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七与樱桃 小七的樱桃

作者:苍悠梦
更新时间:2020-04-27 21:39
点击:151
章节字数:43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通往藏云塔的小路平常只有来往于办公室与教学区的老师们才会经过, 如今又逢假日,老师们几乎都离开了学校,这条小路显得格外寂静。樱桃三人是这条路上唯一的行客。

樱桃手牵着小七的手,步履沉重,内心在不断的哀叹,刚才的一番战斗不知道造成了多少严重的后果。藏云学院是允许学生之间战斗的,但前提是必须要有老师在场,而且战斗的场所只能在驻云台。

原因很简单,藏云学院一直认为战斗能够激发学生的潜力,但为了防止学校被破坏,因此不得不利用阵法对注意环境进行强化,而驻云台是除了藏云塔本身之外,灵晶最多的地方,极适宜布置阵法,台上为数众多的石雕经过强化以后坚硬异常,不仅不易损坏,还可为战斗增加难度,锻炼学生技能。因此学生战斗之前必须向老师提交申请,有老师启动专门的强化阵法以后再进行。

但小七与公主的这次很明显没有老师介入,不仅在学生中引起了骚乱,还损坏了许多珍贵的石雕。

作为小七与公主的老师,自己可谓是这场事故的直接责任者,想起之后要写的报告,樱桃就有些害怕。



“小七,你的眼睛是龙眼对吧?”

公主大人却不管樱桃内心纷乱,又是笑嘻嘻的问了一句,针对小七。

离开了驻云塔阵法的遮盖,天空中的雪下的越来越大,前方的视野一片茫茫,漆黑的藏云塔变得模糊。刮起了一阵寒风,樱桃浑身发冷。

三个人的脚步逐渐停了下来,小七松开了樱桃的手,双手又渐渐的变成刚才战斗时模样,转过身来,瞪着公主,戒备森严,却仿佛下一秒就将爆发。明明就在旁边,但樱桃却对小七的变化无动于衷,她的身躯不断的颤抖,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

公主却不管不顾,看着小七的变化,反而愈发的兴奋。

“我听说上古的时候有一种神兽,兔眼、鹿角、牛嘴、驼头、蜃腹、虎掌、鹰爪、鱼鳞、蛇身,被称为龙,被许多人尊重和信仰。你现在的眼睛跟兔子的眼睛一样,额前的小包,如同是小鹿的角,还有那些鳞片,我很早之前就觉得了,你身上该不会有龙的血脉吧?”

小七的眼神冰冷,原本缩小下去的身躯又渐渐的涨大,公主不断的扫视着小七,试图在她的身上发现更多的特征,每当小七的特点多了一份,公主的表情便愈发的激动,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小笔记本,竟然开始记录起小七此时的变化。

也许是为了更加的激怒小七,公主嘴中也丝毫没停顿。

“刚才战斗的时候,根本没时间验证,现在仔细一看,你身上龙的特征,好像并不完全,是没有完全转化吗,那时候你的眼睛还是普通的人眼,现在已经没有眼白了,果然,愤怒能够加速你的转化?”

“不对,你的眼睛在这之前就是一双兔眼,兔子对近的东西看不太清楚,战斗的时候,我用离恨罩将自己缩小伪装,躲到你的印堂处,配合上周围布置好的花香,你果然没有发现。因此应该说之前你的眼睛就有了兔眼的特征了?而且你还不知道? ”

“你是怎么拥有龙的血脉的?我听说龙生九子,你的祖先是龙的子孙?”


小七的杀意越来越重,喉咙中也渐渐的发出低吼,这是野兽的警告,但这怒吼声终于惊动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樱桃,

“够了!”一声呵斥,显然比之前的大喝要管用多了,小七不知不觉的停下, 但看向樱桃的眼睛充满疑惑。

樱桃转向公主,语气冷冽:“公主是从哪知道这件事的?”

公主似乎并不在意樱桃的无礼,恋恋不舍的从小七身上移过目光,这才开口,但语气随意的令人生气。

“猜的。”

似乎是也觉得这样有点太过简略,公主又补充道。

“我之前听父王说,两年前院长向父王要了一件上古时代龙的宝物,我对那件宝物是什么感到很好奇,但父王不肯多说,于是就查了一下当时的资料,然后发现两年前,老师你18岁的年龄成为了藏云学院最年轻的教师,而之后就在不久,小七转到了你所教授的班,这三件事相差不到一个月,因此其中肯定会有什么联系,因此我就转入了你的门下,然后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樱桃看着公主,没料到两年前的那件事就会有无关的人知道。

“很简单。”公主指了指小七。“这个孩子我完全查不到她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家庭地位低下,资质也算不上好,但是她却轻易的进了藏云学院,而且从调查的结果上看,你们两个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但你还对她关照的许多”

公主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然后我今天就试了一试。”

只不过在小七面前提了一句想要投诉樱桃,结果小七立马就有了反应,再加上几句挑衅,自己的研究便得到了验证。

樱桃有些复杂,抚摸着小七的头顶,叹了口气。这些线索太过于明显,自己这两年来却从来没想过隐藏,实在是有些咎由自取。

“公主大人既然知道这个秘密,现在挑破了,这个是想要干什么?”

公主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脸色变得严肃,走进了小七,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的脸上凹凸不平的鳞片。小七的嗓子又发出怒吼,但樱桃摇了摇头,示意忍耐,公主无视,静静说道“告诉我关于这个孩子的事。”她很好奇,本来在遥远的古代就灭绝了的龙,怎么会有子孙流传下来?而那个子孙又怎么会是如此平凡的小女孩?想知道,想知道的快疯了。

“可以告诉你,但公主能否永远的保守这个秘密。”犹豫了一会儿, 樱桃还是找不到可以完美解决的办法,只能顺着公主的意来。

公主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忙不迭的点头,生怕老师反悔。

“其实院长求到的龙的宝物,是龙的心脏。”

樱桃又叹了口气,又一次的回忆起两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她犯下了一生中都不会原谅自已的错,两年来,她不断的谴责着自己,未来的日子里,她肯定会将永远的这样谴责下去吧


两年前樱桃,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助教,每天帮各位老师干点杂活,拿着低廉的工资,照顾着贫困的家庭。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只会永远持续下去,干个10年助教,积累经验,转正成为正式教师,提升工资,再然后,老老实实的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直到某天晚上,某个大雪纷飞的晚上,院长给樱桃布置了一个新的任务——去城里带回来一批孩子。

院长脾气古怪,学院里甚至有传言他在进行禁忌的灵术研究。

本来这一切都与樱桃很远很远,但那天晚上,这禁忌的研究跟樱桃扯上关系了。可能是因为院长那丰厚的报酬,可能是院长的升职的许诺, 也可能是催得越来越紧的妹妹的学费,但樱桃唯一记得的是,她接受了这个任务,在那个晚上,樱桃从城里带回了10个孩子,交给了院长。然后协助院长进行了那个禁忌的研究。

院长说他得到了龙的心脏,院长说他可以把用缩小魔法将这个心脏改成人类能够接受的模式,院长说只要把这心脏接到人的身体里面,就可以创造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战士,困扰着人类多年的修炼极限将不复存在!但院长没说,这个研究只有死与活下去两个选项。


第1个的孩子死去了,他是个男孩,樱桃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桥底下瑟瑟发抖,大雪来的猝不及防,城里的乞丐还没做好过冬的准备,只能凭借破碎的衣服祈求黎明的到来。樱桃把他带走了,但他很快就死了。龙的心脏冲破了他的胸腔。

第2个孩子死去了,他也是个男孩,樱桃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被面包店的员工围殴,他偷了店家的一块面包,代价是自己被打的伤痕累累,没有钱买药,只能蜷在阴影里哭泣,樱桃把他带走了,但他很快就死了,院长并不想要如此孱弱的试验品,于是他亲手捏断了男孩的脖子。

……

第7个孩子活下来了,她是个女孩,樱桃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在剧院的门口乞讨,全国闻名的剧团在这个城市演出,结束时出场的富人来来往往。但没有人关注这个如同老鼠般卑微的女孩。樱桃把她带走了,她活了下来,院长切开她胸腔,放入龙的心脏,缝上胸腔,然后女孩活了下来,一切顺理成章,简单的不可思议。

因为是第7个孩子,所以她的名字就叫小七。


龙的心脏可能会创造出了一个伟大的战士,也许她和院长真的会像院长许诺的那一样,作为战士的缔造者而青名留名,但在目前来看,他只是为了利益而协助院长剥夺6个生命的杀人凶手。




樱桃看着小七,充满着愧疚。但小七却没有反应,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

公主已经收回了手,开始思考。

沉默,空荡荡的小路,沉默的气氛在三个人之中蔓延。

过来良久,公主摇了摇头,低声道:“资料还是太少。”

“什么?”樱桃皱了皱眉,有些不太理解。

公主笑了笑,不答,向樱桃歉意一笑:“我就不去藏云塔了,龙的心脏的事我有很多事先搞清楚,我打算去王家的图书室看一看,所以我就先走了!”

圆罩砰的一声展开,又将公主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知道之前是藏在何处。公主朝樱桃和小七挥了挥手,灵力运转之下,圆罩向脱了弓的利箭,笔直的向天空射去。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樱桃定定地望着天空,这么轻易的就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摇了摇头,樱桃很无奈的笑了。

不管是对还是错,她都要找个人来倾诉一下了。倾诉完之后,她还有一生的时间来偿还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揉了揉小七的头,上面已经积了一层的雪花,黑白掺杂,如同是在争斗。

“小七,我们回去吧?”






小七的樱桃是夜,月光皎洁。虽然白天鹅毛大雪,但晚上的校园仿佛另一个世界,寂静,雪白,恰似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

小七静静地站着,月光经过雪面的反射,将室内照得亮亮堂堂,但唯独小七的位置,仿佛永远都只处于阴影。

藏云学院所有在职的教师,待遇都极为的优越。不仅工资极高,学院还为每个人分配一间单人宿舍。

樱桃和小七如今就只在这单人宿舍里,为了防止院长继续拿小七做实验,樱桃主动提出让小七跟自己住在一起,理由是两个女生方便照顾。令樱桃意外的是,院长并没有过多阻拦,十分轻易的就接受了樱桃的提议。

两年来两个人都住在这间不大的宿舍,为一个人准备的房间,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有点逼仄了,但樱桃尽力使这个房间充满家的气息,她购买了一张双人床,买了各各种各样的家具,生活用品,还有搜集而来的装饰品。这个房间变得干净整洁温暖,不知不觉,小七真的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

小七知道,樱桃认为是她害了自己,樱桃对小七是愧疚的,小七知道,樱桃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补救当年的错误,小七知道,这个可怜的人,每时每刻都在心底无休无止的自我折磨。

小七凝视着熟睡的樱桃,即是在睡梦中,少女的眉头依旧紧簇,是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吗?颤抖的双唇,是准备痛哭了吗?

小七轻轻的伸出手,想要给予樱桃一点点的安慰,但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她害怕,害怕,如果真的抚平了樱桃的眉,她还有什么理由待在樱桃的身边?

小七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当年的错误,小七和樱桃绝不可能产生干系,两个人将是永远的陌生人。

小七是记得的,两年前的那个晚上,雪下的是那么的大,那么冷,冷到小七已经几乎没了知觉,没了意识,是那个少女用体温温暖了小七。院长把小七绑上手术台,也是那个少女,为了小七的痛苦而哭泣。少女为了小七的醒来而喜悦,少女为了小七的康复而尽心尽力,少女为了小七的未来而据理力争……

小七更是记得,阳光下少女在这个房间里微笑 ,她承诺要给小七一个家。



如果没有你,我即将于冬夜死去。

如果没有你,我将永远不知道家的温暖。

我喜欢你,但我不敢告诉你。

我喜欢你,但我只能看着你。

我喜欢你,但我只能折磨你。

我不敢告诉你,我其实早已经原谅了你。

因为我害怕,害怕你不再是我的樱桃。


抱歉,最后一话字数只有800字,不能单独成章,因此与第四话一同发出,望见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