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78-86

作者:Akuma哟。
更新时间:2020-06-13 12:19
点击:465
章节字数:87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78.

“你疯了!你拿全校的学生做实验?!”

开什么玩笑,全校的学生可是能达到万人!这是完全可以成为被历史铭刻的罪恶,他白井雄一郎就真的什么都不顾了?完全不在乎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别人的命吗?

这万人之中,又会有多少人死于排异反应,又会有多少人死在难以忍受的阵痛中?

况且,这里面真的会出现完全适应药物的体质吗?

就算有……那这个人的下场会是什么,无非依旧是被抓来做实验,可能还要解剖……

疯子,这人就是科学疯子。

我必须逃出去,必须去汇报给警方,必须联系医院,必须曝光……不,曝光就先算了。

引起恐慌就不好了。

“你就不要想东想西了,药我早就放完了,估计这几天就会出现第一批有反应的学生,就凭你又能做得到什么呢?你和槙就乖乖的在我身边,既能保命,又能尽快研究出治疗渐冻症的药,有什么不好的呢?”

白井雄一郎和善一笑:“为了所有渐冻症的患者,小小的牺牲也是必须的吧?”

“呸——!”小糸侑怒斥:“少拿所有患者说事,都是托词!我不会乖乖的在这里任你胡作非为,槙君你好了吗!”

白井雄一郎心里一惊,他就觉得一直哪里不对,自己和小糸侑废话了太久,槙圣司按理说不可能这么安静。

他完全忽视了在背后搞着小动作的学生!

“教授,来一针玩玩吗!”槙圣司从背后掏出针管扑了上来,随着他的突然暴起,白井雄一郎才看到满地开过瓶的试剂和玻璃管……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一个做学术的老人,怎么可能动作快得过槙圣司一个二十多岁正年轻的男孩子呢?

那针试剂准确的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你……你就用这点试剂,自配了麻醉剂?”

“都是教授教得好。”槙圣司伸手抄起小糸侑背到身后就往出口跑去,留在白井雄一郎瘫软在原地越来越远。

“槙……天赋真的不错。”白井雄一郎躺在地上,斜眼看了一下地上被用过的药瓶:“就凭这么一点有限的药……”

或许,那个东西可以给他了。





Chapter79.

“呼啊——”

终于见到光了!

两个人再次逃回到金台大学的校园里,看着来往的学生沐浴在树荫下,谈论着恋爱和学业,深造和就业,仿佛这宁静而日常的一切和二人刚才所经历的事情完全处于两个世界。

“呐,侑,你打算怎么办?”

“去找警察,”小糸侑冷静了一下脑子说:“你还记得我有录音吗?去找警察,把录音给他们,然后我要去找个人。”

“找谁?”槙圣司好奇。

“佐伯前辈。”小糸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虽然日本在渐冻症领域是白井教授独大……但是我们要让他知道我们并不是拿他没办法,我要去找佐伯前辈,让她动用一下关系联系国外的科研团队来救这些学生!”

“佐伯前辈……也太工具人了吧。”

两人不怀好意但又歉意地相视一笑。


……


佐伯沙弥香捧着一杯咖啡。

她现在真的很想掐死面前的这两个后辈。

“所以我工具人实锤了是吗?”

“啊……工具人什么的,佐伯前辈也不要这么说啦。”小糸侑挠挠头赔笑道:“嘛……也可以理解为佐伯前辈很可靠……之类的。”

“你也是,灯子也是,需要我的时候还真的是很直接呢。”

听到七海灯子的名字,小糸侑的心里突然一阵绞痛。

啊……自己还欠前辈一个对不起呢。

真的是……一团糟啊,不管是自己,还是生活。

“灯子前辈……现在还好吗?”

“她?她好得不得了。”佐伯沙弥香喝了一口咖啡,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学妹。

“她这周周末结婚。”

小糸侑不可置信的猛然抬起头,眼里写满了震惊和恐慌。





Chapter80.

“她?结婚?和谁?男的女的?什么时候?我岳……她爸妈知道这事吗?!”

槙圣司尴尬的赔笑,佐伯沙弥香用咖啡杯掩饰着嘴角的笑意:“小糸同学,你傻了么?”

小糸侑这才意识到自己慌了神。

问什么问,肯定是黑泽彦啊!

自己一到这个时候脑子就不够用了。

垂头坐在沙发上,小糸侑的左右手拇指不断的互相按着,左腿不受控制的抖得很焦躁。

“小糸同学,抖腿很不礼貌。”

“啊对不起前辈,我……”

我这是下意识的,不受控制啊!

“佐伯前辈……灯子她……她和黑泽彦在一起的时候幸福吗?”

“幸福哦。”佐伯沙弥香依旧没有放下咖啡杯。

“……她快乐吗?”

“快乐哦,超开心的。”

“……她,她经常笑吗?”

“比和你在一起担惊受怕的时候笑得多多了。”

小糸侑低头不语。

佐伯沙弥香放下咖啡杯,和一脸“我看透了你想干什么但我就是不说”表情的槙圣司对视一眼,蹲下身子看着垂着头不知什么表情的小糸侑:“怎么了,难过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提分手的时候,无非就是这个目的吧?”

“怎么了,说话啊小糸侑,沉默算是怎么回事,既然你伤害了灯子,就不要再去打扰她。”

“黑泽彦和她很合适,看起来完全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

小糸侑突然咯咯咯的笑起来。

“侑……?你没事吧?”槙圣司突然有点慌。

“这样啊……她和开心很幸福啊……”

小糸侑一个跳跃从沙发上跳到地面,佐伯沙弥香一瞬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战意和兴奋。

那是什么表情……豁然开朗?

“既然这样,我就要努力啦!”

“我要让前辈知道,能让她更快乐、更幸福的人,只有我小糸侑!”

佐伯沙弥香无奈一笑,她终于再次见到了曾经好久没在这个学妹眼里见过的自信光芒。

“欢迎回来,好久不见的小糸侑。”






Chapter81.

这一天是黑泽彦和七海的婚礼,酒店门口的新人介绍牌显得格外的刺眼。

不得不承认,黑泽彦的人缘是真的强大,到来的西装革履的嘉宾几乎要填满了整个会场,而七海灯子请来的好朋友则寥寥无几,她并不是很想承认这次婚姻。

七海灯子身着白纱,看着璀璨的水晶吊灯、装满红酒的高脚杯、来往互相打着招呼的面孔,只觉得这场面不真实到虚幻,但那悠扬而舒缓的音乐声又仿佛很真实的如硫酸一般浇在她的心脏上,一点一点往里侵蚀,最终将整个人蚀化……

“灯子……”

“啊,妈妈……”七海灯子的手被母亲握住,能感受到母亲手里的汗水。

她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感到自责。

“灯子……这样真的好吗?”七海父亲面色严肃而有些疲惫:“你和小糸侑坚持了这么久,当初那么执着……”

“爸爸,对不起……”七海灯子无力的一头靠在父亲的肩膀:“对不起,我好难受,爸爸……”

七海父亲心疼的搂住女儿颤抖的肩膀,他能感受到孩子身体的冰凉。

在外求学的这几年,孩子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黑泽彦,又到底是……

“爸爸,妈妈,对不起,灯子以后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但绝不是今天……请相信我,我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七海夫妻对视一眼,只能选择无奈的沉默和无条件的信任。

她们对孩子们的世界,已经远离了太多了。倒不如说,是孩子们在长大,长到了他们无法伸手触及的地步,飞到了他们目不可及的世界……

除了信任,还能怎样呢?

“灯子,仪式要开始了。啊,岳父岳母好。”黑泽彦过来牵起灯子的手,对着七海夫妻致以问候:“我们准备准备吧。”

“……嗯。”


……


音乐声响起,伴随着司仪的介绍,七海父亲牵着女儿走过长长的红毯,那每一步走得多艰难,多煎熬,只有父女两人在彼此缓慢的步伐之中才能读懂。

七海灯子,你在拖什么,这一秒两秒有意义吗?

侑不会出现了,侑和你分手了,侑已经失联了。

她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来找你。

你马上就会变成黑泽灯子,这件事情已经注定了。

别拖了,不要自己欺骗自己。

勇敢的上吧。

想到这里,七海灯子突然少许加快了步伐,弄得七海父亲一愣,但随即父女连心的他也明白了女儿的用意。

对啊,有些事情早晚都要面对的。

孩子,你长大了。

“呃,我们能充分感受到这位父亲对女儿的不舍,在此我们对这份父爱致以我们的敬意!”司仪慌乱的打着圆场,这位老父亲这么不想嫁女儿的吗:“接下来,请新娘的父亲把新娘交予新郎……”

七海父亲深深地看了一眼黑泽彦,他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孩子。

“岳父。”黑泽彦点了点头,从容的接过了七海灯子的手:“您放心,我爱她,这份心意绝对是无上真诚的。”

“嗯……”七海父亲除此之外并无多言,只是默默回了座位。

这气氛怎么这么紧张啊……

司仪默默擦汗,他现在很想辞职。

“接,接下来……请问新郎,无论贫穷或富裕,无论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生生世世陪伴新娘,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黑泽彦真诚一笑。

灯子,我爱你,我会用我的一生去守护你的。

“请,请问新娘,无论贫穷或富裕,无论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生生世世陪伴新郎,不离不弃吗?”

“我……”

七海灯子,你怎么了,说你愿意啊!

椿老师可是在下面看着呢!

七海灯子看了一眼白井椿,她意外的发现,椿老师的表情……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新娘?”司仪小心地唤了一声,唤回了七海灯子的注意力。

“啊,我……”

“她不愿意——!”

一声稚嫩的童声响彻整个礼堂,还伴随着轻微但却蕴含着震撼人心的力量的回响。

哪里的声音?正门?侧廊?

“我在这里——!”

众宾客和司仪抬头往天花板上看,只看到一个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的橘色短发小孩从灯光柱子上突然跳下来,稳稳地落在了黑泽彦和七海灯子的中间。

黑泽彦不可置信的瞪着这一抹橘色,七海灯子则是瞬间捂住了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但是泪水已经告诉了大家,她有多开心。

橘发小孩手插口袋,慢慢抬起头,瞪着黑泽彦就是一个挑衅而充满占有欲的眼神。

“我女朋友说她不愿意,你没听到吗?”






Chapter82.

“你——!你——!小糸侑一!”黑泽彦气得说话开始结巴:“你怎么穿着花童的衣服?我请的花童呢?!”

“哦,不知道为什么,在后台小孩子穿西装就很想扒下来——”小糸侑弹了一下领带的灰,吹了一下手指:“不过我觉得还挺适合我的。”

“你——!你——!”

“你什么你,你先别说话。”小糸侑不理黑泽彦,也直接无视掉所有来宾的议论纷纷和震惊。

她转过身,眼里只有七海灯子……

哦。

老天。

她好美。

她真的好美。

她穿婚纱真的好犯规。

她是我的,她永远都是我的。

她七海灯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撒开了。

小糸侑只觉得自己要死在这一瞬间了,她呆呆地看着七海灯子,突然单膝跪地跪了下去。

“灯子,对不起,我回来了。”

“侑……”七海灯子颤抖的伸出手,直到那颤颤巍巍的手指摸到侑柔软的头发,她才真的相信,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侑,你太狡猾了……

这个时机,这个装束,还有这个单膝跪地……

你太狡猾了……

“对不起,灯子,是我的任性,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不,侑,我一点都不委屈!我一直相信着侑是为了我!

“对不起,是我的自以为是,让我说出了那句分手。”

——不,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换了我也承受不住要拖累你的痛苦和自责!

“对不起,是我擅自离开了你,又擅自跑回来找你。”

——不,不要说对不起,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你现在过来!

“对不起,因为我的软弱,才能让我们彼此都受到了那么多伤害。”

——不,侑,只要你回来了,我不在乎我之前经受的一切!

“对不起,明明你现在要和黑泽彦结婚,我却突然出现在这里来捣乱,你们应该很相爱对吧?”

——不,侑,我爱的是你,从始至终都是你!

“对不起,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冲动又不负责,但是我忍不住,我也克制不住自己。”

——不,侑,如果你不出现,我就怕抑制不住我自己的冲动了!

“七海灯子,我们和好吧,如果你还愿意接受这个冲动的我,自大的我,自以为是的我,这个病泱泱的我,这个小小的我。”

——侑,不要这么说自己!

“哪怕我突然暴毙,哪怕我朝不保夕,但我这次决定尊重你的意志!”

——侑!你……

“七海灯子小姐,”小糸侑吻上她的指尖,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若我有万一,你愿意和我殉情吗?”

“侑……好像突然出现的王子呢。”七海灯子蹲下,她再也忍不住地抱紧了这个小小的爱人。

去他的一切顾虑吧!

我只要侑,别的我什么都不想管了!

“侑,吻我,狠狠地吻!”七海灯子抚上小糸侑的脸,一脸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小糸侑深情一笑,抬手撩起她的头纱便狠狠地吻了下去。

“遵命,我的公主。”






Chapter83.

“灯子,这孩子是?!”

七海父母无不一脸惊讶,黑泽彦只觉得气血上涌眼珠要爆掉,在场宾客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在拍照。

咔——咔——

唯有白井椿一脸从容的笑着看着所有人,就像一个看着演员一个个都入了戏的满意的导演。

“岳父岳母好,是我,小糸侑。”小糸侑扬起笑脸对着七海父母灿烂一笑:“我也知道有点……让二位惊讶,我今天来就是要给一个解释的。不过在那之前……”

小糸侑走到白井椿的轮椅面前,握住老人僵直的手:“对不起,椿奶奶,我还是要为我搅乱了您儿子的婚礼说声抱歉,但是我不后悔,我也不觉得我做错了。我的道歉是对一个母亲的,不是对一个杀人未遂者。”

白井椿只是笑着抬起手摸了摸侑毛茸茸的小脑袋和因为愧疚而蔫下去的呆毛,她对着七海灯子颤颤巍巍的招了招手,开始在屏幕上打字。

[ 孩子,我很高兴你在最后的时候做出了你最听从内心的选择。作为母亲,我自然希望儿子能爱他所爱,但是,我也希望他拥有的是爱他的人。而作为前辈,我也希望你七海灯子能够活成不让我失望的样子,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为了爱情也可以奋不顾身。 ]

[ 小侑,或者说,小侑一,你是一个勇敢的孩子,能够克服内疚和负罪感与爱人共苦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需要下得去狠心,而你最后做到了,我也为你高兴,相信你这样的孩子,不会被上天带走。 ]

[ 至于最后… ]白井椿对着儿子招了招手:[ 彦,其实妈妈知道你一直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也一直很自豪于你追逐梦想的反抗和勇气,你在演剧上取得的成就,真的不愧是我的儿子,我以你为傲。 ]

[ 妈妈知道,你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孩子,但是你走错了路,你不应该用杀人的方式,你抗拒人体实验没错,但是你枉顾了别人的生命,这和你爸爸的行为在本质上没有区别。 ]

[ 妈妈也知道,你匆忙的提出结婚,也是因为要给妈妈在最后的生命中有个交代,毕竟你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啊,我还记得你很小的时候,每次零食的第一口和最后一口都要留给我…… ]

[可是啊,彦,爱要用尊重的方式,不应该夺取。正义要做的是保护,而不是抹杀。你犯下了太多的错误,也伤害了太多的人。妈妈希望你可以停手,也希望你能为你犯下的罪孽承担后果,作出补偿,你能答应妈妈吗? ]

“我答应,我答应您。”黑泽彦握着母亲的手,他不喜欢母亲这仿佛交代遗言一样的话语和气氛。

[ 小侑,我知道你找我要做什么, ]白井椿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你想要我去劝雄一郎对吧,用我最后的生命去做赌注,甚至是强迫他,对不对? ]

“对不起,椿奶奶,”小糸侑低头:“我知道,直面并承认死亡是一件很残忍的事,用来绑架别人更是不道德……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

白井椿只是拍了拍小侑的肩,指了一下门口的方向。

[ 但是这一天,总是要来的…… ]

众人顺着椿所指的方向看去,白井雄一郎看起来正一脸凶煞且不满的看着礼堂内的众人,但目光正死死的盯着小糸侑和七海灯子。

“你们看起来气氛不错,怎么,婚礼不请我这个爸爸吗?”

小糸侑目光冷峻,嗤笑一声:“我就知道你勾结了警察。”

怪不得自己前几天报警的时候,警方对此不仅不感到奇怪,反而还支支吾吾的搪塞着什么。

白井雄一郎,今天带着这么多警察包围大礼堂,断然不会是好事。

遭了遭了,不妙啊……






Chapter84.

“父亲!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黑泽彦下意识的将母亲和抱着小侑的灯子护在身后。

“你智障吗,老东西肯定和警察勾结在了一起才敢有大的行动啊。”小糸侑斜了一眼黑泽彦:“你还不知道你亲爱的爸爸已经给金台大学的食堂下了药吧?在心狠手辣这一点你们父子还真像。”

灯子无奈的拍了拍侑的脑袋,看来她现在气得不行。

食堂?!

父亲要拿全校学生做实验?!

黑泽彦担忧的看了一眼母亲,他最怕的就是母亲突然受到刺激而产生什么意外。

自己原以为杀了一个小糸侑就可以结束父亲的实验,但是自己把父亲想的太简单了。父亲说的没错,杀小糸侑没有任何意义,他找得到第一个实验体,自然找得到第二个,第三个……第成百上千个!

“估计这几天就会有大量的病情出现然后造成社会恐慌吧,所以老东西勾结了警察以防止意外,”小糸侑环视了一圈对着自己这边的枪口,吞了一口口水:“为了试验,老东西怕是要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抓起来封口哦。”

所有人,连带宾客?!

不过想来也是,这里的人都知道了实情,没有谁跑得了。

佐伯前辈也不知道有没有练习到美国那边的专家,不过那只是后续挽救的一环。自己这边现在必须赶回金台大学,配合着正在销毁实验室的药剂的槙圣司,阻断食堂的餐食供应。

必须离开,必须离开,可是……

小糸侑环顾了一下自己人这边,除了黑泽彦还算能打之外,就是一位渐冻症晚期患者,一个小孩一样根本打不动的自己,还有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七海灯子,至于灯子的父母……自己是绝对不会让她们冒险的。

怎么办,这边的战力实在是太差了。

话说谁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啊!

就在小糸侑烦恼着怎么跑的时候,七海灯子突然站起来,伸手拽住自己的白纱裙就是猛地一撕——

撕拉——

“灯子?”黑泽彦和侑不约而同的回头,他们看到的是七海灯子很是不爽地掰了掰手腕,发出“咔咔”的响声。

“我和侑好不容易的重逢,就这么被打断了,真扫兴。”

“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能打的女大学生。”

跆拳道馆里面正在上课的堂岛卓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回事,这仿佛被七海前辈支配的熟悉的恶寒……”






Chapter85.

“雄一郎你别紧张,我们答应过你,不会动你的妻儿和实验体。”

为首的络腮胡警官对着天花板“砰——”地开了一枪,顶棚的玻璃吊饰彼此撞击着发出并不让人感到高贵华丽反而有些恐怖的“叮铃铃”的声音,监控摄像头轻微的晃动着,倒映在侑的瞳孔里。

“所有人不许动!这个礼堂我们已经包围了,还请大家在接下来的不知道持续到什么时候都待在这里!”

七海灯子冷笑。

不知道持续到什么时候?

分明就是想软禁我们!

不对妻儿和实验体出手,摆明了就是想对我下手而已吧。

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七海灯子默默后退一步,恰到好处的退到侑的身前护住她,小声问道:“侑的话,逃出去就应该有解决办法吧?”

“我倒是有,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得逃出去,还有,我必须拿到……”

“这样啊,”七海灯子略微思索:“好,我会让我们逃出去的,哪怕不行……那至少也要让你逃出去!”

“灯子?你要干什么!”

七海灯子突然如豹子一般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对着络腮胡警官扑了过去,她刚才观察到,这个人就是这群警察的带头人,擒贼先擒王。

最重要的是,我和你们的上司纠缠打斗在一起的话,这么近的距离,必然是没有人敢贸然开枪的!

“用最危险的地方做最稳妥的自保?”络腮胡警官双手做出鹰爪状对着七海灯子的脖子抓去:“聪明!但你太弱了!”

七海灯子只是不屑的一笑,在那“鹰爪”擦着自己的脖子划过之际突然下蹲,左脚点地,借力转身,瞄准那一脸络腮胡直接甩开自己的长腿。

回旋踢!

“小姑娘好身手。”踢出去的腿被警官稳稳地抓在手里,果然,即使技巧再娴熟,绝对的经验和力量差距还是在的。

但真的是这么回事吗?

七海灯子怎么会考虑不到这些?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要成功的伤害到一个经验老到的男性警官的。

所以,被抓住腿也是她的意料之中!

不如说,是她故意的!

“你——!”

络腮胡警官心中一紧,但已然知道情况不妙。

这是七海灯子又接着续了一步的“借力打力”,她借着被抓住的脚腕为发力点,再次转身,回手直掏络腮胡的腰带——!

络腮胡下意识的将她甩了出去。

七海灯子被扔在空中转了几圈,好在黑泽彦正正好好赶在了她落地之前接住了她,才没有受伤。

“嘿嘿……”七海灯子一脸恶作剧的小孩得逞了一般的笑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络腮胡和白井雄一郎,一只手指摇晃着手里的黑色物体:“现在,我也有枪了。”



Chapter86.

灯子什么时候学的打架?!

这是什么?柔道?空手道?跆拳道?散打?

小糸侑被短短的几秒内发生的一切弄得大为震惊,但冷静下来之后,更多的是有点想哭。

眼睛有点酸,喉咙有点紧。

她想起了那个分手的雨夜,灯子也是很灵敏的冲了出来替她挡了刀。

原来,那么早的时候,你就开始了吗?

灯子,你到底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都经历了什么……

“侑,不要分神……”七海灯子打断了侑的思考,眼神示意了一下后厨的方向:“我记得那里有个狗洞……”


哈?

“一会你从那里逃出去拿你要的东西。”七海灯子给子弹上了膛。

……好吧这个时候也不要在意那么多了。钻狗洞就钻狗洞,毕竟全场也只有自己钻得进去了。

小糸侑收拾了一下情绪过大的波动,现在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七海灯子对黑泽彦接住自己这件事点头致谢,随即再次严肃起来,举枪直指络腮胡警官:“长官,我知道你才是这次的领导,劝你不要动,我一个普通女学生可没怎么玩过枪,擦枪走火了可不管哦。”

络腮胡无奈的笑了笑,摇摇头举起双手:“啊呀现在的女孩子可真了不得。老啦,老啦。”

“让你的部下把包围圈撤了,等我们全场所有人都撤离。”七海灯子手指微翘:“不然我们就玩玩枪!”

“噗……”络腮胡警官低下头笑着,肩膀都在抽搐:“你啊,警匪片看多了吧。而且我们可不能撤,撤了之后你们要是把人体实验的事情泄露出去,那可坏了大事了。”

“你们警察很重视这个实验啊,”七海灯子一边瞄着悄眯眯趴在地上凭借着小身材在舞台和立牌后面往后厨退的侑,一边和络腮胡套着话:“难不成,其实不是白井教授找的你们,而是你们主动找上的白井教授吧!”

虽然是临时的套话,但是……

七海灯子后背渗出一层薄汗,这个假设,听起来很有可能啊!

就算是白井雄一郎有一万个胆子,用全校学生做人体实验这种事,恐怕在可操作性上也是很难实现的,一旦暴露,就会受到制裁,后续的实验自然无从谈起,那么救妻子也就完全成了空谈。

这种事情自然不会主动暴露给警察。

可如果,警察……或是军方,也盯上了这个实验呢?

如果他们主动提出了庇护呢?

那么有了靠山,一切的大胆都变成了顺理成章……

喂喂喂……不是吧……

七海灯子吞了一口口水。

“你,很懂诶!可是你坏了事了,坏了大事了你知道吗?”络腮胡突然拿起身旁警员的枪对着七海灯子就射了过去。

“小丫头,还对我开枪?你连保险都没开!”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七海灯子眼看着子弹对着自己的身体就射了过来,可是,人的反应速度怎么可能快得过子弹呢?!

但意料之外,子弹居然只是擦着自己的发丝闪了过去!

失手?

不!不对!不是失手!

“侑——————!!”七海灯子猛然想起,自己身后掩护的是正在悄悄逃跑的侑!!

她被发现了——!!!!

“噗——”

一注血箭,迸射而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