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作者:MianaTelu
更新时间:2020-06-16 18:11
点击:356
章节字数:19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迷迷糊糊间,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将美琴从浅眠中吵醒。

黑子?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到一直贴着自己的小人从被窝里消失了,美琴急忙爬起身,却发现她并不在房间里。

“那个笨蛋……”想到今晚黑子的身体状态,美琴连拖鞋都来不及找,光着脚就往楼下跑。

听到客厅里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大概猜出了是黑子在找退烧药,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还在家就好。

真是的……这次不管她怎么撒娇,都得把她绑到医院去好好做个检查。

心里计划着等黑子身体恢复了,得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就知道逞强的笨蛋,美琴大步走进厨房,可眼前的景象让她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黑子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靠近,她赤着脚跪在储物柜旁焦急地翻找着,脚边零散地翻了一地的药瓶。她眯着眼睛努力去观察药瓶上的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被汗水浸透的睡衣勾勒出她消瘦的身影。

突然黑子的身体一颤,整个人软软地栽向柜门。

美琴赶紧冲上前,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背部和柜门相碰撞发出一声闷响,她却完全无暇去在意身上的疼痛,一种无言的恐慌笼罩着她的心。

“黑子?黑子你没事吧……”几声呼喊都没有得到回应,将手覆在她的额头上,能明显感受到那份异常的灼热,然而黑子被她抱在怀里,她仿佛是抱着一块冰块,寒冷入骨。

前所未有的恐惧从大脑蔓延至全身,不知过了多久美琴从回忆中猛然回过神,连忙把黑子抱到了沙发上,解下了她被冷汗浸湿的睡衣,用一层层毛毯包裹住她的身体。

努力克制住身体的颤抖,美琴拨打了急救电话,冷静地交代着黑子的情况。

听取了医护人员的建议,她从散落在地上的药瓶中找到了退烧药,又用能力快速加热了一杯糖水,回到黑子身边。

“黑子?”看着她眉头紧皱,完全没有恢复意识的迹象,美琴急躁地咬了咬下唇。

没有多做犹豫,她将药片含进了嘴里,扶住黑子的头,对着她的唇瓣吻了上去。

苦涩的味道弥漫在自己的口腔里,美琴尽可能温柔地撬开黑子的贝齿,用舌尖将药片顶在她的喉咙口。

“吞下去啊……”快速将舌头退出了她的口腔,美琴用手合上她的嘴,焦急地注视着她的脖颈。

终于发现黑子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美琴才松了一口气,将糖水也用同样的方法一点点给她灌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在等待救护车来的漫长的时间里,她帮黑子换上件保暖些的衣服,又拿了一块毛巾时不时擦拭着她流出的汗水,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她的心神,现在的她一心只想让黑子好好的,她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爱人了。

哪怕她的爱人可能就是害她失去母亲的凶手……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让美琴浑身一震,她顾不得有些发麻的腿,赶紧去开了门。

“您好,请问您是病人的家属吗?”两位急救人员正忙着把沙发上的黑子搬上担架,看着一旁神色担忧的美琴,连忙问道。

“我是她的爱人。”美琴毫不犹豫地回复道,“请务必让我跟过去。”

“好的小姐,也请您准备好需要的医疗和身份证件。”

拿上了抽屉里两人的身份资料,美琴匆忙地披了一件外套,也跟着乘上了救护车。

坐在救护车里,看着身边滴滴作响的各种机器和不断记录着什么的急救人员,美琴忍不住心中的恐慌犹豫着开了口,“医生,她会有事吗?”

“我们会尽力的。”

这样一个公式化的回答让美琴的心跌入了谷底,一想到黑子可能真的会出什么事,她紧张地甚至感觉自己出现了耳鸣。

在医务人员的带领下,她机械式地办完了诸多申请和手续,看着付费单上一连串复杂的仪器和不知名的药品,美琴意识到似乎黑子的病情并不仅仅是一场小小的发烧,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上许多。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医院的走廊寂静地让人感到害怕,耳边听得到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和医务人员进出时匆忙的脚步声。

黑子在里面待的时间越久,美琴越是感到不安。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今天好好陪着她就好了,明明前一天才发生那种事,我却选择了逃避,黑子肯定很难过……

如果我一直陪着她,她就不会受伤,也不会生病了……

都是我的错……

美琴把头埋在手臂之间,眼泪顺着手肘一滴一滴落在医院的地板上。

她好累,从一年前的那一天起,她几乎没能睡过一个安稳觉,对黑子的爱和对母亲的愧疚之情交织在一起,折磨着她的身心。

越是接近与黑子约定的那一天,她就越是害怕,甚至升起了想要就这么逃避下去的念头,这种想法的出现让她陷入了无尽的自我厌恶。

她真的好怕,好怕黑子会告诉她一个她不想听到的答案。

她本是想让两个人都冷静一下,也让自己有喘息的空间去好好思考她们的未来,然而这个决定却对黑子造成了伤害……

今晚发生的一切让她看清了自己的心,她仍然深爱着黑子,她没有办法放弃两个人的关系,看着黑子倒下去的那一刻,她快疯了。

如果初春桑没有给自己打那个电话……如果自己今晚没回来会怎么样?她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黑子了?会不会等她回到家,迎接自己的不再是爱人的拥抱,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她怕了……她不想知道那个答案了,她甚至希望黑子能不要提起这件事,也许这样她就可以一直抱着母亲是死于意外的幻想,继续维持两个人的关系。

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不能再失去黑子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吴克的毛蛋
吴克的毛蛋 在 2020/06/15 22:07 发表

莫名想到夏莉与鲁鲁修……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