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相思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3 22:03
点击:186
章节字数:24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假期转瞬即逝,一转眼便又开学。铃木九倒也很快将自北海道带回的一干零食分给了熟人。大致就是,巧克力薯片给了绘里、白色恋人给了海未、牛奶糖给了果鸟、年轮蛋糕自然留给了妮希。

可是,自北海道归来,灰原哀又再度忙碌起来,铃木九只能又回到酿酒与摄像中去了。所以,这天她又拿着地下室存放了许久的黄酒,去到了保健室。

“你在保健室里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看了看倚在窗边的贝尔摩德,又看向桌子上小火慢煮的茶壶,一股黄酒独有的香味,几乎弥漫了整个保健室。

贝尔摩德不语,只是扫了一眼茶壶,便看向了那道正将三瓶淡黄色的酒放在桌子上的身影。

“那么…”一抬头,便欲离开,可就在迎上那双蓝色的眸子时,铃木九身形一顿,忍不住地开了口,“又是这个眼神,为什么有时候,哀酱也会露出你这样的眼神,真是很奇怪啊。”

此言一出,贝尔摩德神情微变,可又很快恢复了以往模样。

“我就先回去了。”似是早已习惯了贝尔摩德爱理不理的模样,铃木九倒也没指望她会回答,转身就走。

“你若是想知道雪莉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后天,也就是十四号午休再来一趟吧。”在踏出房门之前,身后响起了这么一道声音。

“我知道了。”有几分意外的看了一眼依旧倚在窗前的那个女人,随即拉上了房门,她到底还是在意的,在意那次旅行中,灰原哀不时露出的那种眼神。


只是,谁料想,贝尔摩德所指的十四号,偏偏竟是二月十四号。没错,这天正是源自于西方的情人节。

于是乎,当铃木九与灰原哀一来到学校,不想灰原哀的课桌上多出了十来个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至于铃木九,也有那么零星几个。但是让铃木九瞠目的是,她前面的海未课桌上,竟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少说也有二十来个。

“海未,你果然很受欢迎嘛。”铃木九伸手拍了拍面色有几分红润且立在课桌旁的海未肩膀,如此感叹道。

“真是的,你就别取笑我了。”海未有几分困扰的看着那堆巧克力,微微一叹。

“怎么会是取笑,海未穿上弓道服射箭的样子,那么很帅气,射的又准。若是不受欢迎,才奇怪吧。”言语间,铃木九坐回椅子上,翻看起了桌子上的三个巧克力。

“……”回以她的依旧是一张面红耳赤的俏脸,果然听到最直白的夸赞,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可铃木九不曾留意的是,她身后的灰原哀,却从众多的巧克力中,抽出了一封信。


午休。

“哀酱,要喝点什么吗?”饭闭,铃木九扫了一眼腕表,发现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

“不用。”

“那我去楼下买瓶水喝,一会儿就回。”

“嗯。”


虽说借口蹩脚,可铃木九倒也顺利瞒着灰原哀,很快到了保健室。

“打扰了。”敲开房门,铃木九缓步走了进去。

“小九,你知道你什么地方最像百合子吗?”不想,贝尔摩德在她还未来得及拉上房门时,欺身上前,挑起了她的下巴。

“眼睛吧。”铃木九眉头微微一皱,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妥,却也没有什么反应。

“你说的对。”由上至下,望进那双淡然的眸子,眼里不觉间起了一层雾气。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吗?”铃木九并未躲闪她的眼神,站的也更为笔直,“你现在的眼神正在传递一种什么信息。”

“相思。”错开视线,望着敞开的大门外,压抑的磁性嗓音带着几分哽咽,“能抱抱你吗?”

“好吧。”铃木九一叹。

下一秒,铃木九就被轻拥入怀。第一感觉,欧派比哀酱的大。


然而,就在贝尔摩德松开的一瞬,铃木九敏锐的感觉到了身后一阵异样,可回头细听,却也没看到任何人。

“快回去吧,上课时间快到了。”贝尔摩德转身,看似不会再搭理她了。

“那么,我就失陪了。”


下午的课,铃木九可谓是心不在焉。

相思。

若是贝尔摩德看到她,思念她的姐姐,倒也合理。可是,她想不明白。分明是朝夕相处的人,还会相思吗?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不散,直到放学,她才将其暂且放在一旁,不去想它了。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吃巧克力,这些就拿去给你的社团成员一起分享吧。”临走前,灰原哀将一袋巧克力放在了铃木九面前,“晚上想吃什么?”

“拉面吧。”铃木九开心的接过巧克力,毕竟她收到的三个巧克力在午餐期间就全部解决了。

目送那道一如既往的茶发少女离开,铃木九也背上书包,提上巧克力,向超常现象研究社走去。


保健室的门,再度被敲开。

“你总算来了。”


前往活动室的路上,铃木九遇到了绘里,但是当她看到绘里抱着比之海未还多的大量巧克力时,她笑着上前,“想不到绘里和海未竟然在学校是这么有人气的存在啊。”

“别开玩笑了,这么多巧克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吃得完呢。”有几分苦恼亦有几分别样意味。

“噫,果然收到巧克力还是开心的吧。那么,我就先失陪了。”不等她有所反应,铃木九便错身而过,径直而去。

“真是的。”无奈摇头,亦迈步离开了。


活动室。

“诶——九九亲,你竟然这么受欢迎啊。”当铃木九将巧克力放在桌上时,东条希惊异之余却也是十足的感叹。

“噫,竟然收到了这么多巧克力。”妮可虽有不甘,可当她看到自己面前的一个手工巧克力时,却又难得没有计较。

“这些都是哀酱收到的巧克力,我只收到了三个,而且已经吃掉了。”铃木九一边解释,一边将一旁的柜子打开,将巧克力一股脑儿的倒了进去,“哀酱她不喜欢吃巧克力,所以就让我带过来,大家可以一起吃。”

“原来是这样。”东条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希,她说的那孩子是谁?”妮可一边吃着手工巧克力,一边问道。

“就是……”

蓦地。

“咚咚咚…打扰了。”毫无预兆的,活动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东条希诧异的出声。

“哗啦。”门被拉开。

“你……”

“哀酱,你怎么来了?”铃木九闻声回头,却见门口立着那个应该早就回家了的人。

然而,灰原哀却是一语不发的看着铃木九,不多时,就见她忽然转过身,匆匆离开了。

“希,我能请假早退吗?”铃木九看向东条希,沉声道。

“没问题,你快去追灰原桑吧。”即便仍有些不明所以,可看到铃木九那双不同以往的眸子,东条希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谢谢。”也不多做停留,道了谢,铃木九便拿上书包,追了出去。

“原来就是那孩子吗,难怪能收到那么多巧克力。”

“是呢。”


铃木九出了教学楼,径直朝着弓道部跑去。

“海未,抱歉,我今天有急事要办,所以一会儿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

落下这么一句,也不等海未回答,铃木九便又一溜烟跑了出去。


熟悉的眼神,异样的举止,以及隐忍的神情。她都没有错过分毫,不愿多想,也不愿去猜。这一刻,她只想追上去,问个究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