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叶二、不摸摸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29 10:20
点击:946
章节字数:49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是日,那散修午后讲学,季无念一早便不见了身影。这几日她都是昼伏夜出,似乎总是在百草峰和八尺峰晃荡,月白也不知她在忙些什么。不过她不在的时候总有人来送东西,鸡倒是没再送过,鸡蛋扔了几个、叫月白煮了蛋羹,之后便是鼠类。


“……扔老鼠是什么想法,”九一很嫌弃,“捉都不嫌脏么?”


月白是嫌弃的,所以碰也没碰就扔了出去。


也是因为送的东西越来越难以入口,月白每日接着觉得麻烦、便打算今日听完讲学去解决一下。


“……你果然只是为一只鸡。”说什么懒得去,都是骗人的。


月白不理他,套了一层白色长袍挡住尾巴,又用兜帽盖住耳朵才出门往五时峰去。


赵棋说要在五时的广场相见、再一同去那散修讲学之处。月白不愿太引人注目,御剑落在了离广场稍远的地方,沿小路而行。竖起的耳朵被压在兜帽里有些难受,月白见四周没人、也就摘了下来。


五时多松柏,沿路惹针杉。


赵棋远远望见她时、月白还没将兜帽戴回,就这么被小姑娘抱个正着。


赵棋从她头顶摘下一枚针叶,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想来呢。”


“师尊叫我来。”月白将兜帽带回,左右看看,不远处还是聚集了不少弟子,也都正往一处去,“不知那位散修何时开讲?”


“还有一刻吧?”赵棋眼见那两只竖起的白耳朵被压下去,心有不忍,“你也不用这般警惕,现在谁不知道你被季仙长弄成这副样子……不如说,现在多得是想见你这样子的人。”赵棋一笑,伸手凑近兜帽里,捏了捏月白耳尖的白毛,“多可爱。”


月白拉住快要被她顶下去的兜帽,面露难意,“这样便好……”


赵棋也不迫她,只是笑道,“那我们再在这儿待上一会儿,等那边开讲了再过去?”


“阿棋你若是想多听些,还是早去吧?”月白不想耽搁人家小姑娘好学向上。赵棋学医修药,自保多靠符,这符修散修的讲学对她多有益处。“我不修符,这讲学对我、本是没什么用……”


“哎呀,你就别说这见外的话,”赵棋推她一把,“好歹也是上山来认识最久的交情。再说那散修说的符我也不一定懂,早去晚去又能怎样?”


小姑娘的好意月白领了,想着以后什么时候可以还还。


“你随便拿点什么东西给她不就好了,”九一随意得说道,“你那些药啊、符啊……”

月白“嗯”了一声,会好好考虑。


“说来阿棋,”月白问她,“今日洛师兄不来么?”


赵棋看她一眼,又含笑凑来,“不是你说要好好修炼?现在又想洛师兄来?”


不是、不想、最好别来。


见叶二有些尴尬,赵棋也不继续逗她,只是凑到她身边、轻轻说道,“之前不是与你说了季仙长与六离仙长的事么?欧阳长老似乎怕你和洛师兄之间也有点什么,最近把洛师兄叫回去说要再教一些礼仪……”


“……她是教导主任么?”九一干干的说,“还防早恋?”


早恋也早不到月白头上,但这话实在是让她尴尬。


……说什么都不会再去书阁找季无念了。


九一冷哼一声,信你有鬼。


月白与赵棋两人在角落说说笑笑,而远处广场的人流渐远、都是往同一个地方去。待得广场人都走得差不多,两人才跟着往那边去。


那散修讲学之处是五时峰的一处高台。为表对散修尊重,此处弟子一律不御剑而起。高台下人头攒动。月白她们走到外围,因这身高倒是被前人挡住了些视线。


“阿棋,”月白不喜欢这里人群,也还是不想让赵棋陪着自己,“你往前去些吧,我晚些在刚刚那处等你。”


“可……”


知道小姑娘还是好奇想学,月白将她前推,“快去吧。”说完后退几步,免得自己又被人潮淹没。


“那、那你一会儿等我!”赵棋向她挥手,得了月白点头。


周边有几位弟子见着她们,认出月白与时常和她交好的赵棋。月白向他们点头致意,还是拉了自己白袍往边上退一些。便是到了边角还是有些拥挤,月白一退再退、终是停到了一处树丛旁,也就是远远能见到那金符的一点残影。


天为幕、云为笔,金符半描,声若流水。


那散修修为不错,但月白还是不知道自己来干嘛。


九一猜测,“是不是季无念自己不会画符,才叫你来学吧。”


月白回得懒洋洋,“大概吧。”


终究是有旁人,月白便就恭恭敬敬站在一旁、假意看着,实际只想当做自己不存在。


可不存在是不可能的,一会儿便有人过来搭话,“叶二?”


月白转身去看,竟是许久不见的丁也。他与她同期入三清,但也只有之前月白还去听大课时见过几面。


“丁也?”


“啊、你竟然还记得我?”少年已经身负长剑,他笑道,“我还以为你光和洛师兄他们玩儿,把我们都忘了呢。”


他这话说得让人尴尬,九一都听不下去,“这话真酸。”


月白轻轻道,“我身子弱,师尊留我在青临殿多。”


他身后又走来几个人,月白认得是一些栾清峰的弟子。因算是掌门座下,栾清弟子一向自视高他峰一些,而此时来人之前也在升武会上见过、都是一些已经筑基的弟子,还有一位甚至是之前被季无念点了一道去月港的。


九一觉得这个剧情走向很神奇,“这是要当众霸凌?直接会被抓走吧?”


丁也先叫了几位师兄,又给他们介绍月白,“这位便是季仙长高徒、叶二姑娘。”


“叶师妹。”一位弟子持剑上前,“久仰大名、之前都不得见。”那人上下打量她一番,“刚刚丁师弟说见你在此,就来打声招呼。”


“……叫‘师妹’……”九一啧啧两声,“他辈分够么?”


按理说、能叫叶二一声“师妹”的,只有各峰长老的亲传弟子。别人、还真不够格。


不过月白不在意,持礼回道,“见过几位。”她不太想和这几人说话,便指着远处散修,“诸位是想好好听讲学吧,叶二先不打扰了。”说完,欠身便要走。


“诶诶,叶师妹,”那人伸手要拦,却是抓住了月白衣袖,再一用力、倒是把她的兜帽一同带了下来。



两只毛茸茸的白耳朵跳起来,竖在小姑娘头顶。


九一摇摇头,“你看吧,你太软人家就得寸进尺。”


月白拉回衣袍,见周边有不少视线过来,已有不悦,“请问、还有什么事么?”


那人松了手之后也有些尴尬,左右看了看,“这里说话不便、叶师妹可否与我们来一下?”


九一表示赞同,“这才是标准剧情。”


月白实在没有兴趣,神魂一缕划过眼前众人,再一想想、还是随他们去了。


几人走到更远处,刚刚那弟子拱手,“刚刚多有得罪。”


“没事的,”月白知道他们要说什么,也没了烦躁,“诸位找我,是有什么事?”


几名弟子互相看了看,最后竟是由那名被季无念点走的弟子上前和她说,“说来惭愧。我们几个之前负责过栾清巡视,几日前在近青临殿的地方遇见过一位百草峰的师兄,有些鬼祟。那位师兄本家因妖灭族,对妖气极为排斥。只是我们也没抓到什么证据,不好四处胡说。正好遇见你、便想问问,最近可遇上过什么麻烦?”


“诶?是好人啊?”九一有些失望,但转念又训起月白来,“你看看你,一个大佬还要别人为你出头!要不要名声了!?”


……有别人出头、干嘛麻烦自己?


不过月白这回打算自己麻烦,向几位拱手,“多谢诸位好意,此事、叶二自己会去解决。”


月白知道那人是谁,而这种家族世仇、真动用厉法门规也无济于事,还怕多有反弹。若真能完全处理,之前季无念也就不会借着魔气之名、将自己送去六离那里。


说到底又是季无念给自己惹的事儿,这回都不能用低调躲过去。


几人左右看看,还是刚刚说话的那个弟子,“叶师妹,若真有人所扰,还是该上禀掌门、三清门里是不许欺负同门的。”


丁也也凑上来,“是呀。再不行你也该告诉季仙长,千万别自己吞着。”


九一有个猜测:“……你是不是被季无念欺负多了导致形象出现了偏差?”


一个好好的大佬、怎么让人觉得跟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


月白并不抗拒别人的好意,正想行礼道谢,却听自己的名字自身后响起。


……声音太熟悉、可气息又有那么点……


眼前几人都已经直了眼睛、可月白真的很抗拒回头。


大约是看她背对着自己不动,后面那个人走上前来、两手一拢便将小徒弟箍在怀中。季无念笑道,“你们不去听讲学,在这儿做什么呢?”


“……季、季仙长。”


几个弟子只出了声,愣得没有行礼。


“……怎么了这是?”九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鬼了?”


月白可真是觉得见了鬼,怕什么来什么。


脑袋上被搁了某人的下巴尖,月白搭住环在自己肩前的手臂,微微侧了身,“师尊。”


“嗯?”


说话的人没放人,但稍侧了身,让藏在兜帽下的小徒弟可以更好得看见自己。


最重要的、是要看见自己那对又红又尖的毛耳朵。


月白确实如她所愿,眼睛被定在了那对狐耳。


“这样压着难不难受……”小徒弟不说话,季无念便自顾自得摘了她的兜帽,在那对耳朵跳出之时轻轻揉弄、缓解其被刻意的压制。


而季无念自己的狐耳比月白长些,背面一片火红、耳内又是浅一些的茸毛,没了月白耳尖那一小撮、显得更加精炼些。


皮肉稍厚,显得手感很好。


九一狠狠得翻了个白眼。


这个师尊不要脸!怎么可以这样色诱自家宿主呢!????


……本来就馋人家的身子和技术,现在月白更加要色令智昏、毛令失智了……


九一低低叹,“月白啊……你要控制住你自己啊……”


“……季、季仙长,”那边与季无念有过交集的弟子话都说不利索,“您、您这……”


“嗯?”很满意小徒弟对自己的注视,季无念把人更往怀里拉一些、还侧过身来晃了晃尾巴,“不好看么?”


“……好、好看的……”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配这火红狐身,季无念今日换了一身鲜红长袍,云纹金绣、与六条狐尾一起摇在下摆,左袖一片灿烂阳花、右肩暗扣了几颗星辰。季仙长本人唇色偏红、一颗泪痣映着眼中红光,更不要说那对狐耳、让这嚣张的人更加引人注目了些。


月白回过神,抿着唇往另一旁看。


注意到了怀里人的眼神闪躲,季无念故意凑到她耳边,吹了一下她的耳尖,言语一片轻柔,“小叶儿,不好看么?”


月白想骂人。


“……好看。”


开心的师尊更加弯了腰,嘴唇便在月白脸颊旁边,只要她微微回头就会被亲到、光是气息便能让她脸皮发红。


“叶二、不摸摸么?”


九一:卧槽!!!!!!


月白咬着牙,“不了、师尊……”


“真的么?”某位师尊一向不喜欢从叶二所愿,拉着她的手便往自己头上去,直到自己感觉到耳廓有些许压迫才笑道,“很好摸的。”


显然季无念的毛质较月白自己的稍硬,没有那么软、却胜在手感顺滑。而且她的耳朵更厚一些,捏起来更有实感……


毛性恋月白,很没出息得多摸了两手。


九一毫不留情:“你没救了。”


月白自己当然也知道,但被这么直白得指出来、还是微微红了脸。


这自然让某个坏心眼的师尊十分开心,也不管她回不回头、往她脸上亲了一口。反正小徒弟肯定又得抿着嘴唇沉默一阵,季无念便先去处理刚刚就楞在那里的另一群人,“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啊、刚刚……”这个样子的季仙长透了几分媚气,让几个弟子也红了脸,“刚刚在说什么……”在说什么来着?


“……没在说什么,”月白还是月白、红了脸也还是能回话,“几位师兄关心我一下罢了。”


“哦?”季无念直起身,人是不可能放的、白耳朵是可以玩儿的。仙长有些漫不经心,“若是江与宁的事,我已去找过他了。”


江与宁便是那位“送食材”的师兄,月白本打算今日晚些去找他。


月白这才回头,看她嘴角噙笑、眼睛看着自己变长了的指甲。


长长的指甲让她的手显得更为修长,只是其中尖锐、却又与那软嫩白皙截然不同。


九一:“……你要去找她的话、记得要让她剪指甲。”


月白又把头撇开了。


那边几人可没有月白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听了季无念这话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仙长原来已经知道了。”


“嗯。”季无念点了点头,“多谢你们来与叶二说。”她又揉了揉月白的头,“她这么闷、出了事也不会与我说,还烦你们多看护。”


“哪儿的话……”


季无念抬手止了他们的礼,“今日难得、你们还是赶紧去听讲学吧。”


几位弟子这便告辞,又留了季无念和月白两人独处。


小徒弟一直没说话,季无念便扯了扯她盖住尾巴的外袍,“不难受么?”


若是一会儿出现于众人面前,有一个这样火红的师尊在身旁、这件白袍也没什么作用。月白便将长袍脱下、挂在手上,再看另一人跃跃欲试、心中叹成一片,“师尊,你这样、又会被罚的。”


季无念搂过小徒弟的肩膀,与她一同往小路走,笑道,“若是给掌门师兄发现、该是又要被罚去齐云峰禁闭。”她点了点下巴,“一会儿文正可能也得找我……”


“她到底干了啥?”九一干干得问。


月白不知道、她只想叹气。


“你之前做的鸡汤好喝,”季无念看着她笑,“我去再弄了几只回来,还有不少辅料,正好给你补补。”


九一:“所以又是去偷鸡摸狗了……”


真·偷鸡。


小徒弟抿起了嘴唇,却还是让季无念觉得愉快。她显然喜欢抱着小徒弟,还用自己的尾巴勾她,“真可爱。”


可爱、可爱、你最可爱。


月白被她重新带回了众人视线,连高台之上正画符的散修都停了笔。那散修看她许久,终是咳了一声、该干嘛干嘛。


仙门奇才季无念,与其天资一道扬名天下的、便是其搞事才能。


不理、顺着,乃是修仙人的共识。


毕竟三清护短,最护的就是这个小师妹。


这篇文啊…各种梗齐飞,咳咳咳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