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鸣人的纯粹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17 20:29
点击:620
章节字数:27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鸣人根本经不住迪达拉的激将法,在迪达拉乘上白色怪鸟叼起我爱罗尸身飞出洞穴那一刻,他毫不犹豫追了出去。

卡卡西安排红班与小樱同千代婆婆五个人留下对付千代婆婆的亲孙子,赤砂之蝎。

羽夜、香磷则与他一起追上去支援鸣人。

沿着河流,三人总算追上了鸣人,但根本不会远程忍术的鸣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天上的鸟与人干着急。

“卡卡西,有什么计划吗?”羽夜看着飞翔在半空中的白色怪鸟,问道。

“敌人使用的攻击手段可以总结为高空轰炸,比较棘手的大概就是他能制造出大小不一的爆炸物。所以,香磷,就拜托你注意敌人投掷出的每一枚附着查克拉的黏土炸弹了。”卡卡西把小队生命安全的重担交给了木叶最强感知型忍者。

“没问题。”香磷看准了接下来的路径,短暂闭上了眼睛。

/神乐心眼/

“鸣人,你耐心等待一会儿,警惕黏土炸弹,我跟羽夜大人先联手把敌人打下来,你再出手也不迟。”卡卡西看向鸣人。

“我知道了,卡卡西老师。”鸣人点点头,死死地盯着半空中的白色怪鸟。

“羽夜大人,就拜托你用威力小的雷遁佯攻一下,试试敌人在空中的灵活度吧。”卡卡西最后看向羽夜。

“好。”羽夜开始结印。

/雷遁•疾走!/

羽夜一出手就是雷遁三连发,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别看那怪鸟体型圆润,闪避起来竟十分灵巧。

“很难打下来。”羽夜直言。

“看起来,只能用那个术了,只是准备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期间羽夜大人拜托了。”卡卡西拉开了护额,露出了写轮眼。

“照这个速度,不出五分钟就要离开这条河峡谷,到达开阔平原了。”香磷提醒道。

“足够了。”卡卡西说道。

“那么,我就再骚扰一下他,万一打中鸟翅膀就赚了。”羽夜又开始结印。

/雷遁•疾走!/

/水遁•水千本!/

/水遁•水蛟弹!/

羽夜几乎把自己会的射程远,但威力不大的忍术变着花的交替射向那只大白鸟。

“羽夜姐姐,你会的远程忍术还真多,好厉害。”鸣人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敌人有动作了,他向我们撒了小型黏土炸弹,注意散开避让。”香磷突然出声。

“嗯?”羽夜听了,仔细看去,果然见到很细小的东西朝他们飞来。

/影分生之术!/

/水遁•水龙弹!/

/雷遁•流云游!/

羽夜本着就近取水的原则,一条水龙自河里冲天而起,混合着雷遁,席卷了那批细小的黏土炸弹,顺势往下全数带进了河里。

没炸。

这是木叶忍者们的第一反应。

“但他原本就没有引爆黏土也说不定。”羽夜分析道。

“那么,就交给我吧。”羽夜影分生说道。

于是,羽夜的影分生开启了水遁低打高速射模式,羽夜则来到了卡卡西旁边。

“卡卡西。”羽夜看着前方即将到达的开阔地带,提醒了他一句。

“羽夜大人,可以停手了。”卡卡西睁开了那只写轮眼。

/神威!/

羽夜分生缓缓收手,开始同本体一样仰头仔细看了过去。

只见白鸟之上的黑袍人周围,空间发生了诡异的扭曲,白鸟飞行的速度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蓦地。

“啊啊啊!”半空之中传来一阵痛呼。

空间扭曲瞬间消失,一条手臂从白鸟上飞了下来。白鸟改变了轨迹,朝着一旁林间俯冲了下去。

“追!”卡卡西遮住了写轮眼,满头是汗。

“通!”大白鸟一头栽倒在一片空地上,不动了。它鸟翅膀上,有一个被雷遁贯穿的大洞。

“可恶!”迪达拉满身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真遗憾。”卡卡西出现在他面前,双手开始结印。

“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羽夜一伸手。

/水遁•水牢狱!/

/雷遁•千鸟流!/

最终,迪达拉口吐白沫,昏死过去。鸣人第一时间跑到白鸟旁边,从鸟嘴里扒出了我爱罗。

“卡卡西,你刚才用的是空间忍术?”羽夜问道。

“正是,但第一次用还不熟练。”卡卡西挠了挠头。

“真厉害啊,很期待你完全掌握之后的效果。”羽夜看着倒地的迪达拉,断臂之处断面扭曲不平,显然是硬生生被搅扯下来的。

“羽夜大人,你太过奖了。”卡卡西笑着说道。

“小樱那边的战斗似乎结束了,那个【晓】的查克拉彻底消失了。”香磷睁开眼,说道。

“那就拜托你回去接应一下,一定要注意安全。”卡卡西说道。

“交给我吧。”香磷几个起跃,消失在林间。

“这个人我来处理,至于鸣人那边,羽夜大人。”卡卡西看向跪倒在地的鸣人,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

可是,羽夜又何曾不想第一时间救人呢?只是,触手冰凉的尸体,她该如何来救?或许,她应该想该如何来安慰鸣人才对。

“鸣人,我们把他移到平坦一些的地方去吧。”羽夜看向一步之遥的森林外。

“好。”鸣人咬着牙,抱起我爱罗走出了森林,将他放在了草坪上。

突然,随着“嗖嗖嗖”几声,香燐带着小樱一行人到了。

“鸣人,你当年仅仅是跟我爱罗打了一架,为什么……”羽夜不明白鸣人此时内心的痛苦。

“我当初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内心充满了憎恨,就像我身体里面的狐狸一样。可是,那一架,我才从他口中得知了因为他小时候压制不了体内的尾兽容易暴走伤人,所以在村里遭受了太多的厌恶与疏远,更没有一个朋友,尤其他最信奈的人还死在他面前。”鸣人抬起头,看向蓝天,“然后啊,我就想着自己虽然没见过父母,从小也就被同龄人嘲笑是没爹妈的孩子,比他真的幸福太多了。于是我豁出去捶醒了他,问他心里就没有一丁点温暖,没有一丁点能支撑他战胜体内尾兽的东西了吗?他啊,就是听了我这话,才失神被我打败了。现在他当上了风影,甚至为了保护村子拼尽了全力才被【晓】抓的,他已经找到了支撑他的温柔了啊,为什么!”

“你冷静一点,鸣人。”千代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他身后。

“闭嘴!”鸣人爆发了,他猛地转过身,看着千代,“如果不是你们这些砂隐把尾兽放进我爱罗体内,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由始至终你们有问过他的感受吗?人柱力就该注定只是你们的工具吗?”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只看到了鸣人泪流满面的模样。

羽夜转过头,望着远方翱翔在天际的鸟儿。卡卡西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蓦地。

千代动了,在木叶年轻忍者们的眼神里,她一步一步挪到了我爱罗旁边,跪坐下去。

“你想干什么?”鸣人带着哭腔,胡乱擦着脸上的眼泪。

千代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双手,按在了我爱罗的胸口上。下一刻,一股非比寻常的查克拉从她手里施放而出。

“千代婆婆,那个术是……”小樱脸色变了,急切的问道。

千代只是略微回过头,看了小樱一眼,又复而继续施展这个术。

小樱只能看向羽夜试图试图寻找否定答案,然而羽夜却是悄然一叹。

己生转生之术,小樱确定了,就是这个传说中的禁术。以自己生命为代价,复活刚死不久的人。

“小樱,千代婆婆到底……”鸣人的泪不再流了。

“她要复活我爱罗。”小樱答。

“复活…这种事,真的能做到吗?羽夜姐姐。”鸣人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羽夜。

“能。而且,只有发明这个忍术的千代能做到。”羽夜总算看向了千代。

羽夜言尽于此,卡卡西拉下护额遮住了写轮眼,雏田也收起了白眼,牙和志乃闭上了眼睛,香燐依旧警惕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没有反应。

唯独鸣人擦干了眼泪,走到了查克拉输出明显下降的千代面前,蹲下身。

“用我的查克拉吧,可以吗,婆婆?”

“把手叠在我的手上。”

“嗯。”

肉眼可见的蓝色的查克拉,源源不断输送到我爱罗体内,带着生命与希望。


简而言之,我把鸣人的情况做了修改,毕竟都一口一个羽夜姐姐了,小时候再孤苦被人叫妖狐什么的就没道理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