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狂

作者:七保
更新时间:2020-05-10 22:11
点击:134
章节字数:43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颖,你没有告诉我关于母亲的事,没有给我时间慢慢接受一切,让我不得不承受太过突如其来的打击,我其实一点都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的善良与本意,你有些笨拙的体贴温柔即使让我受伤也没关系。但是……我多么希望你能在我那么难受,止不住哭泣的时候能抱抱我,安慰我一句,为什么你连这都做不到?


你从以前就很敏感,然后一直在逃避着什么,一直退缩着。我不再奢望你的安慰,也不期待你能表现出对我有多主动关心,只是想反过来靠近你一点,稍微关切你一下,为什么也要躲开?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


你表现出拒绝我的那个晚上,我辗转难眠,想着一切,真是可笑呢。我们之间那层薄到透明的纸张,甚至遮不住对方脸上的表情,却互相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办法去捅破。小颖,你知道自己在那张纸后面,是怎样一副忧郁窘困的表情吗?你捂着自己胸口,摇晃着脑袋,拒绝显露出沉重心思的样子,拒绝承认现实逃避的样子,真的觉得我迟钝到看不见吗?我只是也会害怕,害怕撕破那张纸后,你会为了遮掩自己的真实面容,匆忙拿起一张更厚的纸贴补上。所以我只是一再等待、试探,用快要戳破的力度在那张纸上摩挲。等着另一边的你终有一天可以卸下沉重的包袱,可以发自真心的笑着和我一道将污损的纸张撕去,破除那道间隙。


但是现在,我有些犹豫了。因为我发现,正是你将树立在我们之间的那张纸越加越厚。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明知自己的心意,一味视而不见,讳莫如深。我有些明白了,或许,比起我的心意,我们彼此的感情,对你而言,那份沉重的理智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如此,你的真心,不妨全都说出来吧。你所有藏在心底的秘密,全都说出来,让我们两人都得到解脱吧。





昭颖从未在芷晗面前哭泣过,而此时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换作以往时候,芷晗早就不忍心继续下去,但现在她只想得到答案,压抑下躁动不安的心情,故作平静地询问:“你也好,静一师父和元初师父也好,还对我隐瞒了什么吧?你们偶尔会对我有奇怪的反应,我能感觉到。就像……”


芷晗颦蹙的眉尖下,澄澈的双眸流露出不和谐的忧伤,抬起一只手,缓缓的抚上昭颖已经涨红的脸颊:“就像你现在这样,眼神飘忽,回避我,不愿面对我的样子。为什么?”


昭颖觉得自己快要因为气压晕过去,头脑近乎空白,深呼吸几次,有气无力地向芷晗断断续续述说起来:“芷晗,我……我在上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身上散发着……某种神秘古怪的气息,不是虚无缥缈的那种,更加具体清晰,而且浓烈的。后来还有很多次,你一旦情绪激动,那种气息就会涌现出来,就像沾染了某种颜色的香水一样,有时候像白色一样淡雅馨香,有时候像红色那么浓烈熏香,各种各样不同的感觉……


“我身上的气息?也就是说静一师父他们,甚至高语涧大概也察觉到了,所以才会有片刻对我表现出奇怪的样子……”听昭颖告知自己不知晓的陌生的另一面,超乎常识一时间不可能接受,芷晗心烦意乱,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


“我很好奇,也很担心,因为小时候从未感觉你有过那样。我不知道你在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想着,如果陪你探索那个1992年的世界,或许能得到解答。直到对圣物有所了解,我又向静一师父询问过关于妊娠的问题之后,终于得到了我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那个答案,即使昭颖不说,现在的芷晗自己也幡然领悟了。无论自己散发出什么样的气息,毋庸置疑都来自圣物的力量。而静一师父才告知过,圣物即是她自己本身,两者已经融合为一。所以那些在她情绪起伏时,表现出来的不同感觉的气息,是什么,代表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那一切诡秘的所谓气息,正是芷晗发自心底最真实的心绪。


自己的心情,竟然以这种形式毫无掩饰的散发出来,袒露在别人面前。周围的人都心照不宣,一边感知着自己的真切的心情,一边视而不见的隐瞒。回忆种种过往,芷晗只能无奈地埋头一阵苦笑。


那一声声沉重的笑,穿透昭颖心里的黑洞,让她对自己曾经选择的种种行为后悔不已。那样冒险,不想让她受伤,自以为为了她好做的一切,到底意义何在?


芷晗漠然抬起头来,歪着脑袋深深看进昭颖那双黯然失色的瞳眸里,幽幽地笑着问道:“那么……小颖你告诉我,现在你感知到的,我散发出的,是怎样一种气息呢?”


昭颖咬紧牙关,任由眼泪不住的滴落,不再出声。


“这样都不肯说吗?那么让我来猜猜。”芷晗身体前倾,与昭颖近到四目相对,可以清晰辨出对方黑色眼瞳里蕴藏光点的距离:“现在我身上的这种气息,不是第一次出现,你以前已经感知到好几次了吧?”


作为阻隔的无形的纸张发出沙沙的响声。芷晗靠近那薄如蝉翼的纸,近到吐息喷薄在纸上,然后用手掌轻轻摩挲着。


“你说像沾染了某种颜色一样,是黑色吗?还是红色呢?粉红色也有可能呢。不过不管什么颜色,都非常的浓重吧?不然你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这样难以忍受的样子。”


芷晗已经整个人都贴在了纸张上,用手指在划动着,不再轻柔,而是恰到好处的力度,极限却不至于破坏。


“因为这样的气息太过显露,所以高语涧在博物馆第一次与我们对峙的时候,就已经明晰了我的内心,看出了我散发的气息究竟为何吧?所以她在最后的陷阱里,对我设下的幻境是那样的……”


昭颖想发出声音阻止芷晗继续说下去,但混乱与喘息过后,仍然是什么也说不出口。她瘫软在那张纸的另一侧,眼睁睁看着芷晗的身形覆盖在纸上,将要把整个阻碍倾覆。


“要将我从高语涧幻境中救出来,符咒需要预先设定具体内容和发动条件。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预知猜测高语涧对我设下的幻境会发生什么呢?你当初你与静一师父耳语做给我那张符咒,具体内容是什么?”


那个陷阱里的黄粱一梦与符咒发动解除的时机对芷晗而言,与其说记忆犹新,不如说一直耿耿于怀浮想联翩,根本没有放下过。之前不提,是因为诸事阻碍,只有暂且放下私心,按捺住困惑躁动,并不是不在意。


昭颖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早该想到,芷晗也是聪颖的人,当初自己偷偷和谷静一交流,害怕让她知道的事,终究隐瞒不了。昭颖喘息着,张口欲言,额头上渗出丝丝汗液,剧烈的气息压迫得她不堪重负,浑身乏力向前倾倒。


芷晗眼见不妙,反应迅速地张开双臂,将正面倒过来的昭颖揽在怀里,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喘息片刻。


静谧的空间,把时间拉伸延长,让人忘记了分秒的走动。不知过了多久,昭颖仍然无力支撑起身体,只是贴在芷晗肩头,轻如蚊呐的声音缓缓回应着芷晗:“高语涧想让你,让你思维消散化为虚无,对你的了解也只有,那种程度……她要设下幻境,一定会拿你那份显露出来的情绪做文章,让你消亡在,你理想的温柔乡里。”


“而你和她一样,早就知道可以让我失去理智的温柔乡是什么样的。一直在我身边的你,比谁都更清楚。”


昭颖用无言作为默认。


“所以,你让静一师父做的符咒,是什么呢?”


“芷晗……不,不行……”昭颖退无可退,站在自己心中黑洞的边上,摇摇欲坠。


“还是不肯告诉我吗?那么……”


芷晗双手抓住昭颖的双臂,将她支撑起来,两人面对面,呼吸可闻的距离。


昭颖半垂眼睑看着芷晗,发现之前每每凭借敏锐感受到的缥缈气息,第一次化为了切实的景象展现在眼前。那景象就在芷晗灵动的眼睛里闪烁,仿佛明灭的白色与红色的星星,每一点星光都在透露出自己的色彩,让昭颖刹那看得出神,跌入了那小小的星河里。


白色的纸张,成为了红与白的星光闪烁的背景,不复存在。昭颖知道阻隔的消匿意味着什么,也预感到接下去将会发生什么,她抓住黑洞的边缘,用微弱的力气发出最后一声抗拒:“姐姐……”


芷晗一愣,眼中白与红的星空泛起一阵涟漪,很快消散而去复归平静:“你如果真的那么不愿意,不肯用语言告诉我符咒发动的条件,那么就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我吧。”


与梦境中相似的情节,这次由芷晗主动演绎。温柔的指尖与潮红的脸接触,拉近了距离,一厘米好像一千米。缓缓闭上眼睛,黑暗中却可以看见泪光闪烁。魅惑浓烈的赤红色气息,凝结成玫瑰的花瓣,花瓣样柔软的唇与唇轻轻触碰在了一起,就像春风抚摸玫瑰瑞冠,小心翼翼。


持久的试探,轻微、颤抖,共鸣和声,吟唱了一首无以释怀,切切悲伤的曲调。久到芷晗恍惚跌入云端,但愿就此忘却烦忧。


直到咸咸的湿润浸入唇边,沾上舌尖,透入心底,唤回思绪,终究要结束绵绵缱绻的梦境。


那眼泪是谁的呢?芷晗用指尖轻轻抚过昭颖脸颊,替她擦拭泪痕,自己却早已经泪如雨下。


“谢谢你……没有像幻境使用符咒那样,拒绝我……”


昭颖睁开眼睛后,垂下头去,不再与芷晗四目相对,只是静默不语。


“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再对你……”芷晗哽咽片刻,挤出一个苦笑继续说:“你刚才叫了我姐姐,所以我以后永远都会是你的姐姐,也只会是你的姐姐。”


昭颖身体微微颤抖着,却看不见脸上表情。


芷晗一边擦拭掉自己脸上泪痕一面坚定地说:“我决定了,抽时间跟随静一师父学习使用能力的方法。不只是为了保护我自己,我更不希望以后你再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无能为力。”


“可是那样,你在家里的时间会……”昭颖突然想要说些什么,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在家里的时间,和你一起的时间会变少。但那样正如你所愿吧?不用感知我诡异的气息,可以轻松些吧?”


昭颖用力摇头,竭力挤出几个字:“我,我和你一起去学习。”


昭颖意料之外的主动,让芷晗身体微微颤动一下,脸上挂出的笑意更显阴郁:“方昭颖,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呢?是出于同情想要陪我吗?”


昭颖抬起头来,正视着芷晗的那双黯淡的瞳眸,到底隐藏了多少心情?她是天上沉默的云,静静的注视着一切,然后将看见的多少阴霾都包裹在自己的云朵里?芷晗深陷绵软黑暗的其中,抽身不得,又看不见光亮,迷惘不已。


“不要,离开……”昭颖嘴角开合,那个我字终究没吐出口。她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拉住芷晗的双手:“芷晗,对不起,小晗,小晗!”


昭颖语无伦次的不断喊着那个名字,是对于前面说出“姐姐”的悔恨反驳吗?看着她这幅样子,芷晗终究心软了,反手覆盖在她的手上:“我知道了。我们一起去找静一师父学习,我不会疏远你。”


听如此说,昭颖总算舒出口气,片刻之后,稍许平复下气息才轻声呢喃着:“芷晗,可以的话,能多给我一段时间,等我们都再大一点,再确定那件事吗?”


事到如今,芷晗还能否定什么呢。


“那个,我只是想说,我现在自己也不清楚要怎么办,但是……”昭颖缓了口气,涨红了脸认真的说:“其实你对我那么做,我并不讨厌……大概,大概心底深处,还有些高兴……”


“小颖,已经可以了。”芷晗重新露出温柔明朗的笑容,不是任何以往看到的玻璃假面,真正发自内心,干净澄澈的笑:“不用再说了。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所以慢慢来吧。”


眼前的人,可以与自己同喜同忧,可以为了自己拼尽全力,甚至可以为保护自己不惜冒生命危险。一直都信任着,怎么会忘了呢?只要之后也相信着她就好了。


芷晗站起身来,习惯性伸出一只手,扶着昭颖起身,准备拉着她告别这车厢。芷晗刚刚转身,昭颖从身后突然猝不及防的抱住了她。大概是第一次主动拥抱谁,昭颖的动作显得略笨拙,穿过芷晗腰间搂住她的双手僵硬不已。


这节冻结在时空罅隙里的车厢,最后被洁白清新的芬芳气息填满了。


如前所说,这是第一卷的完结,所以留有不少情感空间。
现在正在写另一篇,所以这篇原本预计的第二卷和第三卷感觉遥遥无期……
这两个孩子的关系,暂时就留给大家遐想了。对于喜欢这篇,有耐心看完的各位,谢谢支持!
下一篇也是现代背景,略奇幻、悬疑题材的,届时也请关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