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华丽的对决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4-16 20:19
点击:809
章节字数:24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场对战,几乎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砂隐的我爱罗小队也不例外。

其实,一同训练那三年里,雏田早已进行过诸如只许防御不许攻击的模拟战。从最开始的只应对羽夜,到后来佐助也加入进攻,雏田都可以凭借白眼的洞察力与自身体术过硬完成这种限制时间的模拟战。

而雏田现如今,也是采取的对宁次不进攻模式,可她那近乎滴水不漏的防御,也是足以让跟他同期的木叶下忍们刮目相看了。

“雏田,加油!”鸣人依旧是没心没肺的大喊着。

“想不到雏田竟然这么厉害。”小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隔壁井野也感叹出声。

“可是,雏田为什么只是一味地防御呢。”丁次咀嚼着薯片,一脸困惑。

“那个家伙难道…”鹿丸盯着雏田,若有所思。

“宁次还真是一如既往不会手下留情啊。”另一边的看台上,与宁次同一个小队的天天说道。

“那是当然,这才是对对手的尊重。”洛克李双眼放光。

此时,场地上的二人,依旧是拉近距离,以柔拳互搏,就算是八卦空掌都没有机会使出,就更别提八卦六十四掌这种需要严格要求距离的点穴封印查克拉的术了。

“想不到短短几年,你的进步会这么大。”

雏田完全没有料到宁次会在百忙之中抽空说话,而且还是这种近乎夸赞的言语。

“因为,即便是我也想变强。”

雏田即便有那么一瞬的愣神,可身体下意识的防御动作,以及手臂挨了一击的疼痛,让她不敢大意。

“原来大小姐也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不得了。”

宁次的攻势开始变得凌厉起来。

“宁次哥哥。”

雏田不敢懈怠,可她看宁次的眼里,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你就只知道防守吗?”

宁次招招照着雏田的要害打,神情变得有几分狰狞。

“宁次哥哥。”

雏田开始出现疲态,可她依旧强撑着,格挡着,不过,内心逐渐变得平静。

“别叫我!”

宁次似乎真的怒了,他的查克拉瞬间暴涨,一记直拳击中雏田的手臂,巨力之下雏田竟往后退了好几步。宁次,也摆出了八卦六十四掌的架势。

“危险!”洛克李忍不住的出声。

“八卦空掌!”

谁料雏田身形尚未站稳竟先发制人。

“回天!”

宁次见避无可避,只能回防。

“真不愧是雏田呢。”羽夜脸上露出了轻松神色。

“八卦六十四掌!”一个沉着的声音。

“……”佐助紧盯着那个朝宁次招呼过去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羽夜和佐助都没有挨过完整的一套八卦六十四掌,毕竟在训练时期他们也不会影分生,如果吃了这整套掌法,其结果就是一整天都无法提炼查克拉。毕竟,雏田只会点穴封印,却不会解穴解封。

也许是在气头上,也许有那么一丝愣神,宁次竟生生挨了一整套八卦六十四掌。终于,他躺在了地上,动不了了。

有那么一瞬的安静。

“第四场对决的获胜者,日向雏田!”

下一秒,看台上一片哗然。

“不是吧。”

“骗人的吧。”

天天与洛克李面面相觑。

“雏田好厉害!”鸣人一脸兴奋的跳了起来。

“是啊!”小樱也露出了笑脸。

“她总算肯拿出实力了。”油女志乃推了推墨镜。

“毕竟,她可是我们中最强的。”犬冢牙咧嘴一笑,他怀里的赤丸也配合的“汪”了一声。

雏田走到宁次旁边,脸上写着不安。

“恭喜你了。”宁次说道。

“对不起,宁次哥哥,我…”雏田有些慌张。

“我知道,你利用了我的视线盲区。”宁次似乎早已平息了怒火,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宁次哥哥。”雏田一脸担忧。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输了,还有下次。”

“宁次哥哥,谢谢你。”

接着,宁次被医疗班抬走了。自此以后,雏田的脸上再也不见阴霾。

第五场。

【羽夜VS赤胴铠】

“看起来我的运气还不错。”羽夜活动了下筋骨,准备翻身下楼。

“什么?”佐助听了这话不明所以。

“待会儿见。”羽夜并没有解释,径直下到了场地上同月光疾风一点头。月光疾风见了,冲她微微鞠躬。

羽夜看向自己的对手,一个蒙面的木叶忍者,是同药师兜一个小队,而且跟药师兜一样,也是没有见过的忍者。

在月光疾风宣布对决开始后,两人倒也相互道了请多指教。

话音一落,羽夜立马后撤直接拉开了距离。她心里清楚,对战根本不了解的对手,试探是第一步。

哪知,赤胴铠竟掏出苦无,直冲她面门,竟想近战。

“雷遁•疾走!”

赤胴铠闪身避开,依旧选择近战。羽夜继续后撤,再度拉开距离。

“水遁•水龙卷!”

羽夜脚下周围,瞬间窜起一道水雾,犹如蛟龙一般上绞,霎时形成一道龙卷,直窜穹顶。

蓦地,水龙卷不再上窜。赤胴铠似是总算觉察到一般,开始后撤,可那道水柱已然朝他压来。

“哗!”

水龙卷消失了,可整个大厅的地面,却被水淹没了。至于赤胴铠,倒也完好的贴在大厅天花板上,只是浑身湿透好不狼狈。

待水流褪的差不多时,羽夜才落回地面,略微撇了一眼看台。

“这人到底是谁…”贴在天花板上的赤胴铠,俯视着地上的羽夜,脸色变得不大好了。

“看起来并不想使用遁术呢。”羽夜也看向天花板上的对手,“只想拉近距离吗…”

毕竟,赤胴铠被连续攻击了这么多次。除了靠体术躲避之外,羽夜用雷遁时不见他使用风遁,用水遁时不见他使用土遁,就更别说雷遁、火遁了。

“那就如你所愿吧。”羽夜开始结印。

“影分生之术!”

天花板上的赤胴铠一时有点懵,可很快他就握紧了苦无,迎接竟主动拉近距离的羽夜。

“锵!叮!”

这是苦无相互撞击的声音。

然而相互打了几个回合,二打一,羽夜的优势尽显。

“可恶!”赤胴铠退无可退,只能暂时跃上二楼看台栏杆,想借力避开飞来的苦无。

“雷遁•疾走!”立在地面并没追击的羽夜释放了忍术,断了他去路。

“!”惊愕之下,赤胴铠有且只能翻进看台躲避。

“水遁•水牢狱!”

赤胴铠不可置信的看着看台内,不知何时出现的羽夜。

“不用这么惊讶,就在水龙卷轰击你的时候,我就站在这里了。”

话音一落,赤胴铠就看到场地上立着的两个羽夜“嘭嘭”消失了。也就是说,两个分生追着他打了半天。

片刻后。

他无力的在水牢里,举手投降了。

“第五场对决的获胜者,羽夜。”月光疾风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神色。

羽夜这才解了水牢狱,径直走到不远处的佐助旁边。

“恭喜了。”轻描淡写的声音。

“客气了。”羽夜也回的轻描淡写。

“诶诶诶诶诶!”鸣人高八度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

至于其他下忍,看向羽夜时,或多或少有着一丝惊讶。当然,不包括雏田和佐助就是了。

但也没有时间让他们惊讶,很快,下一场对决又要开始了。

第五场。

【洛克李VS沙暴我爱罗】


大概也就是两天一更吧,我想日更就是做梦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