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这天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3 22:01
点击:206
章节字数:22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铃木九根本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突然。

上一秒,铃木九都还在与灰原哀悠闲地吃着早餐,可下一秒。

“九,你的手……”若非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灰原哀是绝不会相信发生在眼前的超常现象。

“想不到竟发生了意外……”将最后一颗抄手吞下肚,铃木九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握了握拳,又捻了几个指法,最后大力挥了挥。

灵活如初。

“意外?”灰原哀眉头微皱。

“一只猴子瞎闹腾,我不得不提前回去了。”铃木九淡淡的回道。

“什么?”灰原哀一怔,原本夹住的抄手,又落回碗底。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铃木九又道。

“诶?”

“我怎么舍得再度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只是,那里暗无天日,又没电没网……”

“八嘎,我愿意。”

“那就这样定了。”

“什么时候走?”

“至少在太阳落山之前,毕竟,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我知道了,退学手续与退租这些杂事由我来办。至于大白和铃木家那边……”

“大白就拜托阿笠博士吧。伯父那边,看起来非得跑一趟了。事情办妥后,我们就在学校会合吧。”

“我知道了。”


这一天,注定是行色匆匆的。

铃木九将大白送到阿笠博士家,一路上叮嘱着大白要好好听博士的话,如果可以的话,能顺带照顾下那个老人家也是可以的。

将狗窝安在博士家院子里并确认将大白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博士后,铃木九转身便要走,可踏出大门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的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一人一狗。

博士正一脸慈祥的笑着,那满头白发,与他身边坐着的大白黝黑的毛发成了鲜明对比。

这一刻,她算是明白了,灰原哀不愿意与她同来的原因。

于灰原哀而言,博士老了,大白也老了。此一别,不知何时还会再见。亦或者,再也无法相见。

冲那两个安静的灵魂挥了挥手,铃木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当铃木九完整的出现在铃木次郎吉面前时,那个久经沧桑的开朗老人,也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铃木九只说了一句,我要走了。次郎吉竟长叹一声,他什么也没问,铃木九自是什么也没说。

但真当铃木九转身欲走时,次郎吉才淡淡的说了句,不论多久,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深深的鞠了一躬,旋即转身。

告别,果然比想象中,还要难过。


太阳偏西,又到了平时偶像部活动的时间,只是尚在假期之中,学校自是冷冷清清。

可这一天,屋顶却迎来了熟悉的一群人。

当缪斯九人反常的接到铃木九的电话,而后相继来到学校屋顶,看到早已等候多时的两人时,众人都怔在当场。

“九九亲,你的手该不会……”好半晌,希才试探性的问道。

“它回来了。”说着,铃木九走上前,将手递了过去。

“这是真的手喵!”凛拉着铃木九的右手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检查之后,得出了一个令在场小伙伴们为之惊掉下巴的结论。

“我这次叫你们来,是想宣布一件事。”收回手,铃木九又道。

“什么?”妮可下意识地问道。

“我和哀酱,要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了。”

“要转学吗?”

“为什么会这么突然,明明已经快升高三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绘海,相继询问道。

“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哀酱已经把我们的退学手续和退租手续办妥,一会儿我们就走。”铃木九并没有拐弯抹角。

“骗人的吧。”妮可满脸的不可置信。

“真的,非走不可吗?”许是察觉到了铃木九态度坚定,希拉住了妮可的手,看着铃木九二人的眼里写着不舍。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现在,只是到了离别的时候罢了。”铃木九淡淡的诉说着,她身边的灰原哀,却缓缓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众人。

“怎么能这样……”凛的眼圈瞬间红了。

“对了,这是哀酱之前拍的照片,昨天才拿到,所以我就带来了。”似是突然想起,铃木九旋即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大叠照片,以及一个移动硬盘,“底片我也拜托哀酱备份,全都放在硬盘里了,这里面还有我之前拍的你们的各种各样的视频,比较多,也没有编辑过,但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全都放进来了。”

眼瞅着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众人也都明白,她们是真的就要走了。身为队长的穗乃果,双目含泪的接过铃木九手里的东西。

“你们还会回来吗?”

“若有机会的话。”


“一定要回来啊喵。”

“前辈们请一定要保重。”

“一路顺风。”

“我们会想念你们的。”

“我会为你们祈福的。”

“你们要一起在一起哟。”

“我绝对不会想你们的。”

“期待与你们重逢的那一天。”

“后会有期。”

(自上往下依次是:凛花姬果鸟希妮海绘)


自此以后,九哀二人,便彻底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管是缪斯在lovelive取得优胜,还是缪斯解散,亦或者九人相继毕业,她们都没有再出现。

就这样,直到绘海毕业多年,且都已经同居了好些年后的某一天。九哀,却又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只是,两人的样貌完全没变,一如分别时的模样。

可在短暂的停留与叙旧之后,两人又再度离开了。

却不想,此别,竟没能再见。


不觉间,时光流逝,又是一年中秋团圆夜。

“小海,你怎么会想到买月饼?”看着餐桌上既熟悉又陌生的糕点,绘里随口问道。

“路过中华街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就买了些。”将月饼切开,海未把其中一半递给绘里。

“是看到月饼,想起小九了吗?”接过月饼,绘里便咬了一口。

“或许吧。”海未亦咬了一口。

“我记得,小九曾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对吧。”半个月饼下肚,绘里忽然又道。

“哈伊。”海未切开了第二个月饼。

“我记得这句后面还有吧?”绘里又道。

“嗯,后面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出自苏轼的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海未缓缓地道。

“所以,即便我们见不到面,只希望平安健康,就算相隔再远,都可以一起欣赏到同样的月光吗?”咬下第二块月饼,绘里如此道。

“也许,九当年离开时,就是想通过这首词传达给我们这样的祝福吧。”海未又继续切第三个。

“果然很像她的风格啊。”

“是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