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请你们简单处理

作者:诺维
更新时间:2020-05-08 07:38
点击:514
章节字数:42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日的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给绿叶们添了层散漫的金光。只是这难得的日光却没有多少人来享受。偌大的学园里显得一片宁静祥和。


此时学生们都窝在自己的宿舍狠狠的补眠,这一个月可真累着他们了。于是我们有爱的校长大人很给力的给全体师生放了两天假。(校长,你这要随便放假真的可以吗?)到了日上三竿,校园内才陆陆续续的学生们提着个桶什么的走进学生浴室。昨天忙到那么晚,大多数同学随便了洗漱下就睡了。


“啊,洗了个热乎乎的澡真是有种重生的感觉啊。”李果吹着头发一脸的幸福样。


“如果自己宿舍里有热水就好了。这大冬天的,从浴室一路回来人都变凉了。”肖宝贝不解,学校关于教学、材料什么的非常大方,为什么就不能把宿舍稍微也弄好点呢。


苏灿慢悠慢悠的起床换衣,又是晃晃脖子又是捏捏肩膀。“我感觉我的肩膀已经不是我的了。”


“就是说啊。”唐舒仪接话。“我昨天炒意大利面炒得我手都麻了。”


不过,即使一个个的对校长的这个决定吐糟、抱怨不已。但是每个人却是全力以赴的去行动,去配合,每一项策划、每一个装饰都是由他们无数次的改良、布置。这一次的活动让他们全力挥发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每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他们这些年来从未经历过的。咳,当然,校长和老师们还有董事会们也非常的满意。因为这遍区域所有的面包店、西餐店、工厂还有各校的中餐、点心的订单都被他们拿下了!


“听说昨天中餐科的人都没有出过厨房。可怜的娃们啊。”


“依依?”肖宝贝见萧依柔坐在课桌前,手中拿着课本。


“依依,在想什么呢?你这一页都看过半个多小时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们去浴室的时候就见她看这页了——西餐起源的故事。


“没想什么,就是有点累了。”萧依柔放下课本。她看了看还在睡眠中的木晨说道:“她都快睡一天了,再睡下去晚上她又是睡不着了。”


“那就叫醒她吧。免得她晚上又不安宁。”


几人一起看向木晨。木晨对着外面侧睡的,看起来又暖又柔的被子上只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合上眼的眼睛样子更是接近国宝一族,一脸安然满足的样子让人真心不忍唤醒好眠中的乖宝宝。


“咳,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吃午晚餐吧。”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楞是没有一人去叫醒木晨。于是大家轻轻的带上门,留下依旧好眠中的某只。


可惜,她们的一片好意,被无情有的打破了。她们前脚一走,木晨的手机就响了。安静的宿舍里手机的铃声响得格外的刺耳。


睡眠中的木晨很不满的皱眉,不愿从暖暖的被窝里伸出手来。铃声不住的响着,誓有一种你不接电话就呼死你的节奏。木晨吃力的半睁开眼,无力的翻个身。手摸索放在床头里的手机。刚一摸到电话又断了。


啊,是飞扬啊。干什么呢?木晨见电话没响了,又放下,继续补眠。这才刚闭上眼电话又响起。


“飞扬,什么事啊?”木晨软绵绵的问。


“木晨,快出来,我在上次的咖啡錧等你。”靳飞扬话一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木晨无奈着这个电话。用手擦擦脸,让自己清醒点,然后磨蹭磨蹭的起床。以她对某人的了解,如果她不去的话,那家伙绝对会杀上人抓人。这货在某些地方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


“怎么这么慢。”一向有耐心等女孩子的靳飞扬突然变得很没有耐心。抬头看向木晨忍不住的抖着肩膀:“木晨,你这是跟别人打架去了?”那黑晃晃的眼圈都让他不忍心看。


“没事,说吧。什么事。”木晨端起眼前的热可可喝了口。


靳飞扬犹豫了一下说道:“木晨,你认识你们学校西餐科的萧依柔吗?”


“依依?她是我室友你认识她。”


“真的,那太好了。”靳飞扬一听整个人开心起来了。


两人又一短暂的沉默,木晨是半眯着眼吃东西。靳飞扬就不知道在想什么了。反正从表情来看一副未来很有前景的样子。


过了会儿,靳飞扬又问:“木晨,萧依柔她还好吗?”


木晨半眼眼无语的看着靳飞扬。靳飞扬一脸的期待:“怎么样,快说啊。”


“……”


“唉,算了,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说完,靳飞扬撇过头看像窗外。我们的靳飞扬同学别扭了。


“哦~”木晨低头继续吃,真的不说话了。


“喂,你还真不说啊。你这人听不懂别人话里真正意思吗??啧,我现在突然万分的同情童雨萱那家伙。”后面一句话,靳飞扬像是自言自语。


“不是你说不听了么?”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啊。你到底是想听还是不想听啊。恩,还是我家童童最好了。


“你—说”靳飞扬抓狂。果然他不能把木晨当成一般人来期待。就这么一句话,这种时候朋友不是应该笑得一脸的暧昧,然后情报BALABALA源源不断的传输过来的才对啊!噗~我们的靳同学也学会吐糟了~~


“请问你所定义的好是什么?如果说她吃得饱,穿的暖,身边有一堆好朋友,每天都过的充实而忙碌的话。那她过的很好。”


“……”他找错对象了。绝对是的。


带着颗暂时无措的少男心靳飞扬走了。木晨吃满喝足后才想起,飞扬什么时候认识依依了?他干嘛打听依依的事啊!既然认识依依的话自己去找她不得行了。


“木晨,你去哪了?一回来就没见到你人。”木晨一回来,萧依柔道。


“哦,去见一个朋友了。”


走近屋内的木晨见自己的桌上摆着一个饭盒。知道是室友们带给她的。


“可惜都冷了。”


“哈哈,没事,晚上去料理室当夜宵。”木晨又把盒子盖好。“咦,大家都去哪了?”


“呵~~难得的假日她们都出去玩了。”萧依柔回答。


过了一会儿,萧依柔开口问道:“木晨,你跟靳飞扬的关系很好是吧。”那天,她看到靳飞扬与她在路边打闹。而那个在别人眼中拽拽的少爷露出符合他实际年龄的轻松惬意。


“飞扬呀。恩。我们是高中时是同桌。”这两人明明认识,干嘛不直接找对方啊?


“是吗。他,过的还好吗?”萧依柔不由自主的抚摸着左手腕的手链。


“……”这是神马情况。今天是玩你过的好吧,她过的好吗的什么奇怪日子吗?请原谅她还没有睡醒,本来感情就不灵光的她无法理解现在是什么状况。


然后,这种你过的好她的好吗的奇怪日子继续着—— 因为靳飞扬小盆友现在几乎每天都向木晨打听萧依柔的情况。而萧依柔问过一次后,也没在问什么了。木晨对这情况更加不解了。所以说,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靳飞扬,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啊!天天打探也就算了。你还把我拉出天天让我听你这欲言又止的节奏是要闹哪般啊!!”终于不再只是满足从电话那头得到心意中人儿的消息。靳飞扬天天开着车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去见萧依柔。从萧依柔那碰了板钉的靳飞扬又去找木晨刷存在感。现在,她们整个宿舍的人都知道有个有钱又帅气的少爷天天的在萧依柔眼前晃乎,可是又只跟木晨接近。明眼人一看靳飞扬和萧依柔就知道这两人绝壁是有故事,哟呵呵呵呵~~~在这临近期末考试的日子,有八卦调节身心是多么健康的事啊。


在某一天,每天里都在费心又忙身的小木同学终于也爆发了。“依依啊。你让飞扬别再天天拉我出去谈心了。我很忙很忙啊!我要刷学分啊!”


于是,有了以下这幕——


傍晚无人的宿舍大门外。靳飞扬站在不远处等着木晨的到来。积雪的脚步声渐渐的从身后传来。


“木……”靳飞扬转身。“萧依柔,怎么是你。”一见来人,靳飞扬眼前发亮,可嘴里又故意说着无所谓的话。


“木晨她每天很忙,你没事就没要再找她了。让她多休息会吧。”萧依柔轻轻的说。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他当然知道木晨每天很努力的学习。可是,除了她,他没有人可以说说话了。


两人之间有着沉默的尴尬。靳飞扬在后悔自己的说话方式,萧依柔不知道在想什么。让人看不出她的表情。


“我说,你们两位到底是有什么误会这么纠结啊。你们就不能相互道个歉握手言好嘛!”不放心的木晨还是过来了。多大的一点事儿啊,用得着搞得这么欲言又止吗?


沉默的两人很有默契的用眼神交流。木晨她不知道?不对,应该说木晨她没看出来?萧依柔问。靳飞扬抽搐着嘴角,身为她的同桌,他只能表示这货的EQ绝对是负的。童雨萱你到底是怎么把这只没感情接收器的货给拿下的啊!


“怎么样?你们觉得呢。这就样简单处理不是很好吗!”木晨闪着十万马力的闪光眼灰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好你个头啊。如果你跟童雨萱分手了。你就跟她个道个歉,握个手就能和好的吗?”对于这种情感简单的到直白的木晨,靳飞扬莫名的起无名火。走上前大手蹂躏木晨的细发。可恶,明明这家伙的感情路应该不容易的。可是却一路顺利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你干嘛扯到我和童童啊。等等,你和依依交往过?就跟我和童童一样的?”木晨一脸惊讶


喂,你不觉得哪里说反了吗……靳飞扬一听木晨所说的,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那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我哪里知道啊。我回了家一趟回来后,这家伙就跟我说分手,然后就莫明其妙的玩失踪了。木晨,你说她是不是很过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我连以前的女朋友们都断得干干净净的。也没有再去招惹其他女生。”一想起这里,靳飞扬终于忍不住的把这3年想不通的问题说了出来。


“等等……” 萧依柔揉了揉太阳穴,她刚刚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而且还是两个!!


说得正起劲的两人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萧依柔在身边呢。


哦~哦~糟糕—— 停下来的靳飞扬想起自己刚刚是不是爆了不该爆的消息。从小柔的表情来看。她们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你说,木晨在跟童雨萱交往!?”靳飞扬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是呀!”另一边的木晨倒是很大方爽快的回答了且笑得很灿烂……


木晨—— 你还敢再诚实点吗!靳飞扬又是担心又是恨铁不成钢。


“小柔,你别当真了。木晨其实是在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本来萧依柔见木晨回答的那么坦率,她还是不信的。现在,她看靳飞扬那么努力的掩饰……好吧,她信了。


“呐,依依你为什么要跟飞扬分手了呢?”木晨倒没觉得什么,问出自己的疑惑。


自己真的误会了他吗?萧依柔迷惘。真的不是在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而没有放弃自己?可为什么又要躲着她,直到她看到靳飞扬衣衫不整的搂着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


“…… 这,这就是你的理由?”靳飞扬想吐血了。在听完萧依柔所谓的理由。靳飞扬很气愤的大吼:“你连问都不问就选择分手?”


自己,真的误会他了?萧依柔苦涩的笑着说:“知道了原因那又怎么样。过去的已经过去,不可能再回到从前——”说完,萧依柔快步的离开。她现在很乱,她需要整理整理下心情。


靳飞扬看着萧依柔离开,突然放声大笑——爽朗的笑声里有着释放出多年的压抑和释怀。


“呃,飞扬你,没事吧。”


“哈哈哈哈哈哈……木晨,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啊。”


“虽然不知道你俩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过,能把误会解开就好。”真的是,简简单单的不是很好吗。哪来那么多的误会啊。


“嘿嘿嘿嘿~~木晨。你想不想知道小柔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靳飞扬诱拐。


“……不想。”如果依依想说的话,自然会说。


“这样啊。可是我想让你知道。”靳飞扬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认真的说:“她是M省黑道首领九天组第三十二代组长的亲外孙女。”


“……”木晨惊讶张大嘴,这又是什么情况啊。你俩的本身就不简单啊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23 16:51 发表

柔姐还是黑涩会的大姐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