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喜欢……

作者:诺维
更新时间:2020-05-06 07:47
点击:751
章节字数:51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日头条新闻……”


电视里每天准时准点的新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报导着今日的生活百态。我想世上没有什么承诺能比CCTV还要坚守。看着新闻,木晨的脑袋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看了眼依旧对着新闻全神贯注的老爸,再看了下饭后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的老妈,木晨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安。


“妈,这个周未带我医院检查下吧”。


木妈继续啃着苹果瞥了眼木晨:“去医院干嘛,你又没病。”


……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才要去医院检查啊!木晨心里碎碎念,不过还是老实的说出自己的原因:“我最近心脏老是会无原无故的抽疼、加快什么的。妈,我不会是有心脏病吧。”


木妈停下啃苹果的动作,一脸鄙视的看着一脸不安的木晨:“你爸跟我家祖上三代都没有人得过心脏病,身体杠杠的。你哪来的心脏病啊,成天就知道玩电脑,看动画。你说你身体怎么会好。”


“现在的小孩子就是这样,年纪轻轻的就说腰疼、肩痛,这不舒服那不舒服。想当年我们呀,早上天还没亮就要去帮爸妈打猪草、下田干活,挑着几十斤的东西去几十里路外……”一听到木妈在教育木晨,木爸新闻也不看了跟着一起训导。


“就是。我告诉你,你这是缺乏运动,缺氧造成的。心脏供氧不足造成的。多去外面运动运动身体什么事都没有,从明天开始每天去跑个十几二十里保证你一年到头什么病都没有。”木妈在那说的兴致高昂,大力提倡运动是万能药,多运动少生病,越运动越年轻。


……真是那样的吗?对于木妈的话木晨表示很怀疑。“妈,运动是加强人体免疫力的办法。但也要合理运动啊,过多运动会伤骨。”


“你不懂科学—— 你看奥运会的运动员们天天在运动哪个不是身体越练越好”


是啊是啊,奥运会的运动员们天天在练,一生就为了比那一场赛,比完后身体就可以废了。前不久她才在网上看了一篇报导,说某某奥运田径冠军在乞讨。从他未穿鞋的照片上来看,他的脚由于运动过度早已变得畸形。木晨对此事唏嘘不已。话说回来,老妈你最近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啊!!


第二天,木晨带着两只黑乎乎的熊猫眼,精疲力尽的坐在教室里。


“哇,晨晨你昨晚去做贼了啊,怎么一大早就变成这样子了。”


“别提了,昨晚我妈跟我说了一大堆所谓的科学道理。害我一整晚梦到自己在跑步”带着没睡饱的不爽心情,木晨趴在课桌上耐着性子向于小婷解释。


不,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跟童会长的感情问题。话说你这家伙不能在间接的告白后就没声音了啊。这不道德啊!!!他们都做好了随时随地能听诉少女甜蜜又苦涩的恋爱心情了,为她解忧排难。可是这家伙后面就没声音了,会长大人也是一副平常的样子。你们两个这是要怎样啊?还是说,会长大人对晨晨不是那个心思?


“婷婷啊,帮我请个假我今天就不去学生会了,好累哦。”


“……”你累,有比我们这群为你操心的人们累吗!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放学后木晨还是带着一副没睡饱的样子,拖着飘浮的脚步从教室走出。呵哈~~果然还是躺在床上睡是最舒服的,最容易睡饱的。咦,那个好像是童童哦。


“童童”木晨站在原地挥着手大喊。


童雨萱与身边的同学说了些什么后向木晨走去。随着童雨萱的走近,木晨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又开始加快了。


“木晨,是要去学生会吗?”


“不,不是哦。刚好看到你就想跟你说下。我今天就不过去了,想向你请个假呢。”噗通噗通,心跳的声音响彻在耳边,木晨深呼一口气手紧紧的抓着裙角说完一句话。


“不舒服吗?”童雨萱担忧的伸出手贴在木晨的额头上。


唰的,木晨红了整张脸绷紧的身子,僵硬的回答:“没,只,只有点睡眠不足而已。”


“啊,那个就,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明天见。”木晨同手同脚的转身打算先行离开。啊啊,又来了,这样都不能跟童童正常说话了,而且病情好像还加重了。


“等等,木晨。”


“恩?怎么了童童?”咦,童童这是在,紧张?看着总是一脸有礼平静表情的童雨萱,此时可以很明显的看得出她在紧张,木晨不解。


“木晨,昨天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昨天?恩我说了很多话啊。难道是指那个吗?“不知道呢。就是想那么说”木晨搔搔头带点迷茫的说。


不知道吗!果然,自己还不能太乐观了。如果不是木晨自己明白那就没有意义。童雨萱明白昨天大家看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的充满同情——


“呐,童童知道是为什么吗?”


“……”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可偏偏她本人却不知道,还要问当事人为什么会只对着她心动。这种情况估计只有童雨萱碰到了。


“果然,童童也不知道是吧。”


“……”


童童她没事吧,刚刚离开的时候脸色变得很古怪呢。木晨走在校园街道上边走边想着。突然树道的一边伸出一只手来将木晨托了进去。


“呜……”被捂住嘴的木晨惊吓的用手肘狠狠的撞击突袭者左侧的肋骨。


“哇啊!木晨你想杀了我啊。”靳飞扬略弯着腰,手用力的捂着受伤的部位,大口大口的吸气来缓和痛处。该死的,明明长的这么娇小这么重的力量到底是从哪来的?


“飞扬是你啊,你没事突击我做什么。”木晨拍拍胸口看来是真被吓到了。


“我说木晨,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是不是该同意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没想过做你的女朋友。”对于这个已经拒绝了多次的问题,木晨有点儿的不耐烦了。


“我明白,我明白。你这是欲擒故纵。”靳飞扬笑得特么的自信,由他以往的经验来说,不管什么样的女孩最后还不是做了他的女朋友。


“我干嘛一定要做你的女朋友不可啊?”


“你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女朋友了,还是说你有喜欢的人。”说到最后一句,靳飞扬扬惯有的坏笑,似乎在等着木晨跳入他的陷阱。


喜欢的人啊~咦,怎么突然闪过童童的身影呢?木晨低着头纠结不解。


“那个人,是童雨萱对吧。”低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木晨猛的一抬头望向已站在自己面前的靳飞扬。


“哈?”


“别装了,我都看见了。”靳飞扬笑容变得更大,似乎他掌握了一个很重要的把柄。


“我—喜欢—童童?”


“喂,木晨别装的一副不知道的样子。你之所以拒绝上我不就是因为童雨萱吗。不然,像我这么完美的人没道理你不会喜欢上。”


我喜欢童童——我喜欢童童…… 听不清靳飞扬在讲什么。木晨的脑海里只浮现着这句话。一直以来闷闷的胸口像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瞬时天空明朗……


“如果,你不想被别人知道的话,以后最好都听本少爷的,否则……”


靳飞扬的话还没有说话,木晨紧紧拽着他的衣领神情激动的说道:“你说,像这种见不到她会很想她,见到她了又紧张兴奋的说不出话来。只要她稍稍一靠近心跳就加速,看到她难过了自己会更难过。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做什么都无谓的心情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她——”


“……”


“……”


“喂,说话呀。”木晨缓了一口气,摇了摇此刻张着嘴一脸呆滞的靳飞扬。


——少年啊,这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你这都已经是爱上人家啊了喂。


“原来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啊。”木晨松开还在呆愣中的靳飞扬,虽然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但是木晨觉得这就是喜欢了吧。因为,心里的快乐无法仰止的涌出心头。


“嘿嘿,原来喜欢是这样的感觉啊。我喜欢。”


“那,然后呢?”


“什么然后?”靳飞扬愣愣的问。


“知道自己喜欢上她了,然后呢?”木晨虚心的请教。


“当然是告白求交往啦,不然还有什么。”靳飞扬一听木晨问这么蠢的问题,真心为她的情商智商感到捉急。


“啊,是,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木晨非常正经八百的向靳飞扬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梭的就不见了人影。


靳飞扬欣然的接受了这个大礼,目送着木晨的离开,对着她快速离开的背影还喊了声加油。——诶,等等,事情不是这样的啊。我不是来要挟她的吗?我,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


当被关闸已久的洪水,突然的被释放,水流奔腾不息的流动着。木晨心中的唯一的念想就如同那洪水般翻滚着。喜欢你啊,一直都喜欢着你,好想告诉你——


“童童”


“木晨?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站在学生会室的门口,正打算进去的童雨萱惊讶的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木晨。


“我,有,话跟你,说。”不等对方回应木晨就把人拉走了。


任凭着木晨一声不响的把自己带走,童雨萱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吗?还是,别给自己太多希望的好。


“童童,我想跟你说,我……”将人带到偏僻安静无人的地方,木晨转过身子气势满满的。但,当看到童雨萱的脸时,什么气势都没有了。


“木晨想说什么?”


“啊,呃。就是。童童啊,我喜欢,喜欢……”啊啊,说,说不出口!


“喜欢……”心,被高高的提起。


“我喜欢,喜欢熊猫。”任命般的木晨大声说出。


“……”心,被重重的落下。


“你看啊,熊猫是国宝又那么的可爱。”不对,我在说什么呢。木晨抓狂。


“木晨,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去工作了。”这样对心脏不好啊,童雨萱觉得现在很有必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来缓解下自己的心脏。


“等下,童童。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喜欢,喜欢童……”


心,再次的被高高提起。


“我—我喜欢童—童—铜钱”


“……”


“啊,童童,你没事吧。脸色很差耶。”木晨后知后觉的问。


“……”深呼吸,童雨萱。别一时冲动一掌拍死了眼前这块木头。


“童童,你还好么。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恩,明天见。”凭着本能,木晨果断的选择逃离现场。


看着离去木晨,童雨萱真是哭笑不得。从天堂堕落谷底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来来往往的学生中,同学们之间各自打着招呼,完全没有注意到校园道路中少了一个人。当靳飞扬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被谁反扣着手按倒在草地上。


“木晨,一大早的你就想做些不平常的事吗。”


“呐,飞扬。怎么办我对着童童说不出口啊。”木晨带着无措的表情沮丧的说。


“哼,那关我什么事。”


“可你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啊,不找你找谁。”


“可笑,我为什么要帮你。”靳飞扬站起身来满脸的不屑。


“我们是朋友嘛。”


靳飞扬不打算在这与木晨扯下去。迈开长腿便离去。开什么玩笑,我什么要帮姓童的恋情美满啊。这魂淡不仅抢走了爷爷妈妈,抢走了我爸爸妈妈,现在连我有些好感的女生都被你抢走了。你这家伙真是……


诶,等等。靳飞扬停住脚步又仔细的想了想。如果让那家伙跟木晨在一起了的话。不就等于握住了她一个大把柄吗。嘿嘿,如果那些大人们知道他们引以为傲的侄女、晚辈与一个女生交往,那一定会非常有趣。


“喂,木晨,别沮丧了,我帮你就是了”


“真的吗?”


“当然,我们是朋友嘛。”


当你说不出某些话语时,写出来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在靳飞扬的决策下,木晨十几年来人生第一封情书正式出炉。


怀揣着各种紧张兴奋终于等来了午休时间。铃声一响木晨如一阵风一般消失于教室。直往童雨萱的教室跑去。


“诶,童会长么。她不在教室,快下课的时候就被老师叫走了。”同班的学生好心的告诉木晨。木晨道过谢又急急忙忙的跑到教导室。


“你说,雨萱同学啊。她早就走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去吃午饭的了吧。”一位发福的男老师喝着热茶慢斯条理的说着。


“……”


哗啦一道水柱扫到了正在奔跑中的木晨。


浇花园的伯伯拿着水管教导:“同学,在校园里跑很危险的,幸好只是扫到了手臂。以后要小心点啊。”


木晨颤颤的摊开死死捏在手里的白色信封,湿嗒嗒的水珠混和着晕开的墨……这哪里好了啊!


“哟,木晨。信送过去了吗,她接受了吗?”刚从食堂出来的靳飞扬嘴里叼着吸管问站在路边的木晨。


“喂,你怎么了?”


木晨低着头没说话,向他伸手摊开不成形的信封。


“……”人生第一封情书啊,就这么夭折了。


“咳,咳,木晨别难过了。我教你一个杀手锏保证一击OK。”


回到教室后听同学说木晨有找过自己。童雨萱急忙忙的跑到木晨的教室,却被告知她还没有回来。


木晨,到底是去哪了?童雨萱盲目的在校园内转来转去,在走去另一旁的教学楼时,在一颗大树下突然看到两个颇为熟悉亲密的身影。


靳飞扬将木晨双手箍禁在大树下。脸慢慢的靠近,眼看就要被亲上了。木晨暗暗的握紧拳头随时准备反击。在出拳的前一秒,木晨眼前一晃便被一阵风给带走了。


“咦,童童,你怎么会在这。”定眼一看,托着自己快步走的不就是自己刚刚找了许久的童雨萱么。


生气、失望、难受、期待在心中来回的涌动着。童雨萱将木晨带到小树林后一言不发。


呃,这场面好熟悉呀。“呐,童童你没事吧”看着不说话,也不转过身面对自己的童雨萱木晨小心翼翼问。


“木晨,是怎样看我的?”


“诶?”在木晨以为童雨萱不会回答的时候,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


“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喜欢而是恋人之间那样的喜欢。”


有什么在脑海里断了一般,木晨发誓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童雨萱,眼神炙热但却让人觉得温暖,像要把人吸进去放在心底珍惜一样。


“我喜欢木晨,我无法见到木晨你与其他人像,那样的亲密。连想像都无法授受。”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木晨也是喜欢她的。从她无意间的碰触,木晨红透的脸颊……但是,感情这东西最危险的便是暧昧,她不能让她与木晨之间的感情变成那样。


“木晨是怎样看我的呢,请告诉我你心中的想法”在说出这番话时,童雨萱没注意到自己的略长的指甲划破了手掌。


“我的想法?”木晨梦呓般重复着童雨萱的话语。


“是……”


静,静静的,在童雨萱以为静的有一个世纪一样长的安静下等待着木晨最终的审判。


只听木晨轻轻的说道:“那个,童童啊,虽然我这么说有些突然了。” 强忍着羞涩,木晨眼神坚定的看着童雨萱:“请你以结婚为前提的条件下和我交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18 08:46 发表

这么快下决定真的好吗?后面很多艰难险阻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