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挥挥小手说再见。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3 22:43
点击:1401
章节字数:2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也不知是不是被锤炼了一番的原因,第二日月白清醒得特别早,都不能说是清晨,只能说是二半夜。月白躺在床上感受了一番。这身体已经出现了极其细微的差别,很难说出是什么,但是个好的变化。


她蜷了蜷身子,再次确认了昨夜温泉浴的成效。


不过昨夜带领她领略疼痛折磨的人此时却不在房里。月白正好觉得昨夜的季无念有些失常,这就凝出神魂,感觉到自己的那滴血此时正在栾清后山方向。想想叶二应该不可能会在这个时间去到后山,她便穿墙而出、朝着感受到的方向一跃而去。


“……你这还带追踪功能啊……?”九一抽了抽并不存在的嘴角,不愧是个挂逼。


月白跳跃在山间,“那是我的血。”


我的 ,只要我不想散去,到哪儿都是我的。


九一内心给她竖了个大拇指。你牛,你说的都对。


月白最终落在了一座小峰的半山腰上,此处离昨夜去的那处温泉完全是相反方向,已经出了护山大阵,也是在密林之中。顺着感觉才走几步,前方便有水声哗哗作响,听声音该是个瀑布。月白走近了些,周边树木从东倒西歪到被横腰切断,越往那水池走越空旷。地上似是被无数剑气扫过,留下许多深印子。那小瀑布不到一尺,落下的那面壁上深深浅浅全是被剑气砍出的凹槽。就连那流水坠下的地方,仔细看也合该是有人雷霆一击、硬生生砸出来的坑。


还不是昨夜砸的。


月白蹲在那水池旁。水里有个人仰面躺着,衣服自然是湿透了,还不整齐,腰封不知所踪,外袍就松松的飘着。池水淹到了她的胸口,那张好看的脸略带红晕。习风的剑鞘丢在了一旁的石头上,剑本身则在水里沉着。


月白看看四周,看来这人时常来这里发泄。


空气中有酒气和灵力残留,月白感觉到了些许异样,但还不知道是什么。


“师兄……”


那声呓语太轻,月白不确定得看向她。季无念难得露出了难过的神情,眉心微皱,嘴角也在颤抖,似是比琉璃易碎。


时常弯着笑的眼角泛出一颗泪珠,砸在了池水里。


“哇哦,”九一叹,“这是要开感情线啊。”


“感情线?”


“就是让他俩谈恋爱,”九一怕月白听不懂,“做道侣,相亲相爱。”


月白垂眸,“是么?”


九一刚想回答,一声“叮”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扫完任务,得意的说,“你看,新任务触发,‘保六离巡游性命无忧’。”


“诶不过怎么保啊?”九一看着任务犯了难,“你总不能跟着吧?”


“他身上有我的血,”月白回答,眼睛还没离开季无念,“足够保命了。”


……你是挂逼你说了算。


“如果任务失败会怎么样?比如六离死了。”


九一回答说,“那会有极大概率导致主任务无法完成,而你的神魂也会有所损伤。”


“那如果没有触发所有任务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九一想了想说,“在我的概念里,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触发,最后会走成什么样,也看你的选择。”


“这样……”月白歪了歪头,“既然任务都是触发,那是不是就代表我应该去探索探索其他地方?”


“本次任务皆围绕大气运之人,”九一这个时候就是一个正经的系统,“你在季无念身边,最容易触发任务。”


月白无语,最后还是绕着一个季无念。


此时天际远方已经慢慢现出光芒来,月白知道六离今天走,还是想着该去看看,至于这位醉了酒的师尊……


月白手一挥,一阵强风袭来,吹散了神魂散去掉落时散出得蓝色晶芒,也在一池静水中卷起了浪,狠狠得拍在了某人脸上。


身后似有咳嗽声,月白心情大好。


***


六离已是七峰长老之一,住在栾清峰边上的五时峰。主峰广场巍峨,门派里有什么大事时多是到主峰举行。而一般时候,寻常弟子却更经常来五时峰的小练武场,此处也常有门派内的道法交流,算是弟子们交流切磋的地方。


月白本想直接去五时峰,毕竟叶二还没学会御剑,在两峰之间来往极不方便。但天色已亮,而那位被拍醒的师尊也在后面心急火燎似的往回赶。她想这位一定也会去向六离送行,自己不如跟着她,顺道看看六离的状态就好。于是散了神魂,起床洗漱,穿戴整齐了,算着时间去敲季无念的门,“师尊,今日六离长老要走,要去送送么?”


季无念本不想回来换衣服,可今日这身上沾了不好的气息,不能不换。这会儿听见小徒弟在外面问,也不慌张,“要去的,小叶儿你等我一等。”


“是。”


季无念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袍子,头发也重新束过,人模狗样的、差点让月白记不起之前那个烂醉睡在池子里的人是谁。


季无念带着她直接飞去了五时峰偏殿。六离此次没打算大张旗鼓,所以掌门师兄的送行摆在了昨夜,今早他点了人数就打算直接从五时峰出发。而季无念带着月白进来时,自然所有人的目光也就聚集了过去。


六离叫身边人再去点一点准备的东西,迎了上来,“师妹。”


“师兄,”季无念走到他身边,见他一身布衣却还是道骨清风,笑道,“师兄这脸蛋儿,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胡说什么呢,别把叶二教坏了,”六离早已习惯她这不正经的性子,带着她们俩走到了角落,“昨夜不是吃过饭了,今早又来送?”


季无念贼贼一笑,“昨天大师兄在嘛,有些话不好说,不好说。”


六离瞥她一眼,“说吧,要什么。”


“这轻车熟路的样子,肯定没少给你师尊做代购。”


月白大概听懂了,但没理九一。


“师兄,雷洲的桂花蜜不错,你去锦州的时候应该正好是时节,你就先不去锦州,帮我绕道捎点儿回来呗,一定要当季的,”季无念笑眯眯,“还有锦州的缎子,沧州的卷贝。啊,我听说沧州的卷贝特别招鬼,还是海鬼,师兄你买的时候挑仔细着点儿。”


六离敲了一下她脑袋,“你当我是去玩么?”


季无念讨饶,又说了几句俏皮话,被六离说了回去。


月白静静听着,眼睛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


神魂稍稍指引,她可以感觉到六离体内的反应,而六离似乎毫无所觉。她的血中本就蕴含大量灵力,她若是感应到什么危机,爆发出其中灵力、应该可以救六离一命。月白怕这准备不够,在他们说话时,以血为媒介,在六离身上下了与季和光身上一样的印记。


万分紧急的时候,她可以过去救他。


九一被她的操作惊呆了,“你这样他都没察觉?”


这元婴大佬怕不是个纸糊的?


“这路印记本就注重隐藏追踪,与他们的修行路数本身基本就不相同,”月白其实也有担忧会被发现,但叶二的身份给不出什么适合的践行礼,目前这样最好,“他们不了解,也感觉不出来。”


九一:哦,一个有知识的挂逼。


但很多东西万变不离其宗,月白目前看不上这世间的修为,不代表她没有想过还有更强者。


这边你来我往几句,六离懒得理季无念了,“还有其他没有?一次说完,师兄该出发了。”


季无念耸了耸肩,“师兄慢走,师兄注意安全。”


“六离长老一路平安。”月白也跟着行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