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诸神的黎明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6-02 10:12
点击:577
章节字数:42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按照雪柔的指示,在打破最后一盏灯以后,便闭上了眼睛,塞住了耳朵,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看,就像在废墟之城那个时候一样。


在听觉和视觉都被干扰的情况下,其他的感官便都敏锐了起来,但达妮卡依然不能知道远处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忍耐着内心异常的焦躁。雪柔不在的这段时间内显得非常难熬,达妮卡甚至觉得度秒如年,整个人坐立不安,就怕雪柔在没有她帮助的情况下,输掉了这场斗争。


难受的时间过得很慢,就在达妮卡就要爆发的瞬间,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肩膀,伴随着的还有一阵翅膀扇动出来的风,是她很熟悉的一双人类手掌,带着巨大的亲切感。达妮卡在惊喜的同时也有点疑惑,等到对方轻柔抚摸她盖住耳朵的手,引导她放下手时,达妮卡才放下了心,这组动作和雪柔以前在废墟之城所做的动作一模一样,对方必定是雪柔。


「可以了。」传入达妮卡耳中的是雪柔那柔柔的嗓音,听上去很柔软,达妮卡睁开了眼睛,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但她能清楚看见雪柔眼里正在燃烧的瞳孔,看来似乎是成功了。


「雪柔。」达妮卡心里的所有不安全都烟消云散,即使她看不清楚黑暗中对方的形态,还是马上抱住了对方,对方依然是那熟悉的温软身体,还是那样矮小的身材,唯一不同的是雪柔身上似乎多了一对蝙蝠的翅膀。


「嗯。」雪柔的话语里似乎带着笑意,「我在这里,塔维尔·亚特·乌姆尔。」


达妮卡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马上用力把对方推开,并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违和感前所未有地巨大,这并不是指雪柔那特殊的舌头造成的、不同于正常人的违和感,而是在指别的东西。


达妮卡能感觉出来了,这并不是雪柔。在雪柔心中,一起同居以后,「小达妮卡」就是一个饶舌而且只有她才会念的小名,在呼唤达妮卡时,她从来不会随便更改称呼。


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雪柔。


「……黑神爱诗?」


「啊啊,暴露了。」对方轻笑了一声,听上去很像雪柔的笑声,可是感觉却完全不同,「我只是稍微念了一下你的外号,你就这么敏感的吗?以前的你都不会对我有这样激烈的情绪表现,看来这场玩笑还真是挖掘出了你的另外一面。」


达妮卡的呼吸停止了,原本积压在内心的所有不安、焦躁、恐慌,全部都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她惶恐不安地看着眼前这个「雪柔」,似乎已经濒临崩溃。对方看着她这个样子,燃烧着的眼睛便突然远离了她。后备灯光在一会儿后亮起,室内马上变恢复了光明。


「雪柔」站在原本画上圆圈的地方,地面上显示出了一个巨大的「旧印」符号。那个五芒星里画着一颗正在燃烧的眼睛,和现在的「雪柔」有点相似,她在法阵的中央,露出了一个令人不舒服的笑容。


「你们还真的以为人类能取代神明?」黑神爱诗顶着雪柔的容貌,嘿嘿笑了两声,「那是不可能的,我们的身体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东西,不论是跟你,还是跟我结合,我们强大的意识最终也会把雪柔那弱小的意志吞噬……话虽如此,如果你能接受的话,在我们融合了的现在,她就已经升华,成为了我的一部分,你要把我当成是她也是可以的,但精神上来说她的意志已经死去就是了。」


她接着又怂了怂肩,「嘛,她的身体虽然是合成的,但能把血腥之舌逼成那样也算是很了不起。如果能够洗脑成功的话,她还是一个很不错的祭司。可惜太自大了,这种想要取代神明的妄想症患者还是不要为妙。不过,能够吞并她的意志,顺手回收窝囊的血腥之舌和训一下玩疯了的夜魔还是挺好的。」


「……所以你才表现出那样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不论结果如何,只要雪柔坚持想要成为神明,你最终都绝对不会是输家。」达妮卡的表情从原本的惊恐,慢慢地变成了面无表情。尘封了整整28年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浮现,祂想起来了,「奈亚拉托提普,为什么要在我响应召唤去往郭威治的时候,偷偷袭击我,还催眠我、封印我的记忆?虽说原本的计划是我先下来观察一下情况,但我可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样完全不好笑的恶作剧,浪费了整整28年。」


「你说呢?」黑神爱诗笑了起来,「我们这些化身都只是在执行本尊的意志而已,既然本尊觉得这样很好玩,那么我们也会觉得很好玩不是吗?你现在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感,证明你的本尊犹格·索托斯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对吧?而且我看你还玩的挺开心的,就当是我们清理地球的癌细胞人类前,最后的娱乐了。」


「我哪里开心了?」达妮卡低低笑了两声,失去雪柔的绝望感渐渐在祂的脑海中散去,祂开始任由本能掌控自己的身体,人类的认同对祂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在雪柔已经消失的现在,祂在情感上的执着,还有激烈的情绪都已经慢慢化为冷漠,一切都已经没有所谓了。


「你在调查的时候挺开心的啊,我也很想加入呢,不过可惜还是只能在远处操纵事态发展,看你被我耍得团团转还是很开心的。」黑神爱诗摸了摸自己那张已经变成雪柔的脸,「不过你还是挺令我意外的。我从来没看过你维持低等生物形态的样子,本以为你既然会喜欢拉维妮亚那种类型,应该是一个闷骚的男性,没想到居然意外的是一个很可爱的纯情女性,这回可真的是增长见识,我还觉得赚到了。」


「所以真的就因为好玩?」达妮卡的语调毫无起伏,祂的情感已经慢慢淡去,即使有愤怒,也变得比较淡漠,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阻隔一样。那些疯狂的情感已经达不到祂的心底里去。祂的外形也开始在本能的干预下产生变化,原本仿似人类的头部、被衣服包裹的身体都已经雾化,成为了一团黑色的影子,「你还真是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


「有比较喜欢我了吗?」黑神爱诗暧昧地嘿嘿笑了两声,「我很喜欢女孩子的哦,而且我看你也挺喜欢女孩子的样子,我们怎么不来试着交往一下?雪柔现在可是在我的体内呢。」


「没有。」达妮卡的嗓音也开始变化,成为从深渊处传来的异形声响,在这个地下空间里产生阵阵回音,「我是说,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一个令人厌恶的搞屎棍,不论是拉维妮亚那时候的事情,还是这次雪柔的事情。」


现在两人都已经消失,虽然达妮卡能够回到过去再一次和她们两人相遇,不过那对达妮卡来说毫无意义,祂对此也并无任何欲望。


「真令人扫兴,你明明就用同样理由对雪柔表白了,怎么就不能尝试跟和雪柔融合了的我交往呢?」黑神爱诗露出不满的神情,伸出了异形似的舌头,那曾经一度是雪柔的标志,但现在已经回归,成为了奈亚拉托提普的一部分,「算了算了,反正以后我们还有很漫长的时间要互相面对,现在还是先干正经的事情吧。那么在这一段小小的插曲以后,你准备好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对地球的清洗了吗?」


「嗯。」达妮卡的声音里再也没有情感,祂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一个穿梭在过去、现在、未来,被召唤才会出现,冷眼旁观的邪神化身。那些喜欢时空旅行的低等生物都说祂是友善的高等存在,但祂自己对此却没有任何感觉,祂只是有求必应而已,那些人在穿越「门」、或是使用「门」法术后引来的后果等等,全部都不在祂关心的范围之内。


「那就来吧。」黑神爱诗盘腿坐在已经失去功用的旧印符号上,嘿嘿地笑了两声,「你还记得计划的内容对吧?乌姆尔·亚特·塔维尔。」


「当然。」达妮卡说了一声以后,祂的身影便完全雾化。乌姆尔·亚特·塔维尔本身就是一扇没有被关起来的「门」,祂的身份除了是穷极之门的守门人以外,还有另一重身份,任何想要见到犹格·索托斯的人,都必须要进入祂的体内。同道理,当宇宙的终极秘密、银钥匙的主人——犹格·索托斯偶尔有兴趣回应呼唤出来时,同样也是需要通过身为化身的祂。


祂,就是穷极之门。


xxx


即使末日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人类都还是搞不清楚关于2249年年末至2250年年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就像是2089年的世界末日一样,这一段完全没有留下记录的历史空白期,就被从历史上抹去。人们只能从过往的一些秘密野史中,寻找到一些零碎的预言和庞大疯狂事实的一块小小碎片。


经历过两次末日,身为地球上最高等的生物,人类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并在200多年后的今天再次恢复了秩序。末日的神秘感与野史中被疯狂传播的预言,令占卜预言神秘学在2495年的今天达到了高峰,几乎没有人家里没有塔罗牌或是水晶球等占卜相关的物品。同一时间,各种新式宗教、都市传说、怪谈的传播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相关真真假假的法术书、魔法书在市面上流通,让很多平凡人或多或少都接触到了「法术」这门神奇的东西,从而衍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意外。


清晨5点,万里无云的天空上开始泛出鱼肚般的白色,黎明将要到来。巴黎女孩亚德丽安娜偷偷瞒着父亲,从家里跑了出去。她早就调查过了,城内的铁塔虽然在晚上会关闭,可是为了方便,在早上5点以后,铁塔的后门不会上锁,方便在里面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可以随时出入交班。


她带着自己昨天准备的东西,通过之前拜托私家侦探调查出来的值班情报,绕过巡逻的工作人员和保安,顺利爬上了塔顶。她危险地站在铁架上,从高空看着脚下变得像是玩具似的城市,产生了一丝惧怕的情绪。亚德丽安娜连忙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吊坠,打开了它银色的表面,吊坠里就放着她和爸爸妈妈的合照。


「我要回到过去阻止妈妈自杀……」她喃喃自语了一声,从照片中获得勇气以后,便把背上的背包放在脚下的铁架上,拿出了她早前准备的一些东西。


「今天是大晴天……这里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物……现在快要到黎明……」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按着手上的笔记本,在铁架上用粘稠的红色东西画了一个奇形怪状的法阵,然后更在法阵上放上了她在占卜小店里买的白蜡烛,听店家说,这是货真价实人脂做出来的蜡,花了她整整一个月辛苦存下来的零用钱。亚德丽安娜拿着小小的火柴,以手挡着风的姿势,硬是在强风吹拂的高处点燃了这些小小的神秘道具。


「还需要祭品……」亚德丽安娜的表情变得苦恼,她不清楚文件上写着的祭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需要牲口还是只需要召唤者最珍贵的东西。最后她还是选择两样一起放,把自己和妈妈一起养的仓鼠笼子放在法阵的正中央,然后再把脖子上和妈妈一起买的吊坠放在了笼子里面。


一切准备已經完成,接下来她只需要准确无误地念咒就可以了。


「He...Hear me! King of In...infinite Space! Planet...mover! The Found...Foundation of...」


但发音困难的咒文对于她来说还是太难念了,断断续续地把召唤咒文念完了以后,令亚德丽安娜失望的是,法阵并没有任何回应,四周还是只有呼啸的风声。


「不是吧?」她检查了一下仪式的内容,除了咒文念得断断续续以外,她没有出任何差错。巡逻的工作人员在不久之后就会前来检查塔顶,在这个没有任何遮掩物的高空中,她无所遁形。如果仪式失败了的话,她就必须尽快收拾一切痕迹离去。


就在亚德丽安娜心灰意冷的时候,原本还在摇曳的烛光突然熄灭了。这是在文件上没有写上的情况,她连忙慌慌张张地想要把蜡烛重新点燃,但一阵难受的耳鸣声响让她稍微闭上了一下眼睛,等到再次张开的时候,笼子里的仓鼠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笼子里的一地尘埃。而在笼子不远处的地方,则是多出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身穿宽大袍子的人影,无论是身上的袍子,还是脸上的面纱,都闪耀着群星的光芒。她伸出了手,面纱后发出了女性的低笑声,然后便看似友善地,和处于极度惊恐的亚德丽安娜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她这样说着,「我是乌姆尔·亚特·塔维尔,应你的召唤前来。」


亚德丽安娜先是呆愣,等到后来她意识到召唤成功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才慢慢变成了兴奋的雀跃。她不知道的是,在眼前这个非人类的高等存在回应召唤前来之时,巴黎内除了她以外的所有活物,都已经成为祭品,化为了一地尘埃。


(完)


终于完结了,首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还有感谢屡次让这篇作品登上推荐的编辑大大(编辑大大们?),希望大家不会觉得这结局烂尾(つд⊂)。

结局了就来说一下感言和不重要的废话(咦),主要是给自己看的小小检讨。这篇作品在一开始打大纲的时候其实总共有7卷内容,理想的打算是每一卷写6万多字就会完结,然而第一卷结束时就已经有10万多字,字数比预想中超出太多了,在考虑之下,就砍了三卷没那么重要的案件。不然的话,本来在第二卷与第三卷之间,还会有一个人体自燃的纵火案;而在第三卷于第四卷之间,还会有一个攀山遗迹事件,和一个在偏远小镇里的舞台剧谋杀案。不过现在都不打算写了,在作者留言里提到也只不过是因为既然都设定了,不说出来的话就太难受(什么)

虽然在写文前详细设定了每一个角色的性格、过去、性格特点等等,不过这些设定最后大部分都没有在文章里表露出来……而且跟着设定写作以后,不知怎么的还是觉得角色们有点崩,感情上的描写还是很不细腻(大概是因为母胎单身的作者并没有谈过恋爱),现在重新看一遍还是觉得不太满意,可能一年后大家会发现完美主义兼强迫症的作者又把整篇文章修订了一遍(不,那时候应该不会有人看这文了……)

除了角色设定以外,其实在写文前还粗略打了每卷剧情大纲,不过因为太粗略,没有写出细节,有些时候还是会感觉卡文,就……写不出来的感觉。当写不出来的时候,就会忍不住什么都细致描写一番……后来在修订第二卷和第三卷的时候,也把很多多余细节和描写砍掉了,前后应该砍掉了5千多字以上(光是第三卷就已经砍掉了4千多字),到底是水了多少字数……

不论怎么样,最后还是非常感谢打赏的两位小天使,同时也非常感谢所有在下方留言的读者朋友,每一次看见留言都非常开心,就产生了继续稳定更(水)新(文)的动力,也谢谢所有按了收藏的读者朋友,还有所有评分的读者朋友,还有还有所有愿意看到这里的读者朋友,非常非常感谢你们!爱你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museumyuki
amuseumyuki 在 2021/08/24 14:43 发表

看完第一個故事,就直接跳到尾三章看……雖然終章的劇情有點跳躍,但比預計的好看~給大大讚讚讚。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8/03 00:08 发表

哈哈哈哈,这个结局太妙了,这才是克苏鲁系该有的结局啊。
人类的疯狂贪婪与野心,在充满恶意的神明面前化为灰烬。这才是克苏鲁系的精髓啊。
和某些付出不痛不痒的代价穷极宇宙奥秘甚至直接成神的文完全不一样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