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旅行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3 22:07
点击:188
章节字数:19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屋顶。

“诶?九和灰原桑要去海外?”

“而且是去十天喵?”

“好狡猾啊。”

当铃木九宣布自己要与灰原哀趁着修学旅行会请假十天去海外时,果凛妮第一时间是拒绝相信这个事实的。

“所以,接下来十天的体能练习可别偷懒。我回来后的测试,不合格的人,要接受惩罚的哟。”铃木九微微一笑。

“诶?!”

“怎么这样。”

“不要啊。”

“魔鬼教练。”

此言一出,小伙伴们都出奇一致的发出了诸如此类的呼声。

“我知道了。”

“我也会帮忙监督的。”

然而,我们中总会出两个叛徒。没错,唯独绘海二人,却是一脸认真的点头回应着铃木九。

“那么,若是全员合格的话,就给大家一个奖励吧,至于奖励什么,回头再说。”铃木九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真的吗?”

“好稀奇啊。”

“这好像是第一次吧。”

“总而言之,为了奖励,我们这十天要好好努力!”

“噢!”


看着小伙伴们有了斗志,铃木九才满意的早退,回家去了。


趁着二年生去了冲绳修学旅行的档口,办好出国手续的九哀二人也带上简单的行李,坐上了飞往那片故土的飞机。

“哀酱,你真的想去看那个鬼地方?”

“所以我为什么会答应你一起来。”

“也许会失望的哦。”

“我从没抱过希望。”

“哈伊哈伊,那到了后第二站就带你去。首先,我要去拜见师父。”

“嗯。”


奈何,斯人已逝。

“这样也就没办法了,原本想着再见他老人家时,或许会被他拉着念叨个几小时也说不定。现在看来,只需像现在这样说上几句话就可以走了。”墓碑前,铃木九先恭恭敬敬磕了头,才起身,略有几分感叹道。

“九,你不难过吗?”即便从她的表情上就可以分辨得出,可灰原哀依旧问了出来。

“或许有那么一些吧。”铃木九想了想,才缓缓地道。

“什么?”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没能在他去世前见上一面,让他骄傲一下。也是一种遗憾吧,毕竟再也见不到了。”

“九……”

“我们走吧,现在还是早上,我们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去丰都也绰绰有余了。”

此行,想必会更加的了解那人的内心吧。这一刻,灰原哀那双冰蓝的眼眸中,满是那道熟悉的背影。


酆都城。

“就是那里了。”铃木九看向前方不远处那座城门。

“九,你当年究竟是如何从日本过来的?”念及之前就询问出了这里是通往异世唯一的入口,灰原哀很快就觉察到了关键点。

“自杀。”

世界仿佛有那么一瞬的安静。

“你说什么?”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灰原哀露出了以往不曾有过的惊愕。

“九幽,本都是死人该去的地方啊。死掉了直接就能飘到这里,非常方便。别担心,自我回去那次,法力就恢复了。所以,我现在的身躯虽是法力所铸,但也是有血有肉与普通人无异。只是有一个区别,那就是不会死。”铃木九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那你的手。”灰原哀又道。

“以我八层法力,助我徒儿一臂之力,以镇九殿。”铃木九淡然道。

“徒儿?”灰原哀一愣。

“嗯,百余年前结下的师徒缘,直到我离开之前,才正式收了她。”

“百余年……你到底活了多久?”

“嗯,这个说法不怎么对。我身在九幽,就表示我是死的。所以,算起来,我是死了九百多年了。至于活着的时间,相较而言,就短了很多。”

“所以,你的手果然是你自己砍断的?”将难以消化的一些信息暂时放在一边,灰原哀选择了一个相较于容易接受的。

“你发现了?”铃木九有些意外。

“没有阴影、没有遮掩亦没有难过,最多也就听你无意中呢喃着有些不方便。我原本只是觉得很奇怪。现在看来,果然不是什么值得悲伤的事情。”灰原哀一叹。

“但是习惯之后,倒也没什么了。”铃木九淡淡一笑。

然而,铃木九话音一落,灰原哀转身便走。

“诶,哀酱,我们不进去吗?”铃木九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回旅店。”灰原哀头也不回的道。

“为什么,明明票都买了?”铃木九一脸诧异。

“不为什么。”不容置疑的声音,以及那只转而握住她的手。

“是怕我进去后就回不来了吗?”

“……”

“好,我们回旅店。早些休息,储存体力,明天去美食之都再战。”

“……”

“走吧。”


就这样,铃木九是兴致勃勃的拉着面色红润的灰原哀回到旅店的。

只是,俗语有云,饱暖思淫√欲。

即便两人身在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的旅店,可依旧挡不住铃木九那爱玩,且勾引于无形的体质。

于是乎,在太阳还未来得及落山时,我们的灰原哀趁着铃木九洗澡的档口,将房间的门死死地反锁住且上了双重保险之后,又拉上了唯一的窗帘。

然后,除去衣衫,走进浴室。

“哀酱,你这是?”敞开的淋浴间,某九的手,正巧洗到了下面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你觉得呢?”毫无阻碍的进入狭小的空间,灰原哀顺势将其逼到墙角。

“这样会很挤的哦。”铃木九没有动,手依旧清洗着那里,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散着,水沿着她美好的曲线,滑落。

“没关系。”再开口,多了那么一丝喘息在里面。

“哀酱。”低声的呢喃,伴随着舔过虎牙的舌尖。


下一刻,唇齿相接。

水流声,逐渐加大。

交融中,尽致淋漓。


此乃云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万望各位看官,恕在下不能言明之罪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