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朝风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4 09:57
点击:1219
章节字数:44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日光景,沉凝他们已经到了北方极寒之地、刚进了藏雪峰。宫主元酒已经先行一步、似乎无极藏雪之间有什么要事相商,只是沉凝未到、还不知是什么事。而季无念已经在海边停留了一些时日……


“咦?”九一作为一个称职的系统,报告给月白,“季无念好像动了,去了海上。”看方向,正是去的无极宫。


“一会儿去看看。”月白走过五时峰的广场,还有些弟子向她打招呼。她一一回复,往僻静地方去。


此时还算晨间,今日六离似乎与掌门有事相商,该不会找她。


“偷窥技能真好用……”九一懒懒开口,对月白的情报获取能力已经不想再吐槽。


月白一路到了鹿邑西线,又设了一个传送阵,落点设在了离季无念停留过的海边。


一晃而过,月白便出现在了海边一处山崖。此处地势较高,极目远眺便是海天边际,而居高临下、便能俯瞰山脚的小渔村。一村不过十几户,家家有渔网,只一条小道沿入青山。若是月白记的地图没错,再远一些的地方、该是有一个小城镇。


清晨时分,海浪阵阵,村外海面却没有一艘出海的船。


村里也似是没有人,有些奇怪。


那边季无念已经飞进了广阔深处,月白想了想还是拔剑跟上。


青峰一闪,一道光芒略过长空。急行千里,月白脚下渐渐开始波涛汹涌,海浪滔天。


月白朝着季无念所在的方向看去,那边黑云如泼墨,电闪如利刃,空中似有金龙狂舞、搅乱一方风云。


据说无极宫位于极东之海,隐于风雷。


九一干干开口,“……你当心被雷劈……”


“这是个阵,”月白迎风而立而衣袂不扬,雨从她的身边尽数散开,雷鸣电闪也不过照亮她的脸颊。她看了一下,最终看向了海面,“入口在海中。”


“你说什么都对。”九一在这种事情上没什么发言权,大佬一定是对的。


月白听着他的语气,不知怎么想笑。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如同这漫天的水滴,坠入海中。


水流翻动,不时有光芒照亮上方。


月白不疾不徐,青峰乘着水流,将她从激流翻滚带入粼粼水波。


不过一会儿,头顶的光芒变得稳定,身边的流水变得温暖。有一些小鱼慢慢靠近,又从月白身边游弋而去。月白隐去身形,缓缓浮出水面。


风和日丽,浪平波清,白云中隐隐有着御剑的身影。


九一拍了拍手,“月白你真棒。”


语气太干,毕竟这是正常操作。


月白环视四周,极目远望、尽是一片海蓝蓝。


“季无念之前往哪儿走的?”


“啊?”九一调出了自己记忆,给月白在识海回放,“你看嘛。”


月白看着空中那一道道身影,又对比沉凝平日进来的路,“那似乎不是一般进无极宫的路。”


“她是来偷东西的……”九一说,“哪儿能这么正大光明得走……”


可是她又是怎么知道另一条路的?


月白没有答案,只能跟着九一的记录飞向了与空中那些弟子、相反的方向。


一路清宁,有风有阳,看似无边无际。


月白很有耐心,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才在眼界之中,看到了一个小点。


灰色的点越来越近,是一块漂浮于海上的石碑。石碑四角已经被海浪磨圆,唯有刻文笔锋凌厉,深深得印在那里。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嗯?”九一一愣,“这不是佛经里的句子么?一群修道的还信奉这个?”


“佛家道家,不过是参悟,”月白将指尖轻轻贴在石碑之上,食指划过笔锋,“……不知刻下这些字的人……是谁……”


笔迹、竟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肯定是哪个老头子吧?”九一有些嫌弃,“说不定现在早就化古了。”


月白笑了笑,看了看脚下的清波。


水波荡漾,粼光闪闪。


纵身一跃,青峰留驻长空。


不过瞬息,月白双脚踏在坚实的土地之上。周边场景变化,月白又摸了摸那块石碑。


石碑立在土里,被包围在一片松木树林之中。


沧海化林。


“哇哦,”九一赞叹,“好厉害的幻术。”


月白仰目,青空还是那片青空,只是被树林弄得有些斑驳。


前路不过一条小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森林。


“无极宫有这种东西、居然还会被三清压一头啊……”


月白慢慢向前走,她并不急着去找季无念,本就只是先来看看,“这些不过是让他人难以进来,却没让他们能轻易出去。”


总觉得要开始什么哲学讨论,九一没啥兴趣,提醒她,“季无念好像离得不远……”


“叮。”


“‘助季无念盗取冷剑’任务完成……完成???????”九一充满着不可置信,“我们还啥都没做呢!!?????就完成了?????”


树木森森,一片幽静,要不是九一的惊叫和前方暴涨的魔气,月白几乎想停下脚步再呆一会儿。


青峰又出,月白的疾驰在这幽森中掀起一片飒飒声响。


***


“轰!”


一道虹光自空中直直落下,扫过之处轰然倒塌,却没有伤那红衣人分毫。


那人手中白光闪耀,千钧力道化成玄冰,凝固而后崩裂。


地下诸多弟子祭出法阵,冰又成了水、化作一番雨气。


“素女长老,注意力度啊,”那红衣人飞入空中,手中冷剑甩了个剑花,几片雪晶绕在她身边,映着她暗红的魔气,“没伤着我就算了,伤了你家弟子可不好。”


兜帽和面具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却没有遮住她嘴角嘲讽的弧度。


被称作素女的人一身浅色道袍,手中拂尘不停,又是一道光直扑而去。


红衣人一笑,嘴角弧度挑衅,抬手将冷剑横于身前。光芒既至,她似要出手,将那片光芒冻住。

忽而狂风起。


水气迎风化刃、散落四周,刃口一致、将那已经甩出一剑的人紧紧包裹。


“月白!”九一惊叫。


手中青峰一紧,月白另一只手几乎就要伸出。


“唰!”


剑势急转,一道白光自前向下划过直角,如离弦之箭、直直朝下方急射而去。


“铮!”


冷剑剑锋触碰折扇,一阵细碎之声伴着寒气一路向下,逼得来人松开了自己的法器。


红衣女嘴角含笑,折扇散着冷气被她踩在脚下,染着一片暗红的光。


“长夏长老,冬日阴寒,注意保暖。”


长夏后退一步,现在何止他的折扇,连那女子的眼中都散着烈烈红光。


“你究竟是何人!”


素女直冲而下,却依旧在拂尘触及之前、让红衣女闪了开去。


魔气汹汹,寒芒凛凛。


空中那人冰火同身,不可一世。


“魔修凌洲,见过各位仙长。”自称凌洲之人拨弄剑锋,似是在欣赏剑上寒芒,“近日我魔族有诸多大事,特来借冷剑一用,谢诸位仙长慷慨。”


越客气越讽刺。


素女咬牙切齿,一把拂尘急速射去,堪堪碰见残影。


要不是宫主不在,哪里由得这种魔修……


“仙长莫急,”凌洲乘风而走,还不忘回头一笑,“我们将来都是同僚,不必此时要死要活。”


“一派胡言!”


白光闪过,虹光又凝,而凌洲已消失于茫茫大海之中。


月白站在树林的边缘处,背靠一颗青松,静静地看着那边充满怒气的虹光一道一道射向大海。


一道道剑影闪过,有不少人追逐入水。


“……没有进度到账,”九一踌躇得说,“虽然打了白工、但感觉也不需要你帮什么忙了……”


月白吐了口气,转身、原路返回。


“没、没想到她这么争气哈……”九一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尴尬,这个任务发得……都不用宿主做了呢。


“嗯。”


月白回得太冷淡,九一有点不敢开口。


于是松木无声,徐风不扰,月白就慢悠悠得走着,完全没有来时这么急迫。


快走到那块石碑时,有一丝丝暗红飘来,伴着雪晶片片散落。


那人单手撑着剑、跪伏于地,另一手的指尖陷入地里,染红了一片土。


她听见了脚步声,抬起的眼睛里有一片烈火。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月白慢慢在她面前跪坐,将她的手掰离冷剑。


纤长的手掌被寒气冻出了霜,很僵硬。


轻轻牵引,那只手被月白引导着绕住了她的背,眼前的人也就自然而然得落入了她的怀里。


“口气不小。”


暗红的魔气侵没两人,却在片刻之后被慢慢拉回。


一颗金丹在清浊之间若隐若现,终究是在一番拨弄后恢复清明。


紧绷的身体总算放松一瞬,却又在下一瞬绷紧。凌洲一口暗血喷出,染红了月白的后背。


“……”月白抿了抿唇,她不喜欢背后湿掉的感觉。


“……你、怎么……在这里?”凌洲喘着粗气,胸口很难受,话说得有些不清楚。


月白抚着她的背、替她顺气,看到她现在这副惨兮兮的样子竟有些愉悦,“你能在,我不能在?”


“……”凌洲不知该说什么,反倒一笑,“你出现的时机……真妙……”


她在海边待了许久没出现、她一得手便出现了。


九一说,“……这叫主角光环,没办法……”


月白复述,“这叫主角光环,没办法。”


凌洲被这人噎住,顿了一顿,伴着咳嗽、笑了出来。


清风不扶柳,这磕磕绊绊的笑声便只有她和月白共享。


月白轻轻将人推开,却又在面具下看见一双红红的眼睛。


凄苦、感动、埋怨、开心。


月白不太明白她哪里来得那么多澎湃情感,只是翻手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她。


凌洲往后靠,身子落在那块石碑上,眼光落在月白眼里。翘起的嘴角还挂着血迹,她轻轻笑,“月白,你来做什么?又为什么会知道这里?”


这是一条密道,就连无极宫内,也没有几人知道。


月白无视了对方眼里的质询,只是轻轻抬起她的下颌、将那颗药丸抵在渗血的双唇间,“同样的问题问你,你答么?”


药丸苦味很重,还未进入充满血腥的口腔,就让凌洲排斥得有些想吐。她堪堪吞下,死死得皱起眉头,“好苦。”


月白扶她坐正,“特意挑的,涨记性。”


还记得当年让叶二一口一口喝的那碗药汤么?月白记性涨得可好。


九一干干得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


凌洲背靠石碑,一股暖意从丹田升起,散入全身、将刚刚的不适压下大半。她轻笑,“真小气。”


月白心情不错、本不想作答,却见一只手伸过来,精准得抓住自己衣领。怀里的人拉住她,用充满苦味的血液和热情作为她刚才给予的回报。


再抬首时,那人伸手抹去了月白唇瓣的血,笑得很开心得样子,“这下淡了点儿。”


“……”九一都不想吐槽了,“月白,揍她吧?”


“……弄死了麻烦,”月白舌尖有阵阵的苦味,可眼前的人还虚弱。眉间蹙起,月白问她,“去哪儿?”


凌洲歪歪脑袋,言语轻松,“先休息会儿……”


月白把她打横抱起,“去哪儿?”


“……从这儿出去,西南方向,有个小渔村。”


是她之前待过的地方。


青峰出鞘,月白带着凌洲一跃而起。脚尖触及剑身,脚下土地如波纹荡漾而去。葱葱树林化成旋涡,最终湮灭于茫茫大海,留下一块圆角石碑、在月白身后化作一粒灰点。


凌洲攀着月白的肩,见证那八个字在视线里消失。她微微扬首,月白不发一言,也没有任何在别人地盘的紧张,无所谓似的飞着。凌洲微微探身,看她们脚下海面、没有她们的一点点倒影。空中还有寻她而去的无极门人,竟没有任何一人发现正从海面掠过的她们。


怀中人笑出了声。月白垂首,却见凌洲嘴角含笑,眼睛在面具和兜帽后面藏着,一如她刚刚面对无极长老、有一点点嘲讽。


月白没理,只是默默避开所有耳目,轻轻松松得踏出无极宫周边风雷、带她回到岸上。


凌洲给月白指了一条路。从渔村出来,往城镇去的半山腰、往山里走一些便有一处小院子。环境上看,鲜有人烟,甚至连那渔村中也是空无一人,特别适合养伤。


月白环视一圈,“准备得不错。”


凌洲靠在床沿,摘下猩红面具,露了好看的脸出来,一如往常得明媚笑着,“我好歹是人间皇族出身,现在也还有一支暗卫听我号令。”


九一:“说好的‘不落凡尘’呢?”


想想季和光,想想季展鸿,想想赈灾得那些事,月白没多说什么。


平日爱玩闹的人此时依旧有些虚弱,虚弱而显得温柔,“你想见见么?”


月白往窗外看,日头早过最高处,已有西沉迹象。


“不见,”月白转身,“走了。”


“月白。”


月白驻足,只偏了偏头。


“明日来么?”


“……”月白转身的幅度稍稍大了些,眉头些微皱起,“看心情。”


“有空就来吧?”某人祭出了一幅无辜的表情,“反正你也没什么事……”


……她得应付六离,还得避人耳目……


明明都是季无念给她找的麻烦,现在反而来说她没什么事???


“脸呢……?”九一都看不下去了。


月白不想理她,转身走了。


师尊搞事第一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