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魔女苹果

作者:薛灵均
更新时间:2020-05-07 23:20
点击:747
章节字数:13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咬开一只苹果,练习接吻。南湘的头发又长过了肩,嗓子像小美人鱼,让火场的浓烟穿喉吻过,从此按下永久静音。她的美貌被火灼伤,有时我看见她幸存的双眼,以为自己面对着顾里:寂静,无情,眼仁与眼白界线分明。

我们已搬离上海。津港多雨,上学的时候,我和南湘经常逃过雨天所有的课,我在她床头,在南湘身后,把脸埋在她清香的长发。她给我读很多书。读完了《奔马》,还没有开始《晓寺》,天空像书的结尾那样放晴,我和她出门,叫上另外两只去拍毕业纪念。

现在南湘不能说话,换成我念书给她。每晚睡前来一段:绚烂的热带,娇美的公主,轮回的妄念,叛离的海风。“丰饶之海”四部书,最后一幕是明亮的空无,像带走大家的那场火,灿烂得让我想哭。

放下用旧的电纸书,我看南湘静静抽出她的压感笔,在数位板上涂抹,涂好了,亮给我。她的手就像她的生命,像被众神亲吻过,奇迹般地留存在这世间,布满伤痕,是我与过去唯一的联结。

南湘画了一片花园。我擦亮眼,开始觉得除了背景的绿,什么都没发现。接着,在窗外濛濛雨声中,我看见我和南湘,冒雨从寝室跑去食堂,穿过花园的三色卵石小路。园丁正修剪庭院的花木,长剪嚓嚓,发出坚硬脆响。一切都是濛濛的绿。

南湘咬开一只苹果。从前我用苹果当教具,向南湘纯真的男友展示如何正确接吻。现在我没有学徒,教具多余,我拿下苹果,亲自示范。

我吻南湘,吻她双唇,上下都吻。南湘的津涎,清新澄澈,缠绕着我,像她最擅演的青蛇。我和她的头发纠结在一起,热了,扎成两束高马尾。她的眼睛像玉石,大地结出的暗胎,安静地停在我身上。

南湘曾经问我们,如果有一天,你最喜欢的人突然变胖了,毁容了,完全看不出是同样一个人了,你还喜欢她吗?

当然会,我说。

那时我们刚满二十,心怀浪漫,无所畏惧。南湘的回答也是“当然会”——这种事情,光挂在嘴边,怎么算数——后来我们经受的考验,比电影还精彩。

我又吻她,到她熟睡。雨冲淡了人声,街面霓虹朦胧,蒸起水烟。南湘的脸侧在竹枕,我小心抚触她历经火劫、重新补缀的肌肤。我清楚记得二十岁的她、十几岁的我们,那些快乐又悲伤的日子。有时我觉得,南湘是我本人,而不单是朋友亲人。在她面前,我透明得像块巨大的水晶。我对南湘没有秘密。南湘静音后很少提起这一点,她也许希望我有一些肮脏的小秘密,只和她共享的隐秘快乐。我却太像水晶,基本干净,随环境改变温度,到冬天手脚冷冰冰。

南湘把我冰凉的手环在她胸前鼠蹊。她干燥温暖,我把脸埋进她头发,嗅见多年前我在她床头,第一次亲吻她那里,鼻翼沾满毛茸茸的露水。南湘失去了别人歆羡的一切,她甩脱它们,像小青抖掉死去的皮囊。她用奇妙的手指在我身上作画,看不见的画,画中我俩穿过花园,雨不断落下,我去尝南湘颊上的雨滴,然后宣布我亲爱的朋友,你是魔女的苹果。南湘说林萧你可真是魔女、巫婆,牙都掉光的老货。我亮出一口好牙。我的苹果笑了,笑我像兔子、河马和松鼠一样。我马上咬回去。我们两个疯子,在花园里笑得直不起腰,顾里冷着脸把我们捡回家,丢进浴室狂浇热水,我假装轻薄南湘把顾里恶心走,然后告诉南湘,我要玷污你了。南湘轻飘飘地说,好啊。她态度自然,我甚至觉得即将遭到玷污的不是她,而是我被她驯化、净化。

确实如此。魔女吃掉了苹果,魔女变成了苹果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