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烦躁。想跑。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5 21:16
点击:1279
章节字数:30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日子就那么过着。


那日午后季无念带着她去其他几峰转了转,也见了之前照顾她的赵棋。而之后 ,季无念每日早晨带她去五时峰,当众教她御剑。月白学得很快,用这幅身操控灵力也渐渐得心应手起来,到第三日已经能操控封雨前行打转,第五日时便能在季无念的帮助下站在剑上,第七日便已经能自己小小得御剑飞行一圈。


季无念时刻守在她身旁,九一想的那些套路也就自然发生。不论是她刚站上剑的颤巍,还是刚驱剑时的不稳,都被季无念牢牢接住。最过分的是某次她自己御剑时,明明飞得稳稳当当,却被季无念一道灵力打乱运气。当时她已离地三丈,这么一摔还惊起了周边喊声。结果掉下来、果不其然得又是落入一人怀里。


怎么就这么喜欢抱着她?九一都已经懒得吹口哨了。


月白自水中抬起手臂,季无念给她另备的薄衣退到了手弯处。一枚水珠自腕部顺着小臂滑下、在手弯处转了个弯坠了下去。其所过之处都纤细得紧,便是透湿贴身的衣服都还显得宽大。


太瘦了、抱起来应该手感不好啊……


背后有脚步声传来,月白收回手,抱着腿、半张脸沉进水里。


余光还是看得见人的,季无念一件交领薄衣,松松垮垮得穿着。她本高挑,身形也好,曲度优美,月白看了一下,立马又收回了目光。


细细水声伴着涟漪传来,那人坐定、见小姑娘又缩成了球,轻轻笑了一声。水波微荡,季无念靠她近些,一手从水下穿过她腰腹与大腿之间折起的空档,箍着她的腰,另一手还是按着她的肩,微微侧身贴着她,“叶二,准备好了么?”


既然已经经历过一次,月白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清了清神志,微微点头,“师尊请。”


疼还是很疼,但月白此次心平气和,抵御疼痛之余神魂微荡。她能知道这水中灵力翻滚,击打着她的同时也在季无念体内进出流转。她催化着那滴血中的一丝灵力,混入那不断流转的洪流之中,最后与季无念自身灵力转化到一起。


虽然季无念应该专心于护着她,但毕竟此人也精于这精密的操控之道,月白只敢激发一点点,与这池水中的翻腾相比该是微不足道。


于是在肉体再次脱力倒在季无念怀里的时候,月白又从九一那里得到了一个进度一。


看季无念毫无所察的样子,月白心想,一就一吧。


深藏功与名。


***


每日中午时分,月白会先去饭堂领一份食材,回青临殿做饭。她手脚快,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季无念也很喜欢她的手艺,时常会贴着她说“小叶儿我要吃这个”,月白能满足的也都满足她。下午时,季无念或教她剑术、或教她功法,总之是在青临殿中好好修行。季无念似乎是没有别的事做,总是陪着她,但也不见她打坐或是修行,经常是拿本书在那儿看。到了晚上,季无念有时会把自己看的书读给她听,或是带着她写字、练剑,随性些。


就这么黏了大半个月,月白已经能够熟练得自己御剑。季无念向她出了一些高难度动作也能熟练掌握,季无念这才没再天天跟着,却还是叫月白多去与其他弟子交流。


“这青临殿就我们两个人,”季无念说,“天天修炼也无聊,多去和他们玩儿玩儿。你也可以看看有什么想学的,我会就教你。”


不得不说,季无念除了有时候调皮喜欢戏耍她,这个师尊、她做得很好。


三清对于刚入内门的弟子本是有统一的讲道的,基础的修行之法都会教导。因为月白一上山就被季无念带回了青临殿,反倒没怎么参加。一直到最近学会御剑之后,季无念才会放她去参与讲学。


然而季无念不在、月白就可以轻轻松松一个人么?那可真是太天真了。她现在一个人出现时,吸引的注意力完全不比季无念在时要少。


归功于季无念前段时间的“陪伴”以及月白本身“不情不愿”的快速进展,可以说她在三清门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引人注目。


“你别修炼得这么快不就好了?”九一笑道,“说不定季无念就不管你了呢。”


“不妥。”月白叹气,“她这般看重、若是叶二只是个不开窍的,只会沦为他人的反面话柄。”

那时她接受的目光就不单会有注视、还会有居高临下的鄙夷和嘲讽,甚至不如现在。


保持一个适度的努力,做出一点点样子去够季无念的要求。考虑到这位师尊的天才声名,便是她进展较他人快速、也只会被认为是季无念一脉应有的天赋。


虽说还是不如做个扫地小童那般清净,但也已经是短中取长。


说到底、还是她这位师尊太过高调,连带着她也得被众人议论。


烦躁。想跑。


“呵,”九一一声冷笑,“跑得掉么你?”


跑不掉,只能认命。


“叶二。”来人名叫丁也,是与叶二同一期上山的弟子之一,拜入栾清、算是掌门门下。他大叶二一岁,在山下学道时算是与叶二说过几句话。“你今日晚间可有时间?我们几个一起上山的想向你请教请教……”


“嗯?”九一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异常兴奋,“是要出现霸凌桥段了么!?”


夜黑风高、被欺负的小徒弟和从天而降英雄救美的师尊?


“……霸凌?”月白想了想这个词的意思,“是欺负么?欺负谁?我?”


“……”九一沉默一阵,“当我没说。”


也是呢、就算大佬想低调,这也还是个大佬。


事实上月白大佬虽然不喜欢被人群注目,但她本质上还是喜欢与人为善。若是她认为自己应该已经被季无念教导过的东西,她都并不吝啬于教于他人。基础的剑术功法、运灵之道,甚至是初学者会碰到的重重障碍、她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得缓缓解答。


不答全、不答错,月白刻意留出诸多空白、让丁也他们去询问修仙更久的师兄师姐。


“不愧是被季仙长看重的弟子,”丁也向她抱拳,“真是厉害。”


他们这些刚上山的弟子,连仙剑都还没有被分到。可眼前人已经能够御剑往来、成为他们仰视的存在。


“只是师尊教得好……”月白只想将自己完全藏在季无念的光环里,“若是你们与我换个位置、也是如此的。”


几个弟子露出苦笑,也没多说什么。


便真是那般,他们也没这个机会。


然而机会这种东西总是自己争取的,月白脑子里转了一圈便鼓励他们,“说来、师尊最近也不是很忙,收我也只是一时兴起。你们可以试着去问问她,说不定也会被她收入门下呢?”

那样季无念的精力就可以放在别人身上、别人的目光也会从她身上被分去一些,再好不过。


当下几人没有表态,只是各自散去了。


不过几日之后,月白早间没见到季无念、便自己去了五时峰讲学之地。一进厅堂便被诸人目光锁定,简直比前几日更加热烈、恨不得在她身上燃起几团火来。


……这是怎么了?


“……你没听说么?”有个弟子凑到她身边来,“昨日有人去求季仙长收他,被仙长婉拒了。”


“……嗯……”月白不太明白这个和她有什么关系。


“……仙长还说了……”那弟子清了清喉咙,端正身形、一副骄傲模样,“‘我这辈子只收叶二一个徒弟。她既是开山也是关门,你们还是去找别的仙长吧。’”


“……”月白头好疼。


九一说话凉凉的,“头疼、脚不疼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疼。哪儿哪儿都疼。


两人从水里出来,季无念照常抱着她回去。天气转冷,就算知道小徒弟身体在转好,季无念还是多给她盖了层衣服。她知道小徒弟吹吹风会更加舒服一些,时常会在空中停一停,等她清醒。


“师尊……”月白疲惫得睁开眼睛,每一次都会疼到脱力,她自己也很无奈。


“恩,”季无念抱紧她,语气轻松愉悦,“好些了么?”


“恩……”月白看她。


今夜月色正好,季无念的脸被照的明媚,低下头时也不见阴影。


青峰之上,明月之下,凉风之中,此人笑意绵绵,是个美人。


可为什么这美人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扯都扯不开。


“师尊……”月白开口,“明日可否许叶二下山一趟?”


小姑娘低了头,语气一贯得柔柔弱弱,让季无念有些好奇,“可以是可以,所谓何事?”


“听闻山下道学讲课已毕,诸学子该回乡了,叶二想去送送同窗。”


她不提季无念都快忘了这件事,但一想当时见她的时候,反倒是笑意浓了些,“怎么?去见和光?”说完也不看她,御起习风剑往青临殿去。


小姑娘似是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又低了回去,“世子之前对叶二多有照顾。叶二觉得,该去送送。”


这语气听起来是又犯了倔。


“也没不让你去啊,”季无念觉得好笑,“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