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论酒精的作用

作者:翎圄zs
更新时间:2020-06-01 16:21
点击:636
章节字数:24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无罪赦免

居酒屋的包厢将外界的喧哗阻断,又将内部的嘈杂封闭

一杯接一杯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向全身,却始终无法品尝出其中的味道

或许是大脑被酒精麻木了,连同那深层的神经与感情一起

『…まほ姉…』

友人将酒杯从手中拿走,笑着说自己醉了,她也笑着回应对方说“我没醉”——像是每个醉鬼都会说的话,显然对方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可那又怎么回收自己的幻觉呢


毕竟


毕竟自己真真切切的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



「明天见」

话音未落,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自己眼前

于是她鼓起勇气追了过去,却最终连她的一片衣袂都没能追回


——明天见


明天?

没有你在的世界里,明天又会在哪里


宛若诅咒般的话语,将自己拖入无尽的深渊



或许真的因为那个神社灵验了吧,在自己去那个神社许愿的一个月后,再次看到那个人的面容

那是自己从来不敢去想象的事情,即使对方的音容早已被遗失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可是事到如今才出现,又有什么意义?


逝去的身影在时间的冲洗下变得完美无瑕,却也失去了原本的样貌

直到那个人出现在眼前的瞬间,相羽才意识到

早已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自己心中的那个人了





明明

还有很多游戏没有和你一起玩过

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和你一起去过

明明手机的相册里还没有布满两个人的合照

明明……


还没有得到你认真的回复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啊

富田麻帆不知道,自从她借宿在相羽家的每个晚上,相羽爱奈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在还能看清对方的时候望着那副睡颜失神,又在看不清的时候在心里描绘对方的容貌直到到天亮

至于其他,也无非就是整夜整夜的做着那个无尽的噩梦


每次对着那副美好的面容,心中却总是想要对她说些什么

想要去诉说这多年累积

却又终究喑哑,只能借助大量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可能真的是我醉了吧…』

却再也听不见任何回应



***

虽然有些突然,但还是需要说明一下

——富田麻帆此刻正躲在相羽家的衣柜里


『好热…』

富田甚至觉得自己快要被闷死在衣柜里了

然而外面的声音还没有结束,她只好继续提心吊胆的窝在那个拥挤的衣柜里




是的,相羽家来了人


毕竟富田【复活】的事情又不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在她借宿在相羽家之前,众人就针对不让她接触到不知情的人制作做了一套严密的方案

可是谁又能想到,一直很少有人来做客的相羽家,此刻却来了位陌生人

似乎是因为相羽在饭局上饮了太多的酒,导致她的友人只好陪她提前结束饭局并将喝醉的她带回家

而原本还在打游戏的富田就这么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于是她在过于唐突的情况下,就发生了开始那一幕


看着此刻搭在自己头上阻挡视线的衣服,富田无奈的将其拨到一边

早知道就不拉这个人出去买衣服了……


似乎是决定了什么,外面的声音渐渐地消失了,可正当她以为那人已经离开的时候,却传来了意想不到的脚步声

对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正打算打开打开衣柜查看

富田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咔嗒

衣柜的门被打开了







『已经走了吗…』

长舒一口气,富田离开相羽的衣柜

被冷汗濡湿的刘海黏在额头上,又被富田不耐烦的撩了上去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在打开自己这边的柜门前,对方似乎就因为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而离开了

富田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此刻的相羽正心安理得的躺在沙发上

哦对了,是连同那件害自己差点就被发现的大衣一起

富田有些气愤的将那件大衣从相羽身上抽走,然而在看到某位躺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某人后,她又跑去卧室拿来厚厚的被子


——毕竟如果对方感冒了还是要麻烦自己照顾的

在心里默默的重复这句话,富田走入厨房

所以说…才不是出于心疼什么的,自己只是嫌麻烦而已


大概吧…


///

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兴高采烈的用手机将此刻的【风景】拍下


她只是伫立在人群之中,却像孤岛一样无法融入其中


空气中令人眩目的腥味通过她的肺部扩散至全身,灼目的画面刺激着她的神经,像是夏日里的幻影般让人分不清虚实


空中飞舞的猩红与无声的悲鸣像是循环播放的影片一样在脑中化作梦魇



——『まほ姉!』

『我在』


眼前是正端着一杯水向自己走来的富田,梦中消逝的残影与眼前人渐渐重合


『…まほ姉…』

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相羽又叫了一次

『嗯,我在』

富田温软的语调回安抚着相羽脆弱的神经,相羽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


『…まほ姉』


『我在』


『まほ姉?』


『嗯』


『まほ姉』

相羽被富田抱住,柔软的怀抱将她的情绪统统包容


『我一直都在』


这个人…明明比自己还要娇小,拥抱别人的时候却又是那么温暖

相羽这样想,又微微收紧了回抱对方的手臂



在保持了这个姿势很久后,相羽开口说


『但是你不是她』

微微颤抖的声音闷在富田的怀抱中,富田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一片濡湿




其实相羽爱奈是明白的


无论是多么甜美的梦境,都是易碎的,哪怕梦境中一切再难辨虚实,也终将在醒来那刻尽数消失,不留一点痕迹

更何况

她早已失去了与那人并肩的资格


『你知道吗,让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不是御守』


——而是我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


相羽笑着说,却又笑的那么苦


如果不是我对你说了那句话

如果不是我那么急切的让你做出选择

如果那天我能留住你

如果我没有去神社许愿

如果……


可是,没有如果


她再也笑不出了,仅是将脸埋在富田的怀中,像是被噩梦惊扰的孩子寻求大人的安慰一般


『你终于…愿意叫我“まほ姉”了』

富田温柔的将相羽垂落在肩上的发理顺,然后微微低下头,用仅有两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


『我喜欢你』

明明是宛若梦呓的话语,却又那么清晰的传入了相羽的心


『当然,我喜欢的是那个世界的你』


但这不代表我会对你置之不理

富田无视相羽疑惑的眼神,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知道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她】,也没有办法代替【她】对你说什么,可是这份感情并不是虚假的』

哪怕我知道你不是【她】,我也会为你的事情牵肠挂肚

因为你是相羽爱奈


『而我,是富田麻帆』


我知道我有办法代替这个世界的她对你说什么,但是,我想我或许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


『以及,【富田麻帆从不会怨恨相羽爱奈】这件事』


直到富田将眼角的泪水拭去,相羽才发现自己哭了

而且是很大声很大声那种,大到连刚刚温柔安慰自己的富田都不禁吐槽自己是【爱哭鬼】的程度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哭过了呢

相羽不知道


又或许是每晚都会在梦里哭过了吧

她想



自己也许不会再做噩梦了吧


『…再见…』

『嗯?』


在朦胧的视线里,相羽看到了

那温柔注视着自己的身影,已经离去


——再见

或许心中的空缺不会再填满,但是自己也不会再止步不前了


——再见


似是有遥远的声音传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