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碰瓷是什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0 08:06
点击:6193
章节字数:37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鹿邑山脚,曲仁县。


极目向上,青峰连绵,直插云端。那云深不知处,便有仙人之道,令人神往。


有传闻这世间最大的修仙门派就在那片山峦之中,而那派中仙人修习天道。偶尔游历世间,这曲仁县便是他们时常落脚之处,多受庇护。又因此地毗邻山脉,河流环绕,气候宜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说说是县,规模早已是个大城。


月白这身子疲弱,不愿太急太赶,到了曲仁附近一村落,见天色晚了也不着急进城,寻了村外的一座小庙,靠着墙铺些茅草,从行李中取出条小毯子,就打算这么将就一晚。


“看来你还挺习惯。”


识海中响起了声音,月白也不惊讶。


这小小庙宇香火不旺,该是有人定时来换个烛火,而今夜香烛燃尽、遮风避雨的屋顶也将星光掩去。


月白坐在角落的黑暗里,背靠墙壁,手指拂过身下的茅草,在脑海中回复,“不算太差。”


除去这莫名其妙的身体和所谓任务,没有追杀,又不用担心性命的日子,无论条件怎样,月白并无所谓。


那声音好奇,“你干嘛不进城?”


月白紧了紧身上的毯子。此时虽然入夏,夜里还是微凉,她这身寻常衣服并不算太御寒,幸好毯子还不错,“走不动了。”


那脑海中的声音冷哼一声,一听就是不信,却也没和她多说什么,沉默了。


月白揉了揉自己的小腿,虽说对这生活条件并无挑剔,但这幅小小的人类身躯却让她有些吃苦头。


她本是另一世间的大能一族,体魄强悍,天赋异禀,天地之力皆可流转于手中,连操控时空之能

都有涉及,虽不敢妄称世间第一、却也是那一方天地中少有匹敌的强者。然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一日外出突然失去意识,醒来便发现自己魂灵被换入这少女身躯。


识海中出现一道声音,他自称九一,雌雄莫辨,只说让她去帮他完成几项任务,成了便能让她走。


九一之名月白从未听过。可对方既然能在自己识海中直接出现,却又让她难以探知,能力上定然是压她一筹。她现在姿态又无法反抗,月白便也先顺从了他的要求,想着慢慢去收集头绪,再做打算。



***



这第一个头绪,便是自己现在使用的这幅身体。


这幅身体十五岁,长得瘦弱,体质偏差,已死。


月白刚醒来时周边黑漆漆一片,能感受到周身的压迫感。在隐约觉得不对又感受不出来什么的时候、只以为自己还是从前,手中灵力瞬发。


身体周边压力松开,内里却狠狠一紧,喉口一甜之际,她也借着月光看清了自己这小手小脚,也听清了九一的第一句话。


“哎呀,你这刚活过来,别又把自己弄死一遍。”


月白忍着痛,按着胸口,开口便是沉闷,“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


周边风声飒飒,几张黄纸飘落,月白坐在浅坟之中、灰头土脸。


“我是九一,你是月白,”那道声音说道,“你被征召了,我是你的系统,我们一起做些事情就放你走。”


“系统?征召?”


“唔…你还是别叫我系统,叫我九一,”九一颇为骄傲,“天地之数,尽在我身。”


狂妄。


月白问这狂妄之人什么事情不能自己做,九一似乎愣了一愣、略有为难,说他也不知道。


“若我不做呢?”


“那你就困死在这儿。等这身体消散,你的神魂也只能困在这个世间,”九一说道,“我们一起把事情做了,就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把你送回原来的时空,让你回到亲人身边。你不做,我也只能跟着你,没办法把你送回去。”


“我如何信你?”


“不信、你又能怎么办呢?”九一说,“我一醒来就在这里。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我有使命,带着你把任务完成。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害你。”


月白捂住发疼的胸口,抬首见月光盈盈,内心淡淡。


“如果失败了?”


九一说,“削弱神魂,抹去一部分意识作为惩罚,立即投入下一任务。”


“如果此身身亡,也算任务失败。”


“那你呢?”


“我?”九一似乎没有明白这个问题,想了一会儿才说,“我也不知道。”


月白又问几句,九一却也没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东西。


月白不信他,可又不觉得这是幻境。若是幻境、能让她毫无察觉的,只怕也不是她能反抗的。

既然无法反抗,又一时之间没有更好的方法,月白便只能选择顺从。


她受了伤,难以走动,思索办法之际又发现自己的空间与神魂相连,竟也被带了来。想来如此也算有了依仗,吃了颗药又修养几日,便上路去做九一的所谓任务。



***



九一给她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拜这天下第一的修仙门派三清门。


三清门地处川渝,与她当时所在、颇为遥远。


九一与她说了些世间背景,并不详尽。她便只能时常进城观察。幸而十五六岁的孩子,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这幅身体长算是清秀端正,因为身形小,笑起来便甜美。不少人只当她是外乡人,也愿意与她介绍。


而她原身所在那附近最近发了旱灾,不少难民四处流走。她扮作流离失所之人,到也掩人耳目。

因着一来就因为使用灵力受了伤,月白刻意收敛,只用一般人可用的交通方式,一点也不暴露自己身份。唯一例外便是想要入住客栈之时,月白将化身术存于水晶之中,只需微微催动便能幻化成成人体型。


饶是她一进了房间便解除,那灵力在身体中的流动还是能让她出一身冷汗。


月白叹气,这身躯实在是不利于完成这所谓任务。要去修仙门派,根骨定然重要,只是这身体哪里有所谓根骨,全身经脉拥堵,灵气难以流通,不然也不会之前那轻轻一冲、就有如此之大的反噬效果。


也幸好,虽说是困在这幅身躯之内,月白发现自己神魂依旧。调动天地之力,该是刻在魂魄之中的能力,不受躯体影响。


然而躯体即是媒介也是容器,若要以后在修仙一途有所作为,她还是要配合着自己空间中的灵药,一点点控制着、给自己这幅身体洗洗髓。


洗髓时浑身痛楚,她又得在极端痛楚之中以精神调用精细灵力,一分一寸清理经脉,半步踏不得错。月白谨慎,对自己这幅人类身体又不敢大意,洗髓进度在她自己看来,真是慢了些。只是她初到此处,对这幅身躯实在不太熟悉,虽有其他更快的方法、但她更愿意以此来对自己有一个更深的了解。


“为何要将我换入这身体之中,”月白她试过,换不回去,“不方便。”


“你本就是个外来的,易被天道排斥。换个身体,好做事。”九一翻了个白眼,不过月白看不到,“其他只要还在这世间道理范围之内,都随你。”


他心中狂躁。看看你的空间!你光有神魂就是个大挂逼了,再有身躯,直接把这个小世界撑爆了好么?



***



就这么,她白天走,晚上洗髓,一点一点的、这幅身子倒是真的比刚来时好了一些,至少用那些已经封存于水晶中的术法,这具身体已经不会有什么反应。而这段时间,她对这世间也有了些基本认识。


这世间仙魔妖鬼人,各个不差,各有至尊。那三清门乃修仙大派,与人间皇族关系不浅,每年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有真心修道想清心寡欲的,也有求功法、想长生的,甚至有想在门中结识高官大员,等回了俗世再一展鸿鹄的。人心混杂,哪儿都如是。


据说这三清门外门乃道观,有缘或是出色之人,才有机会登上云端、去修习那长生仙法。而那仙人法师们,来去无踪,世间多有他们的传说,却少有人见过真容。


月白对长生没兴趣,她自己知道的修仙术法要多不少。想她和姐姐顽皮,那边世间的修仙门派早就被她们逛了遍,自创的也有不少,实在是不稀罕这所谓三清门。


也不知道去那儿干嘛。已经几千岁的月白如是想。


“这世间有大气运之人就在那儿,”九一的语气有些贼,“你既要助她,也得得她相助。”


“是谁?”


“目前我也不知。”九一也有些郁闷,“这一系列任务属于触发型,你不触及目标,我也不知道下一步发展。”


所以目前,月白的任务还只是拜入三清门。


月白摸摸自己身上的小毯子,这是她路上买的。这世间也用金银,她空间里还有不少,也不会过得拮据。至于今夜宿在这小庙,除了真的有些走得脚酸外,便是她想在后半夜没人的地方将最后的洗髓运行完成。


这倒也不是不能在客栈中,只是修仙门派脚下,月白怕到时客栈中有什么高人而暴露。而她本想去山中,又听附近人说山里有不少奇珍异兽,皆是被这山川灵气所养,颇为凶猛。月白知道自己放出些威压便能吓走他们,只是依旧、修仙门派脚下,她想低调。若是发生意料之外的打斗,就不好了。


就这么想着,月白将自己蜷在茅草堆上,裹紧小毯子,打算先让这疲惫的身躯放松一下。



***



这还没睡多久,月白神识一动,便已感知到远处有两人越打越近。灵力破空的声音和两剑相交的脆响快速得向她这边传来,月白刚想隐去身形,便被九一叫住。


“等等!那俩三清门的!你赶紧的,碰个瓷!”


碰瓷?


月白不解其意。


“就是躺着!躺着!装昏迷!”


这下月白懂了,但也还是不明白这九一突然激动什么,“九一,下月就是三清门弟子招募,有必要现在接触他们么?”月白还是想要低调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去三清门究竟要做什么,但她终究非此间人,并不想让人注意。


若是之后事情有变,那就到时候再说。


“有触发!”九一说,“你赶紧的!”


月白还想再问,只是那两道声音确是越来越近,甚至于两人的交谈都能被听得清楚。


“师妹,你!”男声这话说得有些恼怒。


而那女声确是笑意绵绵,“师兄,我势在必得!”


他们越来越近,灵力伴着剑气甚至扫到了小庙的三丈之内,卷起一阵尘土。


“师妹!你当心点!” 虽是这么说,那男子的剑气却是一刻不停。


被唤师妹那人也不停手,只是笑着说,“师兄,你什么时候看我失手过?”


月白又想了想九一的意思,心中默念,“这可不就失手了?”


这边季无念一道剑气刚出,却被六离打落,立马三道连发,封了六离左右,本人也顺着剑势一冲而上。六离这边刚将冲到面前的剑气打散,横剑就挡住了季无念的剑刺。季无念那张泛着笑意的脸让他泛起无奈的怒气,“师——”


“哐——”


“啊——救——”


对着剑的两人皆是一愣,低头看去,刚刚那小庙后角已经崩塌,剑气甩过的痕迹从小庙的一角划过,该是正好切断了一根柱子。


两人脸色一青,还是六离先行动作,一抬手逼退了季无念,立马向下飞去,“救人!”


现代系统X古代宿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