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脆弱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2 20:35
点击:296
章节字数:33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呐,为什么我不害怕呢,明明应该会害怕的吧…”看着被书架压着的那具尸体,铃木九露出了一丝不解,面色却平静的根本不似一个八岁孩子。

灰原哀张了张口,可话到嘴边,却化为无言。她面色复杂的看着铃木九,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来安慰她了。

“说起来,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拿软盘呢?”哪知,就在这时,铃木九却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如此问道。

灰原哀微微一怔,可看到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正透着满满的好奇时,竟没来由松了一口气。

“在姐姐被害的前几年,她曾把旅游的照片存在软盘里寄了两三张给我,我用研究所的电脑调出来看了一下,马上又寄了回去,因为姐姐说这软盘是她一位一起去旅行的广田教授做完后借给她的。可在那之后,我存了药物资料的软盘忽然不见了,找了好久就是找不到。而刚才,大侦探打电话确认了,姐姐已经把软盘还给了广田教授,里面正好有一张奇怪的软盘。”

铃木九沉吟了下,却道:“姐姐?”

“姐姐被组织里的人杀害了,我向组织询问过好几次,可组织一直不肯给我一个理由,于是,在我得到组织正式答案之前,我就采取了中断药物研究的抵制手段。这种反抗组织的行为,使组织将我囚禁在研究所里的一个房间,等待上级决定给我的处分,我想既然都会被杀掉,于是我就将身上预藏的那种APOTOXIN 4869药物吃了下去。幸运的是,我本来决心自杀吃下的那种药物,竟然将我的身体完全的变小了,让我从手铐上逃了出来,身体变小之后,我就顺利地从垃圾出口逃出来了。我想,组织现在一定在疯狂地到处找我吧。”灰原哀平静的诉说着这一切,仿佛根本不在乎她现在正在被组织追杀一般。

这时,铃木九才回忆起,之前灰原哀和柯南谈话时,她曾提起过她父母也是组织的一员,可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因意外死了。而她的姐姐又在不久前遇害,那也就是说,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

一念及此,铃木九的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可到底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忽然。

“那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门外传来这么一道声音,只见三个年龄各不相同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广田教授今天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杀了。”横沟警官扫了那三人一眼,回道。

“什么?”三个人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那三个人,铃木九眉头微微一皱,好半晌,她才将目光从其中那个最为年轻的人身上收回,若有所思。

至于站在她身边的灰原哀,则看着坐在那部掉落在地的电话前沉思的柯南,面色忽然一变,接着就见她迈步上前。

“不行的,凶手锁上门之后,要用什么办法将那把钥匙弄到房间中央甚至是笔记本的下面呢,物理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利用了那个电话答录的录音带也是,虽然说可疑的电话是不少,可是死去的广田教授那时喝的烂醉如泥,就算真的跟书架一起倒下,被打中后脑勺而死的话,也不是不可能。放弃吧,工藤。这个案件已经被…”说到此处,灰原哀俯下身,拾起地上的一枚西洋棋子,将其放在柯南面前的电话上,“将军了。”

说罢,灰原哀头也不回的转过身,走到铃木九身边,不再言语了。

“将军了…”握着那枚棋子,柯南喃喃自语。

“灰原同学,你好像并不相信大侦探能破案呢。”铃木九自然是看到了灰原哀所做的一切,可她也着实不知这家伙为何又忽然与柯南针锋相对了。

然,还未等灰原哀回答,一直坐在地上的柯南,却忽然紧拽着手里的西洋棋子,站了起来。

“阿笠博士!”柯南一脸自信的几步窜到阿笠博士面前,“拜托你配合我的声音做样子。”

“哦,好。”虽然没搞清楚状况,可阿笠博士还是下意识的答应了下来。

“咳咳,各位,我已经知道制造这间密室的手法,以及放下这宗案件的凶手是谁了。”阿笠博士假意咳嗽了下,成功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说什么?”横沟警官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这个房间的确是密室,怎么看都会认为是个意外,但是凶手只要利用电话答录的带子跟西洋棋的棋子,就可以轻易的制造出一个非常完美的密室了。”

“电话的录音带?西洋棋?”横沟警官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事实胜于雄辩,那你就表演看看好了。把你脑子里凭空想出来的手法,在这里从头到尾的表演出来。”可一旁的灰原哀,却淡淡开口,显然并不相信他真的能推理出来就是了。

“求之不得,我就让柯南来帮我忙,让现场重现吧。”阿笠博士自信满满道,只是一滴冷汗,却悄无声息的自他额角滑落。

“警√察先生,你身上有带手机吗?”柯南从阿笠博士身后,径直走向最近的那位警√察。

“我有带。”说着,那位警√察将手机递给了柯南。

“这个是从抽屉里找到的备用录音带,跟这部电话答录机是同一种规格的。”柯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录音带。

“首先把这卷录音带里面的带子拉出适当的长度,然后再把录音带装到电话上,当然,这些带着还放在外面。”说着,柯南就拖着长长的带子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接着再把这些拉出来的带子拉直以后,走到这扇门的外面。将带子穿过钥匙扣,拉出一定的长度,然后就把这个钥匙留在门外。”

说罢,柯南又拿着带子的头,走进房间,“回到房间里面,这个笔记本掉落的位置来。接着,就把高度一样的这三个棋子摆成三角形,再把带子的这一端套在最靠近电话的这个棋子上,最后,把笔记本放上去。”

“简直是胡来。”灰原哀轻笑一声,“你或许是要利用拉动带子的力量弄倒棋子,可惜这只是理论,西洋棋子的底座可是很稳的。在它倒下之前,钥匙就会先碰到棋子,被拉出笔记本外面了。”

“如果倒过来呢?”柯南嘴角一勾,“我现在正要把棋子倒过来。”

闻言,灰原哀面色微微一变。

“虽然棋子的头是圆的,但是只要像这本笔记本的材质是用硬纸做的话,就应该能够稳定的撑住。嘛,你们等着瞧吧。”柯南一脸自信的看向灰原哀,拿起了手机。

接着,柯南就将门关上,拨打起了那部座机电话。电话在无人接听的情况下,很快,电话答录机就启动了。

随着答录机的启动,录音带就开始慢慢往里面卷着带子,门外的钥匙也随着这股力量,通过了门缝,顺利的滑了进来。众人的目光,也不由得跟着那把钥匙,移向设置在房间中央的笔记本。

当钥匙滑到笔记本下,撞上那颗倒立的棋子一刹那,只闻“啪”的一声,笔记本因为一枚棋子的偏离而失去了平衡,将那把钥匙完美的压在了下面。

见此,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

“啊!进去了。”有人忍不住的惊叹出声。

“原来如此。”横沟警官了然点头,“只要电话答录机继续启动的话,带子就会完全卷进去,证据也就消失了。”

“一开始只要把棋子顶着的位置放到笔记本的角落的话,棋子就很难会被压到这本笔记本下面,不过就算被压在下面,看起来也不会觉得奇怪。”

“这么说来,能使用这套手法的,就是在答录机里面录下了十个留言的,白仓先生,凶手就是你吧。”横沟警官看向那三人中,最为年轻的那个人。

“等等。”那个名为白仓的年轻男子面色登时一变,可也下意识的要辩解。

“这卷带子到处都有扭曲的痕迹,就是你这个手法的证据,应该没有错吧。”横沟警官一脸坚定的打断了他的话。

“请等一下,的确刚才这个手法很厉害,不过你怎么能说这件事就是我做的呢?”

“那么,这卷带子上如果沾了你的指纹呢?”

此言一出,白仓面色忽地一白,就那般无力的低下了头。在横沟警官的质问下,白仓对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

这件杀人案件,也就此告一段落了。


“为什么…”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摔碎,“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救我姐姐呢?”

看着眼前这张满是泪痕的面容,以及那双透着无尽悲伤的眸子,柯南怔住了,他下意识的开口:“你姐姐…”

“你还不明白吗?”眼泪不住的涌出,她的声音颤抖着,“广田雅美,就是我姐姐。”

“难道说,那个十亿元的抢匪广田雅美,就是你的姐姐……”柯南悚然瞪大了眼睛,那一幕幕的画面,却在眼前一一浮现。

他无力阻止的死亡,与最想忘记的事件。

“没错,你既然这么有推理能力,我姐姐那件事你应该最容易就看透了。”她提高了音量,“可是……可是……为什么……”

她无力的跪了下去,不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泪如雨下。


柯南沉默了,阿笠博士也不知所措的立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安慰。


便在这时,有这么一道小小的身影,却走绕过阿笠博士,走上前去,一伸手,就将她抱住了。

她浑身一震,即便她并没有抬头,可这股熟悉的感觉,却让她原本的隐忍,在这一刻,彻底土崩瓦解。

她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紧拽着面前的衣襟,任由自己埋在这个小小的怀抱里,放声痛哭出来。

铃木九静静地抱着她,然而,她的眼前,却浮现起那场漫无边际的火海。

废墟外,大雨中。

有那么一个人,也是这样抱着失声痛哭的自己。

不觉间,眼前的灰原哀,与当年的自己,渐渐重叠。

蓦地。

“没事的,我会陪着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