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声优ラジオ】daisy(渡边千佳|佐藤由美子)

作者:千羽綾
更新时间:2020-05-31 22:56
点击:537
章节字数:45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唔……」

所以说,为何会变成这种情况呢——她想。

不过,恐怕没有人能够回答她这个问题。因为造成现在这种情形的,正是她自己。若非得说还有什么能怪罪的对象,或许只有被她压在身下的渡边千佳。

然后她们,客观地来说,正在接吻。

这是她的初吻,渡边可能也是,至少她想象不了渡边在此之前和人接吻的样子。应该没有人能想象吧。不,说到底,正常人不会去想象只有工作上会接触的同僚接吻的表情。

她张开紧闭的眼睛。除了渡边的皮肤外看不到其他东西。「边接吻边观察对方的表情」这种浪漫的事看来只会在少女漫画出现。

她试图稍微拉开距离,却被扯住衣袖。拜此所赐,她们还是紧紧贴在一起。

这不对。太离谱了。她的理智偶尔会如是浮现,而后在灼热的体温中被溶解。

脑子像装满了岩浆,所有想法都随着沸腾的泡泡轻巧地破碎。


「——﹑」分不清楚是事故还是蓄意,原来只是在渡边的唇瓣上逡巡的舌尖,滑进了对方的嘴里。因为渡边的性格很差,八成是故意张嘴的吧。

但是,那个故意做出引诱她的举动的人却退缩了,拚命地避开她的舌头。

她们的追逐战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然后,她察觉渡边正轻轻地推着她的肩。

姑且顺从地退开后,印入眼帘的是、满脸通红的渡边,唇边还留有晶莹的水渍。平常的话肯定会觉得脏,她却俯下身将那个痕迹舔掉了。

「……妳在、做什么啊。」

再看向渡边时,发现对方的脸更红了。本来白皙的肌肤底下透出烫人的热度,两人又近在咫尺,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让空气都变得黏腻起来。

「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

「所以说,我是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渡边似乎是想做出愤怒的表情,但隐藏在浏海下的目光完全没有压迫感。

不如说无害过头,反而攻击力很强。这生物什么情况,是她认识的渡边吗?

——刻意卖萌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妳难道以为这样对我有用?

虽然想这么说,但她的身体一向比心还要坦诚。

「这个,难道不是渡边的错吗?」

于是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

这并非责难,仅仅是在叙述事实。尽管如此,她也不知怎地能感受到由体内生出的一股热气正朝脸部聚集。如果这里站着第三个人、不,就算没有也罢,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定是像在闹别扭的小鬼。在玩具摊前面喊着『不是说要买玩具给我吗!』的那种。不过,她想要的东西不是玩具。

「但再怎么说﹑」渡边试图让自己的语调显得严肃,「舌﹑舌头也太……」

不过很显然,颤抖的语气让这样的努力成了反效果。

不论是谁都能看出这个慌慌张张的少女在虚张声势。一旦产生这样的认知,就只会觉得诸如「妳是变态吗」这样的恶言很可爱了。

但是,佐藤自认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人。

「也是啊──」于是认真品味那发颤的声带吐露出的文字里饱含的情绪有多少是真的在害怕、生气后,她看着渡边的眼睛,问道:「这样的话,妳是不是该放开我的衣服了?」




夕阳与安美的高中生广播 第O回


夕「夕阳与——」

安「安美的——」

二人「高中生广播!」

夕「各位好,我是夕暮夕阳。」

安「大家好,我是歌种安美!」

夕「本节目,是由非常偶然,同校、同班的我们,

向大家传递教室气氛的广播节目!」

安「那,招呼打完了差不多可以OFF状态了吧。」

夕「不如说为什么事到如今还非得元气满满地打招呼不可?」

安「一开头就氛围险恶的广播有人会要听吗?」

夕「没有。虽然想斩钉截铁地这样说,但妳想啊。」

安「嗯?」

夕「我们一开始也是想现在这样不会有粉丝才开始塑造角色的不是吗?」

安「啊——这样一想……

嗯?小朝加,怎么了吗?」

夕「拿着『至少开头气氛高涨一点,毕竟是传递教室氛围的广播』的牌子。」

安「不啊,我和夕在教室就这样。

不如说这样已经很好了,真的照『教室氛围』来的话会很可怕哦?」

夕「只会在开头打招呼的部分出声,其他时间完全沉默。」

安「沉默广播呢。

大概只会有各自翻剧本的声音,会变成那个最近很有名的,叫啥来着?」

夕「ASMR吧。只有白噪音和翻书声音的。」

安「不过这个搞不好可以有,催眠用之类的。

嗯?时间不够?那么FREETALK就到这里,总之先来读信吧。」

夕「转场很僵硬啊妳。」

安「啰嗦。那——个,听众名称『大叔脸的高中生』的来信。」

夕「这个人的信已经多到很难吐槽了。」

安「都已经变成NETA了。

推特上的大叔hashtag每次都会跟着广播一起上趋势。」

夕「……啊,有了。比『#夕阳与安美的高中生广播』排名还高。」

安「这种悲伤的事可以别说吗?那么,咳咳。

『夕姬、安安,最近还好吗?』还不错啦。」

夕「还行。」

安「『最近的女声优广播,愈来愈放得开了呢。百合的部分。

在这之中,夕姬和安安的组合也一直挺热的,

但两人广播时一直都围绕着险恶的气氛。

偶尔如果来点亲密的举动那样的反差我觉得会很不错哦。』这啥鬼。」

夕「为什么这个组合会因为百合而热啊。搞不懂。

说到底要我和她亲密这种事从根本来来说就不可能。」

安「完全不可能呢。……嗯?说我们之前有抱在一起过?

那个是特殊状况,论外。没有第二次了。」

夕「『女生之间亲亲抱抱很正常』?这是哪里的常识?动画?异世界?」

安「……不,这倒是真的很普通。」

夕「所以说我正在锁国。妳的文化圈跟我差太远了。」

安「难道不是因为妳都在角落自闭的关系吗。

女孩子要好的话连亲嘴都可能会做哦。」

夕「哈——?」





没有向观众承诺,就是说没有去做,也没有在意的必要。

但是,不知怎地非常介意。渡边千佳看向自己身边、做为广播搭档的同龄少女。

普通的话是看着脸,接着随意搭话。「妳这家伙刚刚失误了吧」、「为什么会出现百合营业的话题」一类的,互相开始吵架或抱怨。不过,她很介意。

作为声优的「夕暮夕阳」演译过相当多角色。幻想、机甲、恐怖……青春日常,那更是不消说。无论是朋友间的打闹还是青涩的恋爱,对她来说都是「工作上的事」。所以虽然演绎的角色间经常有亲密举动,也没有太多实感。不如说,「因为是动画的关系有夸张化吧」——经常会有这种想法。但这些对她而言特殊的事,对歌种安美——佐藤由美子来说很普通。

在意的点,有两处。一是,这是佐藤有而渡边没有的东西。对方可能没有明白,但那肯定是在声优生涯中可以运用的武器,是宝藏。从和佐藤的接触中,她不断认识到这点。简单来说,作为竞争对手,她明确地对佐藤抱有敌对意识。

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无比自然的事,所以说,不是这个。

让她动摇的的,主要是「要好的话连亲嘴都会做」这件事。怎么也难以理解。倒不是说她有那种强烈「只能让喜欢的人碰」的意识,拥抱、亲脸颊程度的举动在多数女声优中也经常发生。只是,单纯认为「亲吻」这样的行动,在朋友间不正常。

对她来说这样异常的事,佐藤用「普通」来形容。即是说,很有可能和谁亲过了。这令她动摇。尽管她连自己动摇的原因也不清楚,唯有情感切实地存在着。

「——干嘛啊,一直盯着我看。」

这样的动摇,被确实转化为了行动。不知何时起,她的视线就落到佐藤的唇瓣上。盯过头了肯定会被意识到,她姑且也有自觉,因此也未惊慌失措。

「没,只是再次感受到了文化冲击。果然猿猴和人类是不同的生物呢。」

「确实不一样。妳一开口就是猿叫,难怪没法融入人类的生活圈,改改如何?」

像这样,稍微带刺地带起话题后,一切都会回归常轨。这和逃避没什么两样,不过,对她来说这是当下唯一能做到的行动。她自己也说不大清楚,但不经意想起过去硬拉着佐藤去买炸肉饼、邀请对方到自己家留宿的事。

如今她已不用特意塑造作为偶像的「夕暮夕阳」,但诸事说到做到这样的信条已融在她的血液里。不如说,不保持坦诚不行,一度失去粉丝信任的「夕暮夕阳」只能靠这样挽回信赖,所以——如果她们中有谁提起了这件事的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两人玩闹或赌气地尝试接吻,事态都可能会变得难以掌控,她有这样的预感。


「这样的话,妳是不是该放开我的衣服了?」

回过神后,渡边听见了这句话。说话的人是名与她的距离近在咫尺的少女,对方直直地望着她的双眼,让她的脑袋一下热了起来。

少女——佐藤说完话后就静静地看着她,眼里氤氲着雾气,朦胧地映着她的样貌。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抓着佐藤的衣袖,校服的袖口被印上了痕迹,是肯定得花时间熨平的皱褶。衣服本身不会发热,但她却觉得有点烫人。

「……别命令我啊。」

她没有放手,反而用力让袖口的皱褶变得更加难以复原。这其中自有着被佐藤用命令语气搭话而感到不快的原因在,可最重要的原因相当单纯,她不想放。

有时连她本身都认为自己的性格很难相处。钻牛角尖、任性,还相当不坦率,不过,佐藤把那些都接受下来,成为她的搭档。这应该是相当幸运的事。然而,她们的接点也仅限于工作上。

渡边曾对想学着她在学校内研究剧本的佐藤说,「妳有朋友所以不需要」。

她很肯定,自己说这话时什么也没多想,只是说出昭示「渡边千佳」和「佐藤由美子」差异的客观现实,没有不愉快,也不会不甘心;近来,这话却时不时会出现在脑海里。那是——

「比起傲娇,妳应该是走黑他累路线才对啊。吃错药了?」

「我没发烧,别把额头贴过来。」

她用空着的手推开佐藤突然凑上来的脸。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本来就热得生疼的脸上热度又更甚。然后,被推开的少女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让她心头涌上怒意。

——啊,是啊。干脆地承认可能比较好。很明显,不能再更明显了。她在忌妒。

「抓着人不放又要把人推开,到底是想怎样啊。」

「不怎么样。」

所以才会在讨论工作的留宿会里,面对自己的广播搭档「还在意上次那个啊?就说女生之间很普通了。要不来试一下?」的无聊玩笑,回答了「好。」

话出口时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佐藤手里的剧本直接掉了下来,砸到房间的地毯上,落地后被绒毛包裹住,连声音都没怎么发出来。

她有一瞬间想说自己是在胡言乱语,张嘴却只在空气中留下无意义的不谐和音。佐藤发楞了很久,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时不时瞟她一眼,又迅速移开,最后用着可能时速不到一公尺的速度挪到她身边,声音染上沙漠里的旅人般嘶哑的音色。

「这种的就是那个吧。后宫动画里人气不是最高就是垫底的麻烦女人。」

「那毫无疑问会是最高的那边呢。」

她又一次将自己由过去抽离,直视佐藤的脸。尽管嘴上不饶人,也早被脸上的热度出卖,或许比起同校、同班这种无趣的巧合,这才是她们最大的共通之处。

察觉到这点,她稍稍松开了佐藤的袖口,像那莫名生起的忌妒心放过她的心脏。

「……搞不好吧,可爱是真的,虽然只有脸就是了。」

「——!」

不过,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不擅长应付佐藤。

佐藤经常在奇怪的时机变得坦诚。分明二人就要从奇怪的气氛里回到常轨,却用一句喃喃自语又让状况变得难以收拾。她恶狠狠地瞪着佐藤的脸。

对方的视线游移了好一会儿,才又转回她的身上,看来是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本来就红的脸这下彻底染成了胭脂色。随即,勉强撑出了彷佛说着「我在作弄妳」的、坏笑着的表情。

「才被夸一下就开心成这样,妳真的是渡边?」紧接着、急速贴近。

像先前作势帮她量体温那样,佐藤的额头轻触着她的。此前只是玩闹似的靠近,她很简单就能在接触前拦下,可这次着实太过突然,以至于她的手来不及挡到她与佐藤之间,反而是指尖碰到了对方的面颊。

佐藤恐怕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逞强的表情瞬间崩坏,动作连同呼吸一同停滞了数秒;而她的指尖由于主人过于惊慌,完全错过了收回的时机。

她回想起那个关于事态会难以掌控的预感。

「……这个搞不好,会比被传枕营业还糟糕哦。」

佐藤的脸上浮现苦笑,她又抓紧了对方的袖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