐槽的是这里?!

意识到首席指挥的脑回路完全和自己不在同一个次元,为了昨夜睡了女神而感到惴惴不安的少女终于放开心怀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

在奇怪的点上微妙地遵纪守法的首席指挥看上去更可爱了...


END


一些捏他。

文中出现的几段英文,其实是《Supermassive Black Hole》的歌词。和剧情好像契合得挺好的,就大肆添加了....

关于艾莎的背景,大概出身音乐世家,是天才钢琴演奏家和作曲家,少年成名,而且精通十八般乐器,后来因为发现了音乐世界的宽广,选择去寻找更多音符适合的音色,用更多的乐器去完美演奏而走上了统筹规划的指挥道路。在差不多20岁的时候转行当指挥,然后32岁的时候,成为了柏林爱乐的首席指挥,同年挖掘了乐佩。交响乐团是传统的男性领域,尤其是铜管部,世界上的知名乐团没有一个女性铜管首席,连女性乐手都非常少,艾莎也是在乐团内部和业界内进行了多年的性别平权斗争,是女性乐手们崇拜的榜样人物,指路明灯,所以无论是巴尔松,乐佩,还是安娜,都很尊敬艾莎。在文中现年是42岁。


关于文中安娜的背景,Magnus是挪威皇室的姓氏,所以设定上安娜是挪威皇室的成员,不过挪威皇室也是出了名的亲民,安娜除了手里的小号昂贵,全身上下都透着亲民的气息,并没有特别的公主气质。小时候因为听乐佩的《Endlich sehe ich das Licht》寻找到了勇气和方向,下定决心要学音乐,并且为此努力了十年,最终终于说服父母独自到德国留学,就是准备以后加入柏林爱乐乐团,千里追星的典范,没有出去参加过比赛也是因为是皇室成员的关系,没有出过国。安娜吹的也是古典小号,所以得到了巴尔松的推荐。在文中现年是17岁。

两人不是姐妹!(但艾莎其实也是挪威人,算起来祖上有血缘关系的)年龄也相差巨大。



《Endlich sehe ich das Licht》其实就是魔法奇缘的《I See the Light》的德语版,就是电影中点天灯回家的歌曲,个人觉得这首曲子在温情之余,也有让人满怀希望寻找光明的意味。

文中这首曲子是艾莎在挖掘乐佩到柏林爱乐时送给她的礼物,也是乐佩出的第一张CD,是艾莎用来鼓励当时备受质疑的乐佩的曲子,希望她能够不惧阴霾鼓起勇气寻找光明。而对乐佩来说,艾莎更像是她寻找到的光明,把她当做指引自己方向的north star北极星。可见乐佩对艾莎的崇拜,乐佩甚至还住在艾莎家隔壁。两个人在文中是极亲密的亦师亦友的关系。乐佩已经是闻名世界的小提琴独奏家了,其实没必要留在柏林爱乐,她是明白艾莎多年孤身奋斗不易,为了支持艾莎选择了留在乐团。不过乐佩是直的。别问,问就是没爱过。

文里面甚至安娜对艾莎都不算是爱情,我觉得这次419只能算她们日久生情的开始,毕竟要进入乐团朝夕相处了...


关于艾莎作曲的几支曲子,应该已经有人能知道是什么吧。Frozen组曲的第三首Ice Palace,其实捏的就是let it go造冰宫的那段。所以Frozen组曲其实是电影frozen1的剧情。

而艾莎新创作要找到小号手的那支交响曲,则是frozen1和frozen2的剧情,艾莎那段因为演奏不顺需要安娜来吹奏的片段则是F2电影中被弃用的一首EA合唱曲《i seek the truth》,私以为这首歌非常贴合电影剧情的高潮。(即Elsa闯黑海,Anna毁大坝)


关于文中出现的调酒。

一杯是乐佩的Cinderella,灰姑娘。无酒精,配方:柠檬汁30毫升、凤梨汁30毫升、柳橙汁30毫升、红石榴糖浆1滴、七喜汽水适量

一杯是艾莎的Magic Mirror,魔镜。配方:干金酒30毫升、奎宁水适量、蓝色香橙酒10毫升、柠檬1/8个

两个都是迪士尼相关鸡尾酒x

安娜因为是未成年的关系,其实并不会喝酒,只是圣诞节喝喝香料红酒的程度,能够喝下艾莎送她的魔镜也是因为魔镜比较好入口啦,酸酸甜甜比较像汽水,喝了失身酒,顺利失身x(平时估计没有那么主动献身...但是对面是艾莎诶,这...谁顶得住啊!)


艾丽森·巴尔松(Alison Balsom),知名女性古典小号独奏家。她是宝藏!作者出于私心厚颜无耻地让她客串了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