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会打架的小萝莉

作者:诺维
更新时间:2020-05-05 17:26
点击:748
章节字数:41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夜幕轰——轰——的声音划过天际,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几个染着各色头发、打着几个耳钉,装着各奇怪异的青少年脚边。


“靳少,你终于能从禁闭出来。”一个一头蓬松黑发的少年身靠在黑色的跑车边,打着的招呼。


停稳,熄火,摘下头盔,露出靳飞扬俊异的脸庞。将头盔随意的挂在机车上,靳飞扬走上前不在意的说:“大爷我想出来就出来,还有谁能管我。”


“是,是,咱们靳少是什么人物。”身旁的年青人赶紧符合。


“行了,别给我打哈哈,最近有什么新乐子。”靳飞扬有点不耐烦。


“听说‘夜染’最近来了个新MM,身材特棒,歌声也很挑人”跨坐在自己机车上的身着朋克装,嘴里叼着一根烟的少年说道。


靳飞扬语气不爽:“又是酒吧。就没有一个新鲜点的。”


“去飚车吧。”众人举手同意。


“我们都是机车,只有乔少开的是跑车,没意思。”


“人家乔少只钟于跑车。”


“啧,去喝酒”靳飞扬说完,启动机车不顾众人扬长而去。


震耳欲聋的声音充斥着整个人的神经,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射在群魔乱舞的人群里。几人来到常坐的位置。众人坐了一会儿,喝了点酒便跑到舞池中。


靳飞扬也坐了一会儿起身。只是他不是去舞池中而是一个人在吧台找了个少人的地方继续坐着。


会不一样吗,哼,我就不信了!杯子与桌面重重的发出碰撞的声音,以至于杯底出现裂痕。


“靳少,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听到熟悉的声音,靳飞扬回头一看:“阿烈,是你啊。”


“对了,新学校有什么好玩吗。”名叫阿烈的青年咬开酒塞,喝了一大口问。


“好玩的事没有,不过倒是有个好玩的人。”


“哦,是谁?”阿烈似乎对这个能引起靳飞扬在意的有很大的好奇心。


靳飞扬想到那个爱笑的矮小的女生。


如果她遇上这样的事,她还能笑得出来吗。


“阿啑”走在放学路上的木晨揉揉自己的鼻子,感冒了吗最近得注意点才行。关键时刻可不能出状况。


难得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木晨慢步前行,看看四周的风景。好像有段时间没有这么轻松了。

一想起这段时间所过的日子,木晨真觉得该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自从一不小心答应了那啥啥约定,从此感觉时间不再属于自己。每天都是在忙碌中。可是,一看到某人的微笑,再忙再累也觉得一切都值得,随后又鄙视自己一番,再认命的埋头苦学。


“呵呵~不久就是寒假了。”一想到这,木晨心里又是期盼又是高兴。偶尔的还会一个人在一旁傻乐。以至于木妈认为这孩子是不是学习努力过头了?八百年都没见她这么努力的学习过。


“老大,那小女孩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确定没有搞错?”这个在那傻乐的小个子就是我们要教训的对象?


阿烈看着越来越近的木晨,嘴里有点抽拙。这要是让道上的人知道他以后还要不要混啊!算了,反正也是吓唬吓唬她就行了。


“过去。”阿烈重新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带着小弟们走过去。


木晨小心翼翼的走着,在转弯的时候就到那几个不良少年靠在路边。心想着,应该不会找我麻烦吧,我长得也不像有钱人的样子。只要小心的小心的别惹到他们。——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是在向我这边靠近的啊!


“嘿,同学,别急着走嘛。”阿烈叼着烟,吊儿郎当的。


本来就是贴着墙壁走的木晨,这下被几个人围困在墙边。


——我干嘛要靠着墙壁走啊。


“同学,最近哥儿几个手头有点紧,借几张票子花花。”


“可是我也没有钱啊。”我哪有钱啊,我们家从来没有花放零用钱的惯例。木晨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别人打劫。


“别这么说嘛。说得我们不还你似的。”一人上前拽着木晨的书包,想要抢过来。


刺鼻的烟味越来越靠近,木晨一个没忍住,大大的打了个喷嚏,时间静止了,所有人齐齐的望着一脸僵硬的老大。黑色的皮衣上,点点的白迹在上面挂着。


“呃~那个,对,对不起呀,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木晨表情尴尬,很自觉的从包包里拿出纸巾,很小心的很仔细的擦干净。


呼,还好这位老大穿的是皮衣,很容易擦掉的,不然我今天就要交行在这了。


“小个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饶了你吗!”阿烈紧紧的咬着烟头,认识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木晨看着这位目测有1.8以上的青年,硬闯那是不可能的,没到必要时刻...


既然如此,那么……“古老师”木晨眼睛看向某个方向,大喊。所有人本能的向后方看去,后面一人也没有。木晨趁他们分神之际,狠狠的撞开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弱的人。其他人惯性的被撞倒在一起。唰的一下,木晨拔腿一路狂奔。


“卧槽,竟敢骗我们。老子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这样耍我。”阿烈气愤的大叫,“快追”


风际在耳边吹的嗡嗡响,身后的人一路大叫一咱狂追。木晨以着冲刺的速度跑着。


卧槽,个子小小的,怎么这么能跑。老子多久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了。你最好今天别被我追到。阿烈边跑边想。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


后面的人跟着跟着距离渐渐的被拉远了。木晨趁着转弯的时间,向后面看了眼。妈呀,都跑了几条街了,怎么还在后面追着。


或许天气太冷的原因吧。灰蒙蒙的天气,大街上只有寥寥的数几人。人们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追赶着。


呼—呼—,好累呀。不能往家的方向跑。被那家伙知道家在哪里就糟糕了。


跑啊跑啊,木晨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几条街。实在是没有力气跑的时候,停在一个车站牌左看右看。呼~终于把他们甩掉了,累死我了。


“木晨,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啊。”门一打开,木妈就见女儿一身的狼狈。


“没什么,被一条狗追了几条街而已。”木晨扔下书包,整个人扑倒在软软的沙发里疲惫的说道。


“……瞎说什么。赶紧去把你的爪子洗了,准备吃饭了。”木妈不理会自家女儿的胡话。端着个菜盘喊到。


木晨有气无力的应了句。明天,还是换条路去学校吧。虽然离学校远了点。


为了不把同学们也牵扯进来,木晨最近都是一个人上下学。不过不知是她运道不好,还是那人太尽业。不管她从哪个方向,哪条路回家,总能在路上遇到那伙人。


“妈妈你看,那个哥哥和姐姐又在赛跑了。”路边一个两岁的可爱小女孩指着在路上狂奔的两人。


“嘘,别乱指,快跟我回家。”年轻的妈妈赶紧拍下女儿的手指,把她带走。


“哎呦,老头子,快来快来,那两个年轻人又来了。你赌今天谁会跑赢。”坐在门口的老奶奶朝着屋内大声呼唤。


“小伙子,你加油追吗。别每次都让我要刷碗啊。”老爷爷一听,大步流星的从屋内走出来,朝着已经跑的老远的两人大喊。


大爷,没看到我这是在逃命么,做人不可以这么不厚道啊。木晨心里汗颜,现在的世道啊。


CAO,我就不信了,我还跑不过一个手短脚短的女生。估计这娃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最初的目标了。只想着怎么跑赢木晨。两人的距离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明明看起来快要追上,却怎么都没能拉近距离。


夜,一群人又来到‘夜染’阿烈非常恼火对始作俑者抱怨。“你丫的到底从哪来挖出的这娃。丫的就是一个极品。”


“哈哈,谁这么有胆子敢惹到烈老大”身边的人起哄,叫器着要教训那个人。


一群人风光的进来,现在摇摇晃晃又狼狈的出的酒吧——


CAO,这是报应吗。天天在追别人,现在被别人追。身后的数十人手持木棍,一路紧追着眼前的两人。而其他在见到这种情形早就骑着各自的机车跑了。


“你Y的快滚,别在这碍着小爷的事。”阿烈一把将靳飞扬推倒在一个小巷子的里,自己一个人引着一大堆人继续跑。


靳飞扬勉强的站起身,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出小巷子。


“靳飞扬,你也有今天。”眼前一个穿着花哨,脖子挂着粗金链的男子,得意的看着他。


“小子,别人忌惮你的家世,老子可不怕。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真TM的活腻了。”


“我女朋友太多,你说的是谁。”靳飞扬靠在墙边勾起嘴角挑衅的说。无所谓,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没关系,只要今晚能让我逃走,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木晨真的很欲哭无泪,白天被别人追着跑,晚上又被人使唤着跑,她不就是出来送点东西么,居然能让到看到这样的一幕。


救或不救,人就在那里。


怎么办,怎么说也是同班同学就这样走了也太不人道了吧。恩,还是帮他报了警在走吧。


“哟,木晨,别怕。有我在呢。”正当木晨偷偷的小声的报了警,混战中的的靳飞扬很意外的发现了她且大声呼唤


众人停下动作。


“那人是谁?” 手下A


“这么晚了,肯定是那小子的女朋友。” 手下B


“哼,管她是谁,只要跟这小子有关系,给我一起打了。”老大发言。


你大爷的,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你要死也别拉我做垫背啊~~你个混蛋啊!如果眼神能射死一个人,估计靳飞扬已经千穿百孔了。


“靳飞扬,原来你喜欢幼齿,哈哈~~”被强行拉出来的木晨,借着明亮的路光,众人才看清楚。


幼、幼齿!“你才幼齿,你们全家都是幼齿。”木晨怒啊,连日来的委屈和不满通通集中在这一刻,体内无形的暴躁在叫嚣着。靳飞扬就这样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小个子女生发飚。


霸气萝莉,有木有啊。


“笨蛋,打架的时候发什么呆啊。”眼见着木棍就要打在靳飞扬的头上,木晨用力的推开他,木棍打在她的背上,发出觉闷的声响。


靳飞扬有点慌了。一脚踹开偷袭的人,不知所措的看着木晨。


木晨缓过神来,忍着疼痛,抓着靳飞扬的手:“跑!”


开始的时候,靳飞扬护在木晨左右,配合的她的步伐。跑着跑着,两人的距离开始出现。身后不远处传来警车的汽笛声。


“停,停下,应该不,不会追来了。”木晨整个人靠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为什么最近我都一直在跑啊。


靳飞扬还好,单手扶在墙边,欲言欲止的看着木晨。


“你,为什么要帮我挡那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开口。


不说还好,一就到这个,木晨就来气了。木晨直直的走进去,砰的一拳,很是大力的打过去。目标:眼睛。


“你干嘛打我。”


“要不是你我会这么狼狈,你Y的太不人道了,要不是我学过功夫,要不是我很能跑,要不是我报了警,我们怎么可能跑得掉。就算这样,也不能丢下你一人上人不管,啊,不对重点是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上哪找一个这么能干的女儿赔给我妈,你上哪去找一个这样的我赔给童……啊,不对,千万不能让我妈知道,哇,已经快12点了,不行我得想办法瞒过去才行。”BALABAL的说了一大堆,在靳飞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早已没有了木晨的踪影。


咚咚的,只见木晨又跑了回来:“喂,别在这发呆了,赶紧回家,别又被那些人遇见了。”说完,又咚咚的跑远了


身上的伤很疼,人也很累,靳飞扬歪咧着嘴坐在地上傻笑。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


木晨噔噔的跑回家,看看时间,估计木妈也快打完牌回来了,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拿好钥匙。


手机的铃声,将童雨萱从轻度的睡眠中叫醒。拿起来一看,很惊讶她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即使明天是星期天。


“童童,你开下门。我在你家门口。”


童雨萱奇怪的打开门,只见到嘴角擦破,眼眶有着清淤,头发有些凌乱木晨。


……我这是在做梦吧。


“哟,童童,往后请多指教了,让我在你家住段时间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15 16:17 发表

同居都来了,能逃掉简直不可思议。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