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大佬失格。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26 11:06
点击:1183
章节字数:42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时还觉得身上有些酸软。她躺回去抱抱尾巴,蹭着自己的尾巴尖,耳朵都因为愉悦的心情跳动着。


九一觉得这不是当年那个大佬,想要戳她的脑袋让她清醒一点,“你不要因毛失智。”


也不要色令智昏。


作为一个信奉社会主义和谐的系统,九一没好意思说。


月白不以为意,依旧对自己的尾巴爱不释手。


一点点细碎声响传来,一只黑爪子扒在了月白床边,然后是耳朵、脑袋、还有那对漆黑的眼睛。


月白往墙边靠了一些,留出足够的位置让晚晚蹭在她身边。


晚晚长大不少,当个抱枕比自己尾巴还舒服。


“……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要去看看那个慕天问?”九一对月白此时的松弛说实话有点嫌弃。自家宿主的好心情、让他有些似有似无的别扭,“不是答应季无念要去解决她的魔气么?”


“晚些。”月白抱着乖巧的晚晚,特别喜欢捏它的肉垫、又厚又软,“不着急。”


九一知道月白其实不喜欢赖床,如此懈怠大概率是昨夜纵欲的后果。


他才不信月白昨夜现出狐型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而季无念也很上道得任劳任怨。“等身体好些”根本就是个伪命题,月白分明就是馋季无念的身子。


和技术。


九一不太开心,觉得自己养的白菜被拱了不说、还自己上赶着被拱。


可你说月白对季无念上心了?九一还是能感觉到月白对这事儿就像对晚晚的皮毛和各地的特产那样,感兴趣、贪欢、标准的享乐主义。


比炮友更亲近一些,但说两人心意相通、难舍难分……实在是没有那分味道。


也不知道是谁更渣一点。


“……哎,”九一哀悼着自家宿主碎成渣的人设,“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


“我怎么了?”月白翻了个身,压在晚晚身上蹭。


“没什么……”九一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问,“那你现在要做什么?”


“再躺会儿。”


月白懒洋洋的,但赖够了还是得起来。待穿戴整齐,她也只是抱着晚晚出了偏殿,坐在院里喂自己的小灵宠吃竹子。


晚晚从她手中接过长长一根,四爪并用、啃竹叶的时候还会一不小心翻个滚。


“吃慢些。”月白坐到它旁边去,让晚晚靠着自己。


小猫熊已经慢慢听得人言,小小一双眼睛向身旁人转了一转、又回去啃竹子。月白搂着他肥厚的腹部,也不知他是怎么吃出来的。


空中时不时划过几道身影,三清最近因为明云一事也挺忙碌。


“……明云阁也是被季无念坑惨了……”九一想起那夜惨状,而论坑明云,自家宿主也是帮了一把、还让九一挺不理解,“你当时偷他们结界干嘛?”


“长夜”被月白偷走了,现在还在她的神魂空间里。


月白轻笑,反问,“不能拿?”


“啊?”九一一愣,“倒也不是不行吧……”


这是宿主要做的事情,九一对她也没办法有什么限制。


“那不就好了?”月白没想和九一解释太多,毕竟这个系统是个傻的。她只是给九一分析,“明云虽存,但可能要乱。”


此次明云大伤,损失的又多是世家子弟。不论当日如何悲壮、慕天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骄傲也并不能得到所有世家大门的谅解。


“……这是季无念的目的?”九一搞不懂了,“那果然是魔修卧底的剧本吧……”


“若是如此,她当日就不会用上止戈了。”月白摸了摸晚晚的头,“她应该是想清除这份魔气吧。”


六离、慕天问,甚至那些明云子弟,季无念一步两步、都是在清除这些被这魔气侵染的人。


虽她心中似有挣扎,但还是义无反顾得做着幕后的刽子手。


九一皱起“脸”,“她干嘛不告诉人家……就这么决定人家生死,不太好吧?”


一个把人家弄来奇怪地方的系统说出这种话还真可以算是恬不知耻,不过月白也不乐意与他计较,“魔气聚于识海,隐于气息,不好清。”


九一想了想,“再不好清……这不是有你么?花个十几二十年、每个人的脑子扫一遍!”


月白轻笑,不以为意。


晚晚竹子吃得快,一会儿便在身旁散了许多竹叶下来。殿内的青竹也吃得差不多,月白拍了拍它的头,打算出门一趟。


“你要去哪儿?”九一问她。


“百草峰,”月白祭出封雨,“去给晚晚弄些竹子回来,最近好像也冒了些笋、可以给它要些。”


什么叫偏爱?九一都恨不得自己能长身皮毛出来。


月白到百草峰时赵棋也在,一个人变两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得边走边聊。百草峰的竹林在靠后山的地方,要走过一片兽房。赵棋带叶二在其中逗了几只灵兽、这才慢慢悠悠继续走。赵棋还是没忍住、问月白能不能摸摸她的耳朵和尾巴。


赵棋高叶二一些,月白低下头时、耳朵尖尖正好对着她。


啊、可爱、不仅想摸。


柔顺的叶二被整个抱进怀里,耳朵被蹭弯了、连头发都掉了几缕出来。


月白好脾气,随她不说还乖乖顺顺得叫几声“阿棋”。


……这可真是差别待遇。九一砸吧砸吧嘴,想着要是季无念干这种事儿,月白别提会有多嫌弃。


“说来、这几日好多弟子来找我问你,”赵棋又给叶二把毛顺好,笑道,“都想认识你、却又不敢去青临殿找你。”


……别来。


“师尊让我好好休养,”月白只想把所有事情推到季无念身上,“阿棋你还是替我挡一挡吧……”


赵棋一推叶二肩膀,笑说,“那洛师兄呢?昨日他也去找你了吧?他我也挡么?”


“……洛师兄前程大好,”月白稳住身子,笑得尴尬,“还是别在我身上多费时间……”


“诶?”赵棋时常与他们两人一起,有些惊讶,“你对洛师兄、没那个意思么?”


……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有意思”的错觉?


“我刚刚入门,我师尊又是天纵之姿……”月白装着苦笑,“此时、实在该好好修炼。”


九一:“……你这什么学霸发言。”


赵棋一副“我懂我懂”,拍了拍叶二的肩,“我们这踏上修仙一途、寿命悠长,到后来多是孤寂。文正长老之前就跟我们说过,若是能找到心仪之人相伴、这修仙一路也可能更好走一些……叶二啊、你也别自困与此,也学学季仙长、不也是和六离仙长要好的很?”


“哎,”赵棋似是想起了什么,“不过掌门要六离仙长去明云找别人,哎……”


九一:“……总感觉这里有一场大戏。”


月白觉得自己该问又不是很想问,但反正也阻止不了别人八卦的热情,还是顺着问下去,“别人?”


“之前不就传闻有个神秘的姑娘对六离仙长很亲密么?”赵棋说起这种话题就有点兴奋,“听闻那个女子又出现在明云,掌门要六离仙长去找。”


这事月白大概知道。明云出事,仙门大震,三清打算让六离去看看,该是今日一早就走了。


“……不过叶二你放心,六离仙长心里肯定放不下季仙长的,”赵棋凑到叶二耳边,拉着她的小耳尖,“听说、昨夜六离仙长去安抚了季仙长一夜……出了不少动静呢……”


声音?动静?


不可能,书阁的隔音绝不会这么差。


“阿棋别乱说,”月白笑笑,“我师尊是什么人……”


“真的!”明明四下无人、赵棋还是把叶二拉到了路边,凑着她的耳朵讲,“听说是昨夜欧阳长老本来想去看季仙长笑话,结果刚到门外就走。她身边的弟子说,欧阳长老脸都红了!长老耳力这么好,肯定是听到了什么!”


……这都些什么没事干的长老们?


“而且今天早上六离仙长走的时候,季仙长明显就特别高兴,”赵棋左右看了看,轻轻说,“肯定是昨夜被安抚得很不错……”


“你看之前季仙长不也把你放在六离仙长那儿,”赵棋拉拉她,“大概也是要你先习惯之后有六离仙长的生活吧……”


……人的联想力,有时候真的是很好呢。


九一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而考虑到月白大佬现在的窘迫……他非常乐意火上浇一把油,“外面有人、你居然没有发现?”


大佬失格。


“……是太松懈了,”月白真诚得反省、坚决得辩解,“不过她应该没呆多久,也没听到什么。”不然早翻天了。


九一除了翻白眼也说不了她什么。


***


“无念,无论你与六离如何交好、该守的礼数还是要守,不可太过。”


季无念早上送了六离便被欧阳拉到一旁,给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她本想再问,却又被欧阳扔了个瞪视,走了。


什么跟什么?


季仙长难得一头雾水,拿了连夜抄写的书稿、去找掌门师兄交作业。她在让叶二吃化兽丹时便想过会被罚,一早就做了准备,还趁着师兄责怪、先说了些小一些的数字来。虽然还是抄得手酸,但是……


嗯,很值得。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没好好反省。”赵子琛将那些书稿随手放在一旁,反正也就是做个样子。要季无念反省……她要是会反省、也就不会这么识相了。


季无念笑着,“知道我不会反省,师兄你就别罚我了呗。”


“再有下次,”赵子琛也不是真的拿她没办法,“就把你的小徒弟送我这儿来。”


对面果然垮了脸,“师兄你徒弟够多了,别来抢我的。”


“既然对你那徒弟这么上心,就好好教导,”赵子琛对季无念比六离要更加严厉一些,“别拿人家戏耍。”


“我教得挺好的,”季无念一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叶二多可爱。”


……这不还是在拿人家戏耍?


赵子琛拿小师妹一向没办法,与她说这些不如说正事,“之前出去的弟子有些传了书信回来,所去之处虽有些许魔气残留、但都成不得大事,我让文正再带一些弟子出去、该消便消了吧。”


季无念点点头,“我会与家里说一声,行个方便。”


那几处季无念本就做了照料,此时若是有仙门弟子前去、自然也会好好配合。


“无极和藏雪如何?”季无念问道,“总不该只有我们一家忙活。”


“追寻凌洲无果,”赵子琛摇头,“不过无极似乎又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是凌洲与妖皇有联系、似乎正打算找妖界麻烦。”


“蒲时一向不喜魔族,”季无念不太愉快,“再说凌洲之后不是还去了明云,哪里来得流言说她与妖皇有联系?”


赵子琛笑,“这我便不知了。”


季无念从赵子琛桌上挑了个葡萄,扔进嘴里,“魔界之事未了,又要竖一个妖皇为敌,元酒可真能折腾。”


季无念实算仙门小辈,如此直呼其名十分不妥,但赵子琛也随她,“冷剑毕竟是无极镇派之宝,凌洲这一巴掌、甩在了痛处。”素琴佩剑也是、让藏雪蒙羞。


“也是,”季无念又想起了其他事,“无极、藏雪向来交好……藏雪也打算去找妖界麻烦?”


“若是真确认凌洲在妖界,两派只怕联手。”


……麻烦。


本是要借着凌洲身份将那两派注目引去魔界,现在竟然他们又盯上妖界……


“呵。”季无念冷笑,“怕不是自家东西丢了,就看上了人家妖界的不归?”


她本是不想再接触蒲时才将“不归”还得这么早,却没想到这么快会被别人盯上。


“不论他们所求为何,”赵子琛微微皱眉,“若是无极藏雪要与妖界为敌,那魔气一事、只怕还是要我们费心。”


“不如我们把妖皇和他们都请来,好好对峙一番?”季无念并不希望妖界与他们有过多冲突。


正好、妖皇还欠她一个承诺。


“蒲时刚刚找回不归、稳坐妖皇,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赵子琛面色严肃,“便是我们请,他也不会来。仙门中有如此威望能逼他一来的、只有明云慕天问。而明云如今被魔修重袭、慕天问只怕分身乏术。”


三清虽是在人间被称为修仙第一,但真正放在他界、还是明云的派头好用。


“再说无极、藏雪,他们本就对三清不服。明云还在、是不会听我们号令的。”


这倒也是。


若是明云亡了、那两只老狐狸便不会想去当这个出头鸟;可现在明云就算只剩个壳子,慕天问也还在,这底下的暗流涌动、就不是这么一句两句说得清的了。


……或许、当日不该出手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