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表面朋友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5-02 11:37
点击:347
章节字数:29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希那x纱夜(交往中的架空设定!终于不是友情向了!之前就觉得她俩要是做同事,就算两座公认的冰山之间的互动看起来比跟其他人亲密,也没人会认为她俩能有一腿。




“一脸深沉,想什么呢?芬达,葡萄味的,要不要喝?”




“谢谢前辈!我没想什么啦,就是发一发呆。”




“你啊,不是刚毕业吗?”




“是啊?前辈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没有,就是觉得,明明是才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怎么看着像课长副课长一样。”




“前辈,在背后偷偷讲人坏话不好喔。”




“说你像她们两个,被当成是讲坏话。我还什么都没说吧?不好的到底是谁呢?”




“呜啊,前辈——”




“逗你的啦!”




“前辈可真是的!我吓了一大跳!不过说到课长和副课长……我可不敢像她们啦……完全无法接近的类型呢……”




“是呢。我刚入职的时候也觉得,在她们面前总是很拘谨,其实都是很亲切的人唷。”




“骗人的吧?”




“如果你肯把亲切的标准放宽一点。”




“我就说嘛……”




“观察她们两个还挺有意思的。”




“前辈?”




“你觉得她们看起来——像是会恋爱的人吗?”




“这个……不太像吧?说老实话,她们简直完美切合我对工作狂的理解。恋爱这种事情,有没有意愿我不太清楚,有没有时间才是重点吧……”




“你觉得不像吗?再考虑考虑怎么样?”




“哈啊?我和她们一点都不熟啊,再怎么考虑也很难改变——”




“那我就来说服你吧!”




“诶?诶!等等——有这个必要吗?”




“有的。等你表明立场,我再说明必要性吧。”




“立场?好复杂的样子……不对,这样议论上司,真的好吗?”




“嘛嘛,午休时间,又在公司外面,不会被人听到的啦。”




“那前辈就说吧,我会认真听的!”




“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的!”




“肯定会好奇嘛。因为不太能想象啊……在恋人面前的她们。撒娇什么的,不会做的吧?那样两张脸,感觉好违和。而且,我也想象不到谁有资格站在她们身边。”




“确实无法想象——”




“前辈这是在说服我吗?怎么好像被我说服了?”




“我还没开始呢!”




“前辈意外的可爱呢。”




“不要跑题!我说,把思路逆转一下怎么样?不用想象她们恋爱时的样子,而是——把平时的样子看作是在恋爱。”




“我没明白?”




“假设她们在和对方交往——”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果然是这个反应呢。别动,我帮你擦。”




“咳咳……前辈真是……真是敢想。”




“这可是合理的推断。”




“但是……昨天我们在楼梯间闲聊,说到办公室恋情很刺激,课长和副课长刚好路过,副课长说,原则上她不提倡办公室恋情。她一看就是超级讲原则的人,不可能跟同事交往的吧?”




“那课长呢,她怎么说?”




“课长说不耽误工作就没问题。副课长说那就以课长为准吧。”




“看吧,副课长得听课长的,所以办公室恋情是被允许的。”




“等等,太没有说服力了吧!副课长自己是反对办公室恋情的!”




“但如果是课长的要求,她就不会反对不是吗?”




“这个角度……好刁钻啊。”




“你才刚来,还没有见识过副课长是怎么宠课长的。”




“咦?确定没有说反吗?怎么是副课长宠课长啊?”




“确定!课长真的很有压迫感啊,有时候我们觉得方案不合理,但又不敢在会上直接提出来,特别是她看着好像认为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根本不打算再解释。每次都是副课长替她说明的,而且开头总是要说,不愧是凑小姐。”




“这句话我听过!”




“是吧,以后你还会经常听到的。课长有些构思真的很绕,她本人又没有自觉,要不是有副课长的解释,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执行。怎么看都是她太纵容课长了。”




“她们私下是不是关系也很亲近啊?”




“哼哼,以前还是新人,负责买咖啡的时候,副课长总是叮嘱我课长那杯要多放糖,因为课长不爱吃太苦的东西。每次都是她亲自把咖啡送过去的。”




“是不是想趁这个空隙多——不对不对,那可是副课长。但懂得特别照顾对方的口味,好周到啊。真是完全意想不到。说老实话,起初我还以为副课长是那种温柔大姐姐的类型。接触了才发现是座冰山……真不愧是姓冰川的。”




“也没有这么夸张啦,她们只是话少了点,看着冷冰冰的,其实有好多小互动。”




“比如?”




“很隐蔽啦。比如有次开会,有个同事——我就不提名字了哦——一直转笔,笔掉到桌子上,声音特别突兀,课长就皱眉了,不过看着不太明显。我看到副课长瞥了那个同事一眼,那个同事就老实地把笔收起来了,然后课长的眉头就舒展开了,还抿着嘴唇冲副课长点头呢!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想笑。那可是课长耶!”




“虽然听起来是很有趣啦……但怎么看也不像恋人吧……我想想怎么形容比较好——就是配合很默契的朋友?不不,同事!”




“不只是同事啦!她们以前还是大学同学,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但怎么说……感觉对不上啊……岂止是对不上,说差很多才对……我实在是想象不来……对了!我想到了!”




“怎么?”




“有次我撞见她们一起吃午饭!午休结束回公司的时候,刚好经过她们那间餐厅,看到副课长还没有吃完,课长在很认真地读文件……一点交流都没有耶,哪有恋人会这样相处啊!就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吧!前辈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呢。虽说我这边人越少越好,但你实在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拉拢你。”




“哈啊?前辈在说什么呢?”




“偷偷告诉你吧,我们在打赌啦,赌她们到底有没有关系——赌注一直都在增加,上礼拜就已经满十万块了唷!”




“居然都攒到十万了……等等!也就是说,除了前辈,还有别人觉得她们在交往吗?”




“一开始是有的,现在都倒戈了!不许笑啦!”




“前辈才比较可爱吧。把关键性证据说出来听听嘛。”




“就知道我没看走眼!十万块到时候我们平分!”




“是是,就算输了,我也会陪着前辈的。”




“别说丧气话嘛,我们不会输的,听了就知道了——我入职的时候,副课长还没当上副课长,只是负责指导我的小组组长。”




“那个……可以问吗?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啊?”




“也就两年前啦!我看着很老吗?”




“没有!”




“设计的方案要拿给她看嘛,她总是很耐心地跟我讨论,经常站我这边,指点我怎么修改比较好,她的香水味我闻得一清二楚,都是那种很冷淡的味道,你肯定能想象。”




“完全可以。”




“课长也是那种风格,但味道不一样。”




“嗯哼。”




“然后有天上午,在副课长身上,闻到了课长的味道。两种味道混在一起,我还以为嗅觉出问题了,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副课长忽然就不说话了,手搭在我的桌子上,指尖很轻地敲桌面,好像很焦躁的样子。等到下午我们继续讨论,课长的味道就淡了好多。副课长还是把手搭在我的桌子上,但她袖口的扣子跟上午不一样了!”




“等等——该不会是——”




“没错,我后来特别注意过,那颗扣子变到课长袖口去了。”




“是有多匆忙才会把衣服穿错……”




“最好笑的是换回来之前副课长总是抠领子,估计是觉得太紧了。”




“前辈好狡猾啊!一直都没有告诉别人吗?”




“没人信我——都说不许笑了!”




“也可以理解啦,不是亲眼目睹的话,真的很难相信。毕竟,那可是课长和副课长啊!”




“是说。就算天天都看她们同进同出,大家也只当她们是室友关系。”




“真的是很独特的气质呢……不过,前辈有想过吗,如果她们哪天分手了,肯定也是悄无声息的,到时候前辈就说不清了。”




“当然想过!我还担心了好一阵子呢,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在今天跟你说这些吗?”




“不知道呢。”




“因为十万块马上就要到手了。等下回去记得好好观察。她们戴戒指了,明显是一对的,真的,昨天还没有的,在左手中指上。”




“啊咧?戴那里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无名指是表示已婚。”




“就是——她们真的好一本正经,都同居那么多年了,居然还要老派地订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