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 16

作者:LOOKINglass
更新时间:2020-03-30 23:42
点击:152
章节字数:34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妈妈自打离婚以后就变得很古怪。就像我说的,她认为我健康,讨厌见到我。她说我的样子让她觉得恶心,于是我无论干什么都得避开她,我会尽量少出房门,晚一个小时吃饭。她经常会带男人来家里用餐。她在不停地约会。我知道不是因为她多花心,而是忍受不了独居的贫穷生活。她不工作,也没有人会录用一个癫痫病人,况且她还有个女儿要养。我不怪她想要一个新丈夫。她有时候会发病,打碎东西,甚至把她的男朋友都吓跑。我听到声音就会往楼下跑,担心没有人照看她。当然有时候会看到某些尴尬的场面……她会朝我吼,即使……”她皱起眉毛,咬着嘴唇。“即使她被挤在餐桌边上,内裤脱到膝盖下面,背后还粘着个男人。我跑回房间大哭了一场。就好像不是他们心甘情愿做这样的事情,而是我的妈妈单方面被伤害了。我就是觉得难受,甚至想到他们定下婚约就觉得反胃。我知道这样想是不对的,她需要丈夫和家庭,我不能……”

“你有反抗的权利,一直都有,亲爱的。”我贴近她的面颊安抚她。

“再说了,好不容易有一个能接受她疾病的男人。这一点就比爸爸好太多了。我一开始还为此感到高兴,甚至觉得他是个好人。”

“然后呢?”

“他说要带我去科罗拉多附近的乡村俱乐部去玩。我说要告诉妈妈,他却说只要我们两个去。我拒绝他,他又改口,说我脱掉上衣就给我三百块。他不停地劝说我,说只要上衣,我可以留着内衣,他不会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我吓得躲在房间里,把门反锁,他却一次又一次地砸门,叫我出来。我害怕极了,躲在床边大哭,又打开窗户,准备在他砸开门之前跳下去。”

“混蛋。”我也有遇人不淑的时候,好在那时道格拉斯已经站在我这边,他雇那些小伙子,解决起问题来简直轻松写意。谁又站在艾什莉这边呢?我不敢想,把她抱得更紧。

“然后妈妈回来了,他只能放弃。我想要和她说,但她看见我就露出一副烦躁的表情,我说话的速度太慢,她就开始骂我,说我浪费她的时间……我又哭了起来,和她说了我被骚扰的事情,她反倒勃然大怒,打了我一巴掌,抓住我的肩膀不停摇晃,说我是……卖弄风骚的小贱种,比我的混蛋老爹还要混蛋,活着就是为了让她不得安宁。我很害怕,所以我去了朋友的家里借住。她却找上门来,大闹一场。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讨厌我,却还想让我留在身边。我想可能是不想成为被我抛弃的那个吧。可是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很难受。我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于是我出去打工,确定妈妈在家之后才会进门。他只要去车库的工具箱摆弄撬棍,我就会担惊受怕一整个晚上。天哪。我有时候会想,我为什么是个女孩?我不能给欺负我的男孩一拳;无论多小心,每个月总会为裙子上的污渍感到难堪;’我不喜欢的男孩每天都会缠着我,还向所有人宣布我是他的女友,可我根本没有答应这回事;连我的继父……我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上我哪里,如果他告诉我,我会毫不犹豫地拿刀割掉。不过我爱哭又怕痛,很没用是吧。发工资的那天我坐在公交站哭了好久,因为终于有钱在外面住几天。”

“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是在外面住几天而已啊。又发生了什么呢?”

“很多事。我坐车到了很远的地方,找到那种不用核查身份的破旧旅馆住了一小阵……你知道的,白天就去打工,为了房费和饮食。我过这样的日子直到开学。有时候我会去检察院和警察局共同举办的慈善机构会场负责摆设和清洁,赚一些生活费。在互助会里我认识了一些不错的人,比如警官和检察助理为大家普及法律知识啦,他们也会请一些代表来分享经验,树立榜样什么的。我逐渐意识到我也是被保护着的,虽然对回家这件事情还是害怕的要命,但至少有了对抗的信心。我负责摆设椅子,确保来的人都会有座位,但是总是有一个女人默默地站在后面,似乎不愿意坐进去,与大家为伍。我想那确实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尤其是那种从业者。被逼着进行交易,甚至没有除此之外的生活技能,又陷入被人歧视的恶循环。我总是在励志讲师让她们分享心事的环节在后面偷偷抹眼泪,不愿意入座的女人却在会场里抽烟,于是哭的七荤八素的我说请不要在室内吸烟。她反倒问我,我是不是也是那种人。尽管她说话的语气很粗鲁,不过我已经习惯,摇了摇头,和她说如果她愿意随时可以坐下,这里欢迎任何人。”

“我要是检察官助理会给你发一块小奖牌的,你做得很好。我是说即使是用马克笔和瓦楞纸板画的,我经常这么做。比如给我讨厌的人颁发‘猪群之王’的奖项。”我小声地说着后半句。我这么做经常会把人弄哭,甚至是女老师也不例外。先是耀武扬威地怒骂,告诉你不该做这个不该做那个,好像我生来就是个捣蛋鬼,接着发现没有办法对付我转变成了哀求,不是很恶心吗?我是说,一旦开始耍威风就最好强硬到底,不要等到发现我爸的电话根本打不通,对我的家庭教育也爱理不理之后才发现绝望。我是说,我可是一直生活在这种绝望之中啊。我那个年纪总是想着和来康尼岛表演魔术的马戏团一起离开。“然后呢?”

“然后我有了个新朋友。我们一同坐下来,聊了自己的情况。尽管都只是我在说话。她只是说了自己叫蒂雅,接着沉默,好像十分疲惫,不情愿与我交流一样。我只是说妈妈的再婚让我觉得不适所以出走,没有透露真正的原因。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和她住在同一个街区,而她每次化浓妆都是为了遮住伤口。她的男友逼迫她每天晚上去街上走动,接待客人……你知道的。她要是说自己生病,身体不舒服而拒绝他,就会遭到毒打。她想要寻求帮助,却不知道如何做起,于是每一天都会在会场附近徘徊。她说如果不是我表现出欢迎的态度,她也不会主动找检查助理寻求帮助。”

“我相信你人一直很好。现在知道这个让我更加爱你了。”

“而你的嘴一直很甜,少说几句啦。”她佯装反抗,却被我用毯子结结实实地包裹住赤裸的身体。“当我无处可去的时候,她接纳了我。就在一个很小的公寓,楼梯把这个房间切去一个角,因此显得更加拥挤。她告诉我会有一些不讨人喜欢的朋友会来,于是在如此狭小的房间内又为我拉了一张帘子,并且告诉他们帘子后面是她患有性病的表妹。她无论怎样说我,对别人讲我是丑八怪也好。她只是想保护我,这是她唯一的方式。”

“所以你又是为了什么才住到她那里去的呢?你的继父对你还不死心,做了某些过分的事情吗?”

“我也以为过了这么久他应该放下,投入到家庭生活中去。虽然妈妈因为知道他骚扰过我,更加讨厌我,却也变得更加警惕。我半夜起来,下楼找水喝,他还在客厅看深夜节目。你知道,就是白日里不适合播出的那种……他说我和其他的贱人也没有区别,还说他十五岁的时候就上了和我差不多大的啦啦队队长……那些话真的很难听。他不停地对我指手画脚,说我如果不是本性淫 荡就根本不会回家,简直是求他侵犯我。我忘记逃跑,竟然大哭起来,他抓住我,把我推到沙发上,扇我巴掌,在撕我衣服的时候朝我吐口水……粗糙又恶心的手掌贴着我的身体,我愤怒,害怕,又难受。只要回想起来就会浑身发抖。”

“我在这,别害怕。”

“突然客厅的灯就开了。妈妈看到了一切,气的涨红了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想要求她帮我,趁继父还在发愣的时候挣开,向她跑去。她却猛地把我推开,似乎我才是背叛了她的人,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而继父却吼着我的名字,要继续之前的事情……他怎么可以这样?”

“这种混蛋真该被阉割。你呢,你怎么办呢?我的心好痛。”

“我不得不抛下发病的她从家里跑出去。他还在我身后大吼着我这次跑了就永远别想要回去。我没有穿鞋,一边狂奔一边哭泣,脚上被扎流血了都不知道。那时蒂雅刚从某位客人的车上下来,看见疼得坐在路边的我。她没有说其他的,把我带到了医院,掏钱为我处理了伤口。她叫我和她回去,在进去之前先躲在楼道里,不要让她的男友看见。那个小混混果然在门口等她,要她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但是她哪还有什么钱呢?她帮我交了医药费,已经所剩不多,我听到他把她推到墙上的撞击声,他难听的辱骂,火急火燎的下楼时骂骂咧咧地讲着电话,毫不在意这是个所有人都已经入眠的深夜。过了一会儿她才叫我上来。我有了过夜的地方,她还说可以穿她的衣服和鞋子,只要合适的话。我又啜泣起来,她说我是个没用的姑娘,却告诉我可以和她睡在一起。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连忙摇摇头,躺倒了她的身边。她又开始嘲笑我,说我走投无路的样子真的好蠢,不要总是哭哭啼啼的,让人觉得我好欺负。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哭个不停,她说我吵得她睡不着觉,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明明就可以好好说话,非要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但我还是很感激她关心我,为我做的一切。她真的很好。”

“嗯。尤其是所有人都认为她不需要这么好,理所应当地认为一声不吭,受人鄙视才是正常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