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地面是潮湿的。

作者:深夜午睡K
更新时间:2020-08-12 19:27
点击:100
章节字数:42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59年,10月,21日。阿根廷,新罗萨里奥。


罗萨里奥塔在浓浓秋雾里瞪着惺忪的睡眼,上面的灯光是一种看上去很让人舒服的绿色。模样比之海神塔不知可爱了多少倍,而它的作用可不仅仅是可爱而已。这种塔,几乎每个南半球重要新城中心都有一个。他们是最后的壁垒,也是最安全的囚笼。新罗萨里奥每个在万丈高楼笼罩的,只靠人造光源照明的街道里匍匐的人们都在这座塔营造的安全迷雾里醉生梦死。来到新罗萨里奥的所有人,都会忘记,由这座塔放出的电磁罩外面的光景。


那些腐烂的脸,脱落的牙齿,和嘶吼的怪叫,恶心的口水,都在一日复一日的黑雾浓度报告里,消失在十二年前投向潘帕斯的导弹那巨大的火光中。


而今天,这些恐惧再次卷土重来。


罗萨里奥塔,就那么在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里,轰然倒塌。这巨响拉起沉迷在炫彩光幕里的无数眼睛,像是整齐划一的指令,看向市政中心。只有橙色的天空,在临街高楼上面。


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和北半球发生多次的恐怖事件何等相似,曾经的灰烬吹不过四维空间,罗萨里奥塔的爆炸被挡在人口堆砌的高楼后面。除了少数几个人,少数几个用金钱来拥抱阳光的人。


紧接着,城市所有的多媒体投影,包括个人终端上,都出现了一个标志,一个在媒体新闻里的,传说般遥远的标志:一片血迹上的插着的黑色匕首。


无数人嘴里惊呼出它的名字,他们终于知道,那把匕首,终于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人群沸腾如同烧开的热水,连他们的大脑都在蒸发。


“死军!”“是死军!”“他们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情况!”


“嘿!活人们!”经过处理的声音在城里的每个角落想起。狂妄,怪异的,如同他们的名字般,死亡的嗓音。“欢迎来到死军的实验基地!”


“市长!他们入侵了我们的通讯卫星!信号塔也正在沦陷!”


“关掉!强制关掉!封锁这里!把这些人找出来!”


“无法强制关闭!他们更改了路径!调整需要五分钟!”


“市长!罗萨里奥塔怎么办!火势太大——”


“全部出动!切断罗萨里奥塔周围的供电系统。半小时内控制火势!”


“市长!”“市长!”

……


城市开始了无声的爆炸。从接下来蹦出的每一个字眼里,一点点,一串串如同预演过无数次的剧场,从秩序走向暴乱,如此井然。


“我知道你们在疑惑什么,但请不要害怕我们。我们不值得你们害怕。听到了么?活人们!多么美妙的声响,它是死军全体奉上的开场剧目。罗萨里奥塔的电磁罩不会再起任何作用——哦!你们还有高墙,对么?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声音停下,死军的标志切换成一段视频,明尼苏达州的电磁罩像是被什么庞然大物一拳打通。巨大的豁口中涌出成片成片的黑雾,在季风下如同巨兽吞噬着明净的天空。被圈禁久了的变异体仿佛嗅到猎物的味道,发疯一样向外冲。


“哇哦~”怪异的声音尖锐而阴森,画面戛然而止。“看看?联合政府隐瞒了什么?别害怕,这可不是我们干的。我们只是来告诉你们,这片黑雾会在两天内降临距离最近的罗萨里奥,与此同时变异体也会兵临城下。如果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最好问问联合政府。但是在此之前,你们最好想想,你们一直信赖的联合政府一直以来,究竟在做什么?”


“活人们,小心。最后变成我们一样,被抛弃的死人。那才是你们应该害怕的东西。”


声音落下。死军的标志已经消失。鲜活的城市在这一瞬间,静若坟茔。



“A小队呼叫指挥部,呼叫指挥部!我是寒川奈!”寒川遥望着几百米外的小型堡垒,奔跑的脚步像是飞一样。堡垒上的探照灯在周围扫来扫去,巨大的通讯雷达在探照灯的头顶摇头晃脑,堡垒附近的通讯应该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还是无法连接!该死!寒川把背上昏迷的凌海抬了抬,嘴里默念着,就快了就快了。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昏迷中的人。不停流淌的汗水划过浓密的毛发,寒川第一次想把这堆杂草剪掉。


“快了!”前面背着雅尼克的尼克斯气喘吁吁地大喝一声,他已经看见堡垒上守兵的影子,身后咿咿呀呀的怪叫也愈来愈近。“那些活死人也快追上了!”

啧!寒川再次呼叫指挥部,已经不能在拖延了。也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了!阿诺究竟在哪儿!

“指挥部!指挥部!”寒川不停地连接通讯,距离堡垒不足百米


刺啦地一声,寒川的祈求终于凑效,通讯连接上了!


“这里是指挥部!”听到这句话,两个人心都快跳出来。


“这里特别课A小队!我们被变异体追杀,有人员受伤!请求进入堡垒!请求进入堡垒!”


“允许进入!允许进入!我们将进行火力压制!请小队保护自身!”


尼克斯率先跑到堡垒底下,那里已经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副队!门开了!”


探照灯打在寒川跑向堡垒的路上,尼克斯已经进去了。男人咧开嘴露出一口标志性的白牙,一个发自肺腑的笑从脸上扯开。这让他觉得,只要踏进那扇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止息,凌海一定会没事,阿诺也一定在那里。


身后传来粒子炮轰击的巨响,爆炸的光照出寒川的影子,他在那影子里一头扎进了小门。堡垒里的强烈灯光让寒川一时无法适应,他垂下头,眼前依旧是黑暗。他的腿已经软了,无法继续站立,跪倒在堡垒的合金地板上。他累到甚至连膝盖上的痛都感觉不到。


寒川只能听见一个苏格兰口音的人用英语在核实他们的身份,尼克斯一一回答。


“你是寒川奈上尉?”

寒川终于能够睁开眼睛,人造光源里探出一圈整齐的枪管,目标正是他们四个。


寒川透过汗水迷蒙地环视周围。蓝色橄榄枝标志,这里是联合军堡垒没错。没人告诉他这里的迎接仪式会这么叫人无法接受。他现在还入坠云雾,不明所以。“我是。不是,这什么情况?”


“抱歉,长官。”苏格兰口音换了一口蹩脚的中文,听得寒川难受。“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以确保安全。”


寒川放下背上的瘦小女孩,站起身让他们检查。当检查凌海的时候,寒川止住他们的举动。“不用了,她被感染了,需要救治。我们已经注射了抑制剂。”

刚刚蹲下去的年轻士兵闻声,看着一边的队长,缓缓站起来退开,端起枪。“我们应该击毙她。”


多么相似的一幕,寒川轻蔑地笑了两声。他可以不救那个孩子,但绝对不能放弃凌海。这没什么不对,他不是好人。乱发间透出的可怕眼神逼向那个士兵。“你最好闭嘴。”


中士吓得向后退去,这些常年在地狱边缘行动的家伙似乎也染上恶鬼的气息。


“嘿,长官。请退后!”苏格兰口音的一条胳膊挡在中士前面,推开气势汹汹的男人。


漆黑的眼睛向胳膊的主人刺去,男人一把揪住苏格兰口音的士兵。

周围的枪管一时全集中在寒川一人身上。沙哑的低音如同恶毒的诅咒。“你敢动她试试?少尉。叫你们指挥长出来见我。”


“好了!”严肃而极具穿透力的女声从苏格兰口音身后传来。寒川放开少尉,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女人走了过来。


披在双肩的棕色头发里少校的军衔若隐若现,琥珀色的眼睛里透出同卡尔极为相似的威慑力。年轻且美丽五官上有一种叫人无法质疑的,独属于领导者的果决与魄力。


寒川眯起眼睛,在脑内搜寻与之匹配的身份。目镜里的提示率先跳出来,寒川回忆了起来。“威廉少校?”


没错,是温特.威廉。卡尔的女儿,金毛的姐姐。卡尔离婚后和母亲去往英国,2056年以联合军科技大学排名第一的成绩毕业。以其刚硬的军事手段闻名于联合正规军内。被称之为,铁血战神。


她的威名其实远不止正规军内,当年寒川在特别课,阿诺闲的无聊和去正规军部队打练习,碰到的就是她指挥的部队。尽管最后赢了,但阿诺栽了个大跟头,损失极为惨重。这让寒川留意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少校。如今看来,果不其然。她身上那股和卡尔极为相似的气场让寒川收敛了一些。


“寒川上尉。”温特朝他正正规规的敬礼。“很高兴你们活着。我是温特.威廉。是撤退行动指挥长。”


寒川没心情和她啰嗦,他右手在太阳穴旁搭了搭,算是回礼。“霍特上校呢?”


温特的语气很平稳,丝毫没有紧张的意味。“阿诺.霍特上校。我知道她,我曾输给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让我铭记且尊敬的对手。至于她现在…”


琥珀色的眼珠向地上的女孩停顿了一刻,泄露出极小极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莫名的神情。寒川还在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那双眼睛又再次回到他身上。


“半小时之前,我们利用无人机在十分钟内重新建立了污染区的通讯网,然而,上校和IOA执行官A-002依旧失联。”


少校侧过身,笔直的军装像是壁垒般挡在寒川面前,她迈开了步子,在寒川周围走动。


“就在刚才,总指挥部发来消息,行动出现叛变,似乎有死军在其中渗透,需要我们提高警惕,且必须在半小时之内撤退。重新开启新的电磁罩,阻止黑雾近一步扩散。”


少校停下脚步,人造光源拉出包围圈的人影像是充满恶意地围攻。


死军,国际最大的恐怖主义组织。自黑雾危机时出现,联合政府成立以来发展壮大。他们是一群真正的亡命之徒,军人,工人,农民,律师,法官,宗教极端分子…无论什么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被全体人类抛弃,抛弃在沦陷区里,成为那幸运的,不会被感染的存活者。


带着对全体人类的恨意变成死人军团,借着变异体与黑雾的天然屏障肆无忌惮地袭击物资船和军队,在世界各地报复社会。如果被捕,下场只有一死。


寒川突然间明白了,温特·威廉告诉他这么多的原因,只有一个。嘲笑声突然升起来,寒川像是在发泄这一个半小时所有糟心的破事一样,虚弱地,却又很狂妄地笑起来。他慢慢坐回地上,背靠着冰冷的墙壁,从头上扯下那顶软帽,像是扯下一个笑话。


“所以,就是我们?那你弟弟呢,卡尔怎么说?坐着联合军的飞艇在睡梦中奔向幸福温暖的家?留下为了他拼死拼活的队友,在这么个烂地方背锅?”男人把帽子在膝盖上拍了拍,指着地上还在昏迷的凌海。语气里无不嘲讽,他现在除了嘲讽什么都做不了。


“抱歉,上尉。一个半小时,我们没有办法不怀疑。况且A小队队长现在还在失联状态;大量黑雾区的变异体往外涌,很可能就是她破坏了电磁罩造成的。现在整个世界一片恐慌,我们必须做一个交代。”


寒川仰起头顶撞在身后的铁墙上,他闭起眼睛,一口气憋在胸中。他明白他们小队上不了飞艇,如果没有赶来指挥部,他们甚至会被直接遗弃在重重尸海中,罩在新的电磁罩里,在世界的唾骂里变成没有知觉的变异体。


“我们,没有叛变。”


“我需要证据。”少校给出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只有在这种时候,寒川才觉得她不像是卡尔的孩子,因为她不会虚伪。


可能是因为这份真实,寒川不想再为难这个年轻人。“小姑娘,至少,把这个孩子带回去救救吧。她已经昏迷了,没哪个死军会傻到去救你弟弟而被感染吧。”


少校转过身去,丝毫没有动摇。“抱歉,一个感染者绝对不会运上载满士兵的飞艇。但堡垒里的所有抑制剂,都会为她留下。”


“把他们扣押下来吧。感染者送去急救室。接下来,全力撤退。那些恐怖分子的妄言决不能成为现实。”


少校的背影渐渐远去,寒川依旧坐在原地,胸腔中的气息慢慢吐露,他一下一下砸着堡垒的合金地板,空空的响声如若凌迟的钟点。


诈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