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迴歸,回歸

作者:Dr.彭德
更新时间:2020-05-24 12:17
点击:153
章节字数:34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快點跟我告白!」

「逢田梨香子你不要趁機打廣告喔。」

「我不是我沒有……我才不是在講保健體育老師跟JK──」梨香子慌忙擺擺手,「……奇怪,打什麼廣告?」

「不知道。」

逢田梨香子與小宮有紗兩人於電扶梯上一前一後,一高一矮的差距瞬間彌平,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而面面相覷。

「先不說這個了,怎麼了?」

下電扶梯,兩人走向目標咖啡廳,點完餐面對面繼續談判。

「對啦對啦,就是這個!快點跟我告白。」

反光物體呈現在梨香子伸出的左手上。或許是身高的關係,梨香子連手指都特別小巧可愛,有紗揚起嘴邊笑意捏捏那一根根手指,歪了歪頭。

「又吃胖了嗎?」

「少來了,你是真的笨還是傻瓜啊。戒指啦戒指,非得要我直接說……笨蛋。」

「哇──你罵我好幾次笨蛋欸!」

「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別岔開話題快說這個……戒、戒指是幹嘛用的。」

「喔那個喔──」

終於要講了吧。梨香子耐心等待陷入沉思的有紗。

「就說可能是哪個小精靈給你的……噗。」

似乎不想說出真相。有紗隱藏負面情緒手法或許很高明,但如果是要開玩笑的話,顏藝就是會讓她得到大大的不及格。

沒關係,好啊這個大笨蛋非得裝傻到底,老娘今天就要讓你快點跟我求婚。

這枚戒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明眼人都知道分明是求婚戒指。

戒指出現得突然,今早起床就在手上了。收到戒指說不高興是假的。她忍不住在被窩裡面打滾,期待有紗下跪說出那句少女們──儘管梨香子已經是兩倍JK了,但並不妨礙她的少女心,她想聽到少女們夢寐以求的台詞。

全身痠痛,她賴了一下床再跑去廚房,顧不得桌上的美味早餐直接找上大廚問話。沒想到有紗只是露出像剛才那樣壞心眼,而且還是該死得好看的笑容。

「可能是哪個小精靈送你的。」

什麼鬼。

本來高昂的情緒就更燃燒了,燃燒的是好勝心。


前幾天有紗手機壞掉了,所以今天便出門買新手機順便逛百貨公司。

答案在買東西路途暫時無疾而終,但短短時間內並不妨礙梨香子的求知慾,待辦事項忙完一閒下來,她就要去探討真相。

小宮有紗為何要那樣?

抬頭,有紗正在擺弄新手機,剛換牌子使用不習慣,還有設定跟備份要搞定,聊天大多數時間都有一搭沒一搭的進行著,最後乾脆無疾而終,也因此梨香子被放置play了一陣子。

「欸有紗。」

她認為自己挺有耐心的,不過她已經等得夠久了。

「怎麼?」有紗終於從低頭族中短暫脫離,然而梨香子叫人之後就不再說話了,嘟著嘴、臉色陰沉。然而有紗最擅長的就是讓那沉默作戰破功,「不開心……頭痛、肚子痛、喉嚨痛……啊還是腰痛,更年期?」

「喂。欠揍喔!」

本來要使出逢田滅世拳,不過梨香子看到左手的戒指就放棄了,她挺直背脊試圖跟有紗在同一個高度,以維護她的氣質與對未來的美好想像。

「只有我可以放置play你,你不可以放置play我。」

「真霸道,好吧。」聳聳肩,有紗放下手機,「怎麼了嗎?」

屢屢求而不得,不想被放置一邊,然而現在得到發話權又不知道該從何訴說。

「……感覺你好像一直在敷衍我。」

明明不想這麼說卻還是說了。梨香子捏著戒指左右旋轉鬆動了,「你好像不是……真的、愛我。」

推擠著話語從喉嚨擠出舌尖,講出來很艱難,然而講出口後那種如墜深淵的苦悶卻狠狠壓迫住胸腔難以呼吸。

沒來由地,突然覺得很想哭。

「現在想來,你總是在欺負我。扣我薪水、人家要開會就自己跑去玩耍還不準時回來吃飯、人家聯誼就跑來湊一腳……喝醉就跑來告白就說愛我,可是你似乎從來沒說過喜歡我哪裡,手機壞掉不跟人家聯絡……啊……討厭啦,睫毛好像跑進眼睛裡了。」

越是負面的情緒,常會顧左右而言他。這樣無理取鬧肯定很惹人嫌吧?她想抹乾眼角,企圖把淚水從源頭斷絕,然而越是擠弄就越是氾濫。

其實她知道被扣薪水是因為自己每次都打腫臉充胖子揮霍無度,其實她知道開會那一次有紗是為了送自己喜歡的飲料,其實她知道聯誼是因為有紗想了解自己,其實她知道手機壞掉但有紗拚命想要聯繫自己。

沉默之後,「哪裡我看看?」有紗身體前屈、伸手抬高下巴,認真端詳梨香子眼睛裡面的異物。

「沒有睫毛喔。」

當然沒有啊,笨蛋。梨香子哭笑不得,然而下一秒,有紗揉揉梨香子的頭,「抱歉。」

有紗是明白的,但正是因為梨香子的論點根本站不住腳,有紗依舊發揮武士的慈悲這點讓人反而更生氣。

那麼溫柔要幹嘛啦。生氣生氣,梨香子對自己更生氣了

「你道歉什麼啦……」

「我讓你生氣了,所以我道歉。」有紗說,「說起來逢田老師講到一個重點,我似乎真的沒說過喜歡您哪裡就輕率告白,所以我道歉對不起。」

逢田老師──這個稱呼好久不見了,通常有紗把稱呼改回從前都是懟人的開端,現在更像是生氣後疏離的起手式。

「這、這樣……其實沒什麼好道歉的啦……我才要抱歉。」

地震,梨香子以為桌子震動、牙齒顫抖、背脊發寒是地震的關係,然而只是因為自己的腳瑟瑟發抖驚動了桌子。

「不不不,老師您不用道歉。」有紗擺擺手,操作手機叫出雲端資料,「其實學生我有論文要找您指教,我已經把統計摘要表寫好了,請您過目。」

是真的要討論喔。莫名其妙,梨香子幾乎是半推半就去看有紗整理的資料。

一入眼先是論文題目,《小宮有紗對逢田梨香子喜歡程度之探究》。

哇賽好羞恥,以人文社會論文的角度來看,題目很簡單粗暴點出自變項跟依變項。

「我的研究設計,自變項是小宮有紗我的感情,依變項是逢田梨香子老師您的感情,面向有很多:人格特質、事件、時間、地點、行為……」

果然是這樣。儘管平常是那樣,不過梨香子作為研究人員還是有一定權威性。她捧著臉思索的側顏很美,有紗有些看入神了。

「接下來呢,統計結果跟結論?」

「是是,學生根據統計結果,我愛你的可能性落在99.9%的信賴區間內,也就是說只有小於.001的機率我是不愛你的。」

「那也只是說愛不愛而已啊,理由是什麼?」

「老師您別急。我做迴歸分析發現,梨香子你吃東西小口小口咀嚼的表情最萌,然後是眼神……對,眼神迷人,你在剛睡醒時痴痴呆呆的迷離表情最迷人。」

「嗚嗚嗚哇哇哇……討、討厭啦……」

很熱,從耳朵開始逐漸延伸到臉龐。梨香子捧著的臉蛋特別的燙,「不、不要說了,嗚嗚……你繼續說好了……」

「……特別是你睡覺的表情。」

「嗯嗯。」

期待期待,梨香子忽然覺得口乾舌燥,連忙吞了一口水。

「你……熟睡時眼睛會張開,偶爾翻白眼的時候最嚇人。」

果然還是那個欠揍的傢伙。碰──放下水杯,梨香子板起臉,「你的樣本數也太少了吧,研究對象跟有效樣本只有你1人,這樣子怎麼會有信度。你怎麼會這樣,乾脆重讀研究所算了,這東西完全不行。」

真是久違了。就像以前開會那樣,平時的好好小姐會使用最直白的評語,來使出逢田滅世拳來一拳KO學生讓他們回老家。

然而作為追隨梨香子最久的學生,有紗的心臟早就練成了鋼鐵心,臉皮也是不分伯仲的顏藝。

「沒關係啦,你只要知道我愛你就好,你的表情、你的一舉一動都緊緊抓住我的目光。」有紗握住梨香子的左手,輕輕摩挲著幫忙被冷氣吹得發寒的手保暖,「只是偶爾、就是偶爾……想懟你。」

明明這一刻,燈光美、氣氛佳,日光斜曬、美人對望深情款款,偏偏有紗就想破壞它。

「你明明就常常懟我。」

然而並不討厭,梨香子甚至想笑。


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忘記了。算了,現在似乎不重要了。

有紗揉捏梨香子的手指,「……你想知道那枚戒指代表什麼意思吧。」

啊對是戒指。更正,這件事很重要。

「到底是──」誰?

「嗯是我送的。」

「……早就該承認。」

還以為話題要重回正軌的時候,有紗看一眼手機之後,抄過梨香子放一邊的手機。

「通訊錄不見了,借我手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聯絡醫院。」

又岔開話題,可惡臭工作狂。儘管有些忿忿不平,梨香子還是讓有紗掃自己的臭臉解鎖。忽然她感覺背脊一涼,有種不好的預感。

「喂……不要亂弄喔。」

「我就打個電話,好了,就這樣設定……」

周圍環境雜音太多了,有紗忍不住微笑偷偷瞄了眼梨香子,稍微靠近話筒。

「嗨siri,請打給我未來的老婆。」

什麼鬼。

──正在撥打電話給您未來的老婆。隨著人造語音響起,梨香子搶過手機,電話已經撥出去了。為了不讓電話掛斷,有紗壓制梨香子的手指不讓她操作。

「你搞什麼鬼!」

抬頭,梨香子就看到那過分誇張的顏藝,對方嘴邊噗哧嘻笑停不下來,幾乎沒有闖禍反省的意思。

手機撥通的同時,電話響了,預設鈴聲很近,幾乎近在咫尺。

兩人都放手了。有紗捏起梨香子的戒指近乎憐愛地摩挲著,「說起來給你的戒指……就是這個意思唷?」

地震,梨香子以為是地震,其實是桌子在震動,聲源來自對面。周遭的一切宛如變成了慢鏡頭,她看見有紗緩緩地滑過螢幕,在接通的微小縫隙間她看見她又笑了,依舊是那該死得好看的笑容。

接通的同時,四目相對。

「願意嫁給我嗎?」

你這個人、你這個人……真是。

腦袋很清醒,她應該能回答些什麼,就跟平常一樣。理論撰寫、臨床實務她都能講得頭頭是道,然而現在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雖然有紗老喜歡懟人、很喜歡吃、很喜歡顏藝,但是那正是她可愛之處。梨香子回握住那雙總是嫌而不棄的手,一根一根交扣。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