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傲雪寒梅。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0 15:21
点击:1210
章节字数:30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夜过去,季无念又像个没事人似的。


而果真如九一预测的那样,季无念找了个借口,说什么“再不赏梅都要谢了”、“还该有首曲子应景”,又把月白送去了净语峰学琴。要求倒也不高,只要她学一首“傲雪寒梅”,于是月白又成了净语峰常客。如果将养伤的百草峰算进去,只差一个齐云峰,月白就可说是遍地开花。


月白学东西快,这点她到后来也藏不住。就算她的一些所学与这世间并不相同,但毕竟所看甚多,举一反三还是在行。刻意装蠢她也懒得,便也只做出自己底子差的样子,问过一段时间之后,也就自然而然得后来居上。


九一嘲笑她藏拙失败,她说自己只不过是“勤能补拙”、“爱学好问”。


弹傲雪寒梅那天,季无念占了净语峰梅花林里最好的位置,还叫月白备了茶、备了点心,就是打算享受一番。


周边自然是有人的,不少弟子也打算来看看这位声名鹊起的新秀。月白给季无念布置好一切,净语峰欧阳长老不请自来。季无念和欧阳关系一般,可欧阳长老也对叶二心存好奇,就来看看。


这么兴师动众的,月白都习惯了,内心似乎早已放弃了低调的目标。


这首傲雪寒梅本该是筝箫和鸣,季无念要听琴,月白便请净语峰的讲者给她改成了琴曲。琴曲悠扬,少了筝曲许多回转,又无箫声配合,意境犹在,却其实有几分单调。月白知道,只是也不愿意自己去改,本也就没练多久、想着这样也够了。


只是弹到一半,旁边人群里竟又响起箫声,配着她的琴音,将那空子补了上。


琴音铮铮,如寒梅绽放;箫声袅袅,如漫天落雪。


一曲毕了,一向挑剔的欧阳长老也觉得不错,把那名弟子叫了上来。


“弟子洛长河,见过师尊、季仙长。”来人文质彬彬,面若冠玉,虽是一般弟子打扮,却多出许多细节,头戴莲花冠,腰配盘云佩。他手持一管翠玉箫,翠得发透,同色箫穗上配的玉环稍稍发白,却有点缀之感。


“长河,”欧阳长老颇为欣慰,“刚刚的,不错。”


这洛长河也是一名人。他是欧阳长老的小弟子。父族洛家世代从商,家底丰厚,母族是当世有名的音乐大家。他是欧阳长老下山游历时带回来的。听说自己家儿子要去修仙,家里都舍不得,可没想到他执意要去。父母心疼孩儿,重金给他寻了灵玉,做了那一只“入海”。


寓意长河入海,自此便是更广阔的天地了。


洛长河也很争气,去年筑基、用了八年,快了常人不少。


“叶师妹琴音沉稳,长河一时入迷,没忍住这技痒的手,”洛长河低头,“望长老仙长原谅长河。”他又笑眯眯得对月白行礼,“也请叶师妹见谅。”


“哪里的话,是叶二该多谢洛师兄。”


听得懂的都知道是他在帮衬叶二,月白这点礼数还有。


说来洛长河是欧阳长老的徒弟,也就跟月白同辈;而且洛长河十一岁入门,此时也就比她大了三四岁,月白不怎么叫的师兄对他倒是合适。


“两人都很不错,”欧阳长老本就以乐入道,刚刚那一段该是洛长河帮得更多,但叶二也是瑕不掩瑜,“叶二,你这琴艺便是你这几日学的?”


“是。”


季无念起意突然,又要赶花期,月白没练几天,能大致弹出来就行。只是她本就会抚琴,手法熟了之后,那些无意识的停顿则更与她对乐曲的理解有关。欧阳长老便是从中听出端倪,不急不慢、停顿有序,不像新手。


可偏偏这孩子指法上一看就有生疏,让她一时摸不透。


“无念,你这徒弟,很不错。”


季无念一直没说话,靠着椅子,手里捧了一杯茶,神色淡淡,“自然。”又看看天色,茶盏一放,“叶二,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 。”


“是,师尊。”


东西铺开还要收起来,月白刚想动,欧阳长老却笑说,“怎么不多坐坐?我看叶二指法上还有些生疏,一会儿我给她讲讲。”


洛长河也适时附和,“长河也想与师妹多多交流。”


季无念看向月白,眼角弯弯,“叶二你说呢?”


九一吹了个口哨,“修罗场,我喜欢。”


“多谢长老、师兄好意,”月白也只能先行礼,“只是叶二身体不好,最近师尊见我虚弱才让我暂缓修行,如此每日还需麻烦师尊替叶二疏导灵气,这回……还是先不多留了……”


“既然如此,那还是去吧。”


月白快速收好东西,背起琴就跟到了季无念身边,与季无念一起走了。


回了青临殿季无念也没多说什么,用完午餐之后她才又叫月白把琴拿出来,揪着月白的手,一点一点给她纠正指法。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纠正的,月白自己都知道。这手大小、感觉都与她以前抚琴有所不同,她刚刚弹的时候没刻意纠正罢了。不知道是不是季无念觉得她没懂,她让月白让开,自己坐在了琴前。


月白看着她的手,十指纤纤,指节灵动,抹、挑、勾、剔、打,吟、猱、罨、带、牵,技法娴熟。一首傲雪寒梅自她手下而出,便是月白刚刚弹的那曲。


琴曲是月白改来的,季无念应该是第一次听,听过这么一次就记下了。


“你来弹。”


月白坐回位置,季无念又从怀里掏出一支白玉箫来。


月白顺着她,右手勾起了第一个音。


她这次刻意注重了指法,一些音比刚刚稍稍变了味道。季无念在刚刚洛长河起声的地方切进,一模一样得吹了一遍。


一曲毕,季无念说,“再来一遍。”


季无念这次的箫声在弹到二段时应着第二个音响起,此处正是腊梅受着冷夜寒风之际,挺过这段风霜,寒梅便可绽放自己风采。箫声先是呜呜然,如泣如诉,后又悠扬温和起来,伴着冷冽的琴声,像是要融化它似的。


月白弹完收了手,季无念还晃着白玉箫,金色的箫穗打着转。


一遍箫声是雪,一遍箫声是阳。虽世人皆喜欢傲雪寒梅,但有温日暖阳的时候,为何还要去选那冰冰凉的飘雪?


月白听懂了,可季无念觉得叶二听得懂?


“师尊技法娴熟,叶二佩服。”


季无念摆着箫问她,“会吹么?”


月白自然摇头。


***


晚上季无念又一次把箫递给月白,自己坐在地上调琴。


月白觉得自己现身就是个错误,可季无念叫她,她居然也就鬼使神差得现了实体。


“你随便吹。”


季无念默认了月白会吹.箫,问都不问。管自己指尖一动,又是那首傲雪寒梅。


月白想了想,从第一段便进了箫。箫声跟着琴声上下转合却互不干扰,任你风吹雨打还是暖阳高照,我自巍然不动、冷眼旁观。


季无念弹完就支着琴看她,笑意盈盈,“月白,吹得不错,练过?”


月白把箫往空中一抛,转身散了神魂而去。


“无聊,走了。”


被人抛弃的白玉箫落进了季无念手中,她回头看去,那人的身体随风化作星芒被吹散去,只有那句冷淡的话语留了下来。


季无念反而一笑,收拾了琴箫,又原地坐了一个时辰,这才慢悠悠得回了青临殿。她将琴箫收好,拿了一件小披风,去敲了小徒弟的门。


“叶二,起来,我们看星星去。”


月白回来得比季无念快很多,之前一直在打坐吸纳灵气,修行之人对此倒也不会奇怪。她此时衣服也还没脱,拿上封雨就去开了门,“师尊?”


眼前黑幕一闪,季无念甩开一件披风挂在她身上,还给她戴上了帽子,“今夜寒,多穿点。走吧。”


月白被她一拉一抱就上了习风。季无念搂着她的同时也按着她的披风,十分细心。


两人到齐云峰观星台时已是丑时,观星台上还有些齐云峰弟子,见到她们也自动给她们让开了地方。


九一看出的规律三清门人也看出来了,今日叶二弹完那一曲,就有齐云峰弟子在猜测下一个会是他们齐云峰。这可不就来了。


天图季无念在思过峰时就给月白讲过,此刻带她来、便是再好好认认这琼宇天盖。


即便月白能力再大,对这天地还是敬畏。她顺着季无念看那万千星空,心中将所学天图与之一一对应。


天地广阔,极目望去,不知那些星辰又是否会是一个世间?


月白被季无念拉着认星,偶尔季无念会问她些问题,她也就这么答。


九一百无聊赖,他也觉得这个大气运之人对月白太过关注,感觉会心怀不轨,还很折腾。他暗搓搓得想,不知道月白接不接受得了橘里橘气的发展,接受得了直接把师尊拿下、让季无念所念所思只有她,那不就简简单单、两个人酱酱酿酿、恩恩爱爱得就可以把这个世间解决。


但转念一想,叶二这个徒弟只是个进度一,月白这个酒友也就个进度二,这个季无念明显心里还有事儿。


又不能读心……哎,还有那么多年,他都替月白觉得麻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