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塔

作者:Chris_yen
更新时间:2020-05-04 04:47
点击:140
章节字数:66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嗚……嗯……」

好痛……全身都好痛……頭也是……

意識好模糊……飄飄蕩蕩的……奇怪……怎麼回事……?


「……茜!……」

……

什麼聲音?

從哪裡傳來的?

我在作夢嗎?嗯?等等……

「……伊茜!……」

記憶……彷彿碎成了一塊塊的,好不完整……

伊茜?

那是我的名字……嗎?

好像是。這麼說的話,我應該是叫做伊茜吧。

那麼,我又為什麼……會飄在這裡呢?

「……伊茜……!」

……誰在叫我?

我是誰……?


……啊,對了。

有些想起來了。

刀子。如同地獄一般的,……刀子。

我做了某個宣言。

是什麼?

想不太起來。不過,好像很重要。重要?

重要。

法庭。

呃……為什麼?這是什麼?法庭……?


我應該死了?

為什麼……?


靈魂嗎……?天堂?地獄?

飄盪……


公主。律師。法官。

伊茜。

愛維麗婭。

愛維……麗婭。

「伊茜……!」

對了。

愛維麗婭。

愛維麗婭……!


========================================================


「……呃?」

伊茜.賈絲汀睜開了眼睛。

不過,雖說是睜眼,其實也只是勉強撐開一條縫而已。光是這樣便花了不少的力氣。說起來,為什麼睜眼總讓人費那麼多氣力,闔上眼皮時卻不用呢?好像是個有些微妙的問題。

「奇怪……?這裡是……哪裡……?」

憑著身體的觸感,她察覺自己正躺在床上,然而並不是自己熟悉的感覺,也就是說,並不是自己的房間。

而且,全身都好痛。

……不過,倒是沒有那麼痛了……和她醒來之前相比的話。

說起來,她剛剛是處在昏迷狀態嗎?總感覺思緒還朦朦朧朧的。

「嘶……!」

不用再深入思考,她也明白自己是受了重傷,於是深吸了一口氣,順勢闔上眼睛,再深深地吐氣。

利用呼吸調適一下身心,她感到體力恢復了一些,於是再度睜開了眼。

這次終於能看得清了。光看天花板就確定不是自己房間呢。

而且也不像是旅店,「那麼,這裡到底是?」

她稍微勉強地轉身……卻發現轉向的那面是牆壁,於是掙扎著擺動身子,轉回另一個方向。「咦?」

結果一看便發現,有個人趴在床邊,似乎是睡著了。

「怎麼回事?……等等。」

或許是因為服裝的關係(她平時不可能穿這麼樸素的鄉村衣服的),第一眼還沒發現,然而,伊茜絕對不可能認錯--

「愛維麗婭……!」

「……唔……?嗯……嗯?」

或許是聽見了伊茜雖然微弱卻激動的叫聲吧,阿斯卡王國第二公主--愛維麗婭,揉著惺忪的眼睛醒了過來。

她很快便發現伊茜已經醒來。

「咦?……伊、伊茜!」

「愛維麗婭!」

當下,公主立刻緊抱住想要伸出手、卻仍舊動彈不得的伊茜。

「伊茜!伊茜!太好了!妳終於醒來了!太好了--!」

「愛維麗婭……」

愛人在自己肩上哭喊著(喜極而泣)的同時,在與對方重逢的喜悅過後,伊茜的記憶也突然恢復了。算是晚了一拍吧。

她想起了那場審判。名曰法庭的處刑宣言。

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侵犯公主」,自己被送上了處刑場。

頭都已經被放到斷頭臺上了。嗯?等等,這麼說的話……

「我已經死了嗎……?」

怎麼想自己都應該早被斬首了,然而竟然還能與愛維麗婭重逢,難不成,她也已經死了嗎……?這裡是天國?還是冥府?

「……」

愛維麗婭一語不發,只是將臉埋進終於坐起了身的伊茜胸口,不停地搖頭。

也就是說,她和自己都沒有死?

「……我是怎麼逃過的?」

雖然能夠再見到摯愛非常感動,可情況想想實在太過不可思議,讓伊茜忍不住先這麼問了出口。不過愛維麗婭還是沒回答。嘛,也沒辦法,現在的她太過激動,也根本沒法好好回答問題吧。

伊茜溫柔地摸了摸這位公主的頭。「……啊。」

這時,她又回想起來了。

她在斷頭臺上時,一度失去過意識,不過呢,不管怎麼想,既然都是被送上處刑臺上的人了,把這想成是自己人頭落地了是很正常的吧。看來那是別有隱情呢。

另外,在她失去意識前,還隱隱約約聽到了四周似乎傳來陣陣的叫聲,仔細回想起來,那些叫聲似乎還有些慌張,一瞬間她還感到有些奇怪呢。

「那段時間內,發生了什麼嗎……」

自己會得救,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吧。

雖然還什麼都不太明白,總之,既然獲救了,而且連愛維麗婭都來到身邊了,伊茜沒有不感激的道理。

她緊緊地抱住愛維麗婭。不過因為力氣還沒恢復,應該也不算太緊吧。

「愛維麗婭……我好想妳……」

「……嗚……我也是……伊茜……」

滿面淚水的愛維麗婭,好不容易才喃喃說出思念的話語。

無比的思念,融化在言語之中,從她的心頭滿溢而出。

「抱歉……讓妳擔心了……」

雖然實際上並不是她的錯,伊茜還是深沉地道了歉。

「嗚嗚……」

「……」

正當她們兩人沉浸在再見的欣喜之際。

小室的房門被打了開來。

「咦……?妳是……」

「……」

開門探頭進來的,是一位女僕模樣、表情十分恐慌的女孩。伊茜記得對這張臉有印象。

啊,對了,她是梅莉兒嘛。

梅莉兒畏畏縮縮的,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卻不敢說出口。

「那個,妳有什麼事……」

「……我不是說了嗎!」

欸?……愛維麗婭突然低沉地怒吼,讓伊茜嚇了一大跳。

那語氣,絕不像是她所熟悉的、那個比誰都要溫柔親切的愛維麗婭。

「我說了!我不想再見到妳!還過來做什麼!給我出去!」

「……對不起!對不起!」

梅莉兒突然跪倒在地,全身不住地顫抖,不知究竟是因為恐懼亦或緊張,看來應該比較像前者。

「對不起……我、我知道自己對不起公主大人!可、可是!我、我一定得過來……我必須……」

「……有什麼事嗎?」

已經差不多明白前因後果的伊茜,代替愛維麗婭柔聲地問著她。

愛維麗婭會顯露這樣的態度,也是沒辦法的。

雖然伊茜自己並不恨她,她的愛人想必是不會輕易原諒背叛了她們、在法庭上作證伊茜「罪行」的梅莉兒。

「……已經、來了。」

「什麼?」

「軍隊……已經過來了!」梅莉兒絕望地喊叫著,聲音顯得十分沙啞。


「怎麼回事?」

軍隊?聽到這個詞,伊茜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追捕從處刑中逃了出來的自己、王室派出的特種軍隊。若是那樣的話,「過來了」的意思指的是追捕者已經接近這裡了嗎?那樣可就麻煩了啊!

「愛維麗婭!我們是不是應該趕快逃走……嗚!」

「啊!等等,妳現在不能亂動!」

愛維麗婭連忙阻止激動想起身的伊茜,讓她再度躺回床上。

「……」

從這舉動,這位前王室專屬護衛隊隊長也多少察覺到了,應該並不是搜捕的人過來了,不然的話,愛維麗婭的表情不會那麼鎮定。

不過……從那神情中,她也看出了某些不尋常的東西。

有些哀傷,也有些決斷,更帶著點死心,複雜的心緒在公主的臉上顯露無遺。

並且,最令伊茜震驚的是,她的「覺悟」……

……無論如何,情況似乎並不單純。

「愛維麗婭,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嗎?」

門口,梅莉兒不住地喘著氣。

室內一片寂靜,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她的喘息聲。

愛維麗婭一語不發。

伊茜不想催她,靜靜地等待著。

「……」

時間,感覺過了好久好久啊。

不過實情不得而知,或許其實才三分鐘而已吧。

愛維麗婭終於開了口。

「……為了救妳,我沒有其它方法了。」

「什麼?」

她緩緩地回頭,方才瞥向一邊的視線與床上的人對上。

伊茜的內心再度感到震驚。

被那瞳孔中的深沉哀傷所震懾。

「我和卡爾王國做了交易。」

「什麼……!」

伊茜聽聞此言,不禁睜大了雙眼。

卡爾王國,那是和她們的國家--阿斯卡王國--關係極度惡劣的敵對國家,可以說,兩國一直視對方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彼此之間的衝突經常可聞。

「我與他們約定好了……請求……不,我懇求他們從法庭之中將妳帶出來,或者,至少從刑場中救妳一命。只要能保住妳的性命,我甚至可以放棄第二公主的身份,不,不如說我確實放棄了這虛假的地位。」

「……竟然如此。」

伊茜感到心疼不已,愛維麗婭竟然為了她,做出了如此大的犧牲……為了將自己救出,她這般不顧一切的行動,就算當初並沒有約定要放棄公主的身份,想必明白委託人是誰,王室也不可能原諒她的作為,也就是說,根本上的,愛維麗婭的地位已經全毀了。

……其實,她並不知道,雖然名義上為「第二公主殿下」,愛維麗婭在王宮中,並沒有什麼地位。相較於她,王子以及第一公主掌握的權力,都要遠遠超過她許多。基本上只是個虛浮的頭銜罷了,留著的話,或許還能繼續享有一些比平民百姓奢華的生活吧。僅僅如此罷了。什麼用都沒有的。她只是拋棄了這樣一個無用之物。

真正的犧牲,遠不是這個。

「感謝女神,也感謝卡爾王國……雖然他們曾經是我們的敵人,不過,他們完成了我的委託,將伊茜妳成功救了出來。聽說差一點就要失敗了……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語氣有些哽咽,前公主稍微緩了口氣過後,繼續(異常平靜地)說著:

「他們將妳帶到了這間小屋裡頭,當我見到妳、確認我們的安全過後,便履行了承諾。」

「承諾?」

聽起來不像是剛才說的「放棄公主的身份」。

而愛維麗婭說出口的,也確實不是這個。

那是,更令人震驚的殘酷條件。

「我對他們的軍隊指揮官,透漏了阿斯卡王國的防備弱點……並且透過一些人脈和手段製造破口,讓他們能夠成功進攻。他們似乎確實攻打過去了……」


========================================================


小屋位處阿斯卡王國國境之外的偏僻森林裡頭。

說是偏僻,是針對王國本身,不太會有人願意特意來到這兒的意思,事實上,這兒的環境是相當不錯的,附近的各種資源充足,只要不太過分要求,食物和飲水都相當有保障。

此外,由於所在地有些坡度,行走一段距離後,可以抵達一處看得見王國部份邊境的觀察地。聽說這兒以前好像是卡爾王國的間諜用地,不過如今已經徹底廢棄了,便「慷慨」地借用給她們。

「……」

伊茜和愛維麗婭,以及,從前的貼身女僕梅莉兒,一同前往那個觀察地探望。

確實,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城牆與城門,是個很好的觀察地點。

被攻打、破壞的模樣也一覽無遺。

「……」

卡爾王國正在攻打阿斯卡。原本兩國之間,其實軍事實力是相當對等的,因此雖有衝突卻一直沒能對彼此造成重大傷害。然而那也只是在對等狀態下了。

愛維麗婭告訴了敵國軍事弱點,可說等同於將彼此之間的差距瞬間拉大了,原本的拉鋸情況,一下子變成阿斯卡單方面遭受卡爾國入侵的情況。這等同於是叛國,不,不是等同於,這是徹徹底底的叛國行為,甚至將導致阿斯卡王國滅國。

然而,愛維麗婭似乎一點也不後悔。

「那已經,不是我的國家了。」

她彷若她人之事一般,平淡地說著。

「我們,明明什麼也沒做錯,明明……只是彼此相愛而已,卻因此被……那些人……辱罵,唾棄,明明是最真摯的感情,被貶得一文不值。我完全不能明白。」

「……」

「那,已經不是我的母國、我的故鄉了。」

冷靜的語氣,伊茜卻聽得出來,在那底下的暗潮洶湧。

她轉頭看向愛維麗婭,看向她那回憶中只曾見過溫情與和藹的雙眸,如今被一種截然不同的情感充斥。

堅定,而令人恐懼。

並非她不顧一切,而是,被迫不顧一切。

「……會有許多人喪生吧,不,已經有許多的生命逝去了吧。」

伊茜呢喃著,言外之意,似乎是「妳不會為此感到心痛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

愛維麗婭說著。她的語氣深處,帶著那麼一絲藏不住的痛苦。

不過,覺悟的心情更勝於此,將其掩蓋了過去。

「我不打算原諒他們……如果是對我的話,不管他們做了什麼,我都可以不在意,至少,多多少少可以忍受下來。可是……可是……!」

「……愛維麗婭。」

伊茜悄悄地,握住那隻顫抖不已的、冰冷的手。

「不過,應該有很多無辜的人吧,在這其中。」

「……」

愛維麗婭一語不發。

她也是明白的。

許多人冷眼看著,更多人給以嘲諷,然而,也是有人,並沒有參與這些行列之中。

然而,在這場戰爭之中,所有人都可能失去生命,每個人都將失去家園。

每個人。

「……」

伊茜將手握得更緊了一些。

『妳害死了多少人,妳明白嗎?』

……她並不是這個意思,也絕對沒有一點怪愛維麗婭的想法。

她太明白她這麼做的原因了。

愛維麗婭也明白不過。


如果立場反過來的話,自己會怎麼做呢?

答案根本連說都不用說了。

連絲毫猶豫,都不可能會有。


「……公主大人!公主大人!」

突然,從一旁傳來的哭喊聲,讓兩人回過了神。

連忙回頭一看,梅莉兒又面對愛維麗婭,跪了下來。

「公主大人!求求您……我知道自己沒資格這樣要求……可是……請您救救我的家人……!求求您……!」

「啊……」

伊茜明白了。

雖然沒記住名字,她至少也知道梅莉兒是--或者說曾是--愛維麗婭最喜愛的貼身侍從,因此多多少少,身為戀人的她也聽聞過這位女僕的一些事,至少知道她有家人住在城內(這裡指的是王城,王宮內工作的人親屬有時可獲得允許住在王城內的特別規畫區)。

「我的父母……還有弟弟妹妹……他們如果被入侵時還待在城內……絕對會沒命的……!求求您!公主大人!我要怎麼處置都可以!讓您親手殺了也沒關係!請救救我的家人!求求您!求求您!」

梅莉兒不住地磕著頭,與地面撞擊發出陣陣沉重的聲響,聽來格外讓人心酸。淚水不停歇地飛濺。

「……別這樣了,停下吧。」

相對她的激動悲鳴,愛維麗婭的語氣顯得格外冷酷。

「嗚……可、可是……!可是……!」

梅莉兒絕望地、嘶啞地喊叫著,像是企圖抓著那麼一絲希望,想打動公主的憐憫心……


「……他們那邊,我早就安排好了。」

「咦?」

愛維麗婭回過了頭,對著愣住的梅莉兒說:

「在卡爾王國出兵之前,我已經盡我所能了……安排的人都是可信賴的,妳的家人,應該可以在卡爾王國那邊受到庇護。事前也祕密地放出消息,讓想一起走的人也能投靠了。這是我與他們協商過的結果。」

「公、公主大人……!」

梅莉兒不可置信地叫了出聲。其實,這基本上就是「讓有意願的人投降到敵營」的意思,不過不管怎麼說,都比被殺死要來得好多了。

「謝謝您!公主大人!真的非常感謝您!」

她感激涕零地不住說著,一面持續地磕頭。

伊茜則默默地看著她心愛的伴侶。「……」

只見,愛人那哀傷的雙瞳中,某個熟悉的身影,隱隱約約地浮現其中……


「……果然,沒錯呢。」

她欣慰地笑了。


========================================================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她們的未來,正如字面上所述,還仍是未知數。

交託給卡爾王國的那些民眾,只要乖乖配合的話,王國應該不至於違約,至少會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以及適當的自由。

然而,身為逃亡者的她們,處境就有些尷尬了。

投靠卡爾那邊不太可行,這是愛維麗婭做出的判斷,伊茜也決定相信她。

「那麼,就不待在任何一個國家?」

……這片大陸並不是每塊土地都歸屬於某國,在國境之外,往往是一大片無主之地。

也並不是沒有人在這種環境中生存。儘管沒有國家的庇蔭,要生活也是不成問題的。她們暫居的那間小屋就是個例子,不過,基於複雜的原因,不能在那邊久住就是了。

「旅行在各地之間吧。」

愛維麗婭對伊茜笑了笑,「或許,不必拘泥於一處居所,遊走在各個國家、城鎮、鄉村之間,也是可以活下去的吧?只要……」

「只要?」

「……只要,有妳在身邊,我就一定能活下去的。一定。」

她輕輕地靠在愛人肩上,伊茜也溫柔地撫摸她的背。

「嗯,我也是,只要有妳在……」

哪裡,都能成為自己的「家」吧。


「公主大人!伊茜大人!」

「咦?」

打斷兩人甜蜜的氛圍,仍站在一旁的梅莉兒一邊叫著,一邊再度跪下。

「請、請讓我跟隨您們吧!」

「咦?什麼意……」

「……我知道,公主大人一定很恨我,不想再見到我,也可能因為這樣而不願接受我的請求……可是!」

她激動地說:「可是!我還必須請求您們!請讓我繼續待在您們身邊!讓我服侍您們!若非如此,我無以能回報公主大人對我的恩情,以及我對兩位大人欠下的罪孽……!」

拜託了!她這麼說著,以土下座的方式低下了頭。

「……唉呀。」

雖然被突如其來的舉止稍微嚇到了,不過,伊茜對此並沒有不高興的樣子

她反倒興致勃勃地問著:「那,怎麼辦呢?愛維麗婭。可以將她留在身邊,當作贖罪嗎?」

「……如果妳同意的話,我沒關係。」

愛維麗婭板著臉回答。其實伊茜心裡明白,她只是不好意思親自說出口罷了。

「謝、謝謝您!謝謝您們!我會用一生服侍您們,絕對不敢怠慢的!」

「好啦,那就先起來吧。」

伊茜讓梅莉兒先起身,然後對身邊的愛人說:「那麼,我們也該回去了。雖然不是永久的住所……這幾天要做好離開的準備了。」

「是啊,不過在此之前,妳得先將傷養好唷。」

「嗯,我明白。」

在牢獄裡遭受的無妄之災,對她的身體造成的傷害是不容小覷的,不過她也不是紙做的,休息一陣子過後加上復健,勢必能回到從前那樣強健的體魄。

「那麼,梅莉兒。」

前公主對她的前女僕--現在則是最最忠誠的侍從--下達了命令:

「妳來幫忙伊茜……啊,不,還是我自己來吧。」然後自己取消了連說都還沒說完的指令。

接著,她自己攙扶住了伊茜的手臂。

「梅莉兒妳先回去,準備餐點吧。伊茜得要趕緊補充營養才行。」

「好、好的!我立刻去!」

梅莉兒飛奔而去過後,兩名戀人相互對望,一同笑了一笑。

「那麼,回去吧。」

「嗯。」


愛維麗婭扶著她最心愛的伊茜,兩人一拐一拐地走著。

腳上的傷口,不知道幾天才能痊癒呢?希望能盡快吧。

不過,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不是那破爛的囚服了。


〔The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吴克的毛蛋
吴克的毛蛋 在 2020/05/17 18:25 发表

阿斯卡……Asuka?
卡尔……Karl?
高堡奇人?(狗头)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