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在水面之上。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22-03-14 21:26
点击:545
章节字数:50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旅行的意義有很多種,有人是為了美景、有人是為了美食、也有人是為了尋找人生的意義,生而為人的主體性追求自我實現。

對於南ことり而言,說到旅行就是出遊就是私服,寫成數學式就是旅行=出遊=私服這種毫無解釋意味,也是不成等式意義不明的解釋。

ことり抱著胸,捲著燙成微卷的亞麻髮絲,嘟嘴撇過頭,「哼意義不明。」幫助四章都沒出現過,已經在無人島沙灘上玩沙……更正,是享受日光浴時打噴嚏的西木野財務長刷一下存在感。

「……如果是真姬ちゃん一定會這樣說(˙8˙)。」

總之前情提要一下,目前大家正準備出發到無人島,從現在開始短暫七天島民的生活。

「奇怪,ことり我是在跟誰說?」

ことり歪歪頭,不解立刻被晃過身邊的同事吸引走。

從小大人就經常教導,不要跟陌生人走。然而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如果說要把ことり拐走,那麼只要在地上放美麗的衣服跟好吃的甜點就可以把人帶走了,真可怕。

百搭、歐美、嘻哈、哥特洛麗塔、簡約、波西米亞等,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平時上班同事們大多為通勤風或西裝襯衫那類莊重嚴謹、沉穩成熟的搭配居多。

現在能見到異於平時的打扮備感新鮮,時尚的、可愛的、樸實的,ことり對這眼花撩亂的景象感到陶醉,幾乎是徜徉於私服海洋中──無法自拔。

「誰來救救我~」

一聲求救驚醒ことり,她豎起耳朵尋找聲音來源,忽然驚覺這種情況──聚會的場合、觀察眾人的女性、行在海中的船隻,推理小說凶殺案的預感。

福爾摩斯鳥上線,她推開作為聲源源頭的船尾大門,「給我等一下(˙8˙)!」眼前是花陽正對著遠方的船隻、高高懸掛藍天的太陽吶喊SOS信號。

「欸花陽ちゃん怎麼在這?」

「こ、ことりちゃん……嗚嗚嗚……我、我又弄丟凜ちゃん了啦──」

救星,小泉花陽找到救星幾乎是直直撲上ことり,吸著鼻水斷斷續續,「這、這說來話長。」

「沒事沒事,ことり會聽你說。」

遞了瓶水,ことり拍拍花陽的背安撫她,見她似乎有許多難言之隱需要整理思緒,她們兩人找了座位,就等花陽平復呼吸緩緩道來。

「那、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一切都是起源於港口集合時,「太、太陽好大喔,你說是吧凜……希ちゃん?」

花陽壓著帽沿,轉過頭就見到希跟她哈囉並比出忍者忍忍手勢。

「忍術,替換之術!欸咦~」只是普通的推上船。

差點跌倒的花陽轉眼間面對的就是滿坑滿谷的人──那是營業部的熟悉面孔,與此同時,她也驚覺上錯船而恐慌不已。

沒想到船立刻啟動了,直直往無人島全速前進。

「凜ちゃん就交給咱吧,花陽ちゃん就拜託當咱的替身吶~」

最後留下這段話,希在港口另一端揮手告別。

「……就是這樣。」

「好快!」

ことり查看手錶,整個說明時間不到1分鐘。

「總之既然目的地一樣,希ちゃん也說會照顧凜ちゃん,你就安心待在船上吧。」她遞過手帕擦乾花陽的眼淚。

「嗚嗚……謝謝……」

「不客氣喔……花陽ちゃん哭的話就浪費這麼可愛的衣服囉。」

藉由讚賞那翠綠色的洋裝轉移注意,花陽穿著相當適合自身的清新少女風──有著白玫瑰繡花的花紋,外搭一件鵝黃色小外套。

她往上牽引對方哭得亂七八糟的嘴角,「果然笑容最適合你唷。」

「謝謝……」

花陽擦乾眼淚,淚水的清洗下視線也清晰不少,印入眼簾的是ことり的衣著,平常看慣了黑襯衫與白西裝也不復存在,現在的ことり穿著米白層層荷葉邊覆蓋的短袖與淡粉色長裙,蕾絲與褶邊的柔美私服相當成熟美麗,但成熟中又帶有清新又優雅的淑女風格。

「ことりちゃん也穿得很好看,非常適合你。」花陽揉弄著手帕,「但是、但是我上錯船會不會添麻……啊園田部長。」

就在這時,花陽注意到船艙通道那端過來的營業部長園田海未,草帽、鮮豔的鵝黃長毛巾繞著脖子隨意綁著,粉色長袖與淺紫背心、緊身黑褲、大容量登山包,手拄登山杖全副武裝要去征服山岳成為山王。

海未似乎注意到ことり跟花陽這邊,她跟花陽點點頭,直直上前,絲毫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兩人話題的主角。

「怎麼突然提到海未ちゃん……啊也是,海未ちゃん很注重規矩。」ことり故作法槌狀敲掌心,「不過ことり想海未ちゃん不會介意的……啊~大家穿私服的樣子真新鮮,好期待海未ちゃん的衣著。」

「呃……是嘛……」

糟糕眼神交會了。花陽跟海未一對上視線,她只能唯唯諾諾回以一禮,

「海未ちゃん私服無論是什麼肯定都很有品味。」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臉一黑,海未將登山杖藏到背後。

「標緻五官、美麗又成熟,給人老成的氛圍,不過ことり認為海未ちゃん是個超適合純白洋裝,認真、可愛、清純的美好女性,站在花田裡面肯定美得跟畫一樣!無論穿什麼,品味肯定都很好。」

海未拉高外套充當遮羞布,覆蓋頭像個無臉男。

「畢竟是散發著大和民族風範,威風凜凜的大和撫子……啊期待期待,心跳加速。」

遭到百萬噸啄擊效果顯著,海未放下包包縮進走道、默默拿出座位下方的救生衣弄出一個空間,期待塞進那縫隙裡安安靜靜當個角落生物,然而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散發著大和民族風範,威風凜凜的大和撫子,塞不進去縫隙只能跟救生衣為伍。

走道另一端是船尾,花陽比手畫腳制止ことり腦中生成的美好妄想。

「こ、ことりちゃん……」

「怎麼了嗎?」

順著花陽的視線,ことり往後翻就發現純白水手服的女性,應該是船上工作人員隨手抽過柱子上準備的塑膠袋遞向地上。

看著看著,ことり總覺得有些眼熟,起身朝通道過去。

「不不不,沒事啦!」

花陽連忙擋住去路,ことり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她塞給花陽凜的頭那麼大的飯糰成功轉移花陽的注意力後,走、快走,到後來幾乎是跑向水手服的女性。

「哎呀這位旅客身體不適嗎?」

「不不不……噓──」

海未手忙腳亂打暗號,對方似乎聽不懂只是歪了歪頭。

撤退,海未只能匍匐後退十足十的可疑,說時遲那時快,ことり已經過來了。不知道是不是船晃得很,海未一陣天旋地轉,腦中的憂慮擊垮她,只怕她是讓ことり失望了。

身為武士也只能切腹謝罪了,海未認命般站起來九十度鞠躬。

「ことり對不──」

「曜ちゃん、這不是曜ちゃん嘛,你長這麼大了啊。」

沒想到ことり幾乎是朝工作人員飛撲,來一個熱情的擁抱。

「啊這不是大小姐嘛……好久不見。」

「欸?」

海未傻了,她轉而注意到那跟ことり抱緊處理取暖的工作人員,總覺得有些眼熟。

「欸您是?」

「是曜ちゃんYosoro~啊您是那位堅持不被買二送一誘惑的客人!」

這是銀灰色短髮自稱是曜的女子二次見面,就是併攏五指行軍禮鞠躬,海未記得她是公司附近強迫推銷她買三杯拿鐵的咖啡店員工。

「您還真厲害,既然還記得啊。」

「當然,曜ちゃん能記住所有接待過的客人,還有不是推銷買三杯拿鐵,而是推薦。」

絲毫沒發現表(顏)情(藝)很明顯透露心情,海未嚇一跳這店員驚人的觀察力將她的想法精準把握。

「……很明顯嗎?」

「嗯。」曜點頭,ことり跟著附和。

「抱歉失禮了……」

「沒關係啦,我認為隨機品項買二送一很划算,以兩杯的價格有三杯的享受很划算,每杯都點不一樣,就能體會到三杯的風味是一件值得推薦,幫助客人的好事。你不覺得嗎?」

確實。曜的推薦平易近人,並沒有強迫推銷給人的排斥跟尷尬。雖然海未平常喝水替代飲料,但是曜誠心誠意的推薦反倒是令海未心中湧起一股虧欠。她想,這人挺可怕的,或許是相當適合行銷的人才。

「您所言甚是……嗚,您跟ことり認識嗎?見你喊大小姐──」

尷尬尷尬,海未搜尋腦袋將話題拋回去。

「喔對對對海未ちゃん,ことり我跟你介紹,渡邊曜ちゃん,管家渡邊さん的孫女唷。」

經由提醒,ことり才發現沒有好好讓雙方認識,她帶著歉意吐了吐舌頭。

「曜ちゃん這是ことり的上司,園田海未。」

雙方稍微寒暄一會,本來前進的船在一處峭壁前突然靜止。看似停滯不動的水面上,能明顯感受船在海浪來回的浪花中上下晃動。

「怎麼了嗎?」

「抱歉有工作了,等等喔。」

曜一邊安撫船隻停止導致周遭的躁動,一邊穿越人群拿起麥克風。

「麻煩大家稍安勿躁,我們已經抵達無人島Castle in the Sky的範圍內,或許大家認為意外的很快,確實這座島如果開車需要三個小時,但開船只需要30分鐘。總之接下來,將由我──大家的導遊渡邊曜Yosoro──來替大家介紹島上的自然風光。」曜面對眾人高舉掌心,「請看三點鐘方向為紅土大陸,以這座山壁為分界會到達新世界的航道,海賊王哥爾羅傑的寶藏……不在這唷,所以不用當海賊王。等下次我們再看到這座牆壁,就是從新世界回家的路途……開玩笑的。」

本來躁動不安的人群傳出了陣陣笑聲,成功達成她的目的──本來還吵吵鬧鬧的甲板忽然安靜,大家都開始全神貫注地聽曜接下來要說些什麼,只見她清了清喉嚨貼近麥克風。

「這面峭壁是Castle in the Sky的背面,紅土地質構成的陡峭礫岩岩壁,遠看近看上看下看都是猶如熊熊烈火躍動的赤色山峰。

雖說這是距離東京都外海的無人島,但你的無人島不是無人島。沒有放你永不結束貸款、控制島上經濟的狸貓們,也不用以大頭菜炒股票期貨,這裡收鈴錢以外的貨幣,不用分期付款但可以分期付款。

島上由南空財閥委託小原酒店規劃設計,是設施完善足以過上高檔生活的度假村──有清澈蔚藍的黃金海岸、五星雲集的酒店、飯店、旅館以及琳瑯滿目的商店與遊樂園,商圈熱絡保證大家衣食無虞,不需要自給自足。」

經過一番島嶼導覽後沒多久船隻再度開動了,曜在眾人的掌聲中下台一鞠躬。

「導覽真精彩!」ことり握住曜的手,「曜ちゃん你終於能在你父親的船上工作了嗎?忘記說水手服很適合你。」

「沒有啦,大小姐太誇張了。曜我現在還不成才。」曜摸摸頭有些難為情,「現在只是大學放假幫爸爸忙。」

「真的ことり也聽得入神,你說是吧海未ちゃん。」

「是的相當精采,您太過謙虛了。虛實穿插的手法融入時事議題讓大人小孩都能聽您講話真的需要一定功力。」

「謝謝……總、總之當大小姐公司的導遊請多指教Yosoro~」曜試圖用鞠躬來隱藏害羞。

海未捏著下巴思索,「……不過您父親是船長嗎?我還以為通常都是像您祖父是管家。」

ことり插話,「沒錯喔。渡邊家世世代代都是南家的專屬管家,這艘船是渡邊家的前速前進號。」

「船長是我的父親,全速前進Yosoro!照理來說我也應該是要當大小姐的管家,但我還不成才啦──」

「別那麼說啦,曜ちゃん總是幫忙ことり很多事情喔。」

「啊哈哈沒有您說得那麼好啦……先不說這個了,其實剛好遇到大小姐,也不算偶然啦。」

曜從口袋拿出兩封信件,分別遞送給ことり跟海未。

「我來幫夫人傳話,夫人說員工旅遊最後一天請ことり大小姐出席她舉辦的小餐會。另外,夫人也敬邀園田部長蒞臨。」

「媽媽有空來玩嗎?好啊。海未ちゃん可以嗎?」

小餐會,肯定也是很盛大吧。本來是要拒絕的,但海未被ことり期待的──那雙漂亮沾染著蜜色眼眸帶有水氣流轉的光輝,那妖媚視線從下往上使出完美抬眼,令園田海未再度遭到爆擊效果顯著。

同樣是不容拒絕的態度,一個是各種想法交織的恐懼,一個是心甘情願的臣服……嗯之前有過這樣的遭遇嗎?這種不容拒絕邀約的場景似乎很有既視感。

海未想答應,不過她彷彿沒穿衣服在路上裸奔般,羞恥地拉起夾克遮掩自己讓人感到殘念的穿著。

「嗯……我沒帶什麼可以見人的衣服。」

就在這時,ことり終於注意到海未身上那套跟──無論穿什麼,品味肯定都很好,散發著大和民族風範,威風凜凜的大和撫子完全不相關,甚至是有點……不,是相當抱歉又俗氣的登山裝束。

「沒關係啦,」曜連忙緩頰,「大小姐您可以給園田部長挑衣(短)服(裙)……來拉(扯)近(遠)您們的距離啊。」後面那段話,曜小聲地湊到ことり耳邊道。

「而且曜也可以給一點意見喔!」

「有曜ちゃん真是令人安心呢。」

本來的失望被希望取代,ことり合著掌心,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麼海未ちゃん出席宴會的衣服就交給ことり我們吧!」

不知道兩人商量了什麼,那閃閃發光的眼神中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身為平成……更正,是令和武士,答應了也只能接受。

「呃……那就拜託你們了。」海未收下邀請函,鄭重地收進口袋。

繞過紅土峭壁幾十分鐘逐步接近陸地,曜跟兩人打過招呼後告別,走到船長室再度廣播引導眾人下船。

「各位旅客請注意,即將抵達無人島Castle in the Sky,再重複一次,即將抵達無人島Castle in the Sky。請放下您們的遊戲機,上島不用收無人島移居費用,下船時請注意隨身物品~祝各位旅客在這七天的旅途中過得愉快,一路平安。」


一路平安嗎?

講出這個詞就連自己都覺得諷刺可笑。

曜對著一個、一個提著行李下船的遊客鞠躬,轉身進船長室操作無線電跟另一端的人報告。

「是的,已經確認送出了。」

聽從指示掛掉電話,曜看向窗外那因集合而湧動的人群。作為管家必須隨時注意到主人,視線首先捕捉到大小姐,然後將視線定在旁邊初次見面給人沉穩海洋印象的人。

……如果活得到那時候的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