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萌芽

作者:诺维
更新时间:2020-05-05 15:35
点击:843
章节字数:67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闪着微弱的莹绿色光芒。一只纤细的手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抓下。5点40分,还很早啊。木晨坐起来把闹钟放回原处,再次摸了下额头,果然还是发热了。心里叹了口气,头脑晕晕沉沉的,又重新躺回床上。在迷迷糊糊之间木晨唯一想到的是难得的周末就要浪费了……之前的疲备和吹风淋雨加上昨天太阳的暴晒和激烈的运动,让一向健康宝宝的木晨突然的发起高烧来了。


再次醒过来时候木晨是被饿醒的。看看手机已经6点30分。起床,披了件黑色连帽外套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


不知道家里还有没有退烧药。木晨找到药箱翻找着。可是,由于一家人的身体很好。一年到头很少得个病,最多也只是得个小感冒,所以木晨翻子半天箱子,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木晨失望的放下药箱。


“一大早的在找什么呢?”木妈打开门,见木晨难得的起的比她早,颇有点吃惊。


“妈,家里还有没有退烧药啊。”木晨有气无力的问。


木妈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是有些烫:“要不要去医院打针啊。”


“不用了吧,不是很严重,吃点退烧药就行了。”木晨摇摇头想着以前自己突然发烧的话也是吃点退烧药,休息几天就好了。毕竟自己身体底子还不错。


“哎,那好吧。你再去睡会。”


屋子里再次变得很安静,木晨躺回床上戴着耳机听歌。听着听着又睡了过去。


好饿,好晕啊。妈怎么还没回来。看看手机已经8点30了。或许因为在生病期间,人都会感到脆弱和孤单。木晨心里渐渐的有点抱怨和不满。明知道家里还有病人也不会早点回来。


“木晨快起来把药和粥吃了。”不知何时木妈回来了,在客厅里大声喊道。


屋内的木晨还在为木妈的晚归不满,一声不响的打开门走到洗漱间刷牙洗脸,然后坐在餐桌上默默的喝粥。


“别光喝粥啊,还有你喜欢吃的韭菜饼。”木妈将饼子拿给木晨。


“哦”


“一会喝了粥就把药吃了。”


“啊~”


“吃了药就去睡觉,盖厚一点的被子捂出一身就好了。”


“唔”


“哎,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问你话呢!”木妈本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一看她这态度不高兴了。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你要是还是觉得不舒服就自己去医院打针。”见木晨还是没有说话。木妈也就不管她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出门了。


嘭的一声,房间再次寂静下来。木晨依旧的低着头喝粥,快速的眨眨眼想把眼里的水汽给眨掉,默默的收拾好桌子。吃了药。木晨将身子舒卷在床上。睁着眼,想着有的没的。时针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房里只有房厅里挂钟的钟摆声。


“咳……咳……”短暂而有力的咳嗽声,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不妙啊,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唉,要是哥在就好了,算了还是起床去打一针吧。木晨哆哆嗦嗦的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拿好东西,头重脚轻的像踩棉花一样的走出家门。


咦,怎么眼前的树会动呀。糟了,意识开始模糊了,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走快点。走出楼外,木晨一呀牙加快了步伐。


一辆黑色的小娇车缓缓的开进小区内,坐在驾驶坐位上的中年司机偶尔的透过前视镜观察后坐上那从上车就一言不发的人。唉,二小姐也真不容易。每次回来都弄得不开心,大家族什么的果然很麻烦啊。咱还是开好自己的车就行了。


“林叔,停车。”


汽车稳稳的停在路边。童雨萱打开车门,踩着高根鞋往后方跑去。刚才,自己应该没看错。


“木晨”阳光明媚的天气,只见木晨脸上潮红,穿着黑色的连帽外套,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撑在膝盖上慢慢的走动。这样的虚弱的木晨是童雨萱从未见过的,心里突然觉得堵的慌。


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木晨转身稍微看了一看:“哦,是童童啊。”


这一刻,童雨萱感觉心里的愤怒莫名的升起,沙哑的声音,红的反常的脸以及那涣散的眼瞳。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病成这样了还顶着个这么大的太阳走动。


“跟我走。”童雨萱走过去把木晨整个人拦在怀里,强硬的带走。


“咳~咳~去哪?”


“废话,当然是去医院”真是,病糊涂了么。


黑色的轿车门边,司机大叔看着童雨萱搂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有点吃惊,咦,那孩子是谁呀,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头一次看着二小姐这么亲近、紧张一个人。


即使两人隔着衣服,童雨萱都能感觉到怀里的高体温和努力在克制的颤抖。面露不悦,心里的那莫名的火又蹭蹭的升了几度。


一上车,木晨就往里面的窗户边上倒,脸还贴在玻璃上。啊~凉凉的,好舒服啊。


“别靠在玻璃上,很脏。”说完,伸出手把木晨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脏,二小姐,咱们的玻璃擦的很干净的,还杀过菌的。司机大叔一听忍不住的为自己说话,当然他是不敢说出来。


“我自己可以坐好。”靠在童雨萱的身上,木晨又想坐起来。


“林叔,去医院。”


喂,别无视我啊。木晨正想反驳,看着童雨萱冷若冰霜的样子,最后还是乖乖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等等,周未医院人很多,还是去附近的诊所吧。”木晨这样子不能拖,又想了想童雨萱改口。


待两人坐好后,司机大叔加大油门,本来就20分钟的路程,2分钟就到了。诊所不大,大门左边是一个陈列药品的柜台,走廊上几排软椅。软椅的后面隔着一个单间。再里面点左边是一个医生办公室,右边是注射室。今天的人也并不多,显得有点安静。


“是晨晨和雨萱啊。真是好久没见了,都长这么大啦。来,坐这里。”诊所的主人费医生是个四十多岁有点发福的温和女子,见到两人乐呵呵的说道。


“费阿姨你好。”童雨萱礼貌的问候。


“咳~费阿姨好”比起在大医院某些冷冰冰面无表面的医生,木晨更喜欢找眼前这位温和的阿姨看病。虽然人家也不是什么专家级,教授什么的。但费医生的医术却是周围居民们公认的好,况且价格公道。


费医生拿出一支温度计给木晨,然后望闻观切了一番。“都39°2了,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打针。再晚一点可就要转成肺炎了。”过了几分钟费医生指着温度计关心的责备。最后拿着笔在纸上刷刷的龙飞凤舞。


等一切弄好后,费医生将木晨安排在单间内。木晨躺在病床上看着放在架子上的三个瓶子,而童雨萱坐在她的旁边一言不发。


两大一小,照这速度没有两个小时是打不完的吧。木晨估计着,然后说道:“童童,一会打完针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就先回去吧不用陪我了。”


打点滴的时候不都是有人看着的?童雨萱疑惑,她记得小时候生病时,她妈可都是一直守着她的。“对了,你生病了,叔叔阿姨呢?”


“咳~他们有事都不在家。”木晨撑着眼皮解释,然后又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真的不用陪我啦,打点滴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的,况且还有费阿姨看着……”


“闭嘴,睡觉。”还未等木晨说完,童雨萱打断她的话。


木晨有点被吓到,她还是头一次见童雨萱好像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呃,她这是在生哪门子的气啊。不过她也没多余的精力去想这些了,眼皮越来越重……


听着木晨沉稳的呼吸声,童雨萱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生什么气,自己的,木晨的,还是木晨的父母,或许都有吧。看着点滴一滴一滴的落下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童雨萱干脆从包包拿出手机翻玩着,一会看着手机画面一会又看着药瓶。玩了一会觉得没心思,盖上手机四处观察最后目光停在木晨的脸上。在退烧针的作用下,木晨的脸色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的红。


童雨萱伸出一根手纤细的手指轻戳了下木晨的脸。哇,好Q。然后又戳了几下,似乎还不过瘾,最后变成了捏。手感好好哦,好软。要是肉在多点就更好了。又捏了几下,直到木晨在睡眠中不满的皱眉才不舍的放手。如果木晨知道就这样一个无聊的举动让童雨萱日后养成有事没事就捏她脸的习惯。她还敢睡这么沉么……


童雨萱帮木晨拉高了被子,看着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呐,木晨,你知道吗小时候我挺羡慕你的。你的爸妈可以经常陪着你还像朋友一样跟你一起玩耍,你还有一个十分疼你照顾你的哥哥。而我的父母平时见上一面都难得。似乎想到了什么,童雨萱忍不住的扬起嘴角。叔叔和阿姨真是的很特别的一对父母,至少在我所认识里的人是最特别的。在别的父母严格要求孩子努力考个好成绩的时候,他们却可以带着你和木夜哥逃课去旅游。你知道那时我有多么的羡慕你吗,或许应该说是嫉妒你了吧。不过,你们也不容易吧,有对爱玩的父母。


或许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木晨很幸福。有一对开明的父母,还有一个照顾她的哥哥。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时也才二十几岁的年轻的爸妈也是爱玩的年纪,而且工作辛苦烦忙一有机会他们便呼朋唤友的玩,木爸木妈对朋友真的是非常热心,两夫妻都是开朗重情份的人。他俩身边的人都很喜欢与他们交往,认识他们的人谁不都说一声好啊,但同时的也很少真正的照顾到木晨兄妹俩。小一点的时候都放在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家,在大一点的时候,兄妹俩都会相互照顾了。要说木晨是被木夜带大的也不为过,所以,比起爸妈来木晨会更听哥哥的话,什么事都会先找木夜商量。也或许是因为他们太懂事了,这让木爸和木妈很失落。你说木夜也就算了,可连木晨都从来没有跟他们撒过娇。


“唔……”木晨恍惚的醒来,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的药水瓶。我睡了这么久了吗?只剩下一瓶了?好渴,忘记带水了。即使身上的水份在补充着,但口中的干涩让她觉得难受。目光又转到另一边,之前坐在那位置上的人已不见了踪影。


……已经回去了吗。也是,没必要一直守着。本来不大的房间木晨现在觉得很宽敞。烦燥的拉上被子遮住了半张脸。所以说啊,别随便的扰乱别人的心啊,你这家伙。唉,快点打完吧,我就可以早点回去了。只露出的眼睛看向一滴一滴流下的药水,好像就样就会快点。


“木晨,你醒了啊,要不要喝点水。”不知何时童雨萱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


“你还在啊!”木晨突然大声叫道。


……用得着这么惊讶吗?童雨萱没想到木晨的反应会这么大一时愣在了原地。


发觉自己的反应好像有点过大了。不用看木晨也知道自己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几度。小心的撑起身子别扭的解释:“咳~咳~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黯淡的眼神,弯下的嘴角,淡漠而又倔强的表情,自嘲的口吻。童雨萱微微皱眉,这样的木晨她并希望看到,心里微微一紧,在她还没有明白心底划过的痕迹是什么。身体已经先做出了行动。


“先喝点水吧。”童雨萱坐在木晨的身边,拿着杯子递到她唇边。这次,木晨没有反驳,乖乖的就着她的手喝水。


水的温度刚刚好,可木晨怎么觉得水很烫呢,喝下的水流过心脏让她觉得有点发烫。喝过水后木晨快速的躺回床上,并背对着童雨萱拉上被子只露出淡黄色的细发。


“木晨,还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过来”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就……


“不用了,我没事就是想在躺会。”正当童雨萱打算出去叫医生过来,木晨出声阻止。


真的没事吗,可声音怎么听起来很低哑。“那好,你在睡会。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啊。”童雨萱还是不放心的提醒。


“恩” 躲在被子下的木晨闷闷的回答,她不敢说太多的话怕她听出自己异样的声音。


“好了,烧已经退了。不过还要吃些药,记得多喝些开水,不要吃太油太杂的东西。”费医生为木晨检查了一遍叮嘱着。


“谢谢费阿姨,那我们先回去了。”木晨接过药道谢。


两人安静的并排往家的方向走去。路上时不时的伴随着木晨的咳嗽声。木晨想着人家陪自己一个下午,自己是不是也该表示些什么好。可就自己现在这状态好像也不能好招待人家。眼看着就快到大楼门口了,木晨还没想好到底该不该招待人家上去坐会。啊~为什么什么事发生在她身上就变得这么纠结了?


路上,童雨萱偷偷的看着木晨,先前绯红的脸现在变得苍白。眼看着就快到木晨所住的大楼门口,童雨萱想着要不要干脆送她到家里。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又没能好好照顾自己。唉,我是不是担心过头了。叔叔阿姨会照顾好她的……


再远的路都到有到的时候,更何况这短短的距离。


“那个…”


“你……”


两人均是一愣。然后又相视而笑,她们是不是把平常的一件事想的复杂了?


“那个~” 木晨又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是自家老妈的电话。


“喂,妈。哦,我没事了,下午去医院打过针了。”木晨对着手机一本正经的回答,其实就木妈那么豪爽的声音,童雨萱站在一边也能听的很清楚。


“没事就好。木晨我和你爸今晚有事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弄些吃的,好好照顾自己啊。还有……”电话那头传来木妈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恩、恩,睡觉前我会关上门窗的。好了,就这样了,挂了” 木晨等到那边的电话挂了才收起手机。


“木晨,今晚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家?”童雨萱挑眉。


“啊,哦是啊。”木晨点点头。


“那,我今晚就陪着你吧,万一半夜有什么事也好有人在你身边。”童雨萱提议


“啊?不用麻烦了,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木晨说的也不是什么客套话,而是她真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你……”话还没说完,木晨感觉喉咙不适。妈呀,好痛,咳得肺都疼了。童雨萱赶紧的的为木晨顺背,过了好一会儿才制止住。


“就这样说定了。”见木晨都这样了,童雨萱也没心思去顾及其他。


“……”看到童雨萱态度强硬,木晨怎么觉得自己对她没什么反驳力了?


趁童雨萱回家拿东西的时间,木晨回到家乒乒乓乓的收拾房间。咦,这块毯子怎么扔在这里啊,地板怎么也不干净,茶几上还有水。哇,没多少时间了,快点快点。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起,木晨又急急忙忙的抱着东西一股脑的塞进柜子里。“来了来了。”再转身跑到客厅。


“你怎么出这么多汗,怎么了?”门一打开,童雨萱就见木晨一头的汗。不过这让她苍白的脸上到是有了点血色。


“哈哈,没事没事,快进来吧。”稍稍的喘着气,木晨随意的擦了下脸上的汗珠。


“童童,我们今晚上吃什么啊,要不叫外卖?”童雨萱一落坐木晨就问到晚上的重要事,她一天就吃了点粥。现在可是饿的不行。


“不行,外面的只能填饱肚子又没有营养” 童雨萱立即反对“要不,今晚吃面?”做饭的话她也不会,只有面拿的出手了。


“好啊。”一说到吃的木晨就不客气了。


“那你先去洗澡吧,都一身的汗。等你洗好就能吃了。”


木晨点点头,啪嗒啪嗒的托着拖鞋跑进浴室。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欢快的曲子。温热的水打在身上,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或许因为实在是饿了,木晨的速度很快,在童雨萱刚煮好了面汤,她就出来了。


“你呀,生活的还是那么粗糙。”童雨萱叹道,瞧木晨头发还在滴水。透露在睡衣外的肌肤还能看到水印肯定还没有完全擦干身体。


“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是冬天”木晨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不以为意的说。房间里飘着诱人的香气,木晨咽了口口水盯着厨房:“童童还没好么?”


“再等一下就好了。”


一碗西红柿鸡蛋汤面,一碗爽口的拍黄瓜。


“哦,好吃。”吃了一口,木晨扬起灿烂的笑容称赞。


“呵~慢点吃,小心烫。”人们都说有个为自己做饭的人是件很幸福的事,同样的有个能把你做的东西吃的一脸幸福的样子的人,也是件让人幸福的事。


等收拾好厨房,洗好了澡的童雨萱面客厅里早没有了木晨的身影。只见木晨的房门打开着。童雨萱走过去,说起来,这还是她隔了好几年再一次的走进她的房间。果然,依旧过的很粗糙啊。房间里只有床、书桌、电脑和一个小型书柜,非常的简易连一只布娃娃都没有。


“童童你洗好啦。”木晨坐在书桌前,拿着手机玩耍。


“你还留着这个啊。”童雨萱无意中看到书柜最下面一层的透明塑胶盒里的玩具。那是一个小巧的透明的碰碰车,能够看到里面的零件。也是童雨萱送给木晨的第一个礼物。


木晨从书架上拿出盒子打开,里面装着她从小到大的玩具。“话说这种玩具现在都没得卖了呢。真可惜,质量很好的。你看,到现在都还能用呢。”木晨献宝似的拿给童雨萱看。


“呵呵~说起这个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童雨萱坐在木晨的床上把玩着手中的碰碰车,怀念的说道。


“恩?”


“你还记得你7岁生日的时候吗?”


“恩,我只记得那天好像有很多的人。”木晨抓抓头发想着。


那一天,是木晨7岁的生日。童雨萱一家人带礼物为她庆生,那天的有很多的客人。大人们坐在客厅着聊着天看着电视。这时电视里突然插入了一条关于房子的广告。


有位客人随口说道:“嗨~这别墅可真大,肯定不便宜。”


本来在一边和小朋友们玩玩具玩的好好的木晨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那是别野。”


大人们都善意的笑笑。那位开口的叔叔微笑的蹲在木晨面前纠正:“小晨,那个字读别“墅”不是别“野””


“是叫别野,叔叔你说错了。”木晨坚持的说道。


哈哈~~厅里面一片笑声,小孩子的话自是不必较真,但错了也要让她明白才行,于是大人们都告诉她,她是错的。就连哥哥木夜也告诉她正确的读法。可不知为什么那天木晨就是固执的念别野。


“哈哈哈哈~~~最后,那位叔叔一脸尴尬的离开了”童雨萱捂着肚子,笑倒在木晨的床上。


“啊~~啊~~这种事你干嘛还记着。给我忘掉给我忘掉!”木晨刷的脸就红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指控:“说起来,这件事你也有份。”


童雨萱没说话,挑眉示意木晨解释。


“咳~咳~是你说不认识的字念认识的部分就是了。”


……我好像是说过。童雨萱想了想,“可是我好像也说过只有一部分的字啊。”


“我怎么不记得有听到过。” 木晨滴汗,她这么一说好像隐隐约约的有那么点印象。不过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真的,她也不会承认的。


夜晚,童雨萱睡在木晨的床上。本来她是想就在木晨的房间打个地铺就行了,这样也好照顾她。可木晨说有事就会打电话给她,然后就跑去自家哥哥的房间里去睡了。


闻着不是自己惯用的沐浴露的香气,比自己平常用的还要香甜。心里一片的愉悦。这样的一天也不错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影雪兔
影雪兔 在 2021/03/20 06:08 发表

对呀!明明要谋杀我滴说,就因为这章实在是太甜了(天知道我为什么从前天开始就天天姨妈笑了)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15 15:08 发表

作者,你这是要谋杀我啊,这章怎么这么甜啊。

幽魅小生
幽魅小生 在 2020/06/15 14:58 发表

童童这个霸道总裁,心都化了。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