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少年请保重啊

作者:诺维
更新时间:2020-05-09 07:52
点击:456
章节字数:27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哼,秀恩爱,分的快!”


“飞扬,你刚刚有说什么吗?”听到身边人的碎碎念,木晨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继续挑碗中的鱼刺。


“没什么,我说你每天除了想着给童雨萱做好吃的,就不会做其他的事了吗!你个没出息的。”靳飞扬心情不爽的回了句,然后咬着筷子上的肉片像是把它当成谁的肉一样的用力撕咬着。


“……”木晨觉得她还是闭嘴吧。这位大爷纯粹就是来发牢骚的。她只要默默听着就对了。分析道理什么的对现在这位化身为怨夫的某人来说,只不过是浮云啊浮云~~


正当童雨萱和木晨以为能够好好享受二人世界时。小屋的第三天中午就迎来了新学期的第一位客人,一身浓浓怨气且萧条的靳飞扬同学。接着他每天都毫无自觉在她们俩中间当十万伏特的比卡丘。


“比起连自己女朋友都不能见面的某人来说。我家木晨可是有出息多了。”童雨萱接过木晨剃掉的鱼肉凉凉的说道。


“姓童的,别给大爷太嚣张了。你们能有今天,大爷我可是大功臣!”靳飞扬挑衅。


就算没有你,木晨和我在一起也是迟早的事。“你到底要拿这件事说多久?”童雨萱黑线的看着得意洋洋的靳飞扬。


“你没听说过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么。更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事。”这么一想的靳飞扬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好伟大呀,牺牲小我,成全了一对幸福美满的恋人。


“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你拿木晨给你当挡箭牌的事,可以对这一笔勾销了。”


“……”


“……”


“啊,那个什么,木晨啊。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呀。下午我们出去玩吧。”


对于现在身为厨师的木晨来说。遵守餐桌礼仪是对美食的礼貌。木晨曼斯条理的咽下嘴里的食物轻声回道:“不行,下午我要陪童童去学校报……”


“陪什么陪啊。她又不是小学生了。让她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木晨的话还没有说完,靳飞扬便截断了。


“靳飞扬,你别忘记了,今天也是你们院校报名的日子。”童雨萱提醒。


“嘿嘿,这就不用你们担心了。我今天上午报了名才来找你们的。”


“……你还真是个好学生啊。”


话怎么说来着,只要你能放下脸皮,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反正,靳飞扬同学是成功的抢夺木晨同学的下午行动权。



“唉~~”


“倪姿,大下午的你叹什么气呢。”


忙碌的宿舍里,突然传来大大的叹息声,其他的人停下动作奇怪的看向倪姿。


“唉~我这是在可惜呀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雨萱那么早就把小木给拐走了呀。看看这房间,才不过两个月没打扫怎么就脏成这样子了呢。”打扫,真不是她的菜啊!


一听到这,连希也可惜了:“是哇是啊,要是有小木在的话,这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啊。”


“恩,小木不仅打扫的快,还特别整齐干净。”看来,又是个不爱打扫的妹纸。╮( ̄▽ ̄\")╭


“啊,好想念我们的田螺菇凉啊~~~”


“你们都把木晨当成什么了呢。“听了一会的童雨萱好笑的看着这群姐妹们。


“当然是万能贤惠又可爱的田螺菇凉啊!!”三人齐声回答。


“呀~~雨萱。好久不见。”一见是童雨萱,倪姿她们高兴的围过去——伸长脖子往童雨萱身后看去。


“不好意思,你们的田螺菇凉没有来哦。”


“唉~~”三人失望的缩回脖子。该干嘛的干嘛去。


“……”自家恋人比自己还要受到同学们的欢迎,童雨萱表示这感觉真是无言表达。挽起袖子,童雨萱加入大家的打扫中。现在,她希望木晨能够处理掉家里那只怨夫,别再打扰她们的二人世界了。


话说回来,感情不顺的靳飞扬同学啊,你天天跑来看这对秀恩爱的妻妻,你确定不是来找自虐的?


其实,木晨真的非常的很不明白。为什么这群情场失意的人们啊宁愿在酒吧里买醉,也不愿意去想办法弥补?还有,为嘛都爱晚上跑到酒吧来买醉?哦,是了,因为人家酒吧是晚上才营业的。所以,他们的难过和颓废也只能憋到晚上在来抒发。


恩,他们还真能憋。比如她身边这位一脸忧愁的好友。明明下午出去走走玩玩的时候还一脸的开心,现在嘛,就只能呵呵了。


“所以说啊,这次你跟依依又是怎么啦?”因着好奇木晨也跟着进了酒吧。不过是一个有格调的小酒吧。这里来的大多是附近的大学生和小白领们。


“不,我跟她没什么。可我跟她的那帮大小舅舅们就很有什么!!”砰,靳飞扬把酒杯底狠狠的往吧台上按了按。想起自己那些日子真是、憋屈的让人不想活了。呜呜呜呜~~


“木晨你听我说,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 ”


“卡兹卡兹卡兹——”


正满腔怨火想吐出的靳飞扬没听到木晨的说话声,只听见清脆的咬薯条声。


“……你哪来的薯条?”


“喏。”木晨咬着薯条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吧台上的推荐板——【现炸美味乐薯条一份,¥5】


“你能不能给我认真点!这是件很严肃的问题!”靳飞扬恼怒的一把抢过木晨的薯条放到一边。


“呃,好吧,那你说说他们怎么了你。”


“我送花给小柔,他们既然偷偷的把我的花给剪了。我邀小柔吃饭,餐餐他们都跟着。我约小柔看电影,这群不要脸的家伙居然也跟着来!”


木晨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喂!你不觉得你这个大电灯泡跟他们半斤八两么。难道男生就是这种幼稚的生物?


“那个,依依她没说什么吗?”捡了个中肯的话题,木晨问道。


“唉,小柔也有说过啊。可是那帮家伙仗着自己是长辈的身份……”


虽然她很同情飞扬,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这么的有喜感呢~~哈哈哈哈~~活该,谁叫你以前乱玩弄别人的感情。糟现实报了吧。


“哼,给我收起你那张蠢驴脸,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其实在幸灾乐祸。”靳飞扬瞄了眼故作正经的样子不屑的说道。“小样儿的,等以后你和童雨萱家人打照面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处理。现在还敢笑话我。”


这一下,木晨真笑不出来的。好吧,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定会比靳飞扬还要难的多。


有些熏醉的靳飞扬并没有关注木晨情绪的变化。他自顾自的说:”最可恶的就是小柔那个什么七舅舅!Y的整的就是个大丧尸!!“


“他怎么了你?”气成这样。


“他……他……”这种事让他怎么开口。“咳,这样说吧,木晨。你想象下假如你正要脱掉童雨萱的BRA时,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打断你……”


“喂!别拿我家的童童打这种比喻,小心我揍你哦。“Y的还敢用想象。


“你的关注点错了好吧。”靳飞扬抓狂,他怎么就找了个这么个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人呢!!


“等等,所以,你的意思是?”反应过来的木晨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靳飞扬。我的妈呀~依依你家的人未免也太彪悍的吧。


“你说是不是很混账!!擦,万一以后被吓到不立了怎么办。你说是吧!”靳飞扬愤恨的说道。一想到这个,他就恨不得把那帮该死的侄女控全部扔进护城河里喂鱼去。W(Д)w


”噗~~“木晨一口果汁全喷了出来。你跟一位花样少女说不立这种话题真的好吗!还有,就算我被吓到了我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俊美的脸庞上染上了酒精的颜色。靳飞扬见木晨半天没说话便问道:“喂,木晨说点什么,给点意见啊。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你这情况我还能说什么。木晨拍了拍靳飞扬的肩膀,语重声长的说:“少年,请保重身体啊。不怕,咱们起来再站!”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