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赏月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3 22:22
点击:165
章节字数:23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来这里就是真姬家的别墅,上次来这里露营的时候有留意到,里面果然很豪华呢。”四下打量着偌大的客厅,铃木九淡淡的感叹道。

“也就是说,小九你和灰原桑就在这附近露营吗?”绘里将目光从已经换了衣服正从楼上下来的妮可和凛身上收回,如此问道。

“没错,就在别墅后面约摸两百米的那个浅水湾旁边。”话到此处,铃木九也看到了那两人,“说起来,你们怎么会从那个断崖上掉下来?”

“哈伊,是为了去捡掉落在斜坡上的护腕喵。”凛接过花阳端上来的热茶,也不忘举手回答问题。

“捡护腕?”铃木九有几分诧异。

“因为一只松鼠叼走了我的护腕,所以……”妮可适时的补充道。

“那捡到了吗?”铃木九点了点头,又道。

“很遗憾,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的时候,凛抓住的树枝偏偏断了,那个斜坡又那么陡,我们根本刹不住,所以就冲下去了。”妮可一边喝着花阳倒的热茶,一边安然享受着身后的希替她擦拭头发。

“还真是惊险刺激。”铃木九勾起一丝笑意,继而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说起来,怎么没看到海未、真姬和小鸟?”

“她们都在二楼,作词、作曲以及设计服装。”绘里解释道。

“这样啊。”

蓦地。

“汪汪!”一阵犬吠之声,忽然自别墅外传来。

“差不多我也该回去了。”铃木九起身望向窗外,在瞥见那抹熟悉的黑色之后,她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洁白的虎牙。


别墅外。

“诶,大白这是来接你的吗?”看着头上有一戳白毛的黑狗正乖乖的坐在门外等着,穗乃果忍不住的看向一旁的铃木九。

“也许是吧。”言语间,铃木九已然走到大白跟前,摸了摸它的狗头。

“大白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顺呢,九九亲,它多少岁了?”希也忍不住蹲下身,握了握壮实的狗爪子。

“九岁吧,它是在我八岁那年被我和哀酱捡到的,而我现在已经十七岁了。”铃木九沉吟了下,继而推测道。

“小九,大白该不会……”绘里看着大白,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我姐曾照顾过它,虽然短短的一年光景,可也将它养地壮壮的。然后,我应该好好感谢它啊,代替我陪了哀酱八年。”似感慨似回忆,铃木九始终嘴角含笑。

“汪!”似是明白在说它一般,大白看着自家主人,轻吠了一声。

“九九亲,抱歉,我太冒昧了。”希起身拉住了妮可的手,语气里有几分悔意。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我说,我看起来像是很伤心的样子吗?”看着眼前面色各异的小伙伴们,铃木九忍不住的笑道。

“可是…”

“世间万物,生老病死,自有命数。也许你们不能理解,可是,与我而言,只要肃清因果,死又何妨。”铃木九淡淡的道。

“肃清因果是什么?”绘里忽然问道。

“有些复杂,不过,你可以理解为了却心愿也未尝不可。”

“原来如此。”

“我之所以说这些,就是想让你们明白,我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你们也不必有。”言语间,铃木九冲着大白一挥手,“那么,我们就先失陪了。”

话音一落,也不见大白有任何犹豫,一人一狗几乎同时跑了起来,没多久就窜入了一旁的树林里,消失不见了。

“大家怎么都在外面?”就在众人呆愣之时,屋外出现了本该在二楼的某只。

“小海,你不是在二楼吗?”绘里越众而出,面露疑惑。

“真姬安排的房间太空旷了,坐在里面实在静不下心来,所以才去树林里走走,说不定能找到灵感。”海未微微一叹,显然在为作词的事伤脑筋。

“那么,不如我们去登山吧。”许是那微皱的眉头触及到了心里的柔软,绘里想也没想,这句话便冲口而出。

“真的吗?”听闻登山二字,海未几乎瞬间来了精神,只是下一秒她又犹豫了,“可是,我的任务是作词。”

“据说,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会思如泉涌的哟。为了能找到灵感,再加上现在时间还早,所以,一起去吧?”绘里干脆一步上前,拉住了海未的手,一脸真挚的看着她,邀请道。

“哈伊。”终究还是挡不住登山的诱惑,海未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乎,一小时后,绘里开始后悔了。

虽然知道海未喜欢登山,可是,令绘里没想到的是,海未居然燃起了她从未见过的热情。在一个小时期间,海未自是满腔热血的打头阵,探路、做标记和辨别方向,而她就只能狼狈的跟在后面,有些时候甚至快跟不上那道活力四射的身影了。

“小海,能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吗?我快不行了。”即便不想承认,可早已汗流浃背且体力有些吃不消的绘里,还是选择了一把拉住前面那只的手。

“再坚持一会儿,这里斜坡太陡,我们爬上前面那个断崖再休息吧。”许是见身后的人确实太累了吧,海未倒也没有松手,而是反握住了她,“抓紧我,这样能爬的稍微轻松一些。”

“嗯。”绘里点点头,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两只紧握的手上移开。

“走吧,很快就到了。”说罢,海未再度朝着前方走去。

“能一起来登山,真是太好了。”任凭汗水流淌,这一刻,她充满了体力。

“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没有,我们快走吧。”


山顶之上,两人并肩而立,看着即将落山的夕阳。

“回了吧。”

“哈伊。”


下山后,天也黑了下来。

“小海,能不能到真姬家的别墅时再放手?”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绘里却越发的靠近海未,到后来直接就抱住了海未的胳膊。

“我不会松手的。想不到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这么怕黑。”秋季的夜晚,很是凉爽,两人紧贴在一起倒也不会热。

“前面好像有火光,我们去看看吧。”绘里选择了转移话题。

“哈伊。”海未自是明白的。


浅水湾旁,篝火正旺。

“哀酱,虽然有垫子垫在下面,可是,我们这是在露天的草坪上,你确定要继续?”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铃木九外衣敞开,T桖拉至胸口,露出了漂亮的马甲线。长裤褪至大腿根,露出里面洁白的内裤。

“你觉得呢。”疑问句,却没有一丝询问在里面。我们的灰原哀,只是伸手探入了T桖之下,另一只手也顺势抚摸着开始有几分起伏的马甲线来。

“会把垫子弄脏的。”微微弓起身躯,铃木九强忍着舒适,做着最后的提醒。

“回去之后,我会把它洗干净。”言语间,灰原哀俯下身,轻轻地吻过那两瓣微张的唇,一触即分。

“唉,天意。”铃木九喃喃低语。

“什么?”灰原哀疑惑地停下了动作。

“别停。”

“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

……


明月初升,晴空如洗。月华如水,妙不可言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