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野兽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5-05 15:45
点击:288
章节字数:23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冰川双子纯亲情向(模仿EVA补完一个轻松理想但不真实的世界。标题是EVA最终回的标题。冰河期的双子,纱夜的潜意识。




第一天成为高中生,冰川纱夜不想迟到。




睡前她设置了四个闹钟,临近预定的起床时间时,手机隔一分钟就响一次,成功地驱散了她的睡意。她不是喜欢赖床的类型,早起对她而言并不困难。




下床之后她先是叠被子,紧接着按部就班地洗漱,然后换上新崭崭的制服,站在镜子跟前整理仪表。她不太在意自己的相貌,穿戴却无论如何要整齐。高中制服和国中不一样,虽然款式大体上差不多,但外套的颜色是白鼠灰,领带和裙子设计成青绿。只是穿上变化了的制服,她就感觉自己也不同了。




“毕竟已经是高中生了啊。”她对镜子里的自己感叹,边说边轻轻拍打着脸颊,“要有身为高中生的自觉。”




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自觉,别家什么情况她不了解,但自家姐姐很显然没有,好在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设定闹钟时就预料到了冰川日菜可能赖床,也特意留出了足够多应对突发状况的余地。




她走进客厅向父母问好,预备到厨房帮母亲的忙。




“纱夜也早上好。早餐还没好呢。但还是叫醒日菜吧。”母亲头也不回地说。




她于是打消了念头,又往卧室方向走去。棉袜磨蹭着木地板,她把脚步放得很轻,但随即又想到,不必保持安静,她是去叫人起床的,应该惊天动地才对。




“纱夜起得真早。想到开学典礼,兴奋得睡不着?还像小朋友啊。”父亲从报纸后面探出头,语气里带着笑意调侃她。




“是怕姐姐会睡过头。”她老老实实地交代,引得父亲一阵发笑,报纸也跟着抖动了。




“你去叫日菜吧。我去帮你妈妈。”父亲折起报纸,起身去了厨房。




隐约听见母亲撒娇:“你过来添什么乱啦。”




她走到冰川日菜的房间,在门上克制地敲了两下,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耐心等待了一分钟,再敲门的时候,她敲出了节奏。门终于打开了。她急忙背过手。冰川日菜睡眼惺忪,顶着鸟窝似的头发,打着哈欠冲她抱怨:“呼啊……又是四个闹钟……”




她把手放在冰川日菜的头顶,试图把翘起来的头发按下去。十指缠绕着水色的发丝,像梳子的齿从发间穿过。冰川日菜闭起眼睛,好像不知何谓羞耻,一脸天经地义,还透着点享受。勉强整理好了头发,她又注意到了睡衣。冰川日菜睡觉很不安稳,小时候经常把她挤下床,有几次醒过来一看,睡裙一直卷到胸口。这次更是变本加厉。睡衣只有四颗纽扣,居然半数都松开了,领口大剌剌地敞着。她在国中做了三年风纪委员,最受不了看到有人衣冠不整,所以即使睡衣马上就要脱掉,她还是忍不住把纽扣系上了。




“姐姐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姐姐的样子啊?”她替冰川日菜抚平衣领,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问。她经常把这句抱怨挂在嘴边,就算冰川日菜没有听得厌烦,她也说得累了。有时候她会想,如果让她来做姐姐,肯定不会这么糟糕,她会给妹妹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照顾着妹妹,她的姐姐只是比她聪明而已,除此以外哪里都不像是姐姐。




“纱夜真是的,一点都不噜。”冰川日菜睁开眼睛,抬手揉弄她的脸颊,“总是这么严肃,都不像高中生。笑一笑嘛,活泼一点。”




“就是因为成了高中生才要稳重吧。”她强忍笑意拍掉了冰川日菜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是这样,只要冰川日菜揉她的脸,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大笑。




冰川日菜直截了当地问:“那念到大学要怎么办啊?比稳重更稳重,变成老奶奶吗?”




她一时语塞,说不出话了。冰川日菜的脑回路总是让人惊奇,但细想之下又会发现都很有道理。她才十五岁,正值青春期,何必在这时候追求什么稳重,往后需要稳重的日子长着呢。




“我肚子叫了啦,早饭做好了吗?”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姐姐,她会认为这是一道台阶,但冰川日菜的情商堪忧,她知道姐姐是真的饿了。




“快了快了,先去刷牙。”冰川日菜被推进洗手间,而她去到餐厅坐了下来。




父亲平时工作忙碌,一年到头都在国外,难得有空和她们吃早餐,还提议开车送她们报到。冰川日菜积极响应,她也点头表示同意。她喜欢坐在副驾驶,而冰川日菜无所谓,总是在座位上动来动去。昨天她才读到一篇文章,说坐在后排不系安全带,死亡率接近百分之五十。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冰川日菜系上了安全带。




她们一下车就被人认出来了,毕竟大家原本都是国中同学,她们姐妹在校园里又挺出名。姐姐是铁打不动的年级第一,妹妹是军曹一样的风纪委员,不论什么事情都能做到优秀,长相气质也出众得令人艳羡。常有老师同学在她面前夸奖冰川日菜,她每次听了都会在心里觉得骄傲自豪。姐姐优秀是理所当然的,她身为妹妹也不甘示弱,一直都把姐姐视作目标,努力追赶着姐姐的脚步。虽然优等生和天才的鸿沟难以逾越,但谁也不认为她这个妹妹比姐姐差。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天才也不见得什么都好,她忽然想起重要的事情。




“对了,姐姐没忘带讲稿吧?”新生代表是要上讲台发言的,这年的新生代表就在她眼前。




“啊哦……”




“果然。”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叠纸,“当时多打印了一份。”




“啊!太好了!纱夜真是可靠!”冰川日菜接过讲稿,露出笑脸,但又转瞬即逝,被遗憾取代了,“不过,我已经想好备用方案了,就说一句‘噜起来吧’好啦,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绝对不行的吧……”她有一点想翻白眼。




“不试试怎么知道嘛!”冰川日菜把讲稿收起来,腾出双手揉弄她的脸颊,“纱夜总是这样,太正经了,又放不下架子,什么都不尝试,明明不会损失什么。我就要这样说,一定超级噜的!”




她抑制不住地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推开冰川日菜,笑得不得不弯下腰,笑得蹲在地上干呕,却没有人表示惊讶。这么大的笑声,她们听不见吗?这比她的笑声更奇怪吧。或许整个世界都很奇怪。




第一天成为高中生,冰川纱夜蓦地惊醒。




窗外天光正在渐渐发亮。手机安安静静卧在枕边。她凝视着熟悉的天花板,余光瞥见衣架上的制服,茶色的连衣裙和红丝带,捂住额头呻吟似的呢喃。




“幸好……是梦……我还没有这么软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