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异国之月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20-04-12 21:05
点击:334
章节字数:45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白百合辉夜,已在机场等候多时。今天是姐姐咲夜到访美国的日子,辉夜起了一个大早,在宿舍内几乎是边唱边跳地完成了早餐的准备。


房东小姐可算知道自己的租客有多喜欢她的姐姐了。


随着落地时间接近,辉夜越发紧张。


这可是离别的再逢,电视剧中百拍不腻的桥段总有它的道理。辉夜已经在脑内模拟了数千遍,试图麻痹自己,怦怦跳的心却依旧按耐不住。


甚至一想到姐姐的身影出现在出机口,辉夜的泪腺就遏制不住地开始运转。


『嗡嗡嗡……』


辉夜的神经随着手机的消息震动一跳。


『到了』——来自咲夜的短信。


辉夜开始不断地深吸气,直到被机场内质量欠缺的空气所呛到。



2、

忙忙碌碌的机场,每一次的起落都有一段悲欢离合的故事。辉夜此刻便是其中的主角,但她似乎忘了那可是自己的姐姐咲夜,再会的场景和她想象中的多少有些不同。


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旅程,启程前又兴奋到很晚才睡着,比起去索尔伯特王国那次可辛苦多了,再加上没有辉夜在身边睡眠质量也得不到保障。下机时,咲夜一直浑浑噩噩地随着人群流动,眼神迷离毫无实感,却又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保持警惕,好像魂登错了机,还在落在太平洋的上空。


『辉夜……』在吵吵嚷嚷的人群中,咲夜一眼就看自己的妹妹。


『姐姐!』


终于相见了。


咲夜快步向前冲去,辉夜眼里闪着泪光张开双臂迎接她……


或许她们本应紧紧抱在一起,填补离别期间的空档,互相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现实却是辉夜差点没接住一秒入睡的姐姐,优先级别较低的行李箱就干脆地倒在了地上,发出一阵碰撞的抗议声。


为了让妹妹辉夜安心,咲夜努力改掉了随地随睡的习惯,她可以保证这是辉夜走后第一次犯老毛病。


见到辉夜的那一刻,咲夜还没来得及感动,心身就奔向最自然最放松的沉睡状态。


辉夜哭笑不得,不过确实是姐姐的作风。


『姐姐,好久不见……』


辉夜抱着入睡的姐姐,在她耳边细语道。



3、

「来了来了……emm,Kaguya?睡着了?不对,怎么有两个?」


门前的姐妹俩,开门的房东小姐一时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凭借辉夜的着装辨认了出来。


「真是惊人啊,就算你说你去非法造了一个克隆人我都信。」


「哼哼,这可是忍者的分身术。」辉夜得意地说道。


「我也信。」房东小姐难得如此服气。


辉夜所在的偶像综合学园,由偶活大使卡莲所开办,人气十分高。因为参加宝石祭典的缘故,辉夜错过了最佳的入学时间——宿舍没有空位了。


在卡莲的推荐下,辉夜找到了现在的房东蕾施小姐,租到了一个不大不小两人正好的房间。


辉夜起初十分不安。据先前的了解,宿舍会尽量按学生的文化背景安排,避免文化差异带来的日常摩擦。而现在她却要和几个世纪前就开始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共同生活。


兢兢战战地相处了几周,对蕾施小姐有所了解后,辉夜也渐渐放开了。


不得不说,蕾施小姐很符合辉夜心中美国人的那种刻板印象。无论是从她金发碧眼的高挑身材上来看,还是她那直来直去的性格,简直就是美国人中的美国人。辉夜差不多也习惯了她松松垮垮的居家服和她慌慌张张掐时间的样子,以及她休息的夜晚……



4、

令大多数人头痛的倒时差,被咲夜简简单单地睡上一整天而解决掉了。


咲夜开始探索新的环境。


首先是令她安心的妹妹,辉夜依然是辉夜,时不时的逞强,一眼就能望穿的心思,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令咲夜十分怀念。心中曾有过辉夜会变得陌生的忧虑,现在也一扫而空。


摆两张床一下子让房间的布局变得十分凌乱,最后她们决定将两张床拼在一起。


这样的公寓生活肯定没有家中的大宅院宽敞自在,但随之缩进的距离感也无可厚非,就像是用喜欢的贴纸四处装饰或者戴着心爱的发卡那般,随时都能感受到辉夜的存在。


唯一让咲夜感到不自在的是房东蕾施小姐,咲夜对她抱有一种说不出来近乎于直觉的警惕感。


蕾施小姐仅仅比她们大几岁,相比起来却显得十分成熟。神出鬼没的,常常晚出早归,白天见到她大多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作息像是还没倒过时差的外国人。


『蕾施很厉害哦!』辉夜谈起蕾施小姐,很是佩服,『她是一家大酒吧的人气歌手,因为她的主场在晚上,在家基本就是那个样子了。』


辉夜展示了一段在酒吧偷偷录的视频,视频中的蕾施小姐英姿飒爽地站在舞台上,一展歌喉,以惊人的气场带动着台下的气氛。录制的视频效果还远远不及现场震撼,咲夜却已经折服了。



5、

但咲夜真正对蕾施小姐开始有所了解,是在休日的一天晚上。——也是一次文化的冲击。


咲夜忙着接下几周的行程安排,由于还不习惯英文,弄完时几乎已是深夜。辉夜在一旁复习视频中的舞蹈动作,一边陪着姐姐。


『呼哈,终于结束了。』辉夜长吁一口气,伸起懒腰来,『以前都不知道针留先生还负责这么繁琐的事。』


『看到姐姐这副努力的样子,针留先生肯定会很感动的。』


『辉夜也是哦,已经能照顾好自己了,现在还能养着没用姐姐。』说完,咲夜欣慰又自责地假哭起来。


『姐姐才不是没用呢!姐姐现在不会大白天揣瞌睡……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人各自的进步是不一样的,对姐姐来说是极其了不起的事!』辉夜认真地说道,她不愿看到姐姐因妄自菲薄而消沉下去,即便是玩笑。


咲夜轻轻地笑起来,两眼汪汪地看着辉夜,『好的,辉夜前辈!这种安慰人的方式真有辉夜的样子呢。』


辉夜把枕头盖到姐姐脸上,以此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然后,睡前久违地打闹了一会儿。


房间熄灯后,咲夜摸黑来到客厅,准备去厕所。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黑暗,凭着平日的记忆,咲夜还是能顺利地穿过客厅。


不过客厅里似乎有人在,沙发上蠕动着什么,咲夜还听到了一种难以解读的奇妙声音。


为了一探究竟,咲夜点亮客厅的灯,将谜底揭晓。


是蕾施小姐在客厅的沙发上,以及一个只有左耳打着耳钉的陌生女孩。


两人亲密地抱在一起,这大概是很正常的事,咲夜也有和妹妹辉夜拥抱的时候,但却没有在如此衣衫不整的情况下进行,蕾施小姐的脖颈上还有一道浅淡的咬痕。


两双眼睛自然而然地看向咲夜,身体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对不起……啊,不对!』咲夜进入僵直状态,红着脸,一急之下不小心说了日语,连忙用蹩脚的英语补上,连带一个习惯性的鞠躬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Kaguya?这都第几次见面了?日本人还真是见外呢……」女孩若无其事地向咲夜招手搭话,毫不介意自己被看光。看来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


「这是她的双胞胎姐姐。」蕾施小姐解释道,一边推开了身上的女孩,「去房间等我。」


咲夜尴尬地闪入厕所,顺便用冷水洗了洗脸,给发烫的脸颊降温。


大概是很普通的事,她们平淡的表情就像是拆了一袋零食,准备享用般理所当然。


咲夜还需要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


咲夜小心翼翼地从厕所出来,蕾施小姐却故意刁难她似的,还待在沙发上,披头散发,不像样地披着一件衣服,仅仅想敷衍一下自己不是全裸。


「我们可以谈一下。」


咲夜刚想道句晚安,然后从这个可能会吃人的女人身边逃走。


「啊,不要误会,没有别的意思。」蕾施小姐解释道。咲夜许些惊恐的表情让她想起了辉夜,不愧是两姐妹,辉夜第一次撞见这副场景时也是这个反应。



6、

就真是尴尬地聊了一会儿。咲夜朦朦胧胧地享受着纯正的美式英语,回到房间就已经记不清谈话的大部分内容。


大致是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毕竟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交谈。蕾施小姐提到房间里的另一个女孩是她女朋友的时候,咲夜显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便夸了一句女孩很可爱,难不成她要强调房间里的辉夜是她的妹妹么?


那晚,咲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辉夜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待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气氛十分暧昧……


咲夜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和占卜比起来,梦这种毫无规律可循的东西算不上什么。


直到午休时间时,一个低年级的女孩突然插足姐妹俩的用餐空间。简单地打过招呼后,看着她和辉夜开心地谈着,咲夜便想起了昨晚的梦。


女孩的语速快到让咲夜发晕,辉夜流畅地回应着女孩。咲夜根本加入不了话题,或者说完全不知道她们在谈什么。


辉夜嘴里蹦出一个咲夜十分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单词,话题似乎在绕着这个单词展开。大概只是发音和所熟知的单词相似,就算知道如何拼写,其中也会有她不知道的引申义。这样想着,好像连眼前的辉夜也渐渐变得陌生。


在星睦学园的时候,辉夜就很受后辈的欢迎,经常被围得团团转。但她们都知道辉夜有一位她十分尊敬的姐姐,会自觉给姐妹让点空间,不会像眼前的女孩一样不知收敛。


放学后,因为有约在身,辉夜又被女孩拖走了,好像是要指导女孩的舞蹈动作。咲夜一个人先回去了,女孩嘴角显露的得意让她感到许些沮丧,也有几分生气。



7、

傍晚的闹钟响起,蕾施小姐的活动时间到了。


今天的咲夜也缩在沙发上,抱着一本厚书,摆弄着占星骰子。蕾施对此保持怀疑,她体验过辉夜的水晶球占卜,感觉微妙。


问题是蕾施小姐已经连续三天撞见咲夜这副魂不守身的样子。


「占卜,能对我试试么?」蕾施小姐放慢语速,尽量用简单的单词进行对话。


原因的话,除了辉夜之外也没什么可以猜的。辉夜在学校很受欢迎,还有人专门来向蕾施小姐打探辉夜,甚至有段时间蕾施小姐在公寓附近看见了尾随辉夜的女孩。


咲夜的意识从一团糟的胡思乱想中惊醒。


「啊……可以,占卜什么方面的?」


「什么方面?呃,那就我眼前可爱的小姐在烦恼些什么?」


咲夜一时没反应过来。


蕾施小姐咬了一口三明治,自话自说起来,「是辉夜吧?有什么话不要顾虑嘛,你们不是姐妹吗?情绪累积起来可比面包变质还要快。」


「我知道……」咲夜小声咕哝,无法反驳。


「要来一个番茄罗勒芝士特制三明治吗?」


「欸?!」


「开个玩笑,经常听到辉夜提这种神奇的三明治,我这只有便利店的普通三明治啦。啊!糟糕,快到点了。」


蕾施小姐一阵狼吞虎咽,以令人担忧的方式完成了她的早餐。


「我女友吃醋生气的时候,行动会变得很激烈噢,故意让我知道来撒娇……」出发前,蕾施小姐轻轻在咲夜耳边说道。


咲夜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8、

辉夜关上台灯,慢慢摸上床,尽量不惊扰到里边的姐姐。欣赏了一会儿姐姐的睡颜后,辉夜侧向姐姐安心地躺下,慢慢合上眼睛。


咲夜却突然撞进了妹妹的怀中。


『呜哇!姐姐?我以为你已经睡了。』辉夜吓了一跳。


『没有,我一直在等辉夜……』


听着从腹部传来的声音,辉夜有种心痒痒的感觉。


『怎么了?还没有习惯这边的生活?慢慢来就好了,我刚来的时候发音可糟糕了,基本没有人听得懂我在讲什么。』辉夜自顾自地安慰,她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姐姐最近的沮丧感,但猜错了沮丧的来源。


『辉夜变成别人的姐姐了。』咲夜幽幽地抱怨道。


『哈?哪有这种事?』


辉夜连忙否认,几次后辈来找她原来都被姐姐记在了心里。『虽然后辈那边有些不让人放心的家伙,但姐姐在我心里才是第一。』


一股暖意涌入咲夜的心房,以往的她听到这句保证的时候就已经很满足了。


『辉夜你每次都这么说……』咲夜继续索求着,仿佛要一口气填补完离别时落下的份。


辉夜着急了。


『是真的!』


『证明呢?』咲夜抬起头来追问,她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小气。


证明……?辉夜咬着下唇,几乎快哭出来。


辉夜的样子让咲夜噗嗤一笑,她挣脱辉夜,向上移移身子,反过来把辉夜拥入怀中,她决定不再为难自己的妹妹。


『我知道的,辉夜在我心里也是第一位哦。只是看到辉夜在学校里的人气,总担心被自己的妹妹被抢走。』


辉夜突然起身,轻轻亲了一下姐姐的脸颊,然后立刻带着红透了的脸返航回姐姐的怀中,全身都被因害羞产生的热量融化着。


『这种事我不会对姐姐以外的人做……』


咲夜的瞳孔开始放大,一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时间好像一下子就跳到现在。


『可亲脸颊在这边是打招呼的意思吧?』本还想如此捉弄,那样的话辉夜实在是太可怜了。


咲夜闭上眼,感受到辉夜慢慢稳定下的呼吸。烦恼早已抛之脑后,现在就是一切,如此便足够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