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狂梦蚀刻
更新时间:2020-06-20 15:53
点击:580
章节字数:48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到这片蔚蓝的海湾了吗?”

是谁......在自己身边轻轻诉说着。

头痛欲裂,但听着耳边的轻声细语,不经意间又自感惬意......

“这是一切的故乡,是起点,是源头,也是......寂寞的归途”

悲伤......

看不清她的模样,似乎是个高挑的女子,又模模糊糊的无法确认样貌。只知道她的口吻.....喜悦中蕴含着藏不住的寂寞.....与孤独......

“哦.....已经这个时间了吗,看呐.......远处的洁白帆布,帆船......是出航的时候了”

温柔的搭着自己的肩膀,修长的手指坚定不移的指向前方,是一个小小的白色码头。

“向着......那片遥远,与水蓝”

似乎被用力的推了一下。

“等.....等等!!你是!?”转身望去,却只能望到一片空旷的虚无......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呜......好困”揉弄着惺忪睡眼,山山催动自己慵懒的身躯,带着略微凌乱的长发从床上坐起身子。

似乎梦到了什么奇怪的场景......但刚刚睡醒的大脑显然拒绝一切的复杂思考与回忆。

“嘛~不管了”

麻利的下床,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校服,起床困难症的山山总是为了争取睡眠时间而压缩布置好醒来后的每一分钟。

洗脸,刷牙,梳头,简单的从冰箱中取出昨晚准备好的自治三明治,飞一般的出门。


斑蓝市是一个小小的港口城市,靠着海上贸易与简单的捕鱼业,生养着世世代代与世无争的斑蓝市民,清晨6:30,出门就能耳闻连夜入港的 轮船汽笛声,渔夫们正在整理着他们的渔网,为出海做着准备。

“啊.......”看着那忙碌又不失悠闲的港口,还有那雪白的码头.......似乎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摇了摇头,不愿去多想,繁重的课业已经让自己苦不堪言,只有每晚早早的睡眠可以补充一天失去的所有精神。

无聊的学习生活,泛泛之交的同学,难吃的食堂午餐,稀松平常的每一天,山山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幸,但也难以全身心的去享受这份快感

“山山!真是对不起,昨天你借我的漫画书.......”同班的女生递上一本已经半烂的漫画书,让人难以想象它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看的太入迷了......不小心打翻了可乐,对不起!!”双手合掌紧紧闭着眼睛向自己道歉着

“嘛....你也好好擦干净烘干了呢,没关系哦,下次注意就行啦~”

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轻描淡写的原谅这可爱的犯错。

“嘿嘿~山山果然很温柔呢,好像都从来没见你生过气!”恢复笑容的同学正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

“唔.....是...这样吗?”歪着头,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情。

“总觉得,很难想象山山发脾气的样子呢~”

自己发脾气的样子?

捏起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开始思考

“这.....倒也不用...”看着山山认认真真的烦恼,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起床,上学,用餐,回家,作业,散步,睡觉

自己并不觉得这样规律的生活有什么不好,但自己的感情仿佛开始匮乏......上次生气,是什么事的事情了呢?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像往常一样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打开电视,用微波炉加热了刚买的便当,看着娱乐综艺节目一边机械式的用勺子盛起饭菜送入口中。

电视里放着毫不做作的搞笑演出,自己看着也渐渐舒缓了绷紧的脸庞,嘴角微微翘起

“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按住嘴角,感受着上扬的弧度。

自己刚才,是觉得搞笑?还是觉得开心?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笑了。

有多久没感受到快乐了呢?或许自己也不清楚,但山山并不觉得生活是无聊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新的期待,只有感情,在慢慢淡化。

这一晚,久违的抱着枕头流下了泪水,而哭泣的理由,就像这一成不变的日子一般,让人无法理解。



“人的生命,是阶段性的。”

是谁......在自己身边轻轻诉说着。

“这些,那些,全部,都是必要的经验哦。”

似乎有些看得见了,是一个微笑着的年轻女子,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身材顶着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

“哦,你能看见我了吗?”

有些小小的惊讶,自己也好,对方也是。

“我是希丽丝,山山最好的朋友。”

“你是......我的朋友?”

有些疑惑,从未见过这样的美丽女生,如梦似幻的仿佛不存于世,却又好像一直住在自己内心一般。

“很难理解吗?所有的动物,植物,生命,总是经历着生老病死,但在其内部,也分化着幼年,成长,成熟,交配,产子,衰老,每一份生命,都追求着完美的规则,和自然的律法”

毫不在乎自己的问题,希丽丝独自讲述起来

“生命......吗?”

“是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呐,你眼前这片蔚蓝的大海,平静,又蕴含着汹涌的力量,那不仅仅是物理层面的毁灭性力量,也是孕育一切生命的自然力量。”

“帆船....起航了....”

紧紧的盯着前方,原本薄雾般的景色一下清晰了起来,撑开帆布的船只已经驶出港口

“知道吗?据说,在那一望无垠的大海尽头边缘,有着一条可以去往其他世界的门”

“别的世界?另一块大陆?另一个星球?抑或是,另一个次元?”

“希丽丝.....相信这种事情吗?”

“不知道呢......或许,我是想找到那道门吧”

“想要....去往别的世界?”

“那么....下次再见面吧”

不再回答,不知为何露出了寂寞的笑容,或许自己也不愿与她分离,但心中有这一股确信,仿佛她就住在自己心中一般,一定会再次见面。




“老师?怎么了吗?”

“啊.....不,没事,咱们继续上课。”

突然间的愣神,或许在讲解四大洋的时候,又怀念起了某位只能在梦中相见的少女

谁知我心在何处,谁又晓我欲往何方

头有些晕乎乎的,仿佛灵魂被谁在拉扯着拖入深海,自己的存在本身变得淡泊,却又实实在在的体验着世界的喜怒哀乐。

“抱歉....老师有点头疼,同学们先自习吧。”

逃也似的离开班级,开车冲回了家里,发疯一般的鞋也没脱就倒在床上,紧紧的用枕头盖住自己的头

眼前有股温柔的液体,好似自己真的沉浸了海中,温暖,包容,寂静。



“又来见我了吗?”

“不,是你在召唤我吧?”

“谁知道呢?或许是我们在互相吸引”

耸了耸肩

......

......

......

“不.....说点什么吗?”

“也没什么事情呢,只是这样,吹着温热的海风,连时间也可以被遗忘”

“不寂寞吗?”

“不寂寞哦,至少,我不是还有你吗?”

主动的靠在肩上,柔顺的头发亲昵的刮蹭在她的耳边,惹的她一阵发笑

“帆船呢?”

纯白的码头空无一物

“不知道呢......或许是收进船舱了?今天似乎要下暴雨了”

“又或许是,已经安全出航了?”

“那咱们就得好好祝福他,一帆风顺”

下意识的搂住肩上佳人的肩膀,将自己的脑袋也搁置在她的头顶

“不要这样啦.....痒痒的”

“要我离开吗?”

“不要.......”


“山山校长,这份文件我就放在这里了,请您过目”

“好,下午2点还有一个会议,你去帮我通知一下各位”

“明白”

“呼.........”

送走办公室最后一个人,不禁长舒一口气

升入高中后的自己成绩突飞猛进,或许是因为没有别的感兴趣的事物,便一直埋头学习,又或许是冥冥之中有着谁给了自己力量,知识,方法。一路踩着所有人的身躯毕业后,鬼使神差下回到了母校当起了教师,而如今,又成为了校长。

“该......去见见她吗?”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前希丽丝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清晰,她清秀中又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神总是深深吸引着自己。为了方便见面而在校长室中配置了舒适的躺椅,却从未在白天真正使用过它,不知是否在白天做梦也能见到自己的朝思暮想。


“真是令人惊讶,这个时候来见我吗?”

平时风和日丽的港口,如今却是在漆黑的夜晚,潮鸣汐奏的浑音砸在坚硬的磐石上,打出千涛骇浪的波澜壮阔。

“我那里的白天,这里却是黑夜吗?”

首次在白天来到这里,发现了这个惊人又毫无意义的事情。

“是的,毕竟这是个梦境”

“谁的梦境”

“你的,我的,或许都是”

“你来做庄子,咱才是可爱的蝴蝶!”

“呼呼~可以哦”

无言的默契,轻轻捧起爱人的脸颊,蜻蜓点水般的轻吻朱唇

“那么,这个时间来找我,又有什么事呢?”

“没有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不满的嘟起嘴,明明已经是不在适合做这等可爱动作的年纪,不知为何来到这里之后,身形又会自动变换成初中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

“希丽丝也,从来没有变过呢”

“山山也是哦~”

轻轻推开企图再次亲昵的她,双手放松的搭在肩上。

“希丽丝.......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不知道呢,朋友,恋人,情人,家人,或许都是”

“莫非.....希丽丝就是通过那大海尽头的大门,来到我的心里.....”

“谁又知道呢?”

“希丽丝.....是异世界的人吗?”

“觉得我不是人类吗?”

“那倒不是.....但我们......为何可以相遇”

“缘分,大约吧”

“尽糊弄人!”

不满的嘟起嘴唇,堵住了她恼人又让人怜惜的嘴



“校长?该是开会的时间了,请醒一醒”

“啊......唔,我睡着了吗?”

“是的,一如既往,在躺椅上睡的很香呢,一脸的幸福,明明平时都很少见您笑过”

“少开玩笑了,赶紧准备文件”

“是!”

自己,在笑吗?抚上自己的唇角,似乎真的有些上扬,明明很少做这个动作,却有一股熟悉的触感。

“或许是因为,终于等到她了?”自嘲般的耸肩,不愿再去多想。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两人一起躺在柔软的草坪上,双手背在头后,山山疑惑的摇头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只是有这样的感觉”

“希丽丝,要离开咱了吗?”

“不会哦,就算不能见面......你也在我心中”

“明明是你在我的心里和梦里~!”

调皮的捏起爱人的鼻尖

“没有关系的,以后的路,山山自己也能走下去,不需要再来见我,也一定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是吗......咱倒是,没有这个自信,失去了希丽丝,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噗..........!”

“哪里好笑了啦!!”

“不....没有,什么都没有,既然如此,山山何不试着来找找我呢?”

“找.....你.....”

“是哦~”

站起身子,牵着山山的手,拉着她走向码头

“这么长的时间,咱们还没坐过一次帆船吧,来,帆已经扬好,就等我们一起登船了。”

明明记忆中有过多次乘船的经历,却从未有一次像现在这么紧张。

“我们......现在身处何处”

“我们身处,一切的起点”

“我们......又该欲往何方”

“张扬的风帆,会指引我们的方向”

“还可以,再见面吗?”

“一定可以!我深爱的人啊..........”

再无惧怕,握紧爱人纤细的小手,和帆船粗壮的扶手,他们给予了自己一样的安心感

“那么,出航吧!”




“这是遗嘱的最后一条, 山山前市长没有任何的子女,也不愿意留给旁系的亲戚,而是全数捐献给班蓝市,是吗?”

“是的......我两手空空的来到这个世界,也会撒手一切离开这个世界”

“感谢......山山前....不,山山市长对我市做出的全部贡献,斑蓝市.....会永远记得你所做的一切。”

“没有功德可以被铭记,只有感情,永存我们每个人的心底”

漫长的一生,或许自己并不觉得快乐,但回头自己所遇到的人,做过的事情,不禁觉得

真是一场不错的人生

“我唯一的遗憾就是.....”

“没有找到....您朝思暮想的那位,名为希丽丝的女性吗?”

“是的.....不过,那也不打紧,因为人家现在,就要真正的启程,去寻找真正的她了”

缓缓的闭上双眼,身体变得越来越轻,渐渐的,渐渐地,声音消失了,光线消失了,触感也消失了,仿佛整个,慢慢的被深海吞噬。

“我还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这片蔚蓝的大海,是一切的故乡,是起点,是源头,也是......寂寞的归途”

“但这虽是归途,却并不寂寞,我的身边,我的心中,总有你的陪伴”

意识......远去了




漆黑的夜晚海滨,一切都不似那晚的狂暴,大海仿佛收起了自己全部脾气,静静的沉寂着。

咕咚一声,似乎有什么人,冒出了头脑钻出海面。

影子爬上港口,以非人的速度穿梭在闹市街,终于侵入了一家小小的医院

“孩子他爸,咱们的孩子真可爱呢~”

“是呀,一定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珍宝”

嘴角轻轻扬起,弯出了那熟悉的弧度

“或许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微笑?”按住自己的脸颊,却毫不掩盖自己的笑意。

“你说是缘分?不,我可不相信什么缘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但是啊........”

“哀心迷途的两人,不,两种生物,只有一种可能使她们相遇”

那是在海上漫无目的自由飘扬的帆船,在一望无垠的蔚蓝世界上,默默的驶向同一个终点。


随手乱涂的.......脑子一抽想出来的庄周梦蝶式柏拉图恋爱,就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