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回到中学的暑假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4-27 17:20
点击:172
章节字数:51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到小伙伴嗑了两天Twins,琢磨着把以前没写完的脑洞补上。




其实我一早就知William有在偷吃,前一阵子接了一桩大case顾不上私事,若不是每天加班加点终于把方案敲定,这段恋情大概还会继续苟延残喘下去。不是故意要让他和Michelle难堪,约他们出来只是预备当面把话说清楚而已。我喜欢讲求仪式感,凡事都要有始有终。躲在手机背后结束一段感情,既不正式又显得他没有担当。对谁都不好看,最好还是不要。




不过按理说来,发现男友劈腿,应该伤心才是,但我丝毫没有。一想到他做出这种事情,就明白不值得为他难过,最多是在发现真相的瞬间想,如果当初眼睛擦亮点就好了,但紧接着又想,也到时候了啊。我一直都被朋友笑称是人渣磁石,从小到大交往过的男男女女当中,除了Charlene,细想之下没有一个正常,但即使是同她交往,也不过维持八个月,之后的每一段恋情,好像中了诅咒一样,一到八个月就难以为继,和William也是,还差两个礼拜,就满八个月了。




会面地点定在我平日最常光顾的Café。邀约短信被我编辑得很暧昧,他们都当是和我单独喝咖啡,碰了面才发现不是,表情不知有多尴尬,尤其是William。我几乎忍不住偷笑出声。以前不了解状况时,偶尔见他摆弄手机,嘴角简直咧到耳根,见到本人干嘛尴尬。我看他就是爱追求刺激,沉迷偷偷摸摸的背德感,如果家中没有一位正牌女友,反而享受不到,感觉欠点意思。




我和Michelle只是点头之交,她和William做了许多年同事,William带我去过她的生日趴,感觉聊得还算投机就交换了联系方式。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背着我具体都做过什么,我不是爱八卦的人,知道了也没有意义,只想早点撇清关系,他们爱怎样就怎样。我到得早很多,不慌不忙地等,咖啡都快喝完他们才来,不过刚好我想上洗手间。招呼他们落座之后我就去了,没想到出来时被吓了一大跳。




William一脸狼狈地站着,白衬衫布满咖啡的新鲜痕迹,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幸好不用我帮他洗。我还当是他惹恼了Michelle,但Michelle又替他擦得起劲。有位只留给我一个背影的小姐指住他的鼻子骂:“有女朋友还跟别的女人勾搭,这么明目张胆,你知不知耻啊?”




不知他们趁我不在聊过什么,引得路人都要为我打抱不平。看到有人无条件支持我,心里当然高兴,我笑起来,上前一步,包住这位好心人的手指:“小姐,多谢你的好意,他们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今天我就是来讲分手的。”说完偏过头看向她,与她四目相对。




“Gillian?”




“Charlene?”




不给我反应的时间,她把纸币压在杯底,飞也似的跑出了咖啡厅。我戳着William的肩膀说:“分手。我不会再讲第二次。我回家要看到行李已经收走。你最好现在就回去。”然后抓起提包就去追Charlene。为了这次会面,我精心打扮过,谁知不仅没用,而且成了负累。我穿着高跟鞋,追不上平底鞋,还崴了脚,栽在地上。这下子终于有了失恋的实感,过期的失魂落魄又卷土重来。




十年前我也像这样摔过一次。记得她当时是全家移民加国,所有朋友都知道她要走,我是她的女友,却被蒙在鼓里,还等着跟她一起过暑假。待到Joey不小心说漏嘴,我赶到机场时已经太迟。掌心撑住冰冰凉的地板,眼看着她消失在登机口。她的名字卡在喉咙眼里,如果我们在拍爱情电影,那我肯定会大声喊出来,至少做一个最后的告别。但我到底不是电影的女主角,缺乏把事情变戏剧化的勇气,只是默默地垂着头发呆,看眼泪一滴滴砸在地面。发给她的邮件全部石沉大海,起初还会不甘心地追问原因,到后来只想她正式说句分手,但她至今一次都没有回复过。我们个性很不相同,我像个闷葫芦一样,想改变自己的胆小懦弱,一直羡慕她的坦率大方,但在这件事上,她的表现真的令我失望。




我们曾经做过一年同学。




念高中之前我经常转校,因为父母工作调动频繁,他们的钱越赚越多,我却不幸深受其害——小学六年换过七间学校,不记得初中有过几位班主任。初中毕业那年夏天,爸爸承诺我说以后不用再转学了,语气里含着一股我都没有的庆幸。不知他是否懂得当转校生的滋味。或许他曾经因为要帮我办理各种手续头大,但我觉得大人的麻烦不能和我的痛苦相比。




他们总是忙得不见踪影,我不了解他们究竟在忙什么。每次进入新的环境,老师都会调查家庭状况,发一张表格让我填,我就天马行空瞎写一通,只当是锻炼想象力。去年爸爸是消防员,今年就变警察。他们对我也不上心,仿佛终于找到摆脱我的办法,把我送进寄宿女校。我的成绩不好,他们怕我恋爱会更影响成绩,干脆不让我跟异性接触,但我其实可以喜欢女生。




虽然从小就在父母身边长大,但因为实在太缺乏相处沟通,我觉得和他们的亲情很淡薄。有人从小就被塞进寄宿学校,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屈指可数,我一直以为像这样长大的人,应该早早有一个颗独立的心,会和我一样不太爱父母,但他们实际上更爱往家里跑,为了弥补错过的时间,更愿意呆在家人身边。Charlene就是这样的人。




最初留意到她,是我因为成绩不好被请家长,而她因为逃出学校被请家长,我们在走廊上罚站,站满时间还要挨训。本来谁也没有吭声,但她忽然嘿嘿地笑起来,像个男生一样,用手背蹭鼻尖,满不在乎地说:“请家长不是正合我意吗?”我的好奇心立刻被勾起,问她:“什么意思?你很想被请家长吗?”她点头像捣蒜一样:“我想妈妈了嘛。”我觉得很不可思议,都已经是高中生了,还像小朋友那样黏父母。我也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好想的。”她又嘿嘿地笑,摸着后脑勺说:“觉得压力很大,或者受委屈的时候,会很想被抱啊,也想被安慰嘛,妈妈就会无条件这样做,一边抱我一边拍我的背。朋友只会问你是不是脑袋烧坏了。”我想了想,问她:“所以你现在觉得压力很大吗?受了什么委屈是吗?”她瞪大了眼睛看我,然后眼泪啪嗒啪嗒落下,一头扎进我的怀里,我不知所措地举起双手,低头只能看见她的头顶。我就见她流过那么一次眼泪,但既然初次相识就撞见她脆弱的一面,我就不像别人那样把她看作生性乐观。她只是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细腻敏感,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当转校生是很痛苦的,我永远只是外来者,融入不进集体,而且没有朋友,一来是因为我不够热情主动,二来是因为觉得随时会分离,到头来只会让自己伤心。时间一长就习惯了,即使在高中不是转校生,也会自觉远离人群。Charlene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她时不时就来教室找我,把我拉到很隐蔽的角落,撒娇似的要求我拥抱她。不知为何,不反感她的这种自来熟行为。大概是因为我也很渴望肢体接触,却不能像她一样直白地表达出来。我也想体验她所谓的妈妈的拥抱,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治愈一切,让人暂时忘却孤独,感觉安心。我不会像她妈妈一样抚摩她的背,只是任由她把头枕在我肩上,两条手臂紧紧环在我的腰间。




我问她在烦恼什么,她从来不正面回答。她成绩好,社团活动积极,家境优裕,跟家里人关系融洽,我觉得只剩下一种可能,为情所困。但听到我说出结论,她笑得嘴都合不拢。很久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她应该是那时候就知道将要离开香港,面对未知的生活提前感到焦虑和不安,换作是我更会害怕,她已经显得很坚强。




一直到第五次见面,我们才做自我介绍。其实之前我就知道她的姓名,有同学问过我她来找我干嘛,说我们怎么看也不像有联系,性格天差地别,也不在一个班。我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于是听到一个离奇猜想——“你们难道是亲姐妹?长得还真的有点像,不过姓不一样,谁是私生女啊?”跟Joey就是这样认识的,她捂住那位同学的嘴连声向我道歉说,这家伙脑袋有问题,让我不要和她计较,之后又送了我一份礼物,当是代替朋友赔礼道歉。是一盒很好吃的巧克力,我拿去和Charlene分了,一边吃一边顺便问她叫什么。




她是运动健将,初中就参加排球队,到了高中也是,我经常去看她训练。当时我想,喜欢女生好幸运啊,如果她是男生,性格阳光打球又好,一定很受欢迎,这样频繁跑去看她,肯定一早就被看出是喜欢了,但都是女生就不用担心,没有人想得到,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暗恋,给她递毛巾矿泉水。说不出喜欢她哪里,只是觉得在她身边,会感觉不那么孤单,因为她总是抱着我。起初是她向我索要拥抱,后来就渐渐变成我问她:“不想抱一下吗?”虽然问出来很不好意思,但拥抱时反正不会对视。我开始笨拙地拍她的背。




我不懂得怎么接近喜欢的人,但听说过一个说法,两个人做朋友,说的秘密越多,关系就越亲近。我想知道她有什么秘密,于是有天趁她晚上找我,把我带到体育馆的时候,没有抱她,而是躺在木地板上。她也不问缘由,在我身边坐下。我鼓起勇气问:“Charlene,我们来分享秘密好不好?”话一脱口我就感到后悔。我忘了考虑和她的关系有没有达到可以交换秘密的水平。不过我已经想好了要跟她讲什么秘密——八岁的时候因为觉得好孤单,我经常偷摸爸妈的钱包去买各种玩具,还堂而皇之地摆在展示柜里,父母从来不曾发现它们不应该属于我们家。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但直觉认为她会理解我。




“好啊。那我先讲。”她顿了顿,有点脸红地看着我,“我初吻没有了。”我的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她也有喜欢的人。我觉得自己真是蠢得没话说,不问清楚状况就去喜欢别人,感觉比被当面拒绝还要痛苦。虽然本来也没有抱希望,但听到时还是觉得胸闷气短。男生还是女生?男生的可能性比较大吧。肯定是个我完全不了解的人。世交家的青梅竹马?邻家的大哥哥?初中里的同学?老师?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她就是我不认识的人。躺着失去力气,连挣扎着爬起来逃跑都困难,只能强颜欢笑,问她:“什么时候的事?第一次听你说。”“马上。”她答,然后俯下身亲吻我。从拥抱到亲吻,我对她没有丝毫抵抗力。“Gillian,你想跟我分享什么秘密?”她假装感兴趣地问,笑得眉眼弯弯,露出很好看的牙齿。我哪还有什么秘密,全忘光了。




想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比我喜欢上她早还是晚,但很羞于启齿,交往起来反而不如做朋友时坦荡,总是被她逗得满面通红,但又拿她毫无办法。幸好身处女校,牵手拥抱都不会被怀疑,接吻这样更亲密的行为,在男女混校也一样,要去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做。




我偶尔会觉得那不是爱,只是青春期无处安放的情感,两只孤独的小动物互相取暖,仅此而已。这样想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但事实是,我跟谁交往潜意识都不想超过八个月,觉得喜欢谁都不及喜欢她那样多,无疾而终的感情总是最叫人牵挂。




如果不是听她叫出我的名字,我还以为认错了人。跟前男友分手时初恋女友在现场,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凑巧的偶然吗?我勉强站起来,脚踝痛得钻心,差点又要跌倒,被一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手托住了。烈日炎炎,我却不觉得热,只是感到温暖。抬眼一看,Charlene。




“你究竟跑哪里去了!”我第一次冲她发火,提的问题语义不明,到底是问她刚才跑去了哪里,躲在暗处看我笑话,还是问她当年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肯理会我,我分不清。




她不回答,只是低头看着我的脚踝,小心翼翼地问:“可以走吗?我的车在那边。我送你回——你跟那个——住一起吗?”




本来暂时忘了疼痛,被她提起,又觉得无法忍耐了,撒娇似的呻吟:“很痛……走不动了……”




“那你等我一下。”




我被她放置在路边。她把车开到我面前,搀着我上了车。看车里的装饰,很有她的风格,不像是租来的,所以她返回香港已经有一段时日。




“Charlene,你几时回来的?”还是想知道一个确切的时间。什么问题我都想弄明白,所以才会对她耿耿于怀。




她犹犹豫豫地回答:“上月。”不知是不是觉得我怨气很重,所以答得很没底气,声音低了几度。




“被公司派过来的吗?”




“不是。回来定居。要去我家坐一坐吗?”




“你在邀请我吗?”




“是哦。我掉头啰?”




“加拿大不好吗?”




“没有不好,就是觉得孤单,很想念这里的温暖。”




“那还要去……”




“家里人的决定,高中生能怎么办嘛。我怎么跟你说?对不起我很喜欢你,但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说不出口。”她猛踩了一脚刹车,把车泊在僻静的巷子口,按住我的肩膀,语气和眼神里的委屈化成水可以淹没整个车厢。所以不是她不肯说,而是不知如何开口?




“……早点说明我也不会这么怨你。”想到她也无能为力,心里一直压着石头,就觉得气消了许多。




“就是要你怨我。”




“什么?”




“……不说明你就不会忘记我……这样的话,就还有希望可以再……”她用手背蹭着鼻尖,目光躲躲闪闪地说。还会不好意思,是良心未泯吗?虽然她说的是对的,但这种心理也太过分了。




“不说这个了可以吗……今天真巧……撞见……你们分手了吧?要收拾行李吗?我帮你吧。找新住处了吗?”她诚恳又真挚地问,眼眸里明晃晃地闪着光。暂且不论她误会我住在William家,我觉得有必要跟她继续纠缠下去,给一切事情留出解释清楚的余地,让她偿还亏欠我十年的空白。




“新住处已经找好了。”




“那要不要先去——”




“已经在路上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