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活体种植

作者:百合中毒的狗
更新时间:2020-05-29 21:58
点击:100
章节字数:39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章 活体种植


「铃子!铃子!还好吗!?」


身体动不了,只知道自己躺在医上,消毒水的味道,有医生和护士围着自己。


女孩想起来了,自己是名为黑木铃子的小学生。


「铃子,你又在地上画什么!?」


「这是魔法阵啊!看!这是水的符号!」


女孩指着地上的符号说,眼前的女性皱着眉头看着她。


「太太,你的女儿好像把动画跟现实搞混了,一般小孩是能够分清楚的,但你女儿好像因为事故而分不清了。」


「铃子…你别再画这些东西了……这个世界没有魔法……」


女孩放下画笔,拿起课本,只要成绩好,妈妈就会笑着称赞自己,也不会露出悲伤的表情。


###


「这里是……」


诺亚张开眼,发现自己双手分别被铁链套着,脚能够碰到地,但手腕的铁链的长度而只能让她站着。


记得之前是跟伊蒂丝一起把药箱送去店铺,离开学院不久后,记忆就中断了。


看着就四周的环境,自己被关在在一个没有出口的石室里,墙上挂着照明用的火把,还算明亮,前方不远有个工作用的桌子,上面放着各种玻璃瓶和制药用的工具。尸体集中放在一个角落,上面种满玫瑰花,有些是血红色的,更多是是黑色的玫瑰。


有个穿着黑色的露肩长裙女人在收割尸体上的玫瑰,不,眼前的女人不是人类,那耳朵是精灵独有的尖耳,而且盘起来的黑色天然卷,完全没打算把魔族的特征藏起来,话说精灵族有黑发的吗?


「睡得好吗?」


「还行。」


不太记得梦的内容,但好像是医院里的事情和中二时期的黑历史,还有就是久违地见到母亲了。


「你是精灵?」


对其他种族不算熟悉,课本上说精灵族都是浅色发色,也许只是这女人比较特别。


「不然呢?话说我要怎样称呼你?」


「随便。」


「那……半吸血鬼小姐?」


女人走过来低头看着诺亚。


「诶?吸血鬼?」


诺亚也是才刚知道自己不是人类,这人连自己非人类的部份是什么种族都知道了。


「很惊讶吗?要不是这包药我也不知道,藏得真好。」


身上应紧用的药被拿走了放到桌子上,开始有点胆心不吃药会发生什么事,十五年来都没停过的药。


「我不久前还以为自己是人类。」


「那你没喝过血?」


「没有。」


王立学院的课程有教导不同种族的特性,吸血鬼的主要粮食是人类的血液,但说到喝血只会想起冰湖事件,那个疯掉的母亲在喂血液给死去的女儿场景。


「难怪你的身体这么差,魔力的回复速度太慢了,连人类也比不上。」


「这也能知道吗?」


诺亚也知道自己的回复速度比较同学慢,一直以为这是病的问题,毕竟是需要长期服用药物身体。


「精灵对魔力的变化很敏感的。」


「等一下,你在做什么?」


眼前的女人在为尸体放血,流下的血液用碗收集,这场景跟那时一样,只是换了个人。


「放血。」


「不,我是问放血来做什么。」


「种植血玫瑰需要活人身上的魔力和血液,而这里正好有个因为虚弱而被我抓到半吸血鬼。」


「所以?」


不好的预感。


「想让你早点回复魔力,就只能让你喝血。」


果然是这样,女人拿着碗走近诺亚,只闻到单纯的腥臭味,感觉一点也不好喝。


「不要。」


诺亚把头别过去。


「想让我用嘴喂你吗?」


「不——!?」


女人抬起诺亚的下巴,强行用嘴把血液灌进去,舌头被她单方面的推动按压,不自觉地吞下黏糊糊的血液。


「好吃吗?」


「不好吃。」


太突然没尝到味道,但是残留在口腔的味道绝对称上不上美味,腐臭的味道,让人反胃。


看到地上的尸体,才意识到自己吃了人体尸体。


「因为这是尸体的血液,据说吸血鬼喜欢新鲜的处女血液。」


「需要我抓一个给你吗?」


女人歪着头问。


「……不用。」


要是答好的话这人一定会抓一个回来,都杀了这么多人也不差一两个。


「不挑食是好孩子。」


「那继续把剩下的也喝了。」


「……最少让我自己喝。」


诺亚不想继续被她用嘴喂食。


「解开的话你会逃走吧?」


「……」


诺亚反复被女人用嘴喂食血液直到见碗底,才刚喝完一碗,已经感到魔力在回复了,这效果也太快了吧。


「看来魔力回复了,虽然只是尸体的血,也比什么都不吃好多吧?」


魔力的回复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现在的话应该可以发动魔法。


「刀子!?」


女人拿起桌面上的刀,诺亚摇着手上的铁链挣扎着,即使魔力回复了,也使不出魔法,这铁链是特制的。


「要埋入种子了,不用害怕,只是痛一下。」


「……!」


制服的上衣被利刃割开,肚皮上被划开一道口子,不算很深。女人取出种子,按进伤口,注入魔力,种子迅速长出根须。


刚回复的魔力被种子全部吸收,根须缠在皮肤和肉里,生长时割开皮肤的剧痛和魔力耗尽让诺亚晕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诺亚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放下来,躺在地上。肚子上充斥着强烈的异物感,低头能够看到身体已经长出一堆血红色的玫瑰花,透过隆起的皮肤隐约看到植物的根茎,手腿也被根茎侵蚀。


白色的制服早已被鲜血染红的,以前问过老师为什么制服是白色。白色是为了让学生在战斗中也要注意礼仪,不要随便把制服弄脏,在激战后还能保持制服纯白的学生才是真正的强者。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感觉不到痛楚,但是四肢也不能动。


「醒了?」


「……」


看见女人拿着碗走过来,已经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来,把这个喝了。」


一碗新的血液,失去活动能力的诺亚被她扶起,继续被她用嘴喂食血液,随着血液留到胃部,魔力和体力也迅速回复。


「…!」


诺亚把她推开,往后跌在地上,活动能力没有完全回复,臭味再次引起强烈的呕吐感。


「呵,回复了,不愧是吸血鬼。」


「我睡了多久?」


「三天了,这段时间玫瑰长得真好,是目前最好的玫瑰。」


这三天里,女人不时喂食血液,魔力一回复就被玫瑰吸收,不断重复,直到长出花蕾,魔力的吸收才放缓。大部份人在长出花蕾前就死了,诺亚是唯一在开花后还活着的人。


诺亚尝试发动魔法,只见右臂上的花蕾迅速开花。


「别浪费魔力了,这样这只会刺激玫瑰开花。」


「不,我偏要。」


诺亚就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反正现在也没有痛觉。


她让魔力在全身游走,做出类似之前上课的那种魔力护甲。魔力被被吸收,全身的花蕾都开花。


「这样会让你困扰吗?」


「不会,但是我要你再喝一碗血液。」


女人把诺亚的双手再次套回铁链里,被禁止使用魔法。


「没有魔力会让玫瑰凋谢吗?」


「猜对了,奖励你一碗血液。」


「……我不会再用魔法了,可以让我自己喝吗?」


不想再继续被她用嘴喂吃。


说起来,不管是诺亚这身体,还是在日本的时候,都没接吻的经验,但她也不在意初吻这种事,只是对这种行为地有点害羞。


女人把诺亚手腕上的锁解下来,诺亚跟自己说只是番茄汁,忍住血液的腥臭味一口气喝光,但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管怎样想也没用。


「别吐,太浪费了。」


诺亚差点就吐出来,女人用手把诺亚的嘴合上,强行把头抬高。让她躺好,剪下已经张开的玫瑰。


收割完成后,诺亚静静地坐到一边观察着。她把玫瑰放到桌上准备调和药物。先把玫瑰花的花辫放在药砵里磨成血红色的汁液,再混入其他药草仔细搞搅碎,使用的药草大部份都含有剧毒。


这个是毒?是打算用来杀人?


诺亚在猜测她的计划,但是为了杀人也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将把一般人抓起来来制作毒药。


「很好奇我在做什么吗?」


「是有点好奇。」


「想我告诉你吗?」


「不用。」


「你不害怕吗?」


「也许有点?」


「奇怪的孩子。」


即便知道这药的作用也不能有助自己离开这个地方,只是有点在意,直觉上有些事情不能了解太多,何况用这药的人又不是自己。


看着地上的尸体也会感到恐惧和不安,但是身体的疲倦感让她没多余的精力思考其他事件,诺亚也觉得现在的自己冷静得过份。


「我离开一下,饿的话这里还有尸体,应该够吃的。」


离开?但是这里没有出口,诺亚看着四周的墙壁。女人伸手接触墙壁,亮出魔法阵,穿过墙壁离开。


又是幻术,诺亚看着浮现出来的多个魔法阵,自己是解不开。


诺亚尝试活动身体,感觉到身上的皮肤被玫瑰带刺的根茎拉扯撕裂,尝试拉动手臂上的根茎,发现已经紧紧缠着肌肉,不能强行抽出,长在肚子上玫瑰应该已植根在内脏,还好没有痛觉。


扶着墙壁走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就是一个密室,用来培植玫瑰的地方。不想浪费体力,抱着膝靠在柜子的旁边小睡一下……


咕…咕噜……被自己肚子的声音吵醒,看着怀表,过了十个小时,也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夜晚。这里没有水和食物,有的只是屍体,看见尸体就一阵干呕,只好合上眼继续睡。


「原来在这里,还以为你跑了。」


女人回来了,在药柜的旁边找到诺亚,二十四以上小时没进食和喝水,而且身体的养份还不断被玫瑰吸收,她只是尽量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你没喝这里的血吗?」


「……」


怎么可能会喝,之前是被强迫才喝下去,诺亚也不会主动去吸食尸体的血液。


「真是麻烦的孩子,还是说你等着我回来喂你?」


诺亚不想理她,反正也不能反抗。


「你把药吃了?」


之前在诺亚身上搜出来的药粉消失了,离开前还放在桌面上。


「花了这么多时间才养成的花檀……」


那个药粉会抑制吸血鬼的部份,现在的诺亚只是一个脆弱的人类。


「好了,为了把药的成份冲掉,现在开始要喝双倍的份量。」


###


又过了几天,石室里的诺亚依旧抱着膝靠着墙壁坐着,观察着眼前的女人。


「眼睛有点变红了。」


女人抬起她的下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每天喝几碗血液,药的作用早已被中和,魔力回复,再次成为养份充足的的花盆。原来的黑色眼睛,已经变成黑红色,但是还不够,多年来被药物抑制的部份还没回复。


「我不懂你在想什么,之前的人最少会大喊救命。」


女人凝视着面无表情的诺亚,连日来都没有表现害怕,更没有求救,只是不断地看着自己。


是因为已经死过一次的原因?还是因为失去痛觉的关系?诺亚对现在的情况没有实感,只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没想过求救吗?」


「没有。」


「你还真奇怪。」


「经常被人这样说。」


的确没有想过求救,要是「她」的话绝对能够找到自己,这只是直觉。


算上平日的作业和实战课的分组,加上现在这情况,自己好像经常处于被帮助的那方,诺亚不喜欢这样。


艾莉卡跟原诺亚是什么关系,记忆里有关艾莉卡的部份非常模糊,在原诺亚的认知里她是自己的室友,总觉得自己的记忆里缺失了很多跟她有关的碎片。


「好了,这是今天份的血液。」


女人已经准备好几碗血液,依旧散发着腐臭的味道,但这味道证明这些血液都是从尸体抽取,没有特别为自己去杀人,诺亚忍着臭味,把血液吞进肚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