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起床气有可能是致命的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6-22 23:16
点击:318
章节字数:21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脑补一下她们怎么离婚。两个人都三十多的样子。剧本就是《婚姻故事》。我怎么这么恶趣味XD




因为心绪不宁,你很早就醒了。初初睁开眼时,天色还黯淡着。晨光熹微,渗进窗帘,勉强照亮房间,和枕边人的脸。




昨夜你陪她读剧本,中途就犯困睡着了。她比你有耐心,此刻一脸倦容,侧身卧在床上,呼吸平稳绵长,有一绺金发从额前滑落,贴着脸颊一直垂到嘴角。你从被单里伸出手,把头发撩到了耳边,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没有惊扰她的睡眠,你放心地收回了手,攥着被单边缘,指节抵在下巴,屏住呼吸,凝视着她。你们总是一前一后醒来,大多数时候都是你在先,喜欢趁着短暂的时间差,在微弱的光线里打量她。这张你夜夜相对的面孔,再看多少年也不会生厌。




幼年有幼年的可爱,少年有少年的青涩,如今气质固定下来,变化的仅仅是妆容,不论五官还是轮廓,都是你中意的模样,如何才会让你讨厌这张脸呢?你实在无法想象问题的答案。




你再次伸出手,轻扫她的眉毛。指腹传来毛茸茸的触感,你忍不住无声地笑起来。不是每个人都有眉毛的,许多人为化妆方便剃了。而她的眉毛从小就好看,往往只需要简单的修饰。




你开始想,如果她没有好看的眉毛,你是不是就会讨厌她了。怎么可能。你立刻否定了自己,在被单里笑得发抖。这种情况倒也正常,想不出合理的答案,思维就下意识发散,拐进了奇怪的方向。




其实你不是真的想不出,答案无非可以分为两类。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或者她触犯了你的原则。就像剧本里展现的那样,琐碎又真实得无可奈何:在事业上不肯退让,心里日渐生出隔阂,出轨,欺骗。从面目可亲到可憎,爱恨不过一线之隔,只需要一根导火索,大厦就会轰然倾塌。




剧本你看了一大半,印象最深刻的情节,是主角夫妇的争执。说是争执太温柔了,攻讦谩骂更加贴切,你甚至还记得台词,从列举对方的缺陷,到直击心灵的指责,因为了解对方在乎什么,所以知道什么话最伤人。在曾经的爱人面前,露出最狰狞的表情,撕破了温情的面具,留下最难堪的回忆。




你是推崇体验派表演的,尽管剧本与你毫不相干,但你还是决定设想一下,假如你是其中一位主角。你几次偷偷望向她,眼前蒙着一层薄雾。她没有觉察到你的目光,只是问你可不可以翻页。你亲吻着她的头顶,说你觉得有点累了。毕竟想象太痛苦的情景,是极其耗费心力的事情。




她依然捧着剧本不松手,但回头亲吻了你的鼻梁,眼镜腿磨蹭着你的脸颊,冷冰冰的触感让你战栗。你撒娇似的抱紧她,把头埋在她的发间,啃咬她白皙的脖子,舔舐她细嫩的肌肤,不顾她后两天还有试镜,任性地印下了一道吻痕。她推开你的脸,拨弄你的头发,声音透着笑意,叫你不许捣乱,但又言行不一,随手丢下剧本,顺从地靠在你怀里,所以你们还是做了。




她不明白你是在为虚构伤心,还以为自己不小心弄疼了你,一边吻去你的泪水,一边柔声向你道歉。你环住她的脖子弓起身,笑她这么多年都没长进。接着你尝到了一个咸味的吻,既然争不过那就堵上你的嘴。失落顿时一扫而空,你心满意足地躺下,但在最终闭上眼睛之前,见到她重新拾起了剧本。你本想笑她敬业过了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




就像看过恐怖电影,你做了相关的噩梦。梦里你们陷入了类似的困境,那个点燃火药引信的人是她,矛盾一触即发,你却无力反击。既没有唇枪舌战,也没有针锋相对,她单向抒发对你的不满,直说痛恨你的胆小懦弱。你被戳到痛处,终于反唇相讥,坦言厌恶她的固执己见,震惊于自己严厉的语气,你意识到这不符合现实,但可惜无法挣脱出梦境。你背对她落荒而逃,一路上不停抹眼泪,戒指硌得眼皮发痛,就摘下来放进信箱,虽然一扭头就感到后悔,但戒指已经消失不见了。信箱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惊醒时你心有余悸,一睁眼就检查戒指,好端端地戴在你的无名指上,那千真万确只是一个梦而已。暂且不论你们不会走进死路,在这一点上你有十足的信心。即使真的万不得已,事情变得无可挽回,你也不愿意伤害她,不可能像那样说话。无需律师介入,协议离婚就好。用成熟的方式解决问题,大概率是找一间咖啡厅,心平气和地坐下来签字,谁也不会轻易流露悲伤,平静得就像和老友交谈,说起趣事或许还会发笑,最后象征性地摘下戒指,端起咖啡或者红茶干杯,在分叉的路口挥手作别,回到陌生又熟悉的家里。没有半点戏剧化的桥段,这就是你最现实的想象。成年人只会温和地告别,小朋友才擅长激烈争吵,哪怕内心翻天覆地,面上也要笑得得体。




但温和的告别更加令人难过,仿佛事情还存在回旋的余地,在希望尚未完全破灭时放弃,你终生都会为这个决定后悔。一想到可能萌生的悔恨之情,势不可挡的失落又卷土重来。你轻轻吸了吸鼻子,翻过身探向床头柜,一连抽了五张纸巾。她似乎被你吵醒了,从身后紧紧搂住你,把脸贴在你的背上。




温热的液体濡湿了你的睡衣。你惊慌失措地问她怎么回事。鼻音出卖了你。她支起上半身,掰过你的肩膀,和你四目相对,倒也不怕被你笑话,反正你们势均力敌。




我是做了噩梦才这样的,你哭什么。她一边问,一边从你手里抢过纸巾。




做了噩梦?你梦见什么了?你直起身,扶住她的肩膀。




她眯起眼睛看着你。空气短暂地凝固了。你把她揽进了怀里。虽然知道不应该笑,但还是弯起了嘴角。你凭借对她的了解,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她一定在夸大其词。




你哪有这个胆量啊?即使是在梦里。




她恶狠狠地说,梦见你要跟我离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