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雨音的迷途之子
更新时间:2021-02-12 18:09
点击:669
章节字数:55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鸣走到了未咲的病房,轻轻的转动着门把手推开门,引入眼帘的是昏暗的病房,床上躺着一位睡着的少女,轻轻的来到了床边看着她的睡容,用手拨了拨盖在少女眼睛上的刘海儿,回想着她白天的样子以及与她对话的内容,她不禁攥紧了拳头。


“不可以就这么离开我...未咲。”


“你不是有梦想没有完成吗,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幸福吗,如果你离开了的话,我是不会幸福的…..所以未咲,就算是为了我也要活下去哦…答应我...未咲...”


她微微张口...带着一丝清冷且纤细的嗓音清楚的回响在病房里...然而回答她的只有未咲的呼吸声和周围的寂静。


叩叩….


转头看向了门外,那里站着一男一女,他们看到了鸣之后愣了一下,鸣能看出来他们很悲伤,那位女人趴在了男人的怀里哽咽了起来,那是未咲的父母,看来医生已经告诉他们未咲的情况了,门外又进来一位医生,医生随手把灯打开...屋子里瞬间明亮了起来,就仿佛刚才的气氛没有发生过一般,医生检查了一下床上的未咲,在手术的本子上记了些什么......


“你们不用担心,她现在暂时没有危险,只要治疗得当的话,这个病还是会好的,她大概明早就会醒过来了,到时候你们多陪陪她吧。”


鸣听见医生的话放松了一下,但是看到未咲身上的颜色又担心了起来,未咲还没有脱离危险,因为这种诡异的颜色还在未咲的身上,它随时都会让未咲陷入危险之中,但是未咲的爸爸妈妈却看不见这种奇怪的景象,以至于原本忐忑的心情也貌似好了一点。


鸣也没有久留...想把房间留给未咲的父母...她转身向着门外走去...但是却听见有人叫住了她...


“那个…小鸣……?”


鸣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那位女性。


“…小鸣…未咲的事情真是麻烦你了,多亏了你把她及时送进了医院….非常感谢你...”


鸣听到后摇了摇头说道:


“没什么…...那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她姐姐…她也是我...最爱的妹妹...”


鸣诚实的对着她的妈妈说道...


“嗯...是啊!对了!小鸣…那个…那个事情我----”


鸣知道她的妈妈要说什么于是打断了她的话......


“已经没关系了…...那也是没有办法……未咲也跟我说了…我没有怨你…妈妈...”


鸣说完之后轻轻的对她的母亲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鸣…...谢谢你…”


她的妈妈捂着嘴忍住哭泣对着鸣鞠了一躬...


“没事的…..爸爸妈妈就这样陪一会儿未咲吧,我去外面透透气”


鸣对着自己的父母礼貌的招呼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病房...


之后她站在了夜见山医院的大厅门前看着外面已经漆黑一片的天空,这时候是凌晨,外面的路灯已经都整齐的在街道边照亮了起来...


‘明天还要上学….呼...下午请假吧…一直不放心未咲病情,最好是一直陪着她。’


鸣心里这样盘算着...


“请问…你是见崎小姐?”


她回头看了看来人...是水野小姐,水野小姐是这所医院的护士,本人也很年轻...性格又很好,经常给病人一种亲和姐姐的感觉。


她把头转了回去,水野小姐看着鸣的动作缓缓的走到她的身旁。


“见崎小姐...你是夜见山北中学的学生吗?”


鸣无声的点了点头,


“我的弟弟前几天有提到过你,说你很神秘呢,还带着一点那种...那个...生人勿近的那种清冷态度......一直坐在后面也不怎么说话...对不起啊...如果我弟弟冒犯到你了...我替他道歉!”


水野小姐说完意识道有些不对连忙道了歉...


“...弟弟?”


鸣微微出声问了一句...


“嗯…..弟弟...和你是同班的哦,叫做水野猛,虽然我和他平常也不怎么说话啦...”


水野小姐苦笑了一下...


“是吗….”


...没有印象,因为她都不怎么记得住班级里的同学名字。


“呵呵….果然不怎么爱说话呢,啊….你这个眼睛很独特呢,很漂亮哦。双色瞳吗?”


水野小姐注意到鸣的左眼惊讶的问道。


“…..那是义眼。”


鸣稍微解释了一下...


“诶?义眼?”


水野小姐楞了一下...


“是的…...你信吗...它能看见死亡的颜色”


鸣微微侧头用那只碧绿的眼眸看着她。


“诶~死亡的…颜色?”


水野小姐有些诧异...


“没错...黑暗的,诡异的,恐怖的,死亡的颜色…”


鸣接着用着没什么感情波动的语调重复着...


“那个…...有点不明白...”


水野小姐有些听不懂......虽然她有时候很爱看恐怖故事或者是悬疑小说但是这种描述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看见死亡的颜色......是什么意思呢?


“是吗…”


鸣也没有过多去解释...因为她知道这种事情常人一般是不会信的...


“见崎小姐…那个...虽然现在问这个有点不好,刚才住院的是你的妹妹?”


鸣点了一下头。


“...见崎小姐肯定是一位好姐姐吧,虽然我也是个姐姐,但是也不怎么跟弟弟说话果然体会不到那种情感吧…”


“好…姐姐?大概吧。”


鸣说完就轻轻迈开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了...


“这孩子在学校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也是这样吗?”


水野小姐看着鸣的背影不禁出声说了出来...


鸣一个人走在了夜晚的河岸上,清冷的月光照在了湖上反射出寂静的色彩,这个河岸在晚上的时候与白天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氛...鸣垂着眼眸静静的走在小道上...


‘雾果应该是回来了呢...


她看到人偶店里有着淡淡的灯光...进入了店里,果然正如她所料...雾果在那里工作着......


“我回来了…”


她来到了雾果的工作室门前...微微出声对着她说了一句...


“回来了啊…..去哪了这么晚….”


雾果动作停了一下也没有回头只是问了一句...


“…….”


鸣刚要转身出去的动作顿了一下...也没有把真相立马说出来...


“去见那个孩子了?”


但是雾果就像已经了然了一样的问道。


“...没错...”


鸣也没有去隐瞒直接简单的回应道...


“......那孩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光代已经告诉我了......你以后想见就去见吧….不用在意我的态度......我已经不想去管的那么多了。”


“雾果?”


鸣抬头看了看她的“母亲”......雾果竟然会说这种话......肯定是有着什么样的原因吧......鸣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雾果的背影......


“雾果,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我也没有怨过你...你可以放心的......”


她临走前转头对着雾果轻声说了一句...


雾果做人偶的手顿了顿......背着少女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


鸣走到了地下室,看到许多的人偶被摆放在架子上和橱柜里,她走到了金色头发的人偶旁边,把它拿了下来,未咲之前还说这个很可爱呢。


鸣沿着地下室走了一圈,看到了一口空着的棺材,这是之前雾果为放置大型人偶而制作的,鸣摸了摸棺材光滑的表面,之后慢慢的缩着身子躺在了里面,里面用的是很软的砂棉用于防止物品磨损,所以人躺在里面会很舒服,棺材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像这样躺在里面的话她自己也仿佛能体会到未咲被死亡伴随左右的感觉,鸣看着漆黑的天花板脑海里面不停在浮现着今天的经历......她最后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


“......”


鸣渐渐的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昏暗的地下室,放在周围的人偶,她睡着了吗......


虽然身下是漆黑的棺材但是对于鸣来说...这里说不定会更安心一点......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为这么想这种事情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被说很怪吧...


慢慢的从棺材中爬了起来看着墙上的钟......


“...早上了吗?”


...鸣盛上了电梯到了她的房间换上了校服,夜见山北中学的校服并不是传统的水手服而是那种西式的校服,黑色的外套和白色的衬衫加上深蓝色的百褶裙,鸣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脸上很苍白,她把眼罩放在了抽屉里...伸手拿上了书桌上的书包走出了房间...


在通往学校的道路上很多同校的学生,而鸣就像是与他们格格不入一般孤身一人走在旁边,夜见山中学早上惯例会有一场班会,需要全员参加......然后会上四节课,下午两节课,然后是社团活动...或是回家。


在学校里的某个教室里,三年三班的对策委员会的成员正在讨论着某件事:


“你们听到了吗?灾厄的事情...”


一位梳着红色双马尾发型的女孩如此说道。


“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赤泽...”


栗色头发的少年问道。


“不存在之人...”


女孩儿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


“诶?”


“据说...我们班级混入了不存在之人了......人数多出来了一个人...”


“喂...这么说来...我们班...不会吧...”


少年有些恐惧着...


“......”


那个叫赤泽的女生没有说话...


“...所以...泉美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难道想出什么点子了吗?”


赤泽旁边带着眼睛的短发女孩儿...杉浦多佳子推了推眼镜问道。


“...我想用一用几年前前辈们的方案......”


赤泽自信的说道。


“...你是说那个?”


对面同样戴着眼睛的少年...风见智彦问道。


“...替代不存在之人的方案......”


赤泽回答...


“喂...赤泽...你确定靠谱吗?”


栗发少年不确定的问道。


“...不知道...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但是据前辈说...成功率很大...”


“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你想选谁呢,这种时候突然说想让某一个人充当不存在之人的话很大几率会让那位不满。”


提出问题的是杉浦...


“……”


赤泽沉默...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合适的人选了呢,泉美...”


杉浦十分了解自己的挚友...


“嗯...”


“是谁?”


“….见崎同学。”


赤泽看了一眼后面倒数第二排的空位子...


“…..你是说...见崎鸣?”


“嗯,到现在来说她是最合适的。”


赤泽回答...


“我也同意赤泽同学的建议,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是见崎同学一直沉默寡言,并且几乎不予周围的人交流,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甚至在同一个教室里有人都不认识她,如果选她的话,对班级的影响相对来说是最小的,但是说了这么多还是要问她的个人意见。”


杉浦为栗发少年----赖使河原解释着...


“嗯,如果她不同意的话就会很麻烦的….”


“现在这场灾厄还没有开始,我们要尽快实行这套方案,现在是四月末,如果真正到五月份的话可能会很危险了。”


赤泽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


“那一会儿我把这套方案告诉久保寺老师,然后在班会的时候告诉大家。”


“多佳子...有劳了。”


杉浦拿着名单走了出去。


在旁边的风间对着赤泽说道:


“赤泽同学,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了呢?”


“我知道,但是这也是为了全班的安危,如果牺牲见崎同学就能换到全班的顺利毕业的话,这么做是有必要的。”


“…..”


………………………………


因为还没有上课...所以教室里的人还没有完全坐满...鸣进到了教室里...坐到了倒数第二排,把书包里的文具依次放在课桌上,等待着早上的班会,因为灾厄的缘故,周围的人都是闷闷不乐,气氛很压抑,鸣能感觉到这次的班会肯定会就此事来讨论...


早自习铃声打响,教室已经坐满了人,班主任拿着一个名单站到了讲台上...他的周围站着班级里的对策委员。


“最近我相信大部分的同学都在担心灾厄的事情,同学不要害怕,对策委员们已经制定好了一个方案。”


班主任把赤泽他们方案详细的为底下的大家重复了一变。


“所以我们要选出一位同学来代替这个多余之人。”


周围的学生都屏住了呼吸...还有的人在偷瞄着别人...


鸣在座位上低着头听着讲台上的声音,她其实已经能猜出来这个人选是谁了......


班主任犹豫了一下,看着鸣的方向。


“这个人选就是….见崎同学…..见崎同学你有什么意见吗。”


鸣听到后丝毫没有一丝惊讶...依旧平平淡淡的...她只是抬头没什么表情的看着讲台的方向...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会把你算到对策委员中。”


鸣微微转头看了看周围,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有的人带着期望的神情,还有的人甚至松了一口气,她平静的说:


“我知道了….我同意了。”


“是吗,非常的感谢,见崎同学,那么就没问题了吧,那么计划就从现在开始实施。”


全班都松了一口气,鸣微微低下头想着,也好......这样她就有着足够的时间去照顾未咲了。她没有把未咲的事情告诉班级里的人,因为她不想让他们知道未咲的事情,这算是她自己小小的占有欲把。


成为多余之人之后,全班都会视而不见,就像是对待空气一样,就像没有这个人一样,


“呼….这样感觉好轻松.”


中午鸣去了医院看望未咲,打开病房看见未咲就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脸上充满了疲倦,


鸣轻声的叫了一下她:


“未咲?”


“鸣…你来了呀,昨天谢谢了,幸亏鸣跟我一起走了,要不然我可能直接倒在了地上了...而且脑门儿就要遭殃了啊......”


鸣摇了摇头走到床边心疼的看着未咲的样子...


“真是的,讨厌啊…明明在游乐园还好好的呢。”


未咲抱怨着...


“….会治好的吧。”


她出声安慰着...倒不如说这是在安慰她自己...


“...鸣~又摆出那种担心的样子….好像是叫化疗吧,听说最近白血病已经可以治愈了。”


未咲看到鸣的表情心里也很难受...她一直都不想让鸣露出这样的神情...而且对象还是她自己啊...


“就算是药物不起效果的话,还有骨髓移植的方法….那样的话采取我的骨髓就行了。”


“…虽然医生说从鸣那里采取的话是最好的…...谢谢你…鸣...”


未咲温柔的看着床边的姐姐...


“……”


鸣忍住了鼻子的酸意….说道:


“......等你出院了,我们在一起去玩吧…”


“嗯。”


未咲痛快的同意了...


“对了,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吗?”


鸣又问道。


“嗯...也是鸣的生日吧。”


“我想要的是….健康的未咲….怎么样?”


“呵呵...那个会很棘手的哦…”


未咲苦笑着回答...


“但是...我想要那个….就是----”


“那个人偶?”


鸣提前一步回答...


“诶?为什么鸣会...”


未咲不解...


“...你之前就说那个可爱了...而且还特别喜欢...”


鸣回答...


“...没错...鸣能把那个人偶送给我吗?”


未咲问道。


“嗯,我会想想办法的。”


鸣也答应了下来...毕竟是送给未咲的礼物...她全都会尽力去满足的...


“…...”


未咲温柔的看着鸣。


“鸣,今天上学?”


“嗯…”


“请假了?”


“……请了。”


“呵呵…..肯定没请吧…”


未咲笑着猜穿了鸣的谎言...


“….怎么看出来的?”


“嗯….是呢….凭我对鸣的了解吧......”


已经不需要请假了…她无论去哪里他们都不会在意她的,但是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未咲,怕她担心。


“鸣….下午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哦,下午可以一直陪着你。”


鸣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握住了未咲的手对她承诺道...


“嗯….谢谢。”


未咲感受着手上微凉的触感...安心的回握住...


“未咲?”


“嗯?”


“…..未咲你害怕死亡吗?”


“死亡?唔...说不害怕肯定是假...因为谁都会害怕的吧,但是对于我来说与其说害怕倒不如说是不想吧。”


“...什么意思?”


“如果我不在了的话,鸣肯定会很伤心的吧,甚至会自暴自弃和自责,我不想看到那样的鸣哦,所以说我是不想死的。”


“……未咲真是温柔呢….”


鸣垂下眼眸忍着鼻子里的酸意...


“..呵呵..鸣也温柔哦,就像这样一直陪着我。”


未咲伸出手用手心贴着鸣的脸颊......


“未咲….是怎么看待我的呢,我呢…一直都被说沉默寡言,很阴沉,什么都不感兴趣,在我身边都会很不舒服….”


鸣感受着脸颊的温热手心看着对面的少女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鸣…...那些人之所以这么说都是因为不了解你,因为我们是双胞胎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鸣是一个善良,温柔,有点内向,并且不怎么爱说话的女孩哦,甚至以后鸣要是交了男朋友的话,我可能会有点吃醋哦…”


她揉了揉未咲的手说道:


“…真是的…明明自己都有喜欢的人了,还说这些呢…”


鸣有些无奈...


“诶…...那是骗你的...我那时想看一看鸣的反应的...没想到鸣一点反应都没有......再说了鸣不想交的话,那我就不交了,毕竟我如果交了的话,鸣就会一个人...我就没办法陪你了哦...”


未咲叹息了一下解释着...


“所以...未咲没有喜欢的人吗?”


鸣问道。


“...有啊...”


未咲果断的回答...


“...是吗...”


鸣只是回应了一下...


“...为什么不问是谁啊?”


未咲有些纳闷的问道。


“...因为即使问了我也不认识他吧...”


鸣回答...其实她不想问是因为知道后怕她自己会忍不住伤心......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听到后还是会忍不住难受啊......嗯...要不然问一下?要是他是个渣男该怎么办呢...不能让未咲沉迷于他...’


鸣的心里在打着奇怪的小算盘...


“唔...好吧...”


未咲听到后有些失落的回应...


“...那未咲告诉我是谁吧...”


鸣又对未咲说道。


“......哼~”


未咲听到后有些闹别扭的别过头...


“未咲?”


鸣楞了一下问道。


“...不告诉你了~反正鸣又不关心......”


未咲有些赌气的说道。


“......”


鸣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自责而已...自责自己的性格...


‘鸣~真是的......还真的不问了呀!唔...’


未咲有些委屈的心想...


过了一会儿...未咲第一个打破了两个人的沉默...


“鸣…晚上你回去吗?”


未咲出声问道。


“不….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


鸣抬头说道...


“没事的,鸣如果累的话回去也可以哦”


“没事…..不累…..在未咲睡着的时候我再回去也行的”


鸣带着温和的笑容...这种笑容也只有在未咲的面前才会露出来了...


“嗯…别勉强自己哦。”


未咲答应了一下...


“知道了。”


……………………………….


半夜凌晨…走廊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鸣看着床上睡着的未咲,手还在互相握着,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上面放着三个娃娃,鸣盯着那三个人偶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些娃娃的眼睛都在一齐看着未咲的方向......


“......!”


鸣感到未咲手的力度增加了,急忙看向未咲,这是….诡异和不详的颜色逐渐的加剧,马上要把未咲吞没了。


未咲突然睁开眼睛表情非常痛苦的扭曲着。


“啊…….啊......呃...”


未咲的身子在床上痉挛着...眼睛也痛苦的放大了起来...


“未咲!”


鸣看到后急忙的抓住了墙上的电话,按了紧急呼叫按钮,


滴~滴~滴~...


“快接啊!”


她头一次大声的喊了出来...


突然她的脑海中想起了之前在摩天轮的旁边管理员睡着的景象,马上丢下了电话,背起来未咲快速的跑出了病房!


‘快点!快点!’


她直接跑到了走廊上喊道:


“有人吗!医生!”


没人回答,一片寂静,不会吧….


鸣有些费力的靠在旁边的墙壁上...喘着气...


“鸣……啊……好…疼………全身……啊……”


“未咲!坚持一下,我给你找医生!”


她又一次咬牙跑到了大厅上看到了亮光,急忙冲进了值班室,看到护士在桌上睡觉,感觉用使劲摇了摇她,


“醒醒!醒醒!”


“怎...怎么了!”


护士被惊吓了一下醒过来问道。


“未咲!需要…”


鸣有些语无伦次了...


“哦!跟我来...块点!”


那名护士一眼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强硬的敲开了急诊室的门,把那位医生强行拉起来说:


“藤冈小姐需要急诊!”


那位医生狼狈把眼镜戴上打了一通电话。


“喂!是我!这里有病人需要紧急手术,急性白血病,别废话了,快点!”


鸣浑浑噩噩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背后是未咲那令人心疼的痛苦呻吟,她的双腿在不停的发软….,


滴滴...


未咲身上的冷汗已经湿透了病服......顺着身子滴在了地面上...


“……对………不…起………鸣………鸣………鸣…”


未咲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和实声了......现在已经是在用虚弱的气音无意识的在鸣的耳边的不停重复呢喃着鸣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小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在无意识的哭泣一样……仿佛在用刀尖一遍一遍的刺着鸣的内心一样……未咲的眼睛里无意识的流出了泪水...泪水顺着未咲脸颊沾湿了鸣的脖子...身体在鸣的身上无力的痉挛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拽着鸣衣角的手也渐渐的滑落了下来......


“未咲...未咲!坚持住...求你了...不要离开我!你离开的话我就会自暴自弃了!还会自责,所以不许离开!”


鸣恐惧的使劲摇了摇头回握住那只手...不让它掉下去...


“……”


对方没有任何的回应……对方无意识流下的泪滴进到了鸣的校服脖领里面…顺着鸣的脖子滑到了她的锁骨最后顺到了心口…眼泪温热的触感贴在鸣的肌肤上…


“不要......未咲...未咲...别丢下我......”


鸣握着那只没有已经反应的手掌...悲痛的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这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哐当!


这时候门开了,一群人把未咲放在担架车上强行分开她们的手….担架车快速的被推到了手术室里,鸣拼命的跟在了后面,现在她全身都是汗,头也很晕眩….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从手术室出来一位医生…急忙的说道…


“现在病人的状况很危险,我们需要马上进行骨髓移植!!”


“我可以的!”


鸣听到后马上站到了那个医生前面。


另一位医生看到她说到:


“现在马上?骨髓移植如果不做准备的话提供骨髓的原主有可能会出现意外,”


“我没关系!”


鸣大声的喊道。


“我们没有时间了!现在只能赌一把!如果犹豫的话藤冈小姐就没有希望了!见崎小姐你跟我们过来,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


鸣跟着主刀医生进入了手术室。


因为时间关系…她连衣服都没换依旧穿着校服只是…直接躺在了手术室的床上,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的未咲,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脸上戴着氧气机。


“未咲,不要丢下我。”


她出声恳求道…


“见崎小姐,由于时间很紧急,所以我们没有时间让你慢慢的入睡了,我们会稍微增加麻醉剂的量,你可能会受不了,请坚持一下….一切都会好的…”


她点了点头。


“病人心率正在下降!”


“请你准备好….三 二 一,注射!”


高效的药物被注射到了鸣的纤细的手臂上…


“啊…唔…”


‘好痛!啊…’


鸣疼的差点叫了出来…但是还是咬牙忍住了…


过了大概不到一分钟…视线就开始模糊了,不一会儿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对吧…未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