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20-05-19 22:48
点击:432
章节字数:54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方瑜醒来的时候,身边是长满了青苔的大岩石,不远处树木郁郁葱葱,她坐在原地懵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因口腹之欲引起的一场疫情波及到她所在的城市,她连夜收拾行李准备去爷爷奶奶在的小村庄住一阵子,结果路上翻了车。

她这是……活下来了?

周围并没有汽车的遗骸,倒是有一个人,对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从帽子里露出的长发看,这是个女孩,她一身登山装备,难道是个背包客?

方瑜走过去推了推她:“喂,醒醒。该不会晕……”

方瑜顿住了,覆在女孩肩膀上那只手骨骼瘦长,却没有皮肉。

还不等她想清楚怎么回事,耳边爆发一声尖叫,那女孩叫了一声后突然安静下来,开始骂道:“谁这么缺德扔个骷髅机器人在这?吓死我了。”

“请问有镜子吗?”

“有,稍等。”钱景未马上要去打开自己的登山包,“等等,机器人也要照镜子吗?”

“我不是机器人你信吗?”

“你从哪发声?”

“外面疫情怎么样了?”

“电线都包在里面吗?”

“我说我是鬼你信吗?”

“你还没坏怎么被扔了?”

两人说了半天,话题仿佛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方瑜先累了,她走到阳光下,“你看。”

阳光下,不断有白灰从方瑜身上飘下,钱景未一愣,冲上前扛起方瑜就往树林里跑:“啊啊啊你别死啊!”

方瑜被扛着跑了几米突然反应过来,挣扎跳下地开始狂奔:“啊啊啊我不能死啊!”

钱景未:“……”

方瑜跑到树荫下等钱景未,钱景未来到还喘着气,一把抓起她的手:“来我的鬼屋上班吗?”

方瑜:“……”


这家鬼屋坐标市区,虽然方瑜死了很久,但还是知道市区地价寸土寸金,“你怎么在市区开鬼屋?”

“市区交通方便啊!”

“就这?”

钱景未有点不好意思道:“好吧其实我怕鬼,这里人多,估计鬼要杀我也不好下手。”

方瑜冷笑:“鬼为什么要杀你?鬼也很忙的好吗?”

“那就好那就好。”钱景未拿出几张纸,“这是劳动合同,你签一下吧。”

方瑜翻开看了几页,再次笑了,这人把合同给别人之前都不会自己检查一下的吗?她提醒道:“你这个工作时间是忘记打还是打错了?”

钱景未上前:“哪里?”

方瑜指给她看:“你瞧,00:00-00:00。”

钱景未一脸无辜:“没错啊,全天全年无休嘛。”

方瑜拽着钱景未的衣领把她拖到自己面前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沉阴森的声音从那颗骷髅头发出,“老娘生前996死后007?!我是老板还是股东?我这是死后不得安宁做鬼也不得安生早知今日我还不如在一百年前彻底走了呢。”

“咳咳咳……我改,改,现在改。”

几分钟后,钱景未再次递过来一份合同。

方瑜沉默了。她安静地翻开这份股份转让书,看完后冷静地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心情平静无波地递回给钱景未:“你把店开在市区确实很有必要。”

钱景未:“……”

入夜,雷纳把大家召集在客厅:“孩子们,晚上好。”

大家纷纷回礼,他的侄子道:“叔叔您终于醒了,距离您入睡已经过去一百年了。”

雷纳的长相还是他成为吸血鬼那一年的模样,是个斯文的中年男人,鼻子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他低低咳了一下,“对于人类来说,确实很久了。我醒来已经两天,回想起我入睡那一年的文明,我觉得我们应该根据外界的情况,调整我们生活的方式。”

关系到生活方式,后辈们认真看向雷纳。

雷纳道:“现在再直接从人体上进食恐怕会引起人类和吸血鬼的矛盾,给吸血鬼带来麻烦,所以我建议,大家以后可以购买血包进食。”

他的侄子拿出一个保温杯:“叔叔,我们早已经这么做。瞧,这是我最爱的O型血。”

他的侄女拿出手机:“工会制作了好几部关于吸血鬼生活的动画引导我们,我们早已告别野蛮时代了。”

一个他以前的下属恭敬道:“时代变了,大人。”

雷纳:“……”

雷纳加入鬼屋纯属意外,他疑惑地驻足这间闹市鬼屋外好一会,正想走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孩和他搭话:“我留意到您看了这间鬼屋很久。”

雷纳点了点头。

“您不想进去看看吗?”

“不想。”

“我可以知道您驻足时的想法吗?”

雷纳挑了挑眉,看着她虚心求教的神情,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你是这鬼屋的主人?”

钱景未惊讶他的敏锐:“是的。”

“你觉得我会是你的顾客?”

“您看起来十分硬朗。”钱景未避而不答。

“我确实没有注意事项里的症状。”

钱景未笑:“您就是我们等待的顾客。”

雷纳靠近她,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似开玩笑低声道:“小女孩,见过真正的鬼吗?”

他正想退开,却见刚刚一愣的女孩表情狂喜,“噢先生!”

雷纳活这么久头一次怀疑自己的听力,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雷纳还是听出里面压抑着的兴奋:“原来您不是我们等待的顾客,而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员工。”

雷纳:“?”


终年不见阳光的鬼屋里灯光也暗淡,故意营造恐怖氛围的音乐一直在耳边悠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刺得鬼耳膜发痛,雷纳坐在一尊思考者模型旁摆着与其相同的姿势思考自己的一生。

虽说自己已经是这家鬼屋的股东了,但他仍然很迷茫,自己当初是为什么会同意的?

方瑜看到有人坐在自己身旁发呆这么久不禁转过身来,她已经是股东了,有义务监督手下的员工:“你好,我看你坐这很久了偶尔还叹气,是有什么事情吗?”

雷纳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那尊模型在跟自己搭话,他更加绝望了,到底是什么样的老板,才会把一个机器人凹成思考者的姿势放在鬼屋里?

“我在思考人生。”雷纳道。

方瑜:“在这里是不是不太适合?”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真是见鬼了,我那天为什么会答应成为这间鬼屋的股东?”

方瑜:“你也是股东?”

雷纳:“也?”

等到太阳下山,两人走出鬼屋,雷纳发现方瑜还穿着西装。虽然大脑一直对他发出“快逃!”的信号,但他的腿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服从安排。

两人到达楼顶的时候,钱景未正端着一杯咖啡在品。她有个让骷髅和吸血鬼羡慕又无法理解的爱好,她喜欢呆在太阳底下,无论是用餐还是休息。

还不等两人发难,钱景未先开口:“既然这么凑巧一起了,那就开一个股东大会吧。”

方瑜和雷纳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数量可以接受。

“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钱景未作为中间人,主动道。

方瑜正了正自己的领带:“我是方瑜,不能用现代科学解释的存在。”

雷纳正了正自己的领结:“我是雷纳,不能用东方学术解释的存在。”

钱景未扯了扯自己的卫衣带子:“我是钱景未,可以用封建迷信解释的存在。”

方瑜:“?”

雷纳:“?”

还不等他俩发表意见,钱景未又抛出一个悲伤的消息:“既然大家已经是股东,也有必要知道这件事了,我们的鬼屋自开张以来,还未实现盈利。”

方瑜觉得如果自己还有脸,那么脸色应该是黑的,她为了多拿点钱选择股份,结果现在告诉她没钱分?

趁还活着,钱景未赶紧道:“以前我一个人,整天跑出去哪有什么心思认真经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雷纳和你都是正宗的鬼,大家齐心协力,肯定能行,反正我爸妈每个月会给我打几百万,我们可以慢慢寻找正确的经营方式。”

听到几百万,雷纳的脸色缓和了些:“我们先把联系方式加一下,拉一个群组方便讨论。”

三个人拉了一个群,雷纳看到方瑜的群名片叫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暗自冷笑一声,把自己的名片改为平平无奇单身小天才,钱景未心中感叹了一下人无信任,把自己的名片改为平平无奇商业小天才。

三人都在心里骂另外两人不要脸,方瑜开口:“我们应该先整顿好我们的鬼屋,然后再定宣传方案。”

钱景未:“鬼屋还需要什么整顿?”

雷纳:“你自己进去玩过吗?”

钱景未有些心虚:“没有,我害怕。”

方瑜、雷纳:“……”

方瑜用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她怕被气掉:“恐怖氛围全靠音乐,恐吓全靠鬼追,你这叫鬼屋吗?配吗?这充其量只能叫室内老鹰赶小鸡!”

钱景未恭敬道:“……您说得对。”

雷纳道:“一般的鬼屋都是在游乐园里,或是有几间不同主题的,而我们只有一间屋子,更加应该利用好资源,这屋子可以盖个三层,弄几个不同的主题。”

“对。”方瑜附和:“我们也不用弄太多个,只要把每个都做得精彩丰富就好,同一层楼可以有不同的环境,再给顾客准备一些和主题相贴的道具,加深体验感。”

钱景未:“这不是密室吗?”

雷纳赶紧说:“不不不,密室是需要解密出去,而我们做的只是改变环境,走还是这样走,比如搞一个冰雪主题,给顾客发一些保暖设备,造成登山探险队的感觉,走着走着可能会踢到一些遗骸,或是一个丧尸突然从雪地复活,一定非常刺激。”

在主题创意方面,方瑜和雷纳默契十足,心有灵犀:“雷纳说得对!过了这个雪境后可以衔接另外一个主题,众人在雪地中奔跑,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木屋,他们进去之后发现木屋非常大,正当他们观察屋内布局的时候,楼上传来了脚步声……”

雷纳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他们下意识想往外跑,这时候,门外也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外出觅食的丧尸现在回来了。”

方瑜:“这竟然是丧尸的家!”

雷纳:“众人只好往屋子里面跑,屋子的里面竟然是日式的风格,不同的房间门上印着不同的影子,有些门甚至打开着……”

方瑜:“众人路过的动静惊动了一些房间里的东西,它们打开门,追了出来……”

雷纳:“人们用冲刺的速度狂奔,终于跑了出来。”

方瑜:“这就是其中一个。”

钱景未听得都愣了,其实她拉两人入股,只不过是想寻找一起玩的伙伴,想在“同类”的身边,只有这样,才能把时间给予的孤独驱散一点,现在实在是意外之喜,她欢喜到极点,“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办公室的灯亮得仿若白天,听到敲门音,钱景未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来:“请进。”

“阿瑜?”钱景未有点惊讶却又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怎么了?”

方瑜原本想直接开口问的,看她这样吞下原本要说的话:“这么晚了,明天再弄也不迟。”

钱景未抬手看了看表:“才九点。”

方瑜顿了顿:“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可以用封建迷信解释的存在,得知自己是真的鬼之后并不恐惧反而发出邀请。

钱景未走到窗边,不远处的商业街灯火通明,九点多了依然非常热闹,有独自拎着购物袋挂着耳机在哼歌的人,有挽着手臂行走突然相视一笑的情侣,有正绕着自家家长追赶的小孩子,也有一起聊天缓慢行走的老人,商铺的音乐声和店员吆喝的声音混杂传来,偶尔还有家长大声呵斥孩子。

毫无规律的混杂的声音,却并不惹人厌烦。

“阿瑜你看,外面好热闹。”钱景未的手肘搭着窗台接着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其他人,他们可以跟父母爱人孩子住在一起,也可以和朋友三五小聚,而我除了时间和金钱一无所有。”

方瑜试图从她脸色找到一丝玩笑的神情,但是没有,钱景未一副平静而认真的样子在讲述这件事。

方瑜打趣道:“自古以来人类最渴望的便是时间与金钱,照之前所说,你父母其实很关注你的生活,家庭和睦富裕,你还有什么烦恼呢?”

“阿瑜,”钱景未深吸一口气,“我并不是人类。”

说罢,她看向方瑜的脸,空空的眼洞无喜无悲,她却仿佛感受到鼓励,“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死于一场疾病,父母和哥哥找到了一个巫师,巫师做了一个木偶,加入我的生辰八字和骨血。我又活了下来,以另一种方式。”

“父母从壮年样貌到两鬓斑白,哥哥从朝气的青年到现在的不惑之年,而我始终不会改变,不老不病不死。我的生命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这种特殊是一道鸿沟,人类过不来,我也不能过去。”

“孤独将我淹没,让我连寻找自身价值与意义的路都难以行走下去。”

看着方瑜握着自己的手,钱景未又笑了起来,“不过现在不一样啦,我的身边有了你,也多了一个雷纳。”

“嗯。”

“你呢,突然活了过来,会害怕吗?”

“害怕倒不至于。”方瑜转过身反手撑着窗台道,“只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躺在那座山里这么久没有消失,醒来后却不能生活在阳光下。”

“那你想明白了吗?”

“嗯。”方瑜应了一声,“在此之前,我只是一件物品,所以我什么也不畏惧,后来我得到了生命,得到了朋友,得到了喜怒哀乐的能力,也失去了在阳光下的权利。得到与失去,欢喜与恐惧,所有性格的平衡和生活的跌宕起伏构成的不完美的人和人生,恰恰是生命的魅力所在。”

“你还想得挺多。”钱景未眼睛弯弯,笑得开怀,不知道是因为方瑜说她是朋友还是为方瑜想通了而开心,“不然天天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罗丹美术馆呢。”

闹市的鬼屋装修后重新开张,门口多了一个两米高的模型,一个骷髅穿着一件棕色长款风衣,里搭白衬衫和阔腿裤,在她左边肩膀上坐着一个精致的木偶人,口袋里还有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吸血鬼在往外爬。

方瑜不眠不休一周制定了一系列宣传方案,交于雷纳和钱景未去实行,雷纳翻完文件夹后感慨:“和阿瑜搭档真是省心,我简直爱上了你的智慧。”

他转眼又想到方瑜的群名片,调笑道:“不知道我能不能见识一下你的恋爱天赋?”

方瑜有心捉弄他:“雷纳先生,我的每任男友都是我进步的阶梯呢。我想学英语的时候就找了一个英语老师,想学设计就找了一个设计行业的人,想学画画的时候就找了一个画家,这就是你以前一个问题的答案。雷纳先生,这就是我虽然恋爱不断档,但依然博学的原因,你又能为我提供什么呢?”

雷纳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不一样!我们不一样!”

钱景未笑得东歪西倒的,方瑜是金融博士,整天忙个不停根本没时间去谈恋爱,仅有的空余时间估计也被用来学习其他技能充实自己了。

等雷纳走了,钱景未上前揽着她的脖子:“阿瑜,你是忽悠学的博士吧?还是忽悠学和怼人学双学位?”


一队特别的顾客晚上来到这座鬼屋,雷纳的侄子看到他赶紧上前:“叔叔,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在我的社交平台上给您打广告了,并且把家里人全带来了。”

他的侄女出来后称赞:“哇喔!虽然对于我们来说不可怕,但是非常有意思。不过叔叔您想看鬼为什么不去家里的院子散步呢?”

雷纳的侄子补充道:“只要您发邀请函,我们一定回来看您的。”

雷纳:“……血族!说了多少遍,我们是血族!”

方瑜看着一群吸血鬼在打闹,走到雷纳身边感叹:“好热闹啊。”

钱景未也走到他的另一边:“好热闹啊。”

雷纳看看方瑜又看看钱景未,最后又看回自己的后辈们:“年轻真好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