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相遇

作者:白依月
更新时间:2020-06-27 03:39
点击:155
章节字数:99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人虽然平时有写文,但都是自我娱乐观赏以及保存。第一次放上网所以文渣警告。请谨慎观看。





在美国一家医院的病房裡,她坐在窗台上,手裡拿着书但却看着窗外。



『今天天气不错,风也不大,吹起来肯定挺舒服的。』


她看着窗外楼下街道被风吹而轻摇的树枝,心裡这麽想着。


可惜现在不是放风时间,而且就算是,时间也被医生面谈给佔据了。


『这时候应该表现出感到可惜的,对吧...』


还没等她思考完,门外的护士就敲响房门开口



「Serenity,医生要见妳了。」


护士说的是英文,虽然她对英文不是很擅长,但简单的日常对话还是可以的。


爬下窗台的她把书放在床旁的桌子,为了不让病人们有办法受伤,桌椅都是塑胶做的,边角一律是圆形。就像幼儿园小孩的桌椅一样。



『晚点在回来看后续吧。』


她边想边朝门口走着,与护士会合。



在走去会谈室的路上,护士回头边走边说。


「妳又爬到窗台上了,虽然我不管你,但其他护士值勤的是时后妳可不能这麽做哦。」


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护士才回头。但其实就算护士不说她也知道的。毕竟不是每个护士都跟这位一样善良。大部分都是採取对待精神病患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毕竟名子一样嘛,只是多了未成年。


『也是,正常小孩才不会自我伤害自己。这对正常人来说不就是神经病嘛。』


这句话还是在心裡想着。她不常说话,不必要的交谈是不会开口的。肢体语言可比沟通方便多了。


接下来的一路上,再也没有交谈。其实病房离会谈室并不远,大概20秒的路程。


她回头看向走道的末端,玻璃门的外面就是放风区。她是真的想出去吹风,从以前她就喜欢让阳光洒在身上,加上微风吹抚。不热不冷的天气是她最喜欢的。现在是3月,天气处于冬季末期,这种天气在这时侯很少出现。但今天注定是要与外面无缘了。



「医生已经在裡面等妳了,快进去吧。」


护士推开门,走进室裡右边的椅子坐着。会议室裡除了医生,还有坐在左边的翻译员。在近期几次的会面,都是同样的翻译员,所以她除了向医生打招呼,也向翻译员打了招呼。一来是也算认识了对方,打招呼对方也比较高兴。二来是这翻译做的还挺好的,所以至少给个招呼,让对方高兴接下来翻译能记清楚。她可不想多说几遍,说话对她来说很累的。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在她刚坐下来后,医生就马上發问了。平时是会等她点头才开始的。


『看来今天医生有点急,应该只会问些平常问过的问题。』



她一样点头示意,医生也马上开始發问。


「最近有没有还想自我伤害啊?」


『果然是平常都在问的问题,接下来就应该是学校,家庭这些普通问题了。那只要回正面的答案,就能早些出院了。』



为什麽她会知道,其实是因为这个医生自己有这种习惯。如果打算问些没问过的事,会直接第一题就问,所以很好猜测。她一直有在观察着一切,不是好奇,只是为了让自己活的舒服点,避免麻烦。至于出院嘛...医院当然不会放没康復的病人出院囉。


「没有。」


她用英文说着,至于有没有嘛,当然是有了。她早就不想活了,只是在这医院裡如果想自我伤害,24小时会有护士跟着,不能离开护士视线。包括洗澡上厕所,是不能关门的。这对她来说太麻烦,所以当然要说没有。


接下来的问题其实她也没有认真听,只是按照预定的给予正面回答,20分钟后就结束了。跟医师翻译员道谢后,跟着护士走出会议室。正对面的房间是餐厅,也是团体讨论,跟娱乐的地方。现在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已聚集在哪裡。餐厅裡的一位女孩看到她出来后便向她招手并指向旁边的空位。看着空位上的餐盘,她知道是女孩让值餐护士把2人放一起的。


她向女孩比手势示意自己知道了,便跟着护士回病房洗手。这裡的设计很简单,走廊前端是大门,末端是放风区。前端附近是柜檯,衣物间,后面左右两边是会议室跟餐厅。会议室裡有乒乓球桌,有时候会开放打。接下来是洗衣室,医疗室。再来就是一连的病房。最后是电话亭。她走进病房,左边是张空床,室友前几天满18岁出院了。自己的床是靠牆,床后就是阳台。至于中间当然就是厕所浴室了。她进浴室洗好手后,便再次跟护士出门走向餐厅。



刚进餐厅的门,座位上的女孩便站起身走来想拉她的手。但还没碰到就被女孩的随行护士给制止了。护士用不耐烦的语气说


「说了很多次,妳们不能触碰对方!」


「好好~,知道了。」


女孩同样用不耐烦的语气回应,她知道女孩其实是故意的。因为女孩讨厌今天的护士。


跟随女孩坐下后,她發现自己旁边的空位没人坐。正常大家都已出来了才对。她看了一下餐盘上的名字,是没看过的。



『Fang..... Ning..yi?看名字应该是中文转过来的,难怪餐盘会被放在我旁边。这麽说医生今天急的原因大概也是有新人要来吧。』


她边想边撕开餐具包的包装,今天的晚餐是她最喜欢吃的番茄肉酱义大利麵,虽然量还是很少,但能吃到算好了。旁边的女孩点了Rose Beef。


『看来是被牛肉的字给吸引了,不过这道其实是个地雷,等她吃了就会知道的。牛肉也不过是薄薄的3片。』


她来这裡也已经1个月多了,住院时间也变这裡最久的。餐点也全部嚐过了。许多家长不会愿意付钱所以政府付钱的1个月过后就选择出院。但她的家庭可不缺钱,但也不至于会为她花钱,只是不想照顾她而已。钱能解决就让钱解决。


她看了看手上的识别手环,上面写着2月18入院,以及自己的英文名,性别,生日。这手环对她来说帮助挺大,不必说话就能让别人知道自己名字,能方便些。



「Serenity点的是义大利麵啊,好吃吗?」


坐在右边的女孩突然开口,名叫Anna,是刚刚起身那位。入院6天了。各子矮矮的,髮型是标准的绑马尾。黑髮的韩国人。


「她都还没吃妳没看到吗?」


坐在前方的女孩搭上了话,名叫Melisa。入院14天了。各子挺高的,长髮的波浪捲。金髮的西班牙人。


她打开盖子闻了一下回答


「对我来说味道普通,不算上经典。只是喜欢吃以及少数能吃的才点。今天煮的还可以,妳之后就会知道为什麽的。」


她用脑裡少数的单词拼出答案回答。她很少开口回答问题,这次是因为她知道如果只是点头,Anna是不会停止的。Anna是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女孩,所以这次她选择回答完全些的答案,以及自己不愿多说的意愿,希望能就此停止问答。



「看吧,她还是回答我了。」


Anna用胜利的语气向Melisa说。


「那也因为她在这裡久了,而且刚刚不是确认了才回妳。这裡同道菜每次煮的味道都不一样。你应该先担心妳的牛肉能不能吃吧。」


Melisa无奈的回答,她知道Anna还来不久所以顺便帮忙解释了Serenity 答案的后续。


她只是听着,没有继续参与谈话。她只想快些吃完,洗完澡继续看书,但看来今天是没办法了,晚点的新人大概率会被拜託带路并解释一切。


『今天还真是不走运啊...』


刚在心裡说完护士就带了新人过来并说


「妳先坐这吃晚餐,晚点Serenity 会带妳的。妳们同样都说中文,也是同间房,有不懂的问她就可以了。」


说完护士立刻就走人了,完美的把剩下的工作推到她身上。


她抬头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女孩,用中文说


「妳先坐下吃饭吧,吃完我再带妳。」


「好...」


女孩的声音很温柔,也清脆。


『还挺好听到。』


她其实是个声控,但她没有说。


女孩头髮长到肩,髮色是淡褐色, 标准的身材。


『颜值还挺高的,在学校应该挺受欢迎的。』


身上穿了淡蓝色宽毛衣加白色长裙。


『应该是会打扮的。至于她的性格,晚点就能知道了。』



她并不是特意分析,只是习惯性的整理讯息。




----------------------------------------------------------


「妳好啊,妳叫什麽啊?」


Anna看到新人还挺兴奋的,很快便向女孩答上话,可能是因为终于有比自己晚来的吧。


「Anna,妳太大声了。会吓到新人的。还有要先说自己的名字。」


Melisa虽然是这麽说,但自己的声音也比平时高了些,半斤八两吧。


「妳好,我叫Melisa,旁边这位叫Anna。」


一脸笑容的Melisa继续说着,顺便说了Anna的名字。


「我叫方凝依,没有英文名字妳们可以直接叫Ning就好。」



方凝依对2位热情的病友说出自己的名字,但她其实比较想知道自己右手边这位话不多但声音却有磁性很吸引人的名字。对方身上穿着黑色帽T,长牛仔裤。短髮加上自然捲而翘起的髮尾,髮色是淡金色却有些發白。


『睫毛好长!而且眼睛还是淡蓝色的,应该是溷血儿囉。』


因为父母的关係今天被送进医院,虽然自己擅长英文但是还是想与同样会说中文的聊天,而且能聊的话题也比较多,脑子还不用想单词轻鬆许多。想到这裡的方凝依决定与她对话,就算无法聊天也要知道她的名字。


『虽然刚刚护士好像有说她的名字但我走神了没听清...』


方凝依在心裡尬笑了几声便用中文与她搭话。



「妳好,我叫方凝依,凝是凝视的凝,依是人衣的依,妳呢?」


『很好!没有吃螺丝!』


方凝依鬆了一口气,自己不擅长绕口令但名字的介绍几乎每次都让自己吃螺丝导致被笑。所以从那之后一直练习绕口令,看来今天派上用场了。


「中文还是英文?」


女孩停下吃麵的动作,吞下嘴裡的食物后抬头看着方凝依说着。


「妳觉得哪个比较好就哪个吧。」


『但其实我2个都想知道阿!没事的!以后可以再问的!』


「我哪个都好,所以2个都说吧。中文名叫甯冰,甯是一个宀,裡面是上面心下面用。英文名叫Serenity ,姓氏不重要。」


「感觉好像小说裡的名字喔~」


「……」


「啊抱歉...我也没资格说人嘛。能叫妳小冰吗?」


「随妳高兴就好。」


就这样第一轮的对话就结束了,方凝依感觉对方有意结束对话,或许她真的不爱说话吧。



「哈囉~我们还在好吗?请用英文说话!」


Anna忍不住的跟上了谈话,她可不是那种坐着乖乖不说话的类型。


Melisa只是笑而不语,但她其实也是这麽想的。


「抱歉,习惯性用中文了。我们只是在问名字而已。」


方凝依看向Anna,用英文道了歉。


『她应该英文挺好的,这样也好,以后少了个麻烦。』


甯冰想用方凝依来陪Anna说话,这样自己就可以看书了。而且如果被發问不会回答,还有个翻译可以不用动脑。


「知道了...Ning妳吃的是汉堡啊,那要热一下才好吃哦!Serenity 是这麽教我的确实是比较好吃。」


「热一下?」


方凝依看了一下餐盘,麵包还在包装裡,盘子裡的汉堡是热的不用热,难道是把上面的起司放在肉上拿去热吗?可是没看到热饭的地方啊?


甯冰看着在环顾四周的方凝依,大概猜到了他在找什麽,于是拿了她的餐盘后说


「跟我走,这裡微波炉的操作有点麻烦你要自己记得,我不想多教一次。」


「嗯。」


方凝依站起来跟着走后却發现对方竟然比自己矮?明明坐着看起来一样啊?


「小冰多高啊?」


「156。」


「比我矮5公分啊。」


「不重要,微波炉在上面。」


「原来在牆柜的下面啊,那麽高难怪我没看到。」


方凝依抬头看着异常高的微波炉,心裡感叹设计师是想玩捉迷藏吗?


甯冰把起司放在肉上,然后拿着盘子垫起脚尖。方凝依看到接走盘子,放进微波炉裡。


「要几秒?」


「20秒,记得按00:20,不然他会给你微波20分钟 」


「记得了。」


「等等麵包10秒就可以了,肉微波好后记得把微波出来的油沥掉,除非你想喝油。」


「啊...冷冻的肉是吧。」


「嗯,接下来你自己叠汉堡就好了,我先回去。番茄酱在水果杯下面。」


「啊..好。」


看着离开的身影,方凝依怀疑自己是被讨厌了?还是她对所有人都这样呢?


『应该只是话少避嫌吧。』


心裡给刚刚的疑问下了结论,毕竟自己从见面到现在也没做了什麽失礼惹人生气的事。


在等微波的同时,方凝依看到旁边的冰箱被锁给锁住了,要有钥匙才能打开。


『这裡防范还真多。』



叠好汉堡回到座位附近,就听到Anna传来的抱怨。


「这Rose Beef也太难吃了吧,3片肉都咬不动,连酱都是稠到不行!」


「看来我没点是正确的。」


Melisa对于有人帮忙踩雷而鬆了一口气。


「有这麽难吃吗?」


方凝依坐下来,打算打听一下,毕竟自己以后也要在这裡吃饭。


「超难吃,特别是酱,如果把酱刮掉只吃牛肉的话还可以,但牛肉明明很薄,却咬不动啊!以后不点这个了。」


Anna盖上盖子,把牛肉放到一边,看来只打算吃剩下的麵包,水果跟牛奶了。


「啊哈哈...Serenity知道那道那麽难吃吗?」


因为是用英文问,所以方凝依用英文名字。


甯冰点了点头。


「为什麽不告诉我啊?那我就不会点了。」


Anna马上發问,语气裡透漏着不满。


「我...不知道怎麽说...」


她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会用英文说。


「好吧...下次我在点餐的时侯妳要告诉我哪个不能点!我会相信这裡最年长的妳!」


「最年长?Serenity妳几岁啊?」


『小冰看起来不大啊?难道其实是萝莉脸?』


方凝依疑惑的看向甯冰,注意到视线的甯冰开口说。


「她说的是在这裡的时间,我只有14岁。」


「14岁!?我还以为跟我一样大的说!」


其实如果单看外表是像14岁,只是甯冰说话的语气以及举止行为,让人觉得她只是看起来小其实年龄大而已。


「很惊讶吧!我一开始也被吓到了。顺带一提我13岁。」


Anna不知道为什麽用很自豪的语气说着。


「我是16岁。」


Melisa边说边用手势示意蹲在椅子上的Anna坐好。


「结果我是最大的,我17岁了。」


方凝依无奈的说着,她以为Melisa绝对会比自己大的。


突然甯冰用中文说


「赶快吃,我还要带妳,我不想乾坐着等,我还有书没看完。 」


「知道了。」


方凝依听到后赶紧咬了一口汉堡,结果肉裡透出了许多油,真的可以用喝的还形容。


「唔......」


『刚刚思考太专心忘了把油沥掉了,啊啊啊好多油啊,口感好噁心!』


甯冰看到对方面露难色,就猜到原因了,所以稍微放慢自己涂黄油在麵包上的速度。她知道那个口感是很难受的。



几分钟后,方凝依终于把汉堡吃完了,牛奶也被喝光了,现在正在吃水果杯解油腻。而甯冰早以吃光所有食物,坐在座位上乾等人。看着吸着空牛奶盒的甯冰,方凝依不好意思享受水果杯了。2,3口的吃完说


「我好了,走吧!」


甯冰没有回答,只是起身拿起餐盘向外面餐车走去,Anna还在后面喊说晚点要回来一起玩喔!甯冰也只是点头。


把餐盘放回餐车后,甯冰告诉护士自己要洗澡了,护士带着2位去前面的衣物间拿毛巾以及床单。方凝依看甯冰没有拿病服就问说


「妳不换衣服吗?」


「衣服是可以自己带的,我有可以换的。」


「是这样喔,我只带了内衣裤。看来要打电话给家裡了。」


甯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拿了一套病服跟一双袜子。


「为什麽要拿床单啊?」


「医院拿来包毛巾的,还有洗完澡要把窗帘外的地板擦乾。」


「好喔?」


「你有带洗髮乳那些的不?」


「没有。」


于是甯冰去柜檯跟护士要了1罐沐浴乳,还有牙刷牙膏。


「这沐浴乳是可以洗头用的,妳要是不满意也让家裡带,只是带来之后除了牙刷牙膏,其他的要放在柜檯。」


「为什麽啊?」


「不知道。」


每次的对话,都会被甯冰缩短,方凝依也不多说了,避免惹人厌。



2人走到病房,甯冰指着入口左边的床说


「这张是妳的,后面靠牆是我的。靠近你床的桌椅跟牆上柜子是妳的,靠近我床是我的。」


方凝依看像对方的桌椅,桌上放了20本书有,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看书。


「虽然规定对方洗澡的时侯另一人必须离开,但是我们两个目前没有被安排护士监视加上我想看书所以妳先去洗,洗快些别被發现了。床单先放在柜子。」


说完甯冰把手上的病服,沐浴乳以及袜子拿给对方。


「裡面没有放衣服的地方,我推荐折好放洗手台边缘,太靠近会感应到。换下来的衣服放水箱。这罐你放在牆上放沐浴乳地方的右边,我的放在左边,用完了找柜檯拿新的。水龙头每5分钟会停一次,再触碰一次就可以了。换下来的衣服先放柜子,现在晚了不能洗衣服,明天再带你去洗衣房。还有问题吗?」


「没有。」


「好,那妳洗快点,这裡不是家裡没办法让你慢慢来。现在已经7点20了,9点就寝,如果想看电视就洗快点。」


方凝依听完后拿着衣服快步进浴室,她可不想错过电视,这裡已经不能用手机了,再错过电视她会死的!


看对方进浴室洗澡,甯冰走到阳台看向窗外。说了太多话了,心理上累了。外面已经天黑,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她决定在医生护士面前演的更好些。在这裡也1个月多了,她想念她的电脑以及手机了。


回到床上,甯冰拿起早上没看完的书,翻开继续看。她看的很专注,即便餐厅的吵杂足以传来病房,即便浴室的水声不断,也没有影响到她。从以前书裡的世界就是她的避风港,所以当她专注看书时,任何杂音都很难吵醒她。



大概过了20分钟,方凝依拿着衣服光脚走出了浴室,因为地板太湿没办法穿袜子。出来后边看到靠着牆专注看书的甯冰,因为过于专注没注意到已经洗好的方凝依。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心裡觉得自己在看一幅画。虽然只是在病房,但她头上淡橘色的灯光就像展示灯一样照在她身上,本来就会让人想多看几眼的脸,雪白的皮肤在黑色帽T 下显得更白。因为低头而从耳上滑下的髮丝,这一切让她看的忘记了时间。直到画裡的人翻了页,她才想起来自己还在赶时间。



「小冰,毛巾是包在床单裡吗?」


方凝依为了忘记自己刚刚的行为而开口,但语气却很僵硬。没有得到回应的她再次發话。


「小冰?」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于是方凝依决定靠近些呼唤。但前几次的呼唤对方还是没有察觉,于是最后,她决定爬到她的床上直接呼唤,这样对方总该發觉了对吧?


「小冰!小冰!哈囉?有人在吗?......小冰!」



正在专心看书的甯冰,察觉到有人在喊自己,于是抬头决定查看。但抬头后看到的,却是方凝依放大版的脸庞。


她虽然有被吓到,但是由于多次的经验,她知道是自己看的太专注了。她想开口说话时,却發现对方的背部裸露,病服前的衣领因为背后的绳子没有绑而微微下垂。而导致她看到了她的胸,但她很快便移开视线。她注意到她因为洗完澡而微微泛红的肌肤,湿润的头髮因没擦乾而滴水到她的床上........


「妳滴到我的床了。」


「啊!抱歉抱歉!」


方凝依这才發觉,连忙道歉继续用毛巾把头髮擦乾。但她没察觉自己还是坐在对方床上,这样如果被护士看到,换房是肯定了。但甯冰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对方没有绑的病服。


「妳病服怎麽不绑?」


「我试过了,但我自己绑不起来。」


「......转过去我帮你,也不能让你就这样出去,这裡还是有男生的。」


「嗯,谢谢。」


方凝依转过身后继续擦头髮,甯冰把书放在一旁,把病服两侧的绳子捡起来绑上。绑的时侯刚好看到对方左背颊骨上有颗痣,就像在白纸上用笔画点一样,她感到惋惜。但后来想这也是对方魅力所在于是便不再惋惜。


「绑好了,这裡没有吹风机所以你最好擦乾点。」


「没有吹风机?为什麽?是不怕我们感冒吗?」


「不知道,他们也许真的不怕,毕竟感冒去医院,而这裡就是医院。」


甯冰说完便下床,去牆柜拿自己的换洗衣物。


「妳今天不用用床单擦地,我来就好,你床单留着明天用。还有以后别随便爬上来,被看到的话你或是我会换房的。」


「好~」


方凝依还是继续在擦着头髮,尽力的擦,能擦多乾是多乾。


过了5分钟后,她放弃了。


「手好酸喔...」


嘴裡小声的抱怨,她注意到床边的书,书名写着《魔法之旅》。


「什麽嘛,小冰也会看这种类型的嘛。」


但当方凝依打开看后,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书裡写的是历史,虽然还是有魔法,但是是各个宗教的神仙,法术,法器等等。以及各国着名历史遗迹被揣测以前用途等等。这些文字类叙述是她最不擅长的,虽然他会看书,但都是些小说,漫画,她喜欢去推理剧情的走向。


「好吧,我放弃。」


刚说完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离甯冰进去到出来只花了8分钟。


「妳洗那麽快的吗?」


方凝依放下手中的书,脸上又是尴尬又是惊讶。她觉得自己绝对会因为擅自看书而被骂的。


「妳怎麽还在我床上?那麽想换房吗?」


甯冰有看到对方手中的书,但她并不在意,她知道那是对方的习惯,之后告诉她别乱动要看要说就好。只要对方没把书弄髒弄坏就行。


「啊忘了!抱歉,马上下去。」


方凝依赶紧下床,她可不想换房。一方面是能中文聊比较好,另一方面是她还想多跟对方在一起,至于为什麽,自己似乎还没察觉也不知道。


下床后,她看着对方正一隻手擦着头髮,另一直手正拿着床单。上身穿这白色衬衫,下身一样穿着长裤。


『看来小冰是那种不怎麽打扮的类型。嗯?等等...』


方凝依仔细看了下对方的上身,察觉事情不对,于是拉住对方开口问说


「小冰你胸是A B C D哪一个?」


「蛤?」


甯冰被这突然的举动以及问题给搞矇了。


「别蛤了快告诉我!」


「......现在是C+」


「竟然比我还大!我才B而已!明明年龄身高都比你大的说!小冰妳是有吃什麽特殊食品吗?」


「……」


「回答我嘛!」


「我想说妳知不知道世界上有基因这种东西?还有,这裡禁止触碰彼此。再来,我想去擦地板了。最后,妳不想看电视吗?」


「啊...抱歉。」


方凝依放开对方,确实自己刚刚的行为很突然以及失礼。


「嗯。」


甯冰没多说话,开始用脚把床单在浴室地板上来回拖移。


「没生气吧?」


「没有,妳不是第一个问我这种问题的。」


「噢!那就好。」


「……你不去看电视吗?在餐厅,不用我带路吧。」


「一起去不行吗?」


方凝依看着对方把2条毛巾包进床单并看向自己,于是把自己的2条毛巾也放进去。


「随便妳吧。」


甯冰把毛巾包好,戴上洗澡前拿下的识别手环,穿上袜子就要走了。


「啊!等我一下,我还没穿袜子啊!」


「...快点。」




在甯冰把床单放进换洗车的袋子后,便走进餐厅。Anna已经在电视区看电视了,Melisa不在那就是去洗澡了。


「现在是点心时间,冰箱有开,你可以去冰箱那裡跟护士拿果汁跟饼乾。」


甯冰突然想到便告诉方凝依,至于为什麽忘,因为自己不怎麽在这时侯吃东西。


「果汁?什麽口味?」


「苹果跟蔓越莓。饼乾每次不一样不知道。」


「小冰不吃吗?」


「我不常在这时侯吃东西。」


「好喔,那我先去拿。帮我佔位子。」


「……」



甯冰走到电视区的沙發,坐在Anna旁边,Anna看到后立刻拿出他跟护士拿到的UNO说


「等等跟Melisa还有Ning一起玩吧!」


看着一脸兴奋的Anna,甯冰点头示意。她虽然想回去看书,但无奈晚餐时已经答应了对方。


『今天就这样吧。』


想完方凝依就拿着果汁跟饼乾过来了,并坐在甯冰旁边 。Melisa也洗完澡来了餐厅,拿了一杯果汁后就过去跟大家会合。



过了一段时间后...



「啊不玩了!Serenity妳怎麽一直赢啊?是不是作弊了!」


方凝依眯起眼盯着甯冰,他们玩了几轮,几轮下来都是甯冰获胜。


「还以为今天可以赢的,结果还是没办法啊...」


Anna一脸失望,看来她已经习惯了输给甯冰。


「Serenity没有作弊啦,但不知道为什麽运气很好,玩什麽游戏都赢。」


Melisa向方凝依解释,边说边把果汁拿给Anna。


「那果汁不是Melisa自己喝的?」


方凝依对Melisa的举动感到疑惑


「给Anna的,她每次都喝太多所以被护士限制只能喝2杯,如果我自己喝她会盯着我我喝不下,所以之后就习惯帮Anna拿了。」


「妳还真宠她。」



「Serenity, Anna, Melisa,该你们吃药了。」


护士突然插进对话,推着药车走过来。护士拿了3颗药以及一小杯水给甯冰,但1秒后,杯子就回到护士手上了。方凝依是全程看在眼裡,她看对方把药放到嘴裡,水一喝马上就吞下去了。动作快速吞噬很快,看来是已经习惯了。轮到Anna的时侯,还在因为不习惯吞药所以跟护士要了3,4杯水。


「怎麽一直看着我?」


「啊?呃..没事。」


「……」


面对甯冰的發问,方凝依才察觉自己一直看着对方,尴尬的撇过头。


「已经8:50了,你们就别玩了,不然晚点没玩完时间就到了。」


护士说着就把桌上的卡牌给收走。


「8:50了!?我还没看电视啊。」


说完方凝依就专心的盯着萤幕,Anna也吞完了药, Melisa,正在吃药。吃完后他们都转头去看电视,只有甯冰坐着發呆,毕竟看电视她也看不懂。



过了一阵子后,本来专心看电视的方凝依察觉自己左肩膀有东西靠上,转头看才發现甯冰已经睡着而且靠在自己身上。


「Serenity因为有重度失眠所以医生有给他开安眠药,平常这时候她都是已经回去睡觉了。」


Melisa看到后就向方凝依解释。


「这样啊。」


『那今天小冰怎麽没有先回去睡呢?』


还没想出答案,护士就拍着手进来说


「9点了,大家回房去了。」


说完便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Anna嘴裡小声的唸着不满,说了晚安后便跟着Melisa回去病房了。


「小冰,起床了,我们先回去妳再继续睡吧。」


方凝依轻声的说着,她不敢碰对方因为护士还在后面,她不想换房。


「嗯...妳看完了...?」


甯冰缓缓站起身,声音裡满是睡意。


「嗯,走吧。」


方凝依边走边回头确认对方有醒来,她好想牵着对方的手,但是她没办法。刚想完就察觉自己左手袖子被拉住。


「妳不是说要一起走吗....别走那麽快...」


「啊..好。」



她笑了,一是發觉她是多麽的可爱,二是她知道她不先回去的原因了。


『她其实都有在听的嘛。』



病房裡,方凝依等对方躺好,打算帮对方盖被时,發现了被被子裹住的抱枕。


『好可爱!怎麽可以这麽可爱!』


帮对方盖好后,看着她习惯性的侧过身,抱住抱枕。方凝依觉得自己都快被萌死了。


「晚安。」


她边说边把对方因侧身而乱的被子再次盖好。自己回床去了。但她不知道那句晚安稍微让床上人清醒了一些。感受到许久没有的温暖的她,在心裡想着


『今天或许...也不是那麽不幸..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